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十四章 击杀赵飞!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 击杀赵飞!

    “慕容少爷,解决了那条姓刘的老狗,后厨那些杂役的月供就比之前好收多了。您看,这个月加起来,足足有二十五块灵石之多,足够再购买一颗龙力丹。”

    赵飞献媚一般将一袋灵石交到了慕容震手里,随即笑着说道:“慕容少爷,只要再服用一颗龙力丹,您就一定能稳稳的成为外门第一,到时候”

    慕容震掂量着手中的一袋灵石,微微一笑:“到时候我自然会向赵寒长老禀报你的功劳,放心,替我做事,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完,慕容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道:“那个白阳,还是没有消息?”

    赵飞谄媚道:“您也知道,宗门对外门弟子的约束一向不强,所以他去了哪,根本就没人清楚。不过我想,那个小畜生怕是早就死在哪个无人的角落了吧。”

    说到这,赵飞脸上露出一抹怨毒之色。

    他还记得一个月前,白阳打断他双臂的那种锥心之痛。

    所以他亲手打断了刘老伯的左腿,用一种极其残忍的手段,足够让他疼上一辈子!

    想到这里,赵飞心中那股怨恨的郁结之气也消散了不少。

    慕容震思考了一会,说:“还有三天就是外门大比,我不希望有什么意外发生,给我去查,查到他在干什么。”说到这,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喃道:“他给我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像是一头野兽,所以,此人必须要除掉。”

    赵飞连忙低头应诺,目送着慕容震渐行渐远。

    等到视野里再也看不到慕容震的存在,赵飞直起腰来,目光中露出不屑。“一个过了气的天才就能把你吓成这样,也不知道叔叔为何就看中你这小崽子。哼,至于那个白阳,他不出现还好,若是出现,我现在一巴掌便能将他拍死!”

    他因为得到了赵寒的赏赐,战气修为在这一个月里也有了很大的进境,已经达到了战气九段的地步。而赵寒赏赐的那一滴地元之力,足以让他修炼到战气十段。

    只不过他的年纪毕竟已经大了,此生几乎无缘达到罡气境,战气十段已是他的极限。不过,赵飞觉得以他战气九段的修为,对付一个不过战气七段的外门弟子简直不要太轻松。

    这么想着,赵飞不无得意的想到自己未来将白阳四肢打断,让他趴在地上求饶的场面,以至于他那张充满了小人尖酸刻薄之气的脸上,都露出一丝狞笑!

    不久之后,赵飞回到了自己的居处,颐指气使的对着几个下人打骂起来,冷眼看着那些下人唯唯诺诺的卑微模样,让他十分顺气,宛如在大夏天吃了碗冰镇梅汤一般,浑身通透。

    “你这狗东西,快去给我泡茶!”

    一脚踢翻了个下人以后,赵飞缓缓坐到椅子上,轻抚手掌,笑吟吟的看向另一个不敢吭声的侍女。

    “你,过来,让我仔细瞧瞧。”赵飞眯着眼仔细打量那侍女,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平时倒是没有发现,你这贱婢出落的可真水灵。”

    那侍女顿时吓的浑身僵硬,眼泪止不住的流,甚至连一动都不敢动。

    赵飞见此她如此,却是突然来了兴致,起身走到她面前,一把就捏住了她的脸,同时五指狠狠发力,使她惊呼了一声,小嘴不由自主的张开了。

    “你很怕本管事?嘿,怕就对了,我就是要你们这些狗一样的东西怕我。”赵飞收缩手指,将侍女细嫩的皮肤掐出了红色的痕迹,然后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侍女的嘴唇,光滑的脖颈,一路伸进衣领用手指摩擦着她的锁骨。

    同时,他也享受的看着侍女那张开始变得绝望无助的小脸,笑的无比快意,脸庞甚至扭曲了起来,随即便疯狂的撕扯侍女的衣服:“来,让本管事好好的疼疼你,让你明白,你活着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侍女的衣服在他战气九段的力量下,宛如一张纸般脆弱不堪,直接就被扯碎,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而赵飞双眼瞬间变得通红,直接将她压到了桌子上。

    “管事大人,求求您,不要!”侍女终于忍不住哽咽的求饶起来。

    赵飞疯狂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狠狠一巴掌抽在了侍女的脸上,打的她嘴角渗出鲜血,大半边脸庞瞬间变得红紫,冷笑道:“不要?你这贱婢有什么资格说不要!我要你活,你就能活,我要你死,你就得死!你的身体我也是想玩就玩,你还敢说不要?!”说着,赵飞伸手去脱自己的衣服,宛如一只发情的野狗,嘴脸丑陋至极!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破裂的声音猛然炸响,随即就只见那扇上好的梨花木门被人一脚踢碎,化成无数木渣碎片散落一地。

    赵飞被吓的浑身狠狠一哆嗦,因为**上脑变得疯狂的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他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往后退了几步,警惕望向门前那个身影。

    但当看清来人以后,赵飞反而放松了下来,怒极反笑:“好你个小畜生,我本来还无处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来人,正是白阳!

    白阳眼神冰冷的看着赵管事,随后看到桌子上那个目光涣散,不停流泪的侍女,心头压抑着的怒火终于爆发:“禽兽不如的东西,我看你真的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嘿,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你懂什么叫男人?”赵飞嘿嘿一笑,表情狰狞无比,“你放心吧,等待会我打断你的手脚,自然会当着你的面,让你亲眼看我是怎么快活的!”

    白阳缓缓朝赵飞走去,冷声问道:“慕容震在哪。”

    赵飞嘿嘿一笑,“你找慕容少爷?哦,是了,今天那刘老狗怕是已经被逐出宗门了吧?就是不知道他那条断掉的狗腿,还能不能支撑他爬回老家去,哈哈,说起来,那骨头断裂的声音可真是悦耳啊。”

    白阳忽然止住了步子,盯着赵飞,“刘老伯的腿,是你干的?”

    赵飞抚掌冷笑,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没错,是我,我亲手用木棍一次一次的敲在他腿上。足足敲断了三根木棍,嘿嘿,那老不死的倒是有一把硬骨头。”

    “怎么,你此番前来,是要报仇了?”赵飞止不住的冷笑,看着白阳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我现在已经是战气九段,甚至随时都能突破到十段,你拿什么和我斗?”

    白阳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赵飞看在眼里,却莫名的觉得有些心寒。

    他感到有些丢脸,怒声道:“小畜生,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装腔作势!”

    说罢,就见他闪身上前,一拳击向了白阳。

    他战气九段的修为倒实实在在,使得这一拳虎虎生风,威力强悍。

    就在赵飞的拳头即将打在白阳身体上时,他甚至都听见了骨头碎裂的美妙声音,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过,白阳忽然间一矮身子,轻而易举的躲开了他的攻击,随即怒声道:“给我滚!”

    砰!砰!砰!

    三道闷响在空气中爆炸开来,白阳顺着赵飞前进的势头,一头撞在他胸前,同时使出自己刚刚领悟的武技,三倍力量如同海浪般绵绵不绝撞向赵飞的胸口,就像是撞碎一块豆腐那么简单,瞬间把他的胸骨给撞成了碎片。

    赵飞得意的笑容仍然挂在脸上,胸口的剧痛还没有传达到大脑,他的身体就如同破布口袋般被撞飞出去,狠狠砸在了墙壁上,大半个人直接镶进了墙壁里面,全身骨头都差点被这一下撞个稀巴烂。

    “你你怎么可能!”

    赵飞艰难的抬起头,脸上充满震惊之意,一张嘴,却发出了如同破风箱般难听的声音。

    他碎裂的骨头已经刺入肺部,让他不能呼吸,强挺着说完一句话以后,他整个人的脸色就由红转紫,鲜血不要钱的往外喷。

    “等我将慕容震也送去见你时,这个问题你再去向他请教吧。”白阳走到赵飞面前,将他从墙壁里扯了出来,丢垃圾般砸在了地上。

    赵飞连受重创,眼珠险些被摔的凸出来,此时他除了拼命的往外喷血沫子以外,已经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了。

    其实,以他战气九段的修为境界,若有心防备,本不该落得如此下场。

    可是他错就错在心里从未正视过白阳,只把他当成一个月前那个战气七段的实力低下的小杂役,这番轻敌之下,便造就了饮恨的下场。

    不过以白阳看来,他这种人,完全就是死有余辜。

    “你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了吗?”

    白阳冷眼盯着赵飞极力想要呼吸的痛苦表情,忽然一脚跺在他的左腿上,踩碎了他小腿骨头,然后淡淡道:“放心好了,在你死前,我一定会让你真正品尝到绝望的滋味。”

    赵飞疼的张大了嘴,喉咙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嘶叫声,身受重伤又无法呼吸,死亡的阴影已经开始让他心里蒙上阴霾。

    但是对赵飞而言,比死亡更可怕的,却是站在一边的白阳!

    因为白阳再次抬起了脚,像是踩碎一截枯枝,一点一点地碾碎他左腿每一寸骨头。

    那种滋味,痛彻灵魂!

    赵飞从未如此渴望过死亡,也从未这般的充满悔恨!

    但是一切都太迟了,因为白阳心里,根本没有饶恕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