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二十八章 神秘拳法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 神秘拳法

    “那你尽管一试。”澹台烟抬了抬下巴,仿佛高傲的白天鹅:“无论是家世,实力,你都不如我,你拿什么和我斗?”

    白阳沉默的抱着夏月,转身离开,连一句话都懒得再与澹台烟去说。

    澹台烟微微一楞,似乎没有想到白阳会无视她,随即她脸色阴沉,盯着白阳的背影说道:“倘若在下一场比试中,我不能将你踩在脚底,我就会让你死在幻月魔境中!白阳,我要你死,你就必须得死!任何想要保护你的人,都会付出代价!”

    “此女,心性实在是不佳。”

    清心长老吴烟宁皱着眉头,对澹台烟现在嚣张的做法极为不满。

    万青冥嘿嘿一笑,看着白阳逐渐离去的身影,缓缓道:“这丫头怕是嚣张不了多久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余下几组外门弟子也接连比试结束。总共通过的外门弟子,现在还剩下十八人。

    这十八人,将要在接下去的比试中,决出十个能够进入最后幻月魔境的名额。

    这次仍然是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对手,不过因为是十八人,那就必然要决定是以轮空方式,让两人直接晋级,还是决出九人以后,再按照各自实力,决出最后一个晋级名额,就要由长老们去讨论了。

    白阳抱着夏月来到药堂,此时已经有许多外门弟子在接受疗伤。毕竟之前的比试中,也有一些受伤的人,这让平时清冷的药堂此时显得格外忙碌。

    白阳进入药堂后,便有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的药堂弟子走上前来,观察了一下夏月的伤势,然后急忙说道:“她受伤很重,快,将她送进去!”说罢,他一边跟着白阳往药堂里面供给重伤弟子休息的房间走,一边掏出伤药,以特殊手法刺激了夏月的精神,给她服用下去。

    夏月此时的精神实在有些委顿,不光小脸煞白,就连嘴唇都透出一股灰白色。她费力眨了眨眼睛,窝在白阳怀里,细声细气问道:“本本姑娘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有点丢脸?”

    白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放在床上,低声道:“你现在先把伤势养好。”

    那个一路跟来的药堂弟子唤来两名女性弟子,对她们说道:“她应该是伤到了肺腑,我已经用药压住了她的伤势,不过短时间还没有脱离危险。”

    药堂弟子皆是有一手不错的炼药与医人之法,这两名女性药堂弟子点了点头,走进房间,开始治疗夏月的伤势。

    “她是今天伤势最重的一个,对手居然下这么狠的手?”那个药堂弟子站在白阳身边,对夏月会受这么重的伤也感到惊讶。

    虽然现在是外门大比期间,比试的时候拳脚无眼,难免会有所损伤。只是夏月这种受了严重内伤的情况,却还真的少见。

    因为对手或多或少都会顾及到是同门,交手之时,力道都会用七分,留三分,基本上都是以败人而不伤人为目的。像是这样直接将人打成重伤的,历届大比以来,也就出现了那么几例。

    白阳也不回答,只是对他说道:“一定要把她治好。”

    那名药堂弟子点了点头:“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你应该还有比试吧?”

    “嗯。”白阳看向夏月,说:“你安心养伤,其他的事情,无需你担心。”

    夏月强撑着睁开眼睛,露出一个笑脸:“你自己要小心”

    这次,白阳只是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他面色阴沉,胸口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体内突破到第二阶的星辰之力似乎感应到他的愤怒,开始缓缓流转起来,搅动着战晶碎尘,一股股战气在白阳体内快速流淌,竟是化成了一种行气路线。

    白阳微微一怔,内视过去,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战气,正在以一种十分奇特的路线运转着。然后星辰之力中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强光,隐约间,白阳仿佛听见了破碎的声音,只见一种从未见过的画面在自己眼前出现。

    虚空之中,像是有无形金线在绘制一套图录。那是一套极为玄妙的拳法,以白阳的眼光来看,居然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品阶的拳法。

    这种拳法,正是与他体内的战气行转路线相互呼应,显然这是星辰之力带来的变故。

    白阳看着那些拳法,眼神微微一凝,以血脉之力的力量望了过去,只发现自己双眼居然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

    “第一式:天下无双!玄阶高级武技!”

    这套看起来极为复杂的拳法,居然只是某种拳路中的一招。而且,自己的血脉之力瞬间就鉴定了它的品阶,居然是玄阶高级!

    “难道,这就是那个神魂所说的,星辰之力的封印解锁后带来的好处?”白阳突然想起来那个神魂所说的,星辰之力中有他留下的封印,只要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慢慢将它解开,就能够知晓星辰之力的全部秘密。

    但是,他并没有说,星辰之力中居然还藏着这种可怕的武技!

    白阳心道:“这招拳法现在是玄阶高级的话那么,以我的血脉之力去细化它,是否会有什么变化?”

    念头及此,白阳再次抬眼望去,那招拳法已经变得金光耀眼,最终再次出现在白阳视线中的时候,金字的鉴定已经变成了残第一式,天下无双!地阶低级武技!

    “果然!”白阳心头巨震!

    自己的血脉之力,果然不光可以让功法进阶,还能够让武技更进一步!只是,这招拳法进阶后居然是地阶低级,以他现在的血脉之力,根本不能够完全细化出来,只有残缺的一招。

    只是残缺的一招地阶武技,也是威力巨大的!

    白阳默默将这招拳法记在脑海,并且让身体熟悉战气的行气路线以后,便纵步赶回了校场。

    此时此刻,校场之中已经不光只有那些需要参加比试的外门弟子。那些早在第一轮时已经被淘汰的诸多外门弟子,也来观看接下来的真正对决。

    这使得尚未安静多久的校场,再次变得人头攒动,喧闹非常。

    白阳看到这一幕,微微皱了皱眉,喃喃道:“看来这次,玄剑宗是打算给我们压力啊。”

    让这么多人观看比试,不光会起到鼓舞作用,对于比试中的外门弟子来说,更是一种压力。

    毕竟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家又都是少年心性,或多或少都想要表现自己。

    “好了,你们剩下的十八人,来我这里取走签号吧。这次我们决定不采取轮空制,等到先决出九人,再选出那最后一个名额。”陆超的声音传遍全场,那些通过了对决的十八人再次去领取一至九号的签号。然后,陆超继续说:“选到了一号的,可以上台比试了。”

    “鉴于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我在这里劝诫你们,虽然比试难免有所损伤,不过一些黑手还是少下为妙。毕竟你们都是同门,而这也仅仅是一场比试,只要胜了,那就得饶人处且饶人。”万青冥接着陆超的话,意有所指的说道。

    澹台烟听到万青冥的话,脸上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然后,她望向白阳,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开始吧!”

    第一场,是林风与云傲的对决,两人实力几乎旗鼓相当,只不过林风比起云傲,多了一些实战经验,几个回合下来,云傲便有些招架不住,渐渐地被林风给逼退到擂台边缘,然后被一招给打了下去。

    落到擂台下面,自然就算是输了。

    云傲脸色阴沉,退回了慕容震身后。

    站在擂台最外围那一圈观战的外门弟子中,也是爆发出一阵喝彩来。

    因为林风平时人缘极好,此时见他获胜,人群中呼声也较高。

    之后第二场,是慕容震与武立德的战斗。慕容震仍然是那副极有风度的样子,只不过凭借自己战气十段的修为,将武立德逼得认输,然后缓缓下了擂台。

    在他走下擂台的瞬间,他目光投向白阳那边,露出一丝玩味。

    之前澹台烟针对白阳的举动,慕容震也看在眼里,他巴不得两人斗个你死我活,这样他在接下去的比试中,自然便可以少花一点精力。

    而且,澹台烟同样也是战气十段的境界,将会是他最大的一个敌人。哪怕慕容震对白阳十分忌惮,也不觉得白阳会在短时间内追上自己的修为进度,所以他觉得让澹台烟与白阳去斗,不光可以借澹台烟之手除掉白阳,更能让澹台烟分神。

    更何况,若是白阳真的有机会重创澹台烟,对于慕容震而言,更是百里无一害的事情。

    他的目光在白阳脸上一扫而过,嘴角挂着微笑,走向了人群之中。

    高台上,陆超看了一眼情况,发现第三组比试迟迟没有开始,便催促道:“第三组,上台吧!”

    白阳捏碎自己手里的蜡丸,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上的三号,然后发现澹台烟已经一脸高傲地站在了擂台之上。白阳嘴角露出了说不清意味的一笑。

    随即,他走上了擂台。

    气势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