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寡妇5

冯青霜劝过几次,苗三娘照旧每日都在她院里等她回来,也果真在院子里像模像样地养起了鸡。那些鸡和阿福,都吃苗三娘做的饭,见着苗三娘比见着冯青霜还热情。

也因着这个,冯青霜不得不将自己会有的安排告诉苗三娘,省得她等得心急。除了她提前说过的日子,冯青霜一般都能按时到家,苗三娘摸准了这个时辰,便会带着阿福站到院口等她。

可是今日早已过了冯青霜该回来的时辰,冯青霜并没有回来。苗三娘在院口等得有些焦急,关上院门,带着阿福往村口走去,盼着路上便能碰见冯青霜。

她确实碰见了,可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冯青霜正在水井旁殷勤地打着水。显然,是在替别人打水。那场面若是放在一个月前,苗三娘甚至怀疑站在她边上的便是自己。

冯青霜利索地将两桶水挑在肩上,还不忘拉着那姑娘往前走,那姑娘手上甚至连一只小桶也没有,比自己当初还要“厚颜无耻”,显然,这活是冯青霜半道截下来干的。她并没有听冯青霜说起,她今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要晚些回来。

苗三娘站在后头看,阿福已经跑了过去,冲着冯青霜边跳边叫。冯青霜有些惊奇地看着阿福:“阿福?你怎么来了?”说着便环顾四周,果然见着了苗三娘。她随即招招手,让苗三娘过去。

苗三娘压下心中的不快,勉强地带上笑容,走了过去。冯青霜见着她来,没有半点让人久等的心虚,反倒十分热情:“三娘,二丫病了还要浇水,我们去帮帮她。”

苗三娘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冯二丫,快及笄了,好像已经定了人家,站在一旁,脸色有些苍白,唇色也淡,看着确实虚弱。二丫咳了两声:“这如何好意思呢?阿霜姐已经帮了我许多了,剩下的我自己也可以的,你们快回去罢。”

冯青霜却不由她说:“就差一点了,还不如帮你做完呢,你这身子呀,得好好歇歇,你今儿累一遭,这病就愈发难好。我们替你把地浇透,你明天也不必来浇了,在家好好歇歇。”

冯二丫眼里都蓄上了泪:“多亏了阿霜姐,不然我今天这活还不知道该如何做完呢。”冯青霜快步往前走去,还不忘轻轻拍了拍冯二丫的脑袋:“你这遇着事了也不知道叫人的?要不是我回来看见了,我看你非得累死在地里不可。要我说,你这几日有什么重活非做不可的,就来找我。”

冯青霜说完,还不忘冲着苗三娘喊一声:“三娘,你说是不是?”苗三娘哪里开心得起来,她不惦记着自己在家等她这般久,还惦记着自己跟她一起帮别的女人干活,她还能站在这儿没被气死,已经是气大量大了。苗三娘咬牙切齿地笑着:“阿霜说的是。”姓冯的你给我等着,等以后你归我管了,非得好好治治你这脾气。

确实只剩下一点活了,冯青霜三人很快就把活干完了。冯二丫忙不迭地道谢,冯青霜笑呵呵地应下,又催她快回去,才同苗三娘和阿福往家里走去。

苗三娘这才开口:“这二丫也当寡妇了?”

冯青霜诧异地扭头看她:“你瞎说什么呢?她还没过门呢。”苗三娘做出一副疑惑模样:“那真是奇了,她家里有人,还有未来的夫家,这些活怎就需要你一个寡妇去帮她做?”心里却想着,你三天两头帮寡妇干活不算,连村子里还没出嫁的姑娘都不放过?

冯青霜嗨了一声:“这家里事一忙,没顾得上她也是正常。”苗三娘没再说话。

两人到了自己地里,苗三娘才浇了一会儿地,便站在那儿不肯干了:“我力气方才替二丫浇地时都用完了,现在没力气了。”

冯青霜直起腰来看她,苗三娘跑到她的跟前,摊开掌心:“你看,都红了。”冯青霜没看见她掌心红哪儿了,倒是都顺着她:“那你在一边歇歇,我来浇。”苗三娘本想着她哄一哄自己,不想她已经又弯下腰干起活来,哪儿有多看自己半眼。

苗三娘气呼呼地走到一旁,跺了跺地,暗恨道:“这么爱浇水,让你浇个够!”

冯青霜对此一无所知,挑水浇水,甚至还将两人地里长出来的野草也拔了去。干完了活,冯青霜准备回去:“三娘,走,我们回去了。”苗三娘这才走过来,也不像往日那般替她倒水擦汗,自顾自收拾着东西,然后往回走。

冯青霜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儿来,她想了会儿,没想出什么来:“怎么不开心了?”苗三娘又不好直接将心里的怨气说出来,冯青霜定是无法理解的。她只得拐了个弯,看了看天:“你看这天都多晚了。”

冯青霜也学着她的样子仰头看了看天:“确实晚了些,是不是饿了?回去我马上就做饭。”苗三娘哼了一声,还是不满:“倒不是饿了,都这么晚了,等我吃完饭再回去,都不知多晚了。”

冯青霜愣了一下:“那我现在就送你回去?”苗三娘觉得自己迟早会被气死的,也不再跟她绕弯子,继续说道:“回去了我还得做饭呢,水缸里也没水了,我就睡你家罢?”

冯青霜还想着前日才替她挑的水,这么快就没了?她也就做个早饭,洗漱用用,别的时候都在自己家呢,怎么用水也这般快?乍一听苗三娘的提议,犯了愁:“我家没屋了。”

这也不是骗人的话,就两个屋,都用着,哪儿有空的屋子给苗三娘睡。苗三娘也不是不知道。冯青霜赶紧又道:“没事的,晚些我也送你回去,你不用怕的。”

苗三娘却不肯:“那是因着谁才这般晚了?我眼巴巴地在家等了你那么久,你却在外头帮人干活,早把我忘了。”一通话,说得冯青霜有些心虚起来:“可我家也没地儿睡了。”

苗三娘见她松口,心中窃喜,面上却依旧不依不饶:“怎么没地儿了?你的床这般大,睡不下我们两个?”冯青霜想了想:“一人一屋睡着多畅快,跟我挤一块儿,你不难受呀?”

苗三娘趁机靠到冯青霜边上,面上却故意委屈着:“总比我一个人睡在那屋里,总是睡不安稳要好一些。我一个人睡也害怕,我总怕我家那个回来找我。这么晚回去,我怕是更不敢睡了,你不肯,那我就在院子里坐到天亮算了,左右也睡不着。”

冯青霜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她这期期艾艾一顿说,冯青霜将东西放在院口,就扭头拉着苗三娘往她家走:“行了行了,我们先去你家,将你衣裳拿过来,你想睡几日就睡几日,总成了罢?”

苗三娘这才变了神态,脸上没有半点难受,看着全是欣喜。冯青霜无奈地摇了摇头。苗三娘到了家,收拾了好些东西出来,就差把家搬空了,冯青霜见她这架势,都忍不住劝道:“也不必带这么多,你又不是不回来了。”

苗三娘嘴上应着,心里却想着,我好不容易才如愿住进去,谁还要再回这破地方来。苗三娘收拾完东西,直接将家门上了锁,毫无留恋地走到冯青霜边上,冯青霜双手已经拿满了她的东西,两人头一回一起从这儿走回冯青霜的家。

苗三娘搬到冯青霜家十分兴奋,一直在收拾东西,归置东西,等冯青霜将饭菜做好,她才舍得走出屋来,吃了饭洗了碗,又埋头进屋收拾去了,冯青霜则去烧两人洗漱的热水。

终于如愿以偿的苗三娘睡得特别安稳,甚至发出轻轻的鼾声,冯青霜也就信了她这阵子都没睡好的鬼话。

冯青霜起得早,苗三娘也跟着起来,迷迷糊糊的,一脸茫然地看着冯青霜。冯青霜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还早呢,你再睡会儿,我得赶去镇上干活,都是到主顾家吃的,你待会儿自己做些吃的。”

苗三娘点点头又躺下睡着了,等她再醒来时,才慢慢想起冯青霜说的话,神清气爽地起来做早饭。喂了鸡和阿福后,苗三娘又回了一趟家,把家里剩着的米面粮食都搬了回来。她昨晚就想搬,可怕阵仗太大吓着冯青霜,才作罢。冯青霜可是还想着她会搬回家呢。

几乎将家里搬空后,苗三娘坐在院子里,喝着茶水歇了一会儿,便起来收拾屋子,到水井旁去洗衣裳。其实两个人的衣裳也不少,去溪边洗最合适,可她知晓,那里总有妇人十分关心她盆里的衣物,要是她们瞎说话被冯青霜听见了,冯青霜恐怕会听信她们的鬼话,将自己赶出去的。

在自己彻底在冯青霜家扎下根来前,她觉得自己不能太高调了。苗三娘一面洗着衣裳,一面盘算着,自己那茅屋若是拿来卖,不知能卖多少钱。

搜索‘太上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漫画,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漫画免费下拉式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漫画全集免费观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漫画9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漫画6漫画免费在线观看全集。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两个寡妇 两个寡妇5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