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泓春》2

骆听音走了,利落、干脆,不带一丝犹豫。她来得无声,走得也安静,仿佛一次短暂的现身,只是裴溪月的臆想。

满室死寂。

裴溪月跪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垂着雪白的后颈,薄弱的背脊弯曲成一个蜷缩的姿势。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突然单手掩面,爆发出撕心裂肺的恸哭声。

以前裴溪月一直认为,哭泣是最无效的行为,今天才恍悟,原来人类一切大悲大喜,都与泪水有关。

这个世界上,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有人死去,追悼厅举办葬礼的费用按小时计,价格一点都不便宜。

工作人员尽职尽责,掐好点在半个小时之后进来。

“时间到了,我要将你母亲的遗体带走。”

裴溪月克制着悲痛,像个成熟的大人,安静地听对方说:“后面的安排等我们电话通知你。”

“请问,墓地的费用……”说到这里,裴溪月欲言又止,“费用应该什么时候支付。”

可能是和死人打交道久了,工作人员行事也沾了阴沉的死气。

他不耐地摆下手,做出驱赶状:“这个啊,我不清楚,你问前台吧。”

尽管如此,裴溪月依旧向他微微鞠躬,礼貌道:“我知道了,谢谢您。”

工作人员怔愣,忽然因为自己的恶劣态度涌生出微妙的罪恶感,他不太适应女生的客气,别扭地嘟囔几句。

“门口那个女生是你的朋友吗?”

“问她她不应,赶她她不走,只说在等人。”

“外面这么大的雨,你们赶紧回家吧。”

视线中,眉清目华的女生一脸震惊。

骆听音居然还没有走吗?

过来时雨还很小,现在却听得见树枝被打得颤抖。

裴溪月一打开门,就看见了骆听音。

她支起黑伞,遗世独立般,站在密不透风的雨幕里。

听见开门声,骆听音回头,她轻抬伞沿,底下眉眼冷清,萦绕散不开的雾气。

她问:“忙完了吗?”

裴溪月站在门内,与她相对而望,声音压抑:“你怎么还在这里?”

“等你,”骆听音顿了顿,眸子沉凝,“我送你回家。”

————————

车外,雨帘遮天蔽日,拉都拉不开。车内,没有音乐,没有交谈声,熏香味清淡,具有安神的效果。

裴溪月和骆听音分坐两边,中间隔了一段距离。

她不时偷眼打量旁边的骆听音。

黑发直长,末梢湿润,柔顺地贴合玲珑腰线。女生双手搭在膝盖上,纤瘦的背脊挺得笔直,坐姿端正。

骆听音寡言,在学校里,除非老师要求她回答问题,同学们基本上听不见她开口说话。

平时也独来独往,没有结伴的朋友。

与之相对的,便是她过分出挑的外表,骨相深而浓,眉目清冷,气质是疏离的矜贵感。

无论同龄人怎么学习,都模仿不来她举止间的优雅。

这类人经常是八卦的中心。

有好事者偷拍过接送她的车辆,上网一查,某个家喻户晓的汽车品牌,还是限量款,少说也要五百多万。

成绩好、有钱人家的小孩、长相漂亮……

骆听音确实有资本不和周围人交往,大家也自觉地和她保持距离,不太敢和她接触。

裴溪月和她,天上地下,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怎么了?”被一个人看太久了,骆听音有些耐不住,她转头,凝视裴溪月。

光线并不亮,钝化了她眸中的冷感。

裴溪月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的问题,最后只有干巴巴一句:“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吗?”

骆听音的目光似乎带着审视,她轻着声:“我没有带钥匙,也没有人在家。”

所以,她有时间,更有自由,不劳裴溪月担心。

父母去哪了?

即将脱口的话,咽了回去。裴溪月抵了抵牙齿,另挑问题:“那你今晚住哪?”

骆听音朝她这边侧了侧身,淡道:“不知道。”

她说话总有一种置身事外的冷漠,似乎对什么都不太关心。

裴溪月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这怎么行?”

未成年不能住酒店,骆听音无处可去,难不成睡大街吗?

骆听音垂了垂睫,又抬了抬眼,“所以,还有什么办法?”

有什么办法让她有处可去?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裴溪月声音打颤,蓦然止住了冲动。

“不介意什么?”骆听音蹙眉,略是困惑。

到底是心软,裴溪月犹豫了一会儿,声音细若蚊呐:“可以在我家住一晚。”

骆听音是唯一来参加葬礼的客人,刚才遮雨的时候,伞特意倾向她这边,估计半边肩膀已经湿了,现在还一路送她回家。

尽管她动机不明,裴溪月还是心怀感激,邀请她留宿。

“不介意。”片刻,骆听音如是应。

正在驾驶的司机抬头,看向后视镜中的少女,而后心底一凛,专心应对今夜的路况。

考虑到住户安全,高档住宅区早已使用上了电子锁,密码、指纹是标配,怎么都和钥匙无关。

骆听音在说谎。

(未完待续)

————————

骆听音:是,我说谎。

裴溪月:引狼入室。

巷子狭窄,四周一团黑暗,没有路灯或光线照物。

雨珠来势汹汹,“啪啪”地砸击伞面,压得伞下依偎的两个人,不得不低头行走。

鞋袜淌过大小水坑,黏腻地粘附肌肤,潮湿得令人难受。单薄的后背却压了一团软热,隔着衣料摩擦。

骆听音搂着她柔软的腰,呼吸贴在耳边,有些轻喘。

冷热交替,裴溪月心脏狂跳,不由地加快脚步。

水迹蜿蜒而下,上楼时,裴溪月提醒骆听音:“走慢点,灯坏了。”

骆听音拽住了她的衣角,声音微沙:“好。”

没有太在意她的小动作,裴溪月走在前面带路。住得不高,三楼,她摸出钥匙打开老旧的铁门。

“柜子里有拖鞋。”裴溪月开了灯,整个屋子的样貌露了出来。

几乎没有大件的家具,布置简陋、干净。寻常人家用来放电视的地方,摆着一张黑白遗照,惨然然与来人对个正着。

裴霁还在世的时候,地方虽小,却有家的感觉。现在她不在了,哪怕是这么小一间屋子,裴溪月都觉得空荡得可怕。

“你去洗澡吧,我给你找衣服。”她背对骆听音,眨掉了眼底的泪水。

“你先洗。”骆听音说。

裴溪月回头,女生全身上下都被浇湿了,黑裙包裹曼妙的曲线,长发垂腰,尾端滴着水。

分明狼狈,又端着矜持。

比她情况好一点裴溪月有点想笑,她也确实笑了笑,“如果你不想感冒的话,最好先洗个澡。”

她脸色苍白得更像病人。

压着湿衣服带来的不适,骆听音盯着她,眸子黑寂,“你也会感冒。”

她舔了舔薄红的唇,冷静地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洗。”

幽黄的灯光下,裴溪月的耳根红了。

自从有了性别意识,连裴霁都没有和她一起洗过澡,何况是眼前这个女生。

她心生异样,拒绝道:“我可以先换衣服,你洗澡吧。”

“好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骆听音的回答,让她听出了一点遗憾。

裴溪月带她去浴室,站在门口,指了指洗发液和沐浴露,还有毛巾。

“用我的毛巾可以吗?蓝色那条,我等下拿睡衣给你。”

她卡了卡壳,嗫嚅:“内裤没有新的……你可能需要穿我的。”

不是可能,是一定。说到最后,裴溪月无奈地叹气:“今晚就将就一下吧,骆听音同学。”

骆听音垂下黑睫,压低声:“穿你的……挺好。”

非常好。

————————

溪月:骆听音,你变态。

搜索‘太上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漫画,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漫画免费下拉式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漫画全集免费观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漫画9漫画免费观看,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漫画6漫画免费在线观看全集。




章节目录
看大家对

一泓春 《一泓春》2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