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十三章 陷害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三章 陷害

    玄剑宗外门大比只剩下三天的时间,外门弟子的气氛都变得有些凝重。一些苦修数月不见踪影的天才也接连出现,每个人都是战意昂然,对外门大比充满了势在必得的信心。

    尤其是这次的外门大比得到玄剑宗高层重视,会给予前十名极其丰富的奖励。而且就在不久前,宗门再次放出风声,本次大比奖励更改,排名前三名都可以进入藏经阁中挑选高级功法,这就让许多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不过,慕容震早就半个月前达到了战气第九段,实力进境恐怖,也许这外门第一的宝座,就非他莫属了。

    演武峰顶,一群千余人的外门弟子在巨大的校场上锻炼着一些粗浅武技,不过是种强身健体的简单拳法,那些有着家族资助,天生就比别人享用更多资源的世家子弟练习起来都是有些心不在焉。

    更有甚之,连这早晨在校场的锻炼都不会来,不过玄剑宗从来不强求这点,来与不来,全凭自愿。

    当然,来这校场更多的则是为了听内门弟子讲解修行上的一些要点,以及自己的修行经验。

    大约三炷香的时间过去,众多外门弟子在那名站在高台上的内门弟子的吆喝下,结束了今晨的锻炼。随即一群人便安安静静听着那内门弟子说法,传授自己的修行道理。

    “所谓战气,就是修行的基石,根据各人天资,或是外力协助的不同,这块基石也会有所不同,基础或高,或低,对未来的成就也有绝对性的影响。”那名身穿白衣的内门弟子顿了顿,目光扫向眼前的外门弟子,冷声道:“我不否认这世间有勤能补拙,但是修行,天分才是首要,其次是看你们的家族,看你们自己能够争取到多少的资源、因为修行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不要以为努力就可以得到足够的回报,那是做梦!现实是残忍的,你有天资还不足够,你要拼命的从这个世界中得到修行资源,得到足够领先于他人的资源!天才加上资源,才是修行之路最好的诠释!”

    “说到这里,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可能会不服气,认为我不过是比你们强了那么一点点,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战气与罡气,就是基石与利刃的区别,你们还在打基础,而我已经可以拔剑杀人,迈入了力量殿堂的大门!”

    说着,白衣内门弟子吩咐两名外门弟子抬上来一尊练功铜人,“今天是我轮值,我也不给你们说无用的道理,就用真正的力量告诉你们,什么叫作罡气境。”

    说完,他目光放在了铜人的身上,在那些外门弟子屏住呼吸观看这一幕的时候,他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掌拍向铜人,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罡气瞬间把铜人包裹,将这尊历经无数外门弟子常年踢打仍然毫发无损的铜人碾成粉碎!

    仅仅是一掌之威,竟恐怖如斯!

    人群中,传来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白衣内门弟子十分享受那些外门弟子惧怕或是崇拜的目光,高傲道:“三日之后便是外门大比,如果你们中有人取得了前三名的好成绩,得到宗门资源的倾力培养,或许在有生之年还能够达到我这般高度,现在你们却无需想那么多,都散了吧!”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校场上,众多外门弟子轰地散开,三五成群的讨论起来。

    “不过是罡气三段就敢如此嚣张,也就是个目光短浅的家伙而已。”云傲不屑的朝高台上瞥去一眼,鄙夷说道。

    慕容震眯着眼,碾了碾手指,看着那高台上化成一堆碎末的演武铜人,淡笑道:“这位师兄似乎是南荒林家的一位族人,我没记错的话,与我们同届,有一个叫林风的林家人,实力似乎也不错。”

    云傲点了点头,“是有这么个人,跟澹台烟走的很近,最近好像也达到了战气第八段。”

    “澹台烟?”慕容震笑了笑,“听说是澹台家与我们同辈里,最为出色的人物,曾经也算是见过几面,但那并不算是愉快的碰面。”

    “他澹台家也仅仅是在南荒有势力罢了,但是南荒,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啊。”云傲冷笑道:“我们家族所图谋的,是富庶的北地,是神秘的东都,而不是这一个小小的南荒。”

    “这种话,以后还是要少说,玄剑宗不仅仅是我们的跳台,它的重要性,目前你还不必明白。还是先成为内门弟子,打探到黑狱的情况再说吧。”慕容震随意拍了拍云傲的肩膀,踱步离开了校场。

    云傲抬起头,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眼底暗藏着一抹妒恨与冷然之色,低声道:“慕容震,你嚣张不了多久了!”

    白阳回到玄剑宗换了身衣服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后厨去找刘老伯。

    但刘老伯并没有像是往常那样在后厨忙来忙去。

    而且,看到他的出现,后厨许多杂工皆是满脸古怪之色,甚至还有几人做出一副避之不及的表情。

    这让白阳心头升起一些不好的感觉。

    他找到一个曾经相熟的杂工问道:“刘老伯在哪?”

    那杂工脸色难看,低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就赶忙像是躲瘟神一样躲开了白阳。

    白阳脸色突然一沉,大步离开了后厨,朝刘老伯的住处赶去。

    当他离开之时,那些杂役皆是露出一副有些后怕的表情。

    “刘管刘老伯得罪了赵长老,现在自身难保,而且赵长老的侄子赵管事也说一定要教训白阳,我看他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是啊,刘管事他哎,不说了,干活吧,我们这种小人物,只求不殃及池鱼就好了。”

    一群杂役纷纷摇头,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

    当白阳赶到刘老伯的住处时,发现刘老伯穿着一身破旧的布衣,肩上抗着件大包袱,正一瘸一拐有些吃力的往屋外走。

    而且他的左腿竟是已经断掉了,此时只能够轻轻在地上借力,每一次落地,刘老伯脸上都会露出疼痛难忍的表情。

    白阳见此情景,急忙跑上前搀扶住他。

    刘老伯似乎没想到白阳会突然出现,表情微微错愕,随即有些激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上下打量着欣慰道:“好小子,才一个月不见,就这么大变化,瞧这体格壮的!”

    “老伯,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白阳看着刘老伯那条断掉的左腿,双眼一下子红了,咬牙道:“是谁干的!?难道是慕容震!?”

    刘老伯摆了摆手,笑着道:“我这把老骨头,腿脚早就不灵便,断了跟没断也没什么两样。倒是你,这一个月跑到哪去了,让我好顿担心。”

    白阳闻言,强忍住涌上鼻子的酸意,将自己这一个月来的历练说给刘老伯听。

    刘老伯听的神采奕奕,老怀甚慰的擦了把眼泪,拍拍白阳的头:“老咯,老咯,看你现在的个子,已经长的比我都高了。哈哈哈,可惜我这老头怕是没命看见你出人头地的那天了。”

    白阳摇了摇头,坚定道:“老伯,在玄剑宗这半年来,只有你真心实意的关心我,既然我现在有能力,断然没有对你不管不顾的道理,告诉我,是谁害你,我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

    “没用的,你是无法抗衡那个人的。”刘老伯叹息道,“只要你有这份心意,老头子我就很满足了。不过你要记住,别想着去跟那些人硬碰硬,而且那个慕容震虽然小小年纪,却十分懂得借势行事。他说的很对,修行并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好好修炼,在玄剑宗有了立足之地,才能够保护自己。”

    “果真是慕容震!?”白阳怒不可遏地握紧双拳,浑身颤抖。

    刘老伯拍了他一下,笑着道:“我也一把年纪了,这玄剑宗早就不该有我的位置。幸得万长老宅心仁厚,保下了我的性命,能让我回老家种田养老,否则”说到这,刘老伯摆了摆手,“不说这些了,能在走之前见你小子一面,我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正好,你来送送我,送我走完在这玄剑宗的最后一程吧。”

    说着,刘老伯将包袱塞到白阳手里,脸上带着笑意,同他并肩前行。

    白阳背过刘老伯并不重的包袱,却像是背着一座大山般沉重,胸口仿佛哽着什么东西,十分难受。

    刘老伯突然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前头,说起院子里他曾经亲手照顾的一草一木。

    白阳就这么静静听着,听着刘老伯说起他小时候来到玄剑宗,因为没有修行天赋,便在后厨做杂工,想不到这一做就是一辈子,到老时终于混成了后厨管事,却因为坚守本分维护后厨那些可怜人的利益,便被诬陷贪墨宗门钱财,打断一条腿赶出了宗门。

    说着说着,刘老伯的声音有些沙哑,缓缓闭上了嘴。

    白阳听在耳里,怒在心中,扶着刘老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刘老伯见状,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愤怒并不是一种好的情绪,它会将你吞噬。你要学会克制自己,懂得隐忍与蛰伏才行。”

    就在说话间,两人已经行至玄剑宗大门,刘老伯停住脚步,从白阳手里接过自己的包袱,望着那道直达山下看不到尽头的石阶,忽然间老泪纵横,喃喃说道:“五十多年前我从这儿登山之时,这里的一切便是这副模样,想不到今日我下山之时,它还是没变。少年弹指老,青山亦白头啊!”

    刘老伯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示意白阳不必相送,随即低声道:“活在世上,便是一场抗争,你要记住,修行之路充满险阻,但人心相争却比修行凶险万分。”

    说罢,刘老伯佝偻着身子,一瘸一拐的踩住石阶,缓缓下山。

    直至刘老伯的身影在视野中消失不见,白阳仍然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良久过后,他紧握的双拳突然松开,但掌心那几道因太过用力而留下的指甲印却是暴露了他的愤怒。

    “慕容震!”

    求收藏,求红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