两个寡妇17
上一章: 返回列表 下一章:

冯青霜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你说真的?”她这几日总时不时会有这个念头,她虽知晓她们二人已是夫妻,可她不确定苗三娘是何心意,她是愿意同自己做夫妻,可她是想做相敬如宾的夫妻,还是想做亲密无间的夫妻,她便不知了。

原本,她还想找个时日,同她谈一谈,探探她的口风,谁知今天头一回偷亲就被抓了个正着,苗三娘的态度也算意外之喜。

苗三娘只直直地看着她,微微带着笑意,并不说话,也不说真的,也不说假的。

冯青霜便抬起身子,慢慢靠了过去,她小心地观察着苗三娘的神色,若是瞧见一丝不悦,她便罢休,可两人已经几乎碰上了,苗三娘也没有要叫她停下,反而闭上了眼睛。

冯青霜的心扑通扑通跳动着,看着苗三娘轻轻抖动的睫毛,看着她娇润的唇,一偏头,亲了上去。这与方才偷亲时不同,偷亲时生怕被发现,紧张得很,不敢久留,也来不及细细品味。此刻,双唇紧贴着,冯青霜并不急着离开,待紧张激动的心情稍稍平复一些,她感受到的柔软同想象中一样。

苗三娘虽然也被已病逝的丈夫亲过,可她感觉实在太不一样。以前,她总觉得这般有些奇怪,有些不舒服,可同冯青霜她竟满心只有欢喜。她忍不住想,到底是她太喜欢冯青霜,还是冯青霜太温柔。

冯青霜微微起身打算后退,苗三娘轻轻扯住她的衣襟,看着冯青霜的眼睛水汪汪的,说话又比往常娇软了几分:“还想要。”冯青霜毫不犹豫地又亲了上去,依旧是轻轻柔柔的,不敢有太多别的动作,苗三娘松开她的衣襟,双手搂住她的脖颈,两人贴在一起,从未有过的亲密。

冯青霜在苗三娘的唇上轻啄两下,看着她越发娇艳的唇,越发痴迷,再亲时,便稍稍用力嘬了一下。两人都为这样的亲密欣喜着,苗三娘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冯青霜的后脑,鼓励她继续。冯青霜一只手钻进苗三娘的腰下,顶着床板,艰难地将她搂着,让她更靠近自己。

冯青霜又嘬了几下,然后双唇紧贴,慢慢摩挲着。苗三娘只觉得唇上有些痒,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却又叫冯青霜惦记上了。冯青霜再亲时,试探地探出舌尖,在苗三娘的唇上画着画。

冯青霜有些懊恼,自己做生意时的野心似乎也到了这里,原以为只需要亲一下便能满足,如今却似乎毫不餍足,她抱着苗三娘不肯停歇。苗三娘被她惹得忍不住微微张嘴,冯青霜顺势便溜了进去,轻轻地逗她。

两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你追我逃,缠绵了许久才分开。冯青霜依旧抱着苗三娘,到此刻,她越发不舍得放手了。苗三娘也因羞涩,软软地挂在冯青霜的身上,她一闭眼,眼前总不停回放着方才与冯青霜的亲密,她脸上越来越红,只得睁眼看着冯青霜。

“你从冯山宝那里学来的?”苗三娘一想到这儿,心里便有些算算的。尽管她俩都是有过丈夫的,谁也没法说谁,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要去介意。

冯青霜先是愣了一下,想明白她说什么以后,立马摇头:“我先前不就说了,我和山宝没有夫妻之实。”苗三娘见她摇头,心里松快了许多,但仍忍不住嘀咕:“没有夫妻之实,也不一定就没亲过。”

冯青霜好奇地看着她:“这不算夫妻之实吗?”竟还有比这更亲密的事?今晚实在有些晚了,明日还得起来去找买豆子的铺子,不然定要好好讨教一下。

苗三娘没有回答她的话,若是在先前,她是乐于说些这样的话逗冯青霜的,但如今她知晓,冯青霜是真的会这般做的,她因着羞涩,便又说不出来了。

冯青霜没有追问,只继续解释着:“我没和山宝这般亲密过,我就亲过你。”她才不会问苗三娘有没有跟她那病逝的丈夫有过这般的体验,她想着,是个人天天面对着苗三娘,怎忍得住不亲?又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还是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左右现在苗三娘是自己的妻子,只给自己亲。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只相拥着,都有些睡不着。冯青霜原以为就这般熬到天亮了,可没一会儿,她就在回味中睡了过去。苗三娘听见她绵长的呼吸,又睁开眼看她,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摸了又摸,才心满意足地收手,靠在她怀里睡着了。

苗三娘起来时,床边已经空了,她知晓冯青霜该是出去找店铺了,可心里依旧有些不高兴。

冯青霜倒是干劲十足,看见粮铺便进去问,也打听他们是从哪儿进的货,大部分都不会回答,有那么一两家会告诉她,她便一路打听到了一个员外家,家里有个粮仓,县里许多铺子的豆子,都是从他家来的。

冯青霜很快便找了过去,都是打开天窗谈生意,她的生意算是小生意,连员外都不需见,在一家粮铺里谈即可。冯青霜谈得差不多了,就回客栈找苗三娘,照例是要让苗三娘去签这个字的。

苗三娘正坐在床边生气,见她回来了,也忍不住问一句:“你饭吃了吗?”冯青霜摇摇头:“哪儿来得及吃,我就想早些定好,早些带你去吃好吃的。”苗三娘哼了一声:“你还记得我?昨天还那么黏黏腻腻舍不得的样子,早上起来都不言语一声就跑了。”

冯青霜走过去拉起她的手:“我是心疼你昨晚睡得迟,又赶了那么多路,想让你好好歇歇。原本我想着在你醒来前将店铺找好,可惜没这个运气,不过我现在找到了,我都已经谈好了,你过去看看字据,签个字就成。”

“这么快?你倒是挺利索。”苗三娘站起身来,原本就一点小脾气,冯青霜说了两句便也气消了,其实她也是心疼冯青霜,没睡个好觉。

冯青霜乐呵呵地带着她往外走:“是呀,原来这县里豆子最多的是苗员外家里的,他家的豆子又好又便宜。”苗三娘站定了:“苗员外?”若是这两年没有太大变化的话,苗员外不就是她爹吗?

冯青霜点点头:“对呀,他家豆子生意好,我们这小买卖都没机会见他一面,就跟他家粮铺的掌柜谈就成。”

苗三娘一听不用去家里,便跟着冯青霜往外走,虽然她是苗员外家的三小姐,可她这个三小姐,只有后厨的下人见过,这些铺子里的人是不认识她的。

果然,她看过字据,签下冯青霜和苗三娘的名字,这掌柜的也没发觉任何不妥。毕竟这县里姓苗的也不单单只有他东家。

豆子都定好了,冯青霜只觉一件大事有了着落,便拉着苗三娘进了一家酒楼。这家酒楼苗三娘以前未出阁时便时常听下人说起,是县里数一数二的。冯青霜也是方才跟人打听豆子时,无意听见的。

两人走进门,小二热情地接待了她们。冯青霜问了小二几句,点了几个菜,苗三娘倒也不拦着她,难得出来一回,自然是要尽兴而归的。

吃饱喝足,两人回到客栈,小憩片刻后,就付了房钱,牵着驴回家了。

驴车行驶到无人处,冯青霜左看右看,苗三娘有些奇怪地看她:“你张望什么呢?”冯青霜见四处没人,就扭动着身子与苗三娘紧靠在一块儿,凑过脑袋去问她:“我想亲一下你,可以吗?”

苗三娘脸上微红,轻轻地推了她一下:“这还在外头呢。”冯青霜又张望了一遍四周:“没人。”苗三娘点了点头,冯青霜便凑过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正美着,苗三娘转过头来,又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眼见着冯青霜就要黏上来,苗三娘赶紧用手将她的脸扭转过去:“差不多行了。”

冯青霜虽有些不乐意,可也知晓见好就收,又端正坐好,苗三娘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回家再亲。”冯青霜笑嘻嘻地转过来看她:“好。”

上一章: 返回列表 下一章:
看大家对

两个寡妇 两个寡妇17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