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章 药力【冲榜期间求票票】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章 药力【冲榜期间求票票】

    “那个畜生,好大的狗胆!狗一样的东西,竟然敢把我打成这样!”

    玄剑宗,赵管事醒来以后整个人就像是暴怒的公鸡,喉咙里一直都发出尖厉惨叫。

    有几个想要照顾他的仆人被他活活踢吐了血,直到他折腾的筋疲力尽以后才躺在床上不停痛哼。

    此时此刻,他的伤势实在是惨不忍睹,双臂被白阳打断不说,肋骨也断了几根,哪怕呼吸都会疼不可耐。他几次想要翻身下床,却因为疼痛而不敢有什么动作,脸上不由充满了怨毒。

    当然,他的鼻子也被白阳打塌,做出一个怨毒的表情更是让他痛不欲生。

    这样一来,使他对白阳的恨意越来越盛!

    “狗杂种,小畜生,我一定要杀了你!不光是你,我还要让刘老头那个老不死的付出代价!”想到这里,赵管事再也按捺不住恨意,忍着剧痛,三两步夺门而出,朝自己表叔的居所赶去。

    身为玄剑宗的长老,又身居刑堂首领这种要职,赵寒赵长老所住的地方算是宗门内比较优渥的地点之一。甚至于,那高耸入云的山峰都是他私人所有,整座山峰足有万丈高,山峰之顶常年烟云缭绕,隐隐只看得见一座充满杀伐气息的黑色建筑傲立山巅。

    赵寒十岁入玄剑宗,二十岁成为内门弟子,又用了十年,在三十岁时突破罡气境,达到了定元境,成为宗门执事,最终在年方六十岁时,迈入了地元境,成为长老,执掌宗内弟子的生杀大权。

    每一个地元境的高手,都是宗门内威慑外界的强大武力。甚至玄剑宗的掌门,也不过只是地元境十段巅峰,离那玄之又玄的天元境还远的很。

    也就是说,在这大陆之中,地元境已经是难得的高手,这样一来也不难想象赵管事是为何与底气嚣张跋扈。因为他的表叔是赵寒,地元境高手,同时也是宗门长老,权柄辉煌。

    就见赵管事千辛万苦来到那座黑色建筑之前,吞了吞口水,抬头望着宛如玄铁浇铸,冰冷入骨的大门,颤抖着声音说道:“侄儿赵飞,求见叔叔!”

    话音未落,赵管事赶忙把脑袋低埋,整个人迅速跪倒,额头重重落在地面,大气都不敢出。

    时间并未过去多久,赵管事却觉得像是过去了半辈子那么长。四周冰冷的空气让他浑身难受,刺激到伤口又不敢叫出声来,唯恐触怒到自己那神通广大的叔叔。

    而周围却只有他一个人粗重急促的喘息声,许久都没有反应。

    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冰冷的黑色巨门缓缓张开,悄无声息,像是巨兽之口。然而这对于赵管事来讲,却是无比的荣耀!

    对于自己这个并没有沾多少血缘关系的远房表叔,赵管事心底是充满了敬畏的,可是自己每次前来,眼前这扇门都没有开启过。只有那带着淡淡阴冷气息的声音从大殿中传来,毫无感情的传达着意愿。

    想来,他也有十几年没有亲眼见过自己这个远房表叔了。

    “看来是我这次站在慕容震那边,得到了叔叔的赏识!”赵管事心念一转,随即一骨碌爬起来,满怀欣喜的走了进去。

    进入建筑,眼前视野立刻明堂起来,一条漆黑如墨的地毯延绵不断,近有数十丈,连接到视线尽头那一条高大无比的石阶。

    赵管事抬眼看了看石阶最高的地方,那个身穿宽大黑袍的背影,他没有敢登上石阶,只是跪倒在最低下痛哭道:“叔叔,您可要为侄儿做主啊!”

    “收起你的眼泪,不要弄脏了我的地方。”赵寒缓缓转身,满头如雪白发显示着他已经是垂暮之年,然而那看起来只有中年的样貌,却给人一种鹤发童颜之感。

    修为达到一旦定元境,寿命便能突破凡人界限,延续到两百岁,容颜可延缓衰老。至于地元境高手,虽然不如传说那般不老不死,却也难以从外表看出真实年龄。

    如今赵寒已年过七旬,却依旧如同中年人般样貌,眉宇间杀气凌厉,威严显露。

    赵寒负手而立,像是与整座建筑融为一体,随时都能隐没到阴影里去一般,但却没有人能够忽视站在那里的他。

    他盯着赵管事骨头粉碎的胳膊,不屑道:“虽然你是个废物,但也有战气五段的修为,怎会被人伤到如此地步?”

    赵管事一听,眼泪鼻涕横流,连忙添油加醋的将白阳打伤自己一事说了出来,又说自己是如何帮助慕容震去筹集钱财,以及后厨管事刘老伯的百般阻挠都一一交代。

    赵寒静静听完,脸上流露出冷笑,“一个后厨的管事,一个战气七段的外门弟子,就把你给搞成了这样?我原以为你虽不中用,但办些小事还算让我放心,现在看来,真是让我失望。”

    赵管事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慕容家与我玄剑宗每年都有生意往来,慕容家主与我也有些私交。虽然这次外门大比严禁有外力协助,但对于慕容震,还是能帮则帮。”赵寒一句话将事情做了定夺,“至于那个后厨管事,随便安排个罪名赶下山。你口中的白阳,过了宗门大比再由你去处理吧。”说罢,赵寒一弹指,体内的地元之力凝结成一滴黑色水珠,杀气腾腾的飞了出去,钻进赵管事眉心。

    赵管事啊的惊呼了一声,随即感觉到这股地元之力顺着经脉流通到双臂,被白阳打断的双臂居然瞬间恢复,体内的伤势也好了个七七八八,甚至连战气修为都有提升!

    他连忙磕头道:“谢叔叔赏赐!”

    赵寒眯了眯眼,背过身去不再看他,只是淡淡道:“你再怎么废物,也都是我赵寒手下的人,那种蝼蚁般的垃圾还不值得我出手,但我要你告诉他们,打狗,始终都得看主人!”

    “只有这么几株,还是刚过了成熟期不久,看来这座宝库已经被人开垦的差不多了。”

    经过三天的时间,白阳终于将这方圆之内最后一株灵心草采走,算上之前找到的,已经有五株灵心草落入了他的口袋。

    这五株灵心草若是炼制得当,起码炼出七八枚启灵丹是没问题的。不过白阳没有这样的炼药手段,也不去想那些,捏住手里的灵心草,直接就服用下去。

    灵心草入口即溶,化为精纯的药力,钻进白阳四肢百骸。白阳当即闷哼一声,浑身散发出大量汗水与杂质,同时运转着入梦大玄功的行气线路将药力炼化,体内的战气如同注入了一股新鲜血液般,肉眼可见的增长了三分之一。

    然而这股药力依旧存在,白阳估摸了一下,若是这些药力全部炼化以后,再为他提供一成左右的战气完全没问题。

    大约半柱香后,白阳将药力全部炼化,眼中神采奕奕,“虽然暴力服用的手段太过粗糙,但我体内的星辰之力十分奇特,居然强锁药力没有半点浪费,这战气提升速度简直让人咂舌!”

    正常来说,直接服用灵药灵草的话,是不如炼制成丹药效果更好。

    因为直接服用的灵草,没有经过特殊手段炼制过,会使大部分的药力在身体里面消散掉,这样就是白白浪费了药力。

    而且最原始的药力大部分都十分狂暴,渗入身体会给经脉造成不可逆的暗疾,强服灵草就是用一次少一次的方法,否则过多服用会让身体产生十分强烈的副作用。

    但是白阳与常人不同,他体内有一道传承自封神者的星辰之力,虽然暂时不知道这星辰之力的诸多奥秘,就现在来看,它能够锁住药力,并且使其变得温和。

    也就是说,对别人来讲是找死的服药手段,对白阳而言,不光可以使用,效果还是其他人的数倍,这简直就是用作弊的手段在提升!

    试想一下,在别人碍于药毒之时,白阳却能够靠服用灵草提升自己的实力,甚至不怕有丝毫的浪费,这其中带来的收益就有些恐怖了。

    不过白阳自己也心知肚明,这种手段并不能真的代替自身努力,因为全靠外物提升上来的修为就如同空中阁楼,根基不稳,随时都有可能崩塌。

    更何况,他也没有那么多的灵草灵药供自己服用,所以外物只是辅助,修炼才是正途。

    就当白阳整理好其他四株灵心草,准备继续上路的时候,远处突然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使他立刻警惕起来。

    如今他已经是战气七段巅峰,感官也提升了一大截,全力施为的话,三百丈以内的声音能够听出个大概,一百丈以内就能够引起他的警觉。

    那些脚步声离他并不远,也就是百丈以内,不过听他们的行进路线,似乎与自己并不冲突,只要隐藏起来就能够躲开。

    这时候会出现在森林中的,大概只有玄剑宗的弟子了。

    白阳眼神闪烁,手脚并用,轻巧的躲藏在一棵巨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