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寡妇3

苗三娘捂着嘴笑着:“你若是怕羞,你明日将外头的衣裳扔到外头来,我来替你洗,你里头的衣裳等你回来自己洗。”

冯青霜十分诧异:“你明天还要替我洗?”苗三娘点着头:“你明日要替我翻土,等回来定是很晚了,哪儿有空洗衣裳,不如我替你洗。要我说,你一身衣裳都拿出来,左右今天我都洗过了,多洗几回,你也不用怕羞了。”

冯青霜犹豫着,过了半晌才道:“那我把外头的衣裳放在板凳上,劳烦你了。”苗三娘转身往厨房走去:“今晚吃什么,我来生火。”冯青霜见她疾步如飞,已经要踏进厨房,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咽下,这姑娘还真是自来熟,进她家跟进自己家似的。这般一想,自己贴身的衣物被她洗了的别扭倒也淡了许多。

冯青霜煮了一锅面疙瘩,苗三娘心安理得地吃了不少,冯青霜越来越怀疑她那句“吃不了那么多”。洗了碗和锅,苗三娘又心安理得地让冯青霜将她送回家。

冯青霜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点着头关上院门,就走在了前头,苗三娘快步跟上去,拉住她的手,冯青霜感觉奇怪,扭头去看她,苗三娘理直气壮的:“前日你送我回去,也拉着我的手。”冯青霜便也没有再想什么,反抓住她的手,向她家走去。

回来路上,冯青霜还是觉得不放心,跑到养了狗的人家里,讨要了一只刚满月的小狗,打算养在院子里,以后总不能谁都能随意进出。

第二天苗三娘来冯青霜院里时,冯青霜已经出门了,只有一只小狗,见了人就跑出来冲着她叫,苗三娘蹲下身去摸它的脑袋,那小狗很快就跑开了。苗三娘今天跟昨天不同,她是径直将自己的衣裳也带了来的,左右都要洗,不如和冯青霜的一起洗了。

苗三娘俨然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十分熟稔地走到水井旁,打了水,将自己的衣裳,和冯青霜放在外头板凳上的衣裳一起泡了起来。然后走到竹竿边上,将昨日晒着的衣裳收下来一一叠好,放在板凳上。

既然冯青霜没打算让自己洗她贴身的衣物,她当然也不会去她屋里拿,何况今天冯青霜还把门锁上了。洗完了衣裳,苗三娘见冯青霜的竹竿还空得很,索性将自己的衣裳也晒在了边上,然后回家了一趟,将家里有的吃的,都拿了一些出来,搬到了冯青霜家里,若不是她拿不动,她是打算将家里都搬过来的。

这样一上午,苗三娘就在冯青霜的厨房里做饭,那小狗吃了她的午饭,躺在她的脚边,任由她摸着脑袋和肚子,倒像是她养的狗了。

冯青霜回来时,饶是心里有了准备,见到眼前这一幕也愣了一下。苗三娘和脚边的狗快速地起身,跑到她的身边:“你回来啦。”冯青霜被她们弄得一愣,扭头瞥见竹竿上的衣裳,对苗三娘笑道:“你来洗衣裳啦。”

苗三娘点着头:“你怎么里头的衣裳不拿出来?我一块儿洗了多方便。”冯青霜没有回答她的话,掏出一包豆子来:“这是我替你买回来的豆子,你今晚拿回去泡起来,明天就能种进去。”

苗三娘接过豆子,就往厨房去:“我就在这里泡罢,明天从这儿去种,还方便些。”她慢悠悠地拿了一个盆,将豆子都倒进盆里,装满了水,就放在水井旁泡着。冯青霜已经找出两个锄头,在院门口等她。

苗三娘走过去,掏出几个铜板递给冯青霜:“这是豆子的钱,够不够?”冯青霜接过铜板,放好:“差不多了。”

两人拿着锄头往地里去,眼见着小狗就要跟过来,冯青霜对着它喊了一声:“阿福,你看着家。”小狗只得摇着尾巴走回院子。苗三娘看着它屁股一扭一扭的,笑着:“阿福很乖。”冯青霜想起方才她们靠在一起和谐的一幕,说不出话来,她想象中的阿福可不是这样的。

来到苗三娘的地里,冯青霜挽好袖子,抬起锄头就往地里砸。等苗三娘学着她的样子,慢悠悠将袖子挽好,冯青霜已经翻出不少地了。苗三娘在旁边也学着她的样子,抬起锄头往地里砸,可那锄头砸进了地里,震得她手心疼,却是怎么也拔不动。

苗三娘跟锄头较劲了好一会儿才放弃,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锄头拔出来,再也不敢像冯青霜那样做,只敢将锄头砸进地里一点点,这样才翻得动一些,一点一点地翻着,等苗三娘翻好眼前的这一小块地,冯青霜已经将那她一边的地都翻好了。

冯青霜转头过来看,看到苗三娘那进度,都吓了一跳,猜得出苗三娘会慢,没料到会慢成这样。苗三娘见她停下来,扔下手里的锄头就跑到冯青霜跟前,从腰间掏出一块帕子,替冯青霜擦汗。

冯青霜腰还没有挺直,额上脸上的汗水已经尽数被苗三娘擦净,方才在嘴边的埋怨也说不出口了,这哪儿是帮忙啊,这明摆着全是她干的活,也难怪昨天就承诺,这豆腐是做给自己吃的,自己这就权当为了那一口豆腐罢。

冯青霜认命般地转了个身,走到旁边开始翻地。苗三娘也赶紧跑回自己那锄头边上,拾起锄头,继续用自己那点小力气,翻着土。等冯青霜一路翻过来与她碰头,她也只翻了一小块地,冯青霜看着着实无奈:“你这点力气,若是没人帮忙,大家收成了你还在翻土。”

苗三娘走到冯青霜跟前,摊开两只手,红红的:“可是我的手都已经磨得很痛很痛了。”冯青霜看了一眼:“你这活干得少,多干几回,以后就习惯了。”说完,想走,苗三娘又跟上去,继续将自己的手摊在她的面前:“你吹吹就不痛了。”

冯青霜随意地朝她手掌心吹了一口气:“这都是骗小孩子的。”苗三娘拿起她的手,将她的掌心翻开,轻轻地朝着她的掌心吹气。冯青霜感觉痒痒的,有些别扭,想抽出手,苗三娘就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十分认真地吹了一会儿,抬头望着她:“是不是好多了?”

冯青霜撇了撇嘴:“我皮厚实,没什么感觉。”苗三娘又摊开自己的掌心,可怜巴巴地说着:“我皮薄,我有感觉。”冯青霜只得耐下性子,慢悠悠地在她掌心吹气。

苗三娘确实皮薄,掌心不知如何,脸蛋倒是被吹得红彤彤的,天色暗倒是也看不清切。两人走回冯青霜家,阿福已经在门口等着两人了。

苗三娘放下锄头就去倒水,端到冯青霜的手里,才自己去倒水喝。冯青霜喝了茶水,才开口:“今天着实有些晚了,你明天有空去浇浇水,等我回来好撒种,现在这样太干了。”

苗三娘放下水杯:“恐怕等你回来,我也浇不了多少。”冯青霜想起她的力气,深感确实有这种可能:“从我家水井里打水,能浇多少浇多少,我回来会帮你的。”

苗三娘想了想,还是开口提议:“我只能做些轻巧的活,你明天房门别锁了,我替你收拾收拾屋子,家里的活我替你做了,你也能空一些。”冯青霜想了想,也点头应下,自己的地里也要浇水了,恐怕真来不及。

吃了晚饭,将苗三娘送回了家,冯青霜到水井边打水准备烧热水洗漱,才发觉晒在竹竿上的衣裳特别多。冯青霜走近一看,才发觉有几件不是自己的衣裳,冯青霜细细辨认着,是苗三娘的。再看,边上还晒着亵裤肚兜,冯青霜不好意思再看,又赶紧走开了去。

烧着水,冯青霜才将板凳上苗三娘叠好的衣裳,拿着放进衣柜里。这苗三娘农活做不来,衣裳倒是叠得十分漂亮,和昨日叠着的放在一块儿,漂亮得她都不舍得拿出来穿。

鬼使神差的,冯青霜又凑近去闻了闻,真是奇怪,怎么她洗的好像特别香。再看自己床边上随手扔着的肚兜亵裤,就孤零零两件,累了一整天,也不想洗了。冯青霜就打算放着明天回来再洗。

可惜苗三娘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房门没锁,苗三娘替她收拾了屋子,也将这些衣物都拿出去洗了,她本以为自己已将要洗的放在了外头,苗三娘便不会再拿里头的,谁知苗三娘在这事上出奇的勤快。

冯青霜回来时便发觉了,她才走进院子,苗三娘就端了水来,她喝了水,走进屋子一看,屋子上下都收拾过了,比往日好似都干净整齐了不少,床边上也没有扔着的衣物,冯青霜便猜到,是苗三娘拿去洗了。

想起苗三娘洗过的衣裳,香香的,她便没有说什么,权当自己不知道。果然如苗三娘所说,多洗几次,自己就不会怕羞了。

两人没说什么,拿出水桶和扁担,打了水,就往地里去,今天要干的活可不少,早些去还能早些回来。

苗三娘找出了一只小桶,也打了大半桶水,又拿了个勺子,还装了一壶水,架势十足。

搜索‘太上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漫画,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漫画免费下拉式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漫画全集免费观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漫画9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漫画6漫画免费在线观看全集。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两个寡妇 两个寡妇3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