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二十九章 战吧!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九章 战吧!

    白阳缓缓踏上了擂台,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那气焰滔天,不可一世的澹台烟!

    在场围观的上千名外门弟子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他们都认识此时站在台上的两人。一个,是曾经耀眼过的话题天才,却碌碌无为沉寂了半年,现在突然出现,似乎有再度崛起之势。而另一人,却是真真正正的天之骄子,澹台家的掌上明珠,无论在这玄剑宗,还是在南荒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是最为耀眼的存在,而且她本人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战气十段,在整个外门近乎无敌,唯有慕容震的境界与之匹配。

    白阳面对她,下场如何,几乎无需多过赘述。

    只不过,瞧着这气氛,似乎有一些不对劲啊。

    有些思维敏捷的外门弟子,发现白阳那沉稳的气度,感觉到一些不正常的地方。

    倘若换做其他人上台面对澹台烟这种级别的对手,只怕早已经显露出凝重或是惧怕之色,即便同为战气十段的慕容震,在面对澹台烟时也得小心应付着,因为一旦有半分的掉以轻心,都有可能被抓住破绽击败。

    但是白阳这副表情,丝毫没有露怯不说,反而十分沉稳,就冲这等气度,都会让人为之侧目。

    “这少年倒是有些傲骨。”陆超望着高台之上的白阳,眼神一凝,似乎想要看穿白阳的修为。只不过,白阳此时已经战气内敛,整个人如同藏锋于鞘的利刃,基本上无法看穿修为。

    之前,万青冥能够看穿白阳的修为,是因为白阳刚刚突破,战气外泄,气息凌厉了几分。更何况仅凭万青冥是地元境八段来说,眼力上就不是陆超能够媲美的。

    “这个小家伙,我倒是觉得有些眼熟。”传道长老李哲盯着白阳片刻,突然有些玩味道:“这不是入门之时,差点觉醒了血脉的那个小天才吗?呵呵,我还记得,那次的入门负责,可是你名下的事情啊。”说着,李哲看向了宗堂长老王无为。

    王无为是个看起来没什么特点的中年男子,不过真实年龄也已经年过半百,此时他被李哲这么一呛,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叹息道:“当时我确实是注意到了这个少年,不过他的血脉力量并没有完全觉醒,便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枯萎了。我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只是”王无为盯着白阳,唇角泛起了一道说不出有多懊恼的苦涩:“现在看来,我当时的努力,还是不够啊。”

    “嘿,我听说,在这半年来,所有人都将这小子当成了废物?且不说他究竟是不是废物,就凭这份心性气度来说,便是同龄人中少有啊。”李哲撇了撇嘴,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我倒想看看,他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

    就在这时,站得离几名长老颇远的赵寒发出一声不满的冷哼,眼睛死死盯着白阳,阴鸷无比。

    在场之中,只有他与万青冥的实力相同,同样的是,他也看出了白阳的真正境界其实是战气十段。

    “这个小孽畜,倒是隐藏的极深,不过,他以暴力服药的手段给自己身体留下了不可测的后遗症,这简直就是杀鸡取卵,与光明正大的修行手段相悖。”赵寒虽然脸色阴沉,但想起白阳是如何将修为提升到这般境界的,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站在一边的万青冥瞥了眼李哲等人,心中几乎乐开了花,暗道:“等等你们就知道,这个小子究竟隐藏了多么惊人的潜力!”

    而与此同时,擂台之上,白阳与澹台烟相对而立,互相之间,已经酝酿着一股极为古怪的气氛。

    那些观战的外门弟子们,都发现了两人之间似乎有些不对付,开始等着看好戏。

    “澹台烟现在已经是战气十段,白阳就算这段时间的实力有了突飞猛进,怕也无法与她对抗啊。”人群之中,曾经与白阳住在一个院落的小胖子有些担心。他旁边的,正是那个对白阳冷嘲热讽的少年,他看着站在擂台上的白阳,眼神里充满了复杂与一丝妒恨之色。

    他的天资也算是不错,此时已经达到了战气五段巅峰,不过以他的天赋,却是连第一轮比试都没有资格参加,就已经被淘汰。现在,那个当初被他嘲笑没有出息,更没有作为的白阳,此时居然站在擂台上,进行这最终的角逐。

    少年心底,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滋味十分不好受。

    “白阳,加油!”

    人群之中,金武突然喊了一声,在此时此刻这种安静又压抑的气氛下,显得格外刺耳。

    就在气氛极显尴尬的时刻,林风也丢下了往日的气度,憋红了脸,怒气腾腾道:“加油!白阳!替夏月出一口恶气!”

    他宛如一个打架打红了眼的少年,狠狠挥舞着拳头,“如果输了,我绝不饶你!”

    擂台上的澹台烟仍然是那一副高傲的嘴脸,不屑地看了一眼金武与林风,淡淡的对白阳说道:“你们愚蠢的表情,只会让我发笑。在夏月之后,自然就轮到你了,白阳,我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践踏你的尊严,我会让你趴在我的脚底,再也爬不起来!”

    这时候,高台上的陆超缓缓说道:“比试,开始吧!”

    一句话,将沉闷压抑的气氛,彻底引爆!

    澹台烟一踩地面,轰地一声,只见原地的擂台竟被她踩出龟裂,随即她整个人便高高弹起,居高临下,一脚踩向白阳的头!

    这一击势大力沉,招未至,擂台外围观的众人似乎已经听到了凌厉的破空声。

    林风与金武两人几乎同时心头一沉,他们两人扪心自问,面对澹台烟这等压制性的凌厉攻击,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而且,澹台烟之前对战夏月还是留了手,现在她面对白阳,心里只想着将白阳狠狠踩在脚下,一下子就毫不隐藏修为,战气十段的境界,完全展开!

    就在许多人都等待着白阳会在这一击下直接落败的时候,白阳突然抬起了手掌,一身恐怖至极的战气,如同潮水般汹涌而出!拍在了澹台烟下落的小腿上,顺势一拉,便将澹台烟从半空中拖到了地上!

    轰!

    澹台烟被这一拽,整个人平衡不稳,险些出了丑。不过她也是强行运转战气,挣脱了白阳的束缚,然后很是狼狈的踩在了擂台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不可能!”

    经过短短一个瞬间的沉默,在场的外门弟子们,爆发出轰然的喧哗声!

    高台上那些长老也一个个膛目结舌,除了万青冥与赵寒,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十分震惊!

    尤其是当初负责白阳那一期入门评测的王无为,更是嘴里发苦,喃喃道:“战气如刀,已经有了凝罡之势,这小子,隐藏的好深啊!”

    “他是我的!”万青冥突然开口低吼了一声,通红的双眼瞪着所有长老,低声笑道:“这个小子是我的!你们谁若是敢跟我抢,嘿嘿,那咱们大不了出来练练!”

    别人倒还好,陆超却是浑身一冷,想起万青冥那恐怖的实力,脸色铁青着将自己本来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而十大长老中唯一的女性,清心长老吴烟宁却是淡淡开口说道:“这孩子懂得隐忍,心性不错,当然要来我清心楼学习我的清心流才是。”

    “放屁!”万青冥被气的吹胡子瞪眼,冷笑道:“你那清心流,别人不知道,难道我镇守藏经阁这么多年还会不清楚么?那就是女人练的武技,你想收他为徒?那是暴殄天物!”

    “好了,吵什么吵,这小子不过就是修炼到了战气十段而已,我可是看得出来,他使用过暴力服药的手段,日后是否真的有成就还不可知,你们现在就为他打起来,到时候抢回来一个废物怎么办?”药堂长老刘丹青有些不耐烦,然后盯着白阳与澹台烟,说道:“先看看这两个孩子的实战天赋吧,修行界可不是境界高就可以的。那些战斗狂人越境挑战还少吗?”

    刘丹青这一番话,让几名长老被白阳突然展现出来的实力震惊到的大脑清醒了许多,冷静下来后继续看着擂台上,两个人之间的比斗。

    唯有万青冥铁了心想要收白阳为徒,所以对刘丹青的话根本嗤之以鼻。

    因为只有他才知道,白阳在藏经阁开放那日,选择了什么功法。也只有他才知道,白阳的境界,是一日之内,从战气八段突破到了战气十段!

    “天才,这个小子,绝对是个天才!”万青冥盯着白阳的目光,依旧是那般狂热。

    不过擂台上的白阳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切,他的眼里,只剩下了澹台烟。

    澹台烟落地以后,脸色苍白,带着些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你凭什么也能达到战气十段?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站在同一个高度!”

    白阳盯着她那张有些歇斯底里的脸庞,脑海之中回想起她先前种种无理取闹的行为,以及提着夏月的衣领,将夏月如同垃圾一般扔下擂台的场景,白阳咧了咧嘴,战气汹涌奔腾,他浑身已经散发出淡淡的战气乱流,如同一头疯狂的妖兽!

    只听一道冰冷至极的话语,从白阳口中响起。

    “战吧!澹台烟,我会彻底粉碎你那丑陋的高傲嘴脸!”

    战吧,朋友们!红票收藏砸过来!点击已经破万,能不能让红票破千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