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章 苏醒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苏醒

    新书上传,恳求支持,点击、红票、收藏,来者不拒。双手合十多谢各位。

    月光皎白,万物俱静。

    一片无尽的荒地中,孤零零地伫立着一块无字石碑。

    石碑高有两丈,通体青灰,岁月侵蚀的痕迹尤为明显,表面坑洼不平,充满了斑驳的印记。

    突然间,天空中怒雷嘶吼,照亮了石碑,似乎是吸收到了雷电的光芒与力量,这块石碑微微一颤,却很快陷入了安静。

    但随着这石碑方才微微的一颤,数万里内都荒无人烟的荒地,仿佛随之活了过来。

    有一声恐怖的怒吼自远方传来,好像远古魔灵在咆哮,大地都在这一声吼下震动不已。遥遥望去,竟是一尊一半身体没入天际的恐怖巨人站在那里,在夜幕中时隐时现。

    云层里面,一名背着巨大棺材,黑衣白发却看不清面貌的男人静静立于云端,俯视石碑。

    在更远处,有一条足足百丈长的六爪金龙身躯翻滚,从云中探出巨大头颅,毫无感情的金色瞳孔盯着石碑,口中龙息飘散,天地随之变色。

    与此同时,一名浑身漆黑,挂满了锁链的巨魔踏风飞来,还有一只长着九条尾巴的雪色白狐步伐优雅,款款前来。

    众多实力恐怖的强大妖兽聚集在此,却都只是望着石碑不敢动作,好像在惧怕着什么。

    最后,一个身穿紫金长袍,气息尊贵,如同帝皇般的男人降临天地,目光威严无比,死死盯住石碑。

    此时,在场列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立于荒地正中央的石碑!

    他们心中全都清楚,这块石碑中暗藏着一个关乎着这片无尽太古世界未来走向的秘密。

    然而,就在强者云集的同时,突然之间,石碑轰声破碎,一股光芒冲天而起,化成一道光柱,撕碎了天空中的月光与云层,巨大的拉扯力像是要从虚空中呼唤什么东西。

    顿时,强者悲鸣,神龙坠落,巨魔跪倒在地,就连耀眼无比的帝王都低下了头颅,浑身发出细微的颤抖。

    蛮荒大地中隐藏着的强大妖兽,以及闻风而来的神族,人类强者,居然都不敌这石碑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

    良久过去,破碎石碑放射出来的光芒渐渐暗淡,一颗类似于果实般的白光停留半空,很快旋转着朝一个方向遁去。

    众多强者立刻沸腾起来!

    远古魔灵迈动步伐想要拦截,但它坚不可摧的身躯竟被白光撞出血洞,血雨遍洒大地,巨大身体轰然倒下。

    随即是六爪金龙,以及背棺材的男人出手阻拦,却双双被白光击飞。

    黑色巨魔,九尾白狐等等妖兽也都想要阻止这白光遁走,却连碰都碰不到它。

    “九天同坠!”

    紫衣帝王见此情景,连忙挺身阻拦,使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招数,稍稍阻挡了白光瞬息,但瞬息之后,它仍蛮横的将紫衣帝王撞开,坚定不移的离开了众多强者的视线。

    望着它远去直到不见,那宛如帝王般的男人脸色难看,一挥袖,竟是话都不说便遁光离去。

    其他诸强见此情景,也纷纷叹息着离开。

    沉寂百万年的荒芜之地,再次陷入了宁静。

    然而,当此夜过后,在这世界的万千星光中,注定会多出一颗最为闪耀的新星!

    白阳一直都在做着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面,他是一颗耀眼的星星,周天万千星辰全以他为首而运转,布满天空,光芒笼罩大地众多生灵。

    有无数强者妄想揽月摘星,冲破星光的束缚,跨入那茫茫星海,浩瀚宇宙,结果都被他化成的耀眼星辰给阻拦下来。

    梦中百万年,他变成了石碑,伫立在一片广袤的土地中央。

    四周有巨魔嘶吼,金龙咆哮,诸强混战,天地变色。

    但石碑只是安安静静地任凭岁月洗礼,岿然不动。

    梦到了这里白阳便惊醒了,他睁开双眼,盯着颜色发灰的房顶,喃喃道:“又是这个怪梦。”

    半年来,这个梦总是时不时的出现,每每都是同样的情节,让他十分困扰。

    破烂的木窗透进斑驳的晨光,屋子里的空气略有些潮湿,白阳强迫自己忘掉那个怪梦,起身揉了揉脸,脑子随之清醒了几分。

    每日清晨这个时候,他都会按时醒来,然后去宗门后厨给内门弟子们做饭。

    因为他是名杂工,是玄剑宗外门弟子的最边缘人物。

    所谓边缘人物,泛指那种没有觉醒血脉,没有修炼资质,甚至连最低等的灵根都没有的三无人员。

    这种人在宗门里地位极其低下,除了打打杂做做饭,就再没有其他用处。

    尽管白阳在半年前入门之时,也曾是个吸引了无数目光,引来无数惊叹的“天才”,但那早已经成为过去,现在的他只是被发配到后厨的杂役。

    洗了把脸以后,白阳麻利的穿好了衣服,提着木桶跑去后院的水井里打水。

    此时,后院里已经有两个人在哈着气交谈着。

    看见白阳走来,其中那个小胖子问道:“白阳,这么早就打水做饭啊?”

    白阳默默将水桶放下水井,低低的嗯了一声。

    胖子旁边的少年噗的一声笑了,指了指他,“你也就这点出息?今天可是宗门藏经阁一层开放的日子,不论是谁都可以进去挑选功法。如果能够选到合适自己的,说不定还可以觉醒血脉!”

    说到这里,少年眼珠骨碌一转,恍然大悟道:“差点忘了,你现在只是个小杂役,连灵根都没有,更别提重新觉醒血脉了!真是不好意思哈,揭了你的伤疤!”语气中的揶揄味道很浓。

    白阳像是习惯了这一切,对此并不生气,笑了笑以后,费力将水桶提了上来。

    那小胖子倒是很会做人,走上前一边帮忙,一边安慰道:“你也别灰心,现在不过入门半年,一切也并非没有转机,只要选好了功法,说不定还有修炼的希望。”

    提到这个,白阳稍微楞了楞,眼眸深处不由得闪烁着希翼的神采,却很快黯淡下去,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把水桶拎在手里,与两人说道:“我先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瞧那窝囊废的样子。”

    那少年盯着白阳的背影,语气里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妒忌。

    “唉。”小胖子叹了口气,惋惜说道:“白阳当初如果没有血脉枯萎,现在有可能已经是内门弟子了。”

    “可他现在不就是个臭杂役?说那些都没有用,世界上哪来的如果?”少年满不在乎,挥了挥手。“走了走了,再有一会藏经阁就要开放了,可不要耽误了时间。”

    小胖子闻言,轻轻摇了摇头,叹息着与少年离开了院子。

    玄剑宗乃是南荒这片大陆中数一数二的宗门,就连厨房都显现出强大的纪律性,除了炒菜做饭的声音,就没有什么任何多余的声响发出。

    白阳进来以后,默默将水桶放在角落,然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虽然是杂工,却有一手不错的厨艺,厨房内也有他的灶位,并不是干一般的帮工与配菜那种活。

    只见白阳起了火,然后安静的洗菜切菜,随着时间推移,一道又一道精致在菜式很快在他手下完成,然后就有其他的外门杂工过来端走。

    几盏茶功夫过去,他额头已经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直忍着将最后一道菜做完以后,才伸手去拭擦。

    “小子,快过来!”

    见他炒完了菜,站在厨房角落里,人称刘老伯的厨房管事对白阳招了招手。

    白阳挠了挠头,朝刘老伯走了过去。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藏经阁开放的日子。”刘老伯横了白阳一眼,缓缓问道。

    白阳浑身微微一颤,勉强笑道:“我知道。”

    刘老伯翻了个白眼,狠狠一敲白阳的头,沉声说:“那你知不知道,如果错过了藏经阁开放的时间,你就错失了唯一能够修炼的希望!”

    白阳眼神黯淡,自嘲道:“就算去了,也未必会有希望吧。”

    “说什么胡话!”刘老伯吹了吹胡子,“你不过是血脉枯萎,却不代表你这辈子就无法修炼。干好了活就别在我这添乱,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说完,他几乎是推着把白阳送到了厨房门口,随即不动声色往白阳手里塞了块温热的小石头。

    白阳接过石头,微微一楞,低头看了一眼,竟是块低阶灵石,放到外界,便是不会贬值的硬通货,起码能换一千枚金币!

    要知道,一千枚金币可不是一笔小钱,那是足够一个普通三口家庭富足数年的财富。

    刘老伯拍了拍他的肩膀,“拿去打点一下关系,说不定能遇见懂行的师兄替你选合适的功法。老头子我也只能拿出这点,若是不够,那就要你小子自己想办法了。”

    “这怎么好意思。”白阳吞吞吐吐的就想拒绝,不过刘老伯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一瞪眼就把他推出了厨房,“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去!”随即砰的关上了门。

    在后厨的人几乎都是没有修炼希望的外门弟子,刘老伯同样如此,只不过如今年岁已高,才混成这可有可无的厨房管事,一块低阶灵石对他而言,可能是很大一部分财产。

    白阳心里划过暖流,深深看了看那紧合的大门,收起灵石转身而去。

    厨房内,几个中年杂工都凑上来问道:“刘管事,你说白阳这孩子能有希望吗?”

    刘老伯叹息道:“成是不成,还要靠他自己。这半年来,我眼睁睁看着他从那个活泼的孩子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这老天真是作孽啊。”

    几人也都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

    白阳半年前因意外枯萎了即将觉醒的血脉,便被发落到厨房做杂工。起初他还很是乐观,但时间久了,周遭的一些流言蜚语让他心里受挫,也让他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性格。

    “总而言之,不能让他这孩子,像我们一样在这种地方荒度余生。”刘老伯说完,打发了其他人去干活,叹息着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