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寡妇6

苗三娘在冯青霜家里越发自在,得空将屋子里里外外都收拾打扫了一遍,就连吃饭的杂物间也收拾了一遍,冯青霜回来时,看见院门上挂了个铃铛,她打开门,铃铛便发出脆响,屋里的苗三娘连忙跑了出来:“你回来了呀?今儿怎么这么早,没在路上帮姑娘们干活呀?”

冯青霜往院里走,接过苗三娘递来的水,喝了一大口:“你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苗三娘接过水杯,又往屋里走:“我在夸你呢。”冯青霜也跟着她进屋,见着屋里的模样,愣了愣:“你收拾过了?”

“不然还有谁来替你收拾?”苗三娘一面说着,一面催冯青霜帮她将那些重物挪开,又赶紧打扫了起来。冯青霜有些不可思议,一面搬着重物一面感叹:“你收拾得真干净,我都快认不出是我家了。”

苗三娘笑着:“你呀,在外头忙,哪儿有空整理这些,家里还得有个人替你收拾收拾,你也好不那么辛苦。”苗三娘心想着,若是冯青霜这便能盼着自己久住,那自己今日便不算白费力。

冯青霜听了她的话,想的却是改嫁的事,点了点头:“或许家里确实有两个人要便利些。不过我觉着一个人也挺好,找个男人,他哪儿会有你这般会收拾,定是他出去干活,我在家里收拾,我收拾不收拾得好还另说,有些男人在外头干点活,还没我那点本事,回到家里还要指手画脚的,我伺候他那点功夫,什么都做好了。”

苗三娘瞥了她一眼:“男人确实找不得,你找个像我这样的女人不就成了?”苗三娘就差毛遂自荐了。可惜冯青霜还是没理解她的意图,笑了两声:“那我就要被她家人拉去浸猪笼了,确实不用辛苦了。”

苗三娘暗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冯青霜见她这般,还以为她在担心自己,便开解道:“你力气这般小,恐怕还是找个男人一起好一些,不然那些活,你总是干不了。放心,你还年轻,长得又好,慢慢挑,也能挑个像样的。”

苗三娘看着她:“我干不了来找你不就成了?”冯青霜点了点头:“倒也是,我干得动自然都会帮你干点,趁年轻攒点钱,以后老了,再花钱雇人干。”

苗三娘知晓冯青霜说的便是心里话,她既然说了都可以找她,便不是随口一说的话。苗三娘放下心来,又听她说到攒钱,心思动了动。

等收拾好屋子,冯青霜拿出水桶:“你的豆子昨天浇得透透的,今天不用浇了,我种着的菜还得浇,我一个人去就成了,你在家里等着吧,收拾了一天屋子,也累了。”

苗三娘赶紧拉住她,然后又跑到屋里,拿出荷包,递到她的手中。冯青霜很不解,苗三娘又道:“以后我们住一起,钱放一块儿才好,这样我们俩花着都舒服。”冯青霜要将荷包还给苗三娘:“你才吃几点东西,又花不了几个钱。我的钱也够用着。”

“你的我的,这钱没法细算,倒不如都放你那儿。”苗三娘推了推冯青霜的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荷包套不着寡妇。

冯青霜看着手中的荷包,想了想,反是从怀里掏出自己的荷包来,两个荷包放在一起,递给苗三娘:“你说的也在理,我们这阵子住一块儿,钱也用一块儿,便放在一块儿罢。我天天要出门,钱放在身上反倒不妥,不如都放在你那儿,我要添置东西了,再问你要,这样咱俩都对钱的去处清清楚楚的。”

苗三娘没有半点犹豫,收下两个荷包:“你这法子确实更好些,那我便管好这两个荷包,你放心,我天天在家等你,哪儿都不去。”说着,苗三娘已经拿着两个荷包进了屋,等她出来时,还十分小心地将门关上。

见着冯青霜还站在院子里,苗三娘似乎还有些诧异:“你怎么还不去地里?你快些去罢,早些去早些回来。”冯青霜也想不起自己方才在愣什么,只得点着头,拿起脚边的东西,应着声往地里去。

等冯青霜从地里回来,苗三娘已经做好了晚饭。这还是冯青霜头一回吃到苗三娘做的饭菜,有些惊喜。冯青霜闻着香味,走到一旁洗了手,走到桌边,看着桌上的菜肴,真可谓是色香味俱全。

苗三娘见她站在那儿,又催她:“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拿碗盛饭,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冯青霜赶紧去厨房盛饭。苗三娘做的菜跟自己做的大不相同,自己做饭讲究快,什么都喜欢一锅煮,一口菜下去,什么味儿都有。而苗三娘做的菜,一样一样很是清楚,就连盘子的边沿都擦得干干净净,不像自己,盘子的一周都会滴满菜汤。

“以前怎么没见你有这手艺?”先前苗三娘还一副自己做的饭菜十分可口的模样,害得自己以为她厨艺不佳,谁知她的厨艺恐怕比自己要高。

“以前我又没住在这儿,怎好越俎代庖?”苗三娘笑着坐下,端着一个小碗,吃相十分秀气,又往冯青霜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我不会做那些饼啊面疙瘩啊,我只会这般炒两个小菜。”

其实她当寡妇前也不怎么做菜,她那可怜的丈夫穷得很,病恹恹的也种不了地,家里哪儿有菜给她炒。

冯青霜点着头,狼吞虎咽地吃着碗里的饭菜,都舍不得抬起头来:“要我说,你做得好吃多了。”苗三娘又给她夹菜:“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吃完饭,苗三娘去洗碗,冯青霜则去烧水劈柴,她一面劈柴一面想着,苗三娘搬过来也挺好的,衣裳有人洗,屋子有人收拾,碗有人洗,现如今连饭菜都有人做了,也难怪那些男人总想娶个媳妇儿。冯青霜近来最得空的一日,将柴都劈好码在柴房里,有一阵子不用劈柴了。

等苗三娘洗漱完,冯青霜才进屋洗漱,苗三娘躺在床上想着,要是能一辈子这样也挺好,冯青霜虽然死心眼了一点,可自己就中意她这死心眼,自己要加把劲,早日把这夫妻名分定下,可不能让冯青霜还有将自己赶回去的余地,也不能让别的小姑娘臭汉子有什么可乘之机。

苗三娘觉着,自己这纯粹只是想找个人依靠,纯粹是想把冯青霜占为己有,并不算动心。苗三娘想到这儿,心满意足地翻身,搂着薄被的一边睡去,就连冯青霜洗漱完,吹了灯上床,她也没有察觉。

冯青霜种地确实有些本事,豆子在她手上长得十分壮实,长势很快,院子里的鸡崽子们也长得很快,苗三娘天天带它们去地里吃虫。三个月后,鸡下蛋了,豆子也可以收成了。

冯青霜问苗三娘,那些蛋要不要拿去镇上卖了,挣的钱算她的,三娘却不肯,执意要把鸡蛋留着给冯青霜补身体。冯青霜十分无奈:“我又不是要读书的二郎,也不是要补身子的病人,用不着天天吃的。”苗三娘却十分坚持:“兴许我后半辈子都要仰仗你呢,你还是天天吃,长命百岁好些。再说了,我还想天天吃呢,你不吃,难不成看我吃?”

冯青霜没法子,这鸡都是苗三娘在照看喂养,这鸡蛋自然也她说了算,她这般坚持,自己也不好再拂她的好意。于是,冯青霜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过上天天有蛋吃的日子。苗三娘有时在菜里加个蛋,有时单独蒸两个蛋,有时是烧水时煮了两个蛋,等她回家,先叫她吃了蛋再去地里。

苗三娘照料得精细,冯青霜甚至觉得苗三娘住在家里,是自己占了便宜。于是,每个月发月钱时,越发积极地如数上交,甚至想过,要不要将床底下,先前攒着的钱一并交由苗三娘算了。可她立马又清醒过来,她俩这般搭伙过日子也只是暂时的,也不定哪日,苗三娘就搬回去了。

苗三娘也不可能天天在家里不出门,时间一久,村里的人也都知晓她如今同冯青霜住在一块儿,也瞧见过两人互相扶持的模样,起先还有人替冯青霜不值,觉得她是被苗三娘缠上了,平白多了个累赘,可听冯青霜说起她每日干的活,每日给她吃的蛋,那些妇人竟转了态度,都觉着她们寡妇能这般互相扶持过日子也是一种法子。

自然,也有人私下劝冯青霜要留个心眼,苗三娘那模样瞧着便是要改嫁的,不要被她牵着鼻子走,冯青霜应着,虽然也不知晓到底要留什么心眼。

豆子收下来,苗三娘便专心呆在家里做豆腐,豆子很多,做豆腐的工具都还是冯青霜出去借的,并不大,她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做,却又不能做得太慢,要赶在豆子坏之前。

第一块豆腐做好,冯青霜替她一块一块切好,叫她拿去分给村上的人,替她自己留个好名声,有几户汉子帮过苗三娘,苗三娘便拿着豆腐去了,可剩下的,她却又怕自己的豆腐会被扔出来,不敢独自前去,拉着冯青霜陪她一块儿去。

搜索‘太上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漫画,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漫画免费下拉式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漫画全集免费观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漫画9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漫画6漫画免费在线观看全集。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两个寡妇 两个寡妇6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