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寡妇18
上一章: 返回列表 没有了
两人到家的时候,冯婶和二丫正坐在院子里等她们。豆腐已经卖完了,苗三娘不在,她们也不敢擅作主张做豆腐,若是做得不好,把她们的招牌砸了就坏了,见她们回来,都十分高兴。
东西都准备好了,家里留着的驴也已经上了套,苗三娘查看了一遍后,便指挥起来。冯青霜则牵着那头驴到牛棚底下歇息,家中如今有两头驴,倒是累不着。
四个人很快就将豆腐做好了,冯青霜琢磨着,再卖一个石磨,如今豆子不愁了,生意又正是火热,可以多做些。
没一会儿,柱子跑来说外头有人找,冯青霜便出去了。
冯婶看着冯青霜的能干模样,转头看看苗三娘,忍不住道:“三娘,得空你帮冯婶劝劝阿霜,这村子里可有好几个汉子托冯婶来说媒了,他们喜欢阿霜得紧,这阿霜也老大不小了,早些改嫁也好早些当娘。”
苗三娘听了可就不高兴了:“这话你该对她说才对,跟我说有什么用。”冯婶叹了口气:“她若是肯听,我还能来摆脱你吗?她呀,以前便不肯再嫁了,如今生意做得好,我看呐,她更是看不上村子里那些人咯。”
苗三娘笑了:“你都说她如今更好了,那些人定是配不上她的,你还巴巴地要给她说媒?你这不是在害她吗?”
“这话严重了,我哪儿是害她呀!你呀,你自个儿也还小,还不懂,这女人一个人多不方便呀,有个汉子一起过日子,你说这些脏活累活都有人做了,多好。”冯婶只当苗三娘年纪轻,还不懂事。
苗三娘冷笑:“冯婶您可是嫁了人的,还生了儿子,您还不是在这儿跟我们一块儿做这些脏活累活。”冯婶啧啧两声:“瞧你说的,我做这些都是为了我自个儿孩子,等我以后老了,他就会孝顺我了。你们这样,老了以后可怎么办呀?”
苗三娘颇不服气:“只要有钱,有的是人孝顺我。你为你孩子,我们为自己,我觉着还是我们更在理些。”
冯婶连连摇头:“你这丫头还年轻得很,等以后你就知晓了。你是不是担心阿霜嫁了人就不管你了?我看阿霜可不是这样的人,你放心便是,如今你们一块儿做生意,她定不会放你不管的。等她嫁了人,冯婶也替你相看一个,你们姐妹俩还在一块儿卖豆腐,不是更好吗?”
苗三娘有些生气了,正要开口,还是一旁的二丫岔开了话:“冯婶,姐姐们都这般大了,自有自己的主意,您这好心呀,还不如替我把把关,看看我那亲事如何。”
冯婶被她这一岔,还真就拐了过去,不再跟苗三娘说道,跟二丫说起她那未来婆家来。
没一会儿,冯青霜回来了,喜气洋洋地走到苗三娘边上:“三娘,方才街对面那家饭馆的东家来找我们,想同我们合作,以后他们饭馆的豆腐也从我们这儿买,每天先送十斤过去,若是不够,他们再自己过来拿。”
苗三娘眼睛也是亮晶晶的:“真的?果真被你说中了。”
冯青霜就拉着苗三娘往外走:“你快去瞧瞧,这字据要怎么写才好,他也是不识字的人。”苗三娘跟着冯青霜来到前堂,那掌柜的还坐在那儿等,见她出来,连忙站起来:“今日真是幸运,瞧见第二位西施了。”
冯青霜方才本就与他谈得差不多了,当下三人也没谈别的,只一起斟酌立字据的事,最后由苗三娘写下。笔墨纸砚还是临时叫柱子去买来的。冯婶二丫在一旁瞧着,也是吃惊,这苗三娘竟是个会写字的。
写好了字据,两边的人都签了字,其实对他们这样的小店铺而言,更在意的还是双方的口头承诺,只是冯青霜近来同大店铺合作惯了,养成了立字据的习惯。
每天多做十几斤的豆腐,对苗三娘她们如今来说并不算什么,方才便已经多做了三十斤。冯青霜又让柱子去买石磨、模具等东西,如今人手也算充裕,两个石磨一起来,倒也不算太累。
冯婶和二丫先回去了,冯青霜叫二丫帮着留意,还有没有愿意过来做事的姑娘,她盘算着,这生意越来越大,以后需要的人手会越来越多的。
冯青霜和苗三娘收拾一会儿,吃了晚饭,坐着驴车回冯庄喂鸡喂狗浇地去了。坐在车上,苗三娘说起方才的事:“冯婶还叫我劝你改嫁呢!”
“你别搭理她便是了,这么些年来,我常常听到这样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她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我如今怎么可能改嫁?我已经嫁给你了。”冯青霜小心地驾驶着驴车,尽量避开地上的坑,好叫苗三娘坐得舒坦些。
苗三娘虽明白冯青霜说的,可依旧不乐意,嘴巴嘟着:“以后她若是在你面前提起,你可得回绝得干净些,好叫她彻底弃了这个念头,若是她总是死心不改,我们便要换人了。”
冯青霜点头应着:“那是自然,谁叫她惹你不快的,我们看她年纪大,原谅她一两回,她若是没完没了的,我也受不了不是?”
苗三娘这才解气:“方才她便是没完没了的,若不是二丫说话将她引到旁的地方去,她没准儿还要拉着我说教好一会儿呢!”
冯青霜拉过苗三娘的手,轻轻安抚着她:“我就说二丫是个好姑娘,她这般细心,定是瞧出你的不悦了,算她有良心有眼色,知晓要帮着你。”
苗三娘把手抽了出来,在冯青霜的手臂上扭了一下:“你不准夸她!”
冯青霜有些无辜:“我真没别的心思,我就觉着先前没有白帮她。”苗三娘还是不乐意,又扭了她一下:“我知晓她是个好姑娘,那也只准我夸她,你就不能夸!你只能夸我!”
冯青霜笑呵呵地伸手搂住她的腰:“是是是,我方才说错了,我们三娘可真是个好姑娘,冯婶这般不饶人,你都能忍得下来,真是宽宏大量,善良可爱。”
苗三娘抬起头,脸上有些骄傲:“我那是给你面子。”
冯青霜扬了扬眉:“哎哟,我怎么会这么有福气,能娶到这么善解人意的娘子。”苗三娘往她怀里靠了靠,又有些害羞,又催着她:“你再叫一遍。”
“娘子。”冯青霜没有任何的犹豫,苗三娘羞得低下头偷笑,又抬起头来,在冯青霜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你也是我娘子。”
冯青霜低下头也要去亲苗三娘,苗三娘却躲了过去:“不成,还在外头呢!”冯青霜不服气:“你怎么都可以?”苗三娘理直气壮得很:“我跟你当然不一样,你不服气?”冯青霜不情不愿地认怂:“服气。”
冯青霜又转过头仔细看着路面,只是搂在苗三娘腰上的手没有收回,苗三娘靠在她的身上,时不时侧头,捏着帕子替她擦擦脸颊,擦擦额前。
冯青霜还怕她累着:“不用管我,我都没汗。”
苗三娘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哪儿管她有没有汗:“我不管,你就有汗,你这里也有汗,这里也有汗。”苗三娘一边说着,一边戳着冯青霜的脸颊和额头。
冯青霜笑呵呵地应着,低下头来:“那你帮我仔细擦擦,别让汗迷了我的眼睛。”苗三娘伸手过去,冯青霜调皮地冲她眨了眨眼睛。苗三娘仔细地替她擦了擦本就不存在的汗,又忍不住搂住她的脖子,将脑袋埋在她的怀里:“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冯青霜搂住她,侧头在她脑袋上亲了一下:“那就别离开我,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苗三娘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脑袋埋在她的肩头,哼哼唧唧了一会儿:“好想亲你呀。”
冯青霜看了看四周:“那你亲呗,没人。”苗三娘摇了摇头:“我要跟你白头偕老的,可不能为了一时的便宜,被人拉去浸猪笼了。”
冯青霜笑着:“你方才亲我,怎么没想过这个?”苗三娘就着她的肩头,蹭到脖子边上,亲了两下还不够,还轻轻咬了咬:“亲亲脸被人瞧见了,我们圆得过去嘛。”
冯青霜明白过来,她的言外之意,此刻不只是想亲脸。冯青霜也知没有办法,她此刻心里也跟蚂蚁爬一样,要不是在外头,她也想亲亲三娘。冯青霜只能哄着:“先前也没见你这般,这冯婶一说要给我说亲,你就这样,看来你只有怕失去我的时候才会这么粘我。”
苗三娘依旧靠在她的肩上不肯起来:“谁说的,我先前只是想矜持一下的嘛。只是刚刚我突然就不想矜持了。可我还是很努力在矜持。”
冯青霜听她的话,忍不住笑起来:“等下到家,咱也不管那些鸡啊狗啊饿不饿,咱们先进屋亲个够。”苗三娘伸手轻轻在冯青霜的腰上扭了一下:“你说什么呢!”如今胆子肥了,还敢取笑自己了。
上一章: 返回列表 没有了
看大家对

两个寡妇 两个寡妇18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