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寡妇4

冯青霜先替自己的地里浇水,又让苗三娘拿一个小锄头,在地里挖出一个个放种子的小坑来。冯青霜自己动作十分利索,没一会儿就浇好了水,才停下,就听身后动静,苗三娘跑了过来。

苗三娘打开水壶倒了一杯水,递到冯青霜手上,又在冯青霜喝水的时候,掏出帕子细细地擦她额前的汗。冯青霜只觉那帕子轻轻柔柔的,伴着一股清香,顺着那杯水,喝进肚里。

冯青霜歇息好,两人一起走回苗三娘的地旁,苗三娘的小坑还没有挖完,冯青霜便让她继续挖,而自己将已经泡好的豆子放进了那些小坑里,又将旁边的土盖在豆子上。苗三娘挖完了小坑,冯青霜的豆子也都放得差不多了。

两人挑来水后,又拿着勺子仔仔细细将种了豆子的地方拿水浇透。冯青霜拍了拍手上的尘土,看着眼前的地:“这几日你先每日来浇一回水,过几日便不用日日来了,不过等天热了,还是要来勤快些,你看这地如何便是了。”

苗三娘眨巴着眼睛不说话,只盯着冯青霜瞧。冯青霜扭回头看见苗三娘这般模样,轻轻叹了口气:“我明日会再陪你来的。”苗三娘这才喜笑颜开地提起地上那些小东西,等冯青霜挑起两只水桶往家走,就赶紧跟过去,亦步亦趋地跟在边上,比阿福跟得还要紧一些。

回到家里的时候,院门口已经有人等着了。那人看见冯青霜回来,倒是很快地迎上去,接过她手上的东西:“阿霜地里回来呀!”这人苗三娘也认识,是她们同个村的冯张氏,也是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看样子是有事来找冯青霜。

“是呀,三娘地里的事不会,我去教教她。”冯青霜倒是很随意地将手上的东西都交给了冯张氏,她也知晓冯张氏该是有事来找自己的,大家都是孤苦无依的女人,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冯张氏对着苗三娘笑了笑,又继续回头跟冯青霜说着话:“阿霜就是热心,我这不也有事累你帮帮忙。”冯青霜心里早有准备,一边打开院门往里头走,一边问道:“什么事我能帮得上的,我定是帮忙的。”

“就是我家大郎年纪不小了,我想他要是能跟着师父学点什么手艺也是好的。前阵子我问他,他说想学吹唢呐,咱们村哪儿有学这个的,我听说隔壁刘家村有个,想着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替我门问问,他收不收徒弟?”

冯青霜想了一会儿,刘家村吹唢呐的人她不认识,可她认识刘家村一个妇人,也跟她一起做短工,可以托她问问,便点头应下:“我明天替你问问,若是收徒,就陪你们过去走一趟,若是不收徒,让大郎再想想别的。”

冯张氏高兴地连连点头:“还是得阿霜,我婆婆问了村里几个人,都没人能问着,那我先回去等你消息,不收徒便再说,你要是地里忙,让大郎来替你干点活。”

冯青霜笑着:“大郎才十岁,学个本事挺好,来我地里也干不了什么,我那点活,我自个儿能做好。”冯张氏又同她说了几句,才转头看向苗三娘:“三娘也学着种地呢?”

苗三娘轻轻地点头:“学一些,不然没得吃。”冯张氏也点头:“学一些也好,阿霜说得对,这凡事靠着自己总没错,不过你还年轻,又没孩子,不改嫁了?”

苗三娘瞥了一眼冯青霜:“不找男人了,找了也都一个样,还是这样过日子清爽些。”冯张氏笑笑:“说得也没错,找了男人,还要伺候男人,伺候孩子,忙都忙不完,遇见婆婆好的还另说,要是跟你先前那个婆婆似的,有的是苦头吃,我看阿霜这几年一直一个人,也挺好,这日子嘛,自己过得开心就好。”

苗三娘倒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这几日,多是遇见那些劝她趁年轻赶紧改嫁的,听着这样的话,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还是张姐日子好,婆婆待你好,孩子也孝顺,苦过这些日子,以后老了就享福了。”

冯张氏听了,哈哈大笑:“我那大郎大娘呀,确实是个乖孩子,先前阿霜帮了那么多,大郎便说,以后等阿霜老了,也要孝顺阿霜。大娘就真真是个孩子,还喊着以后长大了要嫁给阿霜,给阿霜当媳妇儿呢,这事阿霜也知道,哈哈哈……”

三人又说笑了几句,冯张氏才回了家去。

苗三娘十分自然地往厨房走去:“我们今天吃什么?”冯青霜没有法子,只得也跟上。

第二日,冯青霜便托刘家村那妇人问了唢呐的事,那边带回了口信,徒弟是要的,只不过人家也要看看是不是那个苗子,让冯青霜得空带着人去试试。这事一忙就是好几日,有一两日,苗三娘等到了天黑才等到人回来。

尽管冯青霜前一日已经与她说过,让她不必在家等她,她的地这两日也不需浇水,可苗三娘依旧坐在她的院子里等她,倒惹得冯青霜不好意思起来,只能早些便赶回来,幸好冯张氏那件事已经无需她再陪同着去,她儿子还有些天分,那师父原是有些犹豫,冯张氏带着东西跑了几回,总算是将事情说定了。

事情结束了,冯张氏便又拿了鸡蛋来冯青霜家里道谢。冯青霜才同苗三娘从地里回来,见着人提着一篮鸡蛋等在门口,便知来意:“我都说了你不必过来,你们家里什么情况,我还不知么?如今大郎跟着师父,孝敬师父的东西还不少呢,这些有的多便给大郎大娘补一补,给我又能吃得了多少?”

冯张氏十分热情,非要将鸡蛋提到冯青霜的院里:“这事若是没有你,如何能成?这不得感谢感谢你?只是几个鸡蛋,辛苦你替大郎跑了这么多趟。”冯青霜从篮子里拿起两个鸡蛋:“我要这些就可以了,我吃不了这些的,等以后大郎学成了,家里宽裕些了,再来谢我也来得及。”

冯张氏这般便有些犹豫起来,看了看篮子里的鸡蛋,这确实是家里所有的鸡蛋了,加上送去大郎师父家的,家里哪儿还有半个鸡蛋?她婆婆年纪大了干不了地里的活,便养了些鸡,家里都靠这些鸡蛋卖了钱来补贴家用。

苗三娘见了,便插嘴道:“张姐,你家里可还有小鸡?能给我两只吗?”冯张氏想起她那茅屋,哪儿有养鸡的地方:“有是有几只,前阵子才孵出来的,不过你家恐怕不好养。”

苗三娘笑着:“我不养在我家,我养在阿霜院里,帮她看看,偶尔能捡个蛋吃便成。”冯张氏一听她是要替冯青霜养鸡,连忙应下:“你要几只?明天我给你送来。”

苗三娘想了想:“不用多,拿个三五只便可以了,多了我也看不过来呢。”冯张氏应下,提着鸡蛋往回走:“那我明天给你送小鸡来。”

冯青霜见她们三言两语已经决定在自家院里养鸡,而作为主人的自己还没说上话:“你在我院里养鸡?”苗三娘理所当然地点着头:“反正等你也是等,不如看看鸡,等它们长大了,我也能捡几个蛋吃吃。”

冯青霜想了想,她那茅屋也没个院子,确实养不了鸡,而自家院子空着,只因着自己白日都没人在家,才一直不养,如今这苗三娘雷打不动天天来自家院里,确实可以先养几只,若是以后她不来了,自己再把鸡宰了吃了便是。

冯青霜没说什么,苗三娘便当她也同意了,又问了她一些养鸡的事,两人吃了晚饭,冯青霜又将苗三娘送回家去。

苗三娘拉着冯青霜的手走在路上,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阿霜,你不觉着每天送我回去有些麻烦吗?”她天天要去她院里替她洗衣喂鸡喂狗收拾屋子,还不如跟她住一块儿得了,省得来来回回麻烦。

冯青霜还没往那一层想,只听了表面的意思:“确实有些麻烦,可天黑了你又害怕,你这身子骨又弱,我还是送一送安心一些。”

苗三娘嗔怪地瞪了她一眼,瞪得冯青霜有些莫名其妙的。冯青霜后知后觉又补了一句:“其实你可以早些回去,你那块地,我替你浇了便好,左右你也替我洗了衣裳,收拾了屋子,倒是你照顾我多些了。”这般说起来,冯青霜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豆子种下了,苗三娘那地里的事只剩下隔三差五的浇水,她本就要去自己地里浇水,那顺手的事也费不了什么劲儿,反倒是苗三娘天天替她洗衣收拾,替自己省了不少事。

苗三娘不看她,继续往前走:“这豆子收成的时候还都需你帮忙呢,你也知,我算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我还是趁早替你多洗洗衣裳,到时候你也不好拒绝我。”这几日的接触下来,冯青霜跟她亲密了不少,先前又听她不打算再嫁,心里已经将她当作相互扶持的姐妹了,当下便道:“你不替我洗,我也会去帮你的。”

苗三娘转过头来看她,娇俏地嘟了嘟嘴:“我偏要帮你洗,叫你记得我的好。”

搜索‘太上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漫画,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漫画免费下拉式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漫画全集免费观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漫画9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漫画6漫画免费在线观看全集。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两个寡妇 两个寡妇4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