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十六章 大比当即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大比当即

    “夏月,这件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名叫黄超的少年恶狠狠吐了口血水,虽然被白阳一耳光抽的七荤八素,却也强挺着没有露怯,仍做出一脸凶状:“这小子得罪了慕容大哥,我只不过是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你如果插手这件事情,那就是与慕容大哥为敌!”

    夏月闻言,盯着他那肿了大半的脸庞,嘲讽道:“是吗?可是看起来,被教训的人是你才对吧。”

    “哼,那只不过是我一时大意,若真动起手来,那废物我随便就可以收拾。”黄超也感觉丢人,看白阳的目光满是恨意,随后他指了指夏月,语气有点不耐烦:“我说了这件事情你没有资格插手,不想受牵连就给我让开!”

    夏月秀眉一挑,环抱双臂不屑的嗤了一声,“本姑娘站在这,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慕容震的走狗能拿我怎么样!”说罢,她又与白阳低声说:“我知道以你的实力不怕这些人,可后天便是门派大比,没必要惹麻烦。”

    白阳本来就没想到夏月会突然冲过来维护他,此刻听到她的话,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暖意,知道她是关心自己,怕中了对方的圈套。

    “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与我们做对?”黄超做了个手势,附近又有三个外门弟子走了过来,表情不善的盯着夏月与白阳。

    “与你们做对,你们也配?”

    就在这时,林风大步走了过来,与夏月并肩而站,声音微冷:“慕容震或许有资格说这句话,你们这些走狗算什么东西?黄超,是我之前揍你揍的不够狠吗?”

    林风这一出现,让那些外门弟子都露出些微惊恐的表情。

    一来,林风等人本来就与他们不对付,自身实力也很强,在场的几个人几乎都被林风给教训过。

    二来,他背后的林家也属于势力庞大的家族,在玄剑宗内都有不少的林家族人,甚至还有一位是亲传弟子,这是慕容家都不曾做到的。

    所以别说是他们这些唯慕容震马首是瞻的跟班,就算是慕容震亲来,也要考虑一下是否真的要得罪林风。

    “一群废物!”黄超发现自己带来的人都已经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便有些气极的说道:“林风,你也别得意,外门大比以后,慕容大哥便会成为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到时候我看你还有没有现在这么嚣张!我们走!”

    说完狠话,黄超赶紧纠集众人离开了。

    他这灰溜溜的离去,让夏月不屑的撇了撇嘴,“真没出息,慕容震也就只能派这种小角色来恶心人了。”

    然后,她亲昵的拍了拍白阳肩膀,说道:“怎么样,本姑娘还是挺威风的吧?”

    白阳笑着摸了摸鼻子,心想如果不是林风出现,恐怕刚才还是得自己出手,不过他还是对夏月与林风道谢:“谢谢你们出手。”

    林风收敛表情,微笑道:“我们怎么说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更何况慕容震为人嚣张,我也早就看他不惯,帮助你,也算是给他添堵。”说罢,他还挤了挤眼睛,不像刚才那般沉稳有气度。

    “好了,不提那些扫兴的人,白阳,自从上次以后就有一阵子没见你,你是不是又偷偷去找什么宝贝啦?”夏月大大咧咧搭着白阳的肩膀,说道:“澹台烟那个女人,独吞了一份石心玉骨,害的我们那次几乎等于没有收获。说起来,你好像还拿到了玉血髓,比我们都强。”

    提到石心玉骨之事,林风也有些不快,但他却不像夏月口无遮拦,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发表意见。

    “说起来,玉血髓我还有剩余,算是谢谢你们解围吧。”白阳掏出两颗玉血髓,分别给了两人。

    林风与夏月微微一楞。

    他们两人虽然不是很在乎玉血髓,但这好歹也是玄阶的好东西,真要平白送出去也会有些肉疼。白阳就这样不痛不痒的掏出两颗送给了他们,实在有些出乎他们意料。

    两人倒也没有推辞,接过玉血髓,林风沉吟了一声,还是说道:“既然收了你的东西,那我也不好白拿,告诉你一个消息,现在澹台烟已经是战气九段巅峰,随时都能够突破到第十段,她对你颇有敌意,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是啊,那个女人始终惦记着要找回在你那吃的亏。说起来,她也有接近半个月不见了,想必就是在突破境界。”夏月也点了点头,提到澹台烟,她似乎也有些沉重。

    尽管他们都与澹台烟关系尚可,却并非那种牢固的交情,顶多算是互相利用。就算是金武与古凡,与澹台烟何尝不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更别说她还是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性格。

    白阳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小心,多谢提醒。”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久留了,大比当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等过一阵子进了内门,我们再找时间好好聊聊,先走一步。”林风略带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随即对白阳拱了拱手,纵步离去。

    林风离开以后,夏月却并没有走,她笑脸盈盈地看着白阳,直到盯的白阳心里发毛,问了一句:“你看我做什么?”

    夏月露出坏笑,说道:“林风他入门较晚,并不认识你,可他不知道,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半年前差点觉醒了血脉,而且,你还是白家的人。”

    “我血脉枯萎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白家,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废物,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白家那种庞然大物有牵连?”白阳有些好笑的反问了一句。

    若是在之前有人跟他提起白家,他恐怕会想起许多不太好的回忆,不过现在白阳的心性早已大不相同,虽然还不至于藐视白家的地步,却也并不再像从前那样,活在白家的巨大阴影之下。

    “我的家族是做生意起家,做生意,不光要有聪明的头脑,还要有过人的眼力。姓白的虽然并不罕见,不过在南荒各族之中,白姓便只有那么一家,而且从我们夏家掌握的信息,白家家主一脉有一个不受宠的嫡系,他也叫白阳。”夏月头头是道的分析道:“从你那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镇定与从容来看,只有大家族的熏陶,才能让人拥有如此特质,况且知道了你的名字以后,我就无比确定你就是那个白阳。”

    白阳再次摸了摸鼻子,不承认也不否认,依旧是一副好笑的表情望着夏月,“你说了这么多,可还是没有说到正题啊。”

    “嘿嘿。”夏月俏皮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又是对白阳的肩膀一阵拍打,:“我呀,觉得你迟早会回击那些曾经瞧不起你的人,让那些看低你的人知道自己从前的眼光是多么肤浅。我这也算是感情投资嘛,等到你以后接手了白家,又或者是扬名太古世界的时候,那肯定少不了我的好处是吧?”

    白阳闻言微微一楞,他倒是没见过夏月这么直白的人。

    “等未来你成为了不起的强者,可一定不要忘了我今天帮过你呀,为了防止你忘恩负义,本姑娘就认你做个弟弟好了!”夏月踮起脚尖,揉了揉白阳的头发,露出一张极其灿烂的笑脸,对他挥手说:“那我走啦,白阳弟弟。”

    “呃,再见。”白阳楞楞的看着她背影远去,仍是没有回过神来。

    “哦?你是说林风和夏月在维护那个家伙?”慕容震看着半边脸肿成猪头的黄超,皱眉问道。

    黄超咬牙切齿,似乎恨的牙痒痒:“先是夏月,然后是林风,我猜那个废物应该还跟澹台烟有关系!”

    “这个倒是可以排除,澹台烟为人孤傲又自负,就连林风等人也只是被她利用,想必白阳不会跟她搭上关系。”慕容震捻起自己的头发轻轻搓着,片刻后说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要管他,想他一个血脉枯萎,又没有灵根的废物,就算得到了点奇遇,也不足以为惧,现在大比就要开始,没必要将心思浪费在他身上。”

    “可是”黄超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慕容震却是摇了摇头,“你的仇恨,我自然会替你找回来,宗门大比时,我会让他好看的。”

    黄超毕竟还是少年心性,没有慕容震那般心机深沉,听到这个许诺,强压心里的火气,“也好,听说这次宗门大比,甚至有能够危及性命的考验,如果能让他死在比试中就更好了。”

    “想要他死,简直轻而易举,好了,你先回去吧,这两天注意不要再惹麻烦。”慕容震挥了挥手,等黄超离去以后,他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笑容,“听闻这次大比,最后一场考核是在幻月魔境中考验意志,到时候稍微动一点手脚,想要你死在幻月魔境,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白阳啊白阳,你错就错在不该太早显露锋芒,能够危及到我的存在,自然要趁早斩杀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