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章 嚣张至极!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章 嚣张至极!

    第三更!平安夜快乐!求红票票!

    数个月的光阴转眼即逝,此时距离外门大比,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自从在藏经阁选了功法以后,外门弟子中接踵出现了几个进展迅速的天才。例如外门之中修炼速度第一的慕容震,此时已经是战气七段巅峰,甚至随时可以突破到战气第八段。

    至于其他战气境界达到第七段的也有十余人,其中就包括了始终跟在慕容震身边的云傲。

    而那些达到了战气六、五段的更是不胜列举。

    短短几个月,就能够有如此大的进境,这让玄剑宗内的许多高层都大呼这代外门弟子值得重点培养。

    而白阳,自从几个月前他在藏经阁中选择了入梦经以后,就没有人再理会过他。

    一个血脉枯萎的过气天才,也并不值得多过注意。

    白阳却是乐得无人关注,照常从从梦中苏醒过来,完成了今晨的修炼,感受体内战气日渐增多,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便起床去后厨做饭。

    他现在照比几个月前早已是今非昔比,但是他每天去后厨做饭的习惯仍然不能更改。更主要的是,他想替刘老伯分担一些事情。

    到了后厨,刘老伯远远就看见了白阳,便直奔他走去,压低了声音问道:“小子,突破了没有?”

    白阳微笑着伸出了手,做了个没有问题的手势。

    刘老伯一楞,随即狂喜道:“行啊,现在你的战气境界都第七段了吧?”

    白阳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自己的位置洗菜切菜,另刘老伯大生肝火,上去一把拉住他,“都战气七段了还来做什么菜,还不赶紧去准备外门大比?”

    “我对门派大比没有什么兴趣。”白阳摇了摇头,自从血脉枯萎以后,已经无形中改变了他的性格,使他不再像寻常少年那样争强好胜。

    “那你修炼干吗?不要忘记了,修行就是与人争,与天斗,如果连这点斗志都没有,你日后该怎么在修行这条道路上前行?”刘老伯不满的教训道。

    白阳手头微微一停,眼中露出了些许炙热的神采,但片刻后,他还是说道:“就算去参加,我也无法战胜那些有家族支持的天才。”

    “嘿嘿,你别忘记了,你以前是比他们更出色的天才!”刘老伯拍了拍白阳的肩膀,正想继续安慰,不过这时跑来一个杂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使刘老伯脸色微变,对白阳道:“在这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

    白阳也没多想,继续安安静静的做菜。

    如今他身怀战气七段的修为境界,身体素质早已不比当初,以前对他来说难以完成的工作,现在简直是信手拈来,轻松无比。

    直到做出来的最后一道菜被杂工端走,白阳发现刘老伯并没有回来,心下有些疑惑,便缓步走了出去。

    “赵管事,你再宽限几天,这供奉我实在是没办法交啊。”

    厨房后门,刘老伯站在一个面色阴冷的中年男人面前,卑躬屈膝不停求饶。

    而那中年男人身后,赫然便是慕容震与云傲!

    “老头,不是我不通人情,但你看看,现在外门大比马上就要开始,若是因为你耽误了慕容少爷的修行,凭你这条狗命够赔吗?”面色阴冷的中年男人声音尖厉,尖酸刻薄道:“修行也是要钱的,你们这些不能修行的废人,看的上你们那点微薄月供,证明你们还是有利用的价值,倘若有一天你们没有了利用价值,就只能被当做垃圾扫出宗门!”

    “这,赵管事,慕容少爷,你们如果只是要我一人的月供倒无所谓,可是你们想要后厨所有人的月供,这我实在做不了主啊!”刘老伯咬了咬牙,低声道:“赵管事,要不你再多容我几天,我一定凑出足够的供奉交上去。”

    “容你几天?马上就是宗门大比,你还想让我容你几天?”赵管事一脚将刘老伯踢飞,紧跟着又踹在他的脸上,使刘老伯痛哼一声,两眼发黑趴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随后赵管事还觉得不解气,接连几脚狠狠踢打着刘老伯,可怜刘老伯一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被已经有战气五段修为的赵管事踢的险些背过气去,却丝毫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只能蜷缩在地不停求饶。

    赵管事踢打一阵,指着趴在地上蜷缩身子的刘老伯怒骂道:“你这狗一样的东西,我看是坐到了后厨管事让你得意忘形了!?明日我就向赵长老提议把你赶出宗门,我倒要看看,没有你这老狗阻挠,后厨谁敢不交供奉!”

    刘老伯瞬间脸色惨白,满脸悲戚。

    站在赵管事身后的慕容震与云傲始终摆出一副看戏的姿态,连刘老伯被如同野狗般狠狠踢打,都没有出声阻挠。

    对于他们而言,区区一个不能修炼的后厨管事,那就是连狗都不如的奴才。一个奴才,一个下等人,别说是踢打几下,就算是把他杀了又能怎样?

    慕容震盯着蜷缩身体不停颤抖的刘老伯,微微笑道:“老伯,我也并非不讲道理的人,只不过是一个月的月供而已,要不了那些人的命。他们在宗门好吃好喝,哪里有什么能够用到钱财资源的地方?无非是送回家中去养那些不能修炼,没有用处的人,与其将月供这样浪费掉,还不如交给我,你说对么?”

    这时候云傲也冷笑着说道:“老不死的,你若再继续推搪,赵管事接下来会干出什么,我们可就不知道了。”

    “你们再容我几天,求求你们,再容我几天吧!”刘老伯突然爬了起来,跪在地上不停对着三人磕头。

    后厨的人,皆是没有修行指望的外门弟子。他们家中大多并不富贵,而家里人想尽办法的将他们送入玄剑宗,也只是为了谋得一条好的出路。

    玄剑宗一些高层便是知道这点,才没有将所有不能修炼的弟子遣返回乡,诸如厨房之地便是容纳这些没有修行天资的弟子的地方。

    玄剑宗并不缺钱,所以这些弟子的月供也不寒酸,他们每个月能送回家的银钱十分可观,而那些家中有老父老母要养的,更是以此为生,兢兢业业的为玄剑宗做事。

    但现在,因为玄剑宗明令禁止外门大比不可有家族力量介入,所以慕容震为了购买一味灵药让自己的战气能够突破,便瞄上了这些没有反抗能力的外门杂役。

    而刘老伯之所以如此坚持,也是因为后厨之人大多家境困难,甚至只等每个月的月供为家里重病亲人治病者也有许多,若是让慕容震收走了这些人的月供,与杀人有何两样?

    所以,刘老伯宁愿自己被踢打辱骂,被迫下跪磕头,也不肯让这一步。

    只见刘老伯的头再次重重磕在地上,蹭破了一层皮,鲜血与眼泪顺着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流淌而下,凄惨至极。

    “住手!”

    赵管事狞笑一声,抬脚踩着了刘老伯的头想要狠狠碾上几下,不料一声怒吼从远处传来,打断了他的动作。

    赵管事余光一扫,见是一个身穿外门弟子服的少年,遂冷笑更甚:“小子,你想多管闲事?”

    可他的冷笑还挂在脸上,余光中的少年忽然消失不见,随即便一阵劲风扑面袭来,待赵管事定睛望去,眼前竟出现了一只逐渐放大的拳头!

    砰!

    拳头砸在赵管事脸上发出一声闷响,轻微的骨裂声紧跟着从他的脸上响起,随后,已经是战气五段的赵管事便倒飞出去,好像一条被扔出去的破布口袋。

    只见白阳回拳头,脸上满是怒容!

    他将刘老伯扶起,目光死死的盯住了慕容震与云傲。

    慕容复与云傲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里的震惊之色

    “他怎么可能变的这么强。”慕容震心里几乎在疯狂咆哮。

    几个月之前,白阳还是那个人人嘲笑的废物,但是能一拳能打飞战气五段的赵管事,说他是废物,谁会相信?

    “还好,还好,我现在随时可以突破到战气八段,若是在大比前晋升九段,这家伙也不会成为变数。”

    慕容复想起自己的底牌,心底的慌张也渐渐平息。

    “刘老伯,没事吧?”白阳将刘老伯搀扶起来以后,低声问了句。

    刘老伯摇了摇头,惨声道:“是我没本事,连累了你们大伙儿,白阳,快,快去给赵管事道歉!”

    这时候被打飞的赵管事已经一骨碌爬了起来,白阳刚才那一拳打塌了他的鼻子,此时他脸上不光鲜血之流,塌进去的鼻子更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道歉?!”他听见刘老伯的话,也不管脸上疼的要命,直做狰狞表情,怒道:“晚了!我定要告诉叔叔,让这小畜生生不如死!”

    “赵管事!孩子不懂事,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刘老伯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想要给赵管事下跪求情,但白阳一把拦住了他,随即如同一头野兽般盯住了赵管事。

    他此时是动了真怒。

    “小畜生,我要你死!”赵管事撞上白阳的目光,同样是怒不可遏,甚至忽视了两人之间是否存在实力差距,强行运转体内的战气,双手发出淡淡的萤光,两个巴掌轮圆了拍向白阳。

    白阳见状,丝毫不躲,同样是提起体内的战气,以硬碰硬的方式,一腿踢向赵管事!

    战气五段与战气七段之间宛如有着一道鸿沟,白阳仅凭自己的战气境界,就能够死死压制从不刻苦修炼的赵管事!

    只见两人撞到一起,响起了清脆的咔嚓声,赵管事的右臂直接被白阳一腿踢断,随后那股巨大的力量毫不停歇,竟然将他的左臂也踢断,而他整个人被这鞭腿的力量抽的原地转了个圈儿,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白阳踢出一腿后,脸色更加阴沉,似乎想要发狠直接了结了此人,但刘老伯一把拽住了他,摇头道:“不能杀他,他的远方表叔是刑堂赵长老,如果他死了,你会有大麻烦!”

    此时此刻,刘老伯还在为白阳着想。

    白阳来到玄剑宗半年,只有刘老伯一人真心实意的对他好,是以他也很听从刘老伯的话。

    至于那被踢断双臂的赵管事,却是直接疼的晕了过去,躺在地上抽搐,不省人事。

    “白师弟好高的修为,好俊的身手。”慕容震这时候站了出来,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微笑,盯着白阳那发红的眼睛,淡淡道:“只是你下手这么狠毒,总是有违天和,而且你又将我们玄剑宗规矩放在何处?你这般行事,又与魔道中人有何两样?”

    白阳看着他,没有回答,而是出声问道:“此人是你养的狗?”

    慕容震神色微微一变,他毕竟也是个少年,心中自有傲气,白阳说话如此直接,更像是当面打脸,令他有些下不来台。

    慕容震表情几次变换以后,强压着怒气笑着道:“赵管事与家父有些交情,所以很照顾我,不过”

    就在他话刚说了半截的时候,白阳却丝毫不与他多话,身子一弓,如同猎豹般窜了出去,抬手就是一拳砸向了他的脸!

    慕容震也早就防着白阳突然袭击,见此状况,战气运转,一脚踢向白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