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二十七章 千倍奉还!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七章 千倍奉还!

    夏月哪里受过这种委屈?那些外门弟子红了眼睛,可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小小年纪,皆是长了一张恶毒的嘴巴,直把夏月说的恨不能将其生撕了。

    白阳此时,目光也是阴沉了下来。那些人编排他倒是无所谓,可是事管夏月以及金武的声誉,他却是不得不站出来了。

    然而,就在他打算向前一步的时候,夏月拦住了他,双眼通红,却忍着没有流泪,浑身微微颤抖着道:“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说得咬牙切齿,充满了恨意。

    白阳盯着她看了片刻,叹了口气,低声道:“我会帮你出气的。”

    夏月闻言,扬起一张强撑着的倔强笑脸,“这些人的话,本姑娘才不会放在心上。难不成,他们吠上几声,我就要为此寻死觅活吗?”

    金武也是点了点头,又恢复了那副散发着阴冷的表情,记住了几个叫得最大声的外门弟子,冷笑道:“大比过后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些家伙的本事,是不是如同他们的嘴巴那么厉害。”

    “好了!”

    高台之上,万青冥忍不住喝了一声:“比试若是自知不敌,那就可以选择认输。你们这般猜忌同门,挑拨离间,成何体统!”

    万青冥身为藏经长老,在场的外门弟子们都对他并不陌生。所以他的威严,显然比其他几名长老要高一些,此时一见万青冥开了口,其他外门弟子顿时噤若寒蝉,虽然对他的话充满了不在乎,却还是闭上了嘴巴。

    只不过,他们看向白阳与夏月的眼神,就像是一把把刀子,触之生疼!

    “我就说,你怎么会替他说话,原来你是看上了这个废物?”

    澹台烟走到了夏月面前,说:“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与他撇开干系,否则我与他的事,你也要受到牵连,懂么?”

    夏月望着那些道鄙夷的目光,然后倔强的与澹台烟对视,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怒火:“我若是说不呢?”

    “呵呵。”澹台烟眯了眯眼,将自己手里的签号亮了出来,正是十三号。

    顿时间!夏月脸色一白,有些惊惶之色浮现在脸上。

    因为,她也是抽取到了十三号!对应的人,居然是澹台烟!

    只听澹台烟冷冷道:“那我只能在收拾这个家伙之前,先教训你一顿了?”

    站在一边的林风忍不住道:“澹台烟,事情不要做的太过分。夏月有她自己的自由,她也不是你的奴隶!”

    澹台烟满不在乎的转过头,看着林风:“我说过,我要他死,无需理由。我的行事,难不成还要你来教吗?”一边说着,澹台烟一边走上了擂台,遥遥望着夏月,冷笑道:“怎么?连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吗?我也想看看,这段时间你的实力有什么进境啊。”

    “欺人太甚!”林风握紧了拳头,有些按捺不住。

    白阳也皱紧眉毛,盯着澹台烟那张高傲至极的嘴脸,心里升腾起一股怒火。

    “澹台烟,别人都怕你,本姑娘可不会怕你!”夏月娇喝一声,跃上擂台,眼里满是怒火:“澹台烟,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以为你是澹台家的人,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吗?你以为所有的人都要被你颐指气使当成下人使唤吗?我受够了!”

    “那又能怎么样?我就是出身高贵,从小到大都会享用最好的东西,从一出生开始,我就与你们有所不同。”澹台烟就像是在说着理所当然的事情,看着夏月:“包括你的家族,在澹台家面前,仍然要唯唯诺诺,因为澹台家是强族,而你们夏家,只不过是些商贾罢了。我现在羞辱你,你们夏家敢替你讨回公道么?”

    “他们不敢!”

    澹台烟指着夏月,提高了音量:“尽力试试挑战我,若你赢了,我任你处置。”

    夏月闻言,再也忍不住,体内战气疯狂的燃烧着,一步窜出,娇喝着朝澹台烟冲了过去。

    澹台烟躲都不躲,满脸不屑之意,一掌打出,将夏月的攻击化解,然后抓着她的手腕,使劲一拉,就听咔嘣一声,夏月的胳膊软软地垂在身侧,竟是被澹台烟给卸掉了!

    “啊!”夏月痛呼一声,倒退数步,银牙紧咬,硬撑着将自己的胳膊接回去,小脸疼得煞白。

    “我想杀你也不过是数招的事。”澹台烟缓缓朝夏月走去,战气十段的她,根本就没将夏月放在眼里。夏月现在不过也是战气七段巅峰,虽然也算是不错的实力,但是面对三段的差距,仍然毫无还手之力。

    擂台下面,看见夏月的胳膊被澹台烟卸掉,白阳眉头皱的更深,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去救下夏月。

    林风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急忙说道:“你一定要忍耐,她对夏月下手这么狠,就是想你愤怒,如果你真的冲上去了,便正中她下怀!”

    白阳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夏月微微颤抖着的背影:“这个仇,我一定会替她报。”

    “那也要之后再说。”林风说道:“大比之时,任何人都不得插手,不过你放心,这终究是个比试,澹台烟就算再怎么狂妄也不敢在大比中杀人。夏月没有性命之忧,只不过,要吃一些皮肉苦头了。”

    夏月好歹堂堂夏家千金,在家族中一样是受到最好的照顾,父母族亲都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她又何曾受过如此的羞辱与痛苦?

    只不过,她咬着牙关在忍耐,盯着朝自己走来的澹台烟,她再一次冲了上去。只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脚底下踩着奇特的步伐,宛如穿花蝴蝶,身形轻盈至极。

    “嗯?”清心长老吴烟宁眼睛一亮,看着夏月的身法,一双美眸绽放神采:“这小姑娘的身法,可是了不得啊。”

    万青冥也点了点头:“应该是黄阶高级的武技穿蝶手中的配套步伐。她对这套步伐,也有自己的理解,至少领悟了八成的神髓。”

    “事后,倒是可以让她来学我的清心流。”吴烟宁说完这句话,就闭上嘴巴没有再开口。

    这场外门大比,说白了也是这些长老们筛选出色人才,收入门下的一种试练。每个长老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看中的人才,吴烟宁所传承的清心流,也是一种需要配合步伐的极为奇特的掌法,只不过要比穿蝶手要高了一个品阶,是属于玄阶高级的武技!

    依靠这招穿蝶手,夏月整个人就像是化成了蝴蝶,左右挪腾,翻飞不停,让人抓不到踪影。而且她的掌法也极为刁钻诡异,轻轻一拍过去,如同轻啄,落招之快却是令澹台烟都有些招架困难,一时间居然陷入了劣势。

    “唉,可惜,这二人之间的境界差距实在太大,就算有武技相助,她也输定了。”万青冥的眼力是何其毒辣?他只不过观察了一会,就发现澹台烟虽然招架起来颇为吃力,却完全不着急,防守的有条不紊,根本就是在消耗夏月的体力。

    果不其然的是,夏月在使用穿蝶手继续骚扰澹台烟的时候,突然露出一个破绽,澹台烟嘴角露出不屑笑容,抓住破绽,直接就是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夏月后心处。

    战气十段的近乎全力的一拳有多重?看夏月的反应,便已经知晓。

    只见这一拳打在夏月的后心处,澹台烟狂暴的战气钻进她体内疯狂肆虐,拳肉相撞的闷响还未来得及传开,夏月便只感觉两眼发黑,口鼻瞬间皆是涌出鲜血,然后整个人朝前扑去,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上。

    澹台烟收回拳头,冷然一笑,望向了擂台下的白阳。

    看着白阳那愤怒又冰冷的目光,澹台烟勾了勾嘴角,露出得意之色。

    随即她收回目光以后,走到瘫倒在地的夏月身边,一把抓起夏月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

    此时此刻,夏月根本已经无力反抗,鲜血顺着她嘴角流淌,那张平时挂满了笑意的小脸,已经变成了毫无血色的煞白。

    “这就是你维护他的下场。”澹台烟在夏月耳边低声道:“如果要恨,就恨你自己的愚蠢吧。”一边说着,澹台烟提着夏月的衣领,将她带到擂台边上,宛如扔垃圾一般,将浑身使不出半点力气的夏月扔了下去!

    就在这时,白阳如同一阵风般冲到了夏月下坠的地方,一把将夏月接了过来,抱在胸前。

    他的眼里,已经平静的只剩下冷意。

    澹台烟以一副胜利者的嘴脸走下擂台,走到白阳面前:“我说过,你什么都做不到,你不光保不了自己,你也保护不了任何人。得罪我,那你拥有的一切都将被摧毁。”

    白阳目光冰冷,浑身的肌肉骤然绷紧!被他抱在胸前的夏月却突然抓住了他的前襟,有些困难的说道:“不要不要上她的当!”

    白阳看了她一眼,感受到胸前抓着自己的冰凉小手有些颤抖,突然鼻子发酸,仿佛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想要宣泄。随即,他死死盯着澹台烟,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地说道:“澹台烟,你对她做的一切,我必定十倍,百倍,千倍奉还!!”

    把红票票给我千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