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二章 颜面?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二章 颜面?

    “这丫头看来不知道,有一种天生便是战士的修行者,可以罕见的越境挑战啊。”龙忘世被白阳出色的表现给惊艳到了,同时也对澹台烟那副模样很是不喜,淡淡道:“澹台傲一世英名,却生了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女儿,殊不知历来多少强大无比的家族,便是败坏在这些不争气的子孙手中,呵呵,口口声声说着阶级,若非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我定要抽她一耳光!”

    龙忘世是在场之中,唯一出身贫寒,靠着自己的努力与天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长老。

    他对于所谓的世族大家,以及那些仗着家族势力耀武扬威的小辈根本没有什么好感,更别提澹台烟这种将阶级论调挂在嘴边的,对于龙忘世来说更是厌恶至极。

    陆超也是点了点头,不过他更在乎的是,白阳之前使出的那一招拳法:“他的武技看起来还很不成熟,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瞬间爆发出自己数倍力量的武技,可惜他没有真正领悟这种武技的精髓,否则也不用疯狂的燃烧战气才能击破澹台烟的罡气。”

    “不过,这种武技若是多次使用,对身体会产生很大的负荷,以目前的局势来说,还是澹台烟占了上风。毕竟罡气境从各方面来讲,都比战气境强大了很多啊。”陆超摇了摇头,颇为叹息:“不过这小子,倒也算是块好材料。”

    李哲嘿嘿一笑,看着悔不当初的王无为,说:“这块好材料,可是被当成废物,受了整整半年的委屈啊。少年心性争强好胜,谁又甘让自己落后于人?想来他现在心中,也是有极大的怨气吧。”

    “哎!”

    王无为叹了口气,如果他当初没有太早对白阳下了血脉枯萎的结果,再多多耐心观察一段日子,也许这个惊才艳艳的少年就已经是他的门下了。

    说不后悔,那根本是鬼话!

    “好了,这场比试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虽然他的天分的确出色,但毕竟对手是已经晋升了罡气境的澹台烟,就他再有什么底牌,也不可能获胜。”

    陆超缓缓一句,便将这场战斗的结果,画上句号。

    其实不光是他,其他的长老也是这样认为。因为这不同于之前的小须弥手印,这可是一个境界的差距。而且白阳连番消耗下来,恐怕已经筋疲力尽,想要赢过澹台烟,几乎是没有希望的事情。

    现在整个校场之中,数千双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擂台,屏住呼吸观看着这场精彩的战斗。

    他们之中一些人,已经不知不觉开始期待白阳能够胜利,这些人大多是出身贫寒的外门弟子,平日里,在那些有家族背景的弟子面前根本抬不起头。因为就像是澹台烟说的那样,在这个世界里,想要修行,有天资并不是唯一。

    那些掌握着庞大资源的家族与宗门,并不是有一点天资就可以去撼动的。而那些没有背景的天才,要么就成为了大家族的附庸,要么,就会被强大的宗门吸收好好培养。

    强大的势力,只会越来越强!个人实力想要撼动这些,无疑是痴人说梦。

    一个大势力培养出来的天才,在起点上便已经将他们这些出身贫寒的人甩开了很远很远,那些天才所享用的资源,可能是他们永远无法触及的。

    但是现在

    一双双略带狂热的目光,望向了擂台之上,望着那个挺拔不屈的少年。

    他用自己的拳头,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世家之力,撼动澹台烟那高高在上的姿态。

    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能行!”

    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谁低低的吼了一句,令得周围许许多多的外门弟子似乎受到了感染,目光更加狂热!

    能行!!

    一定能行!!

    这种气氛之下,就算是那些对白阳十分看不顺眼的家伙,也不敢多吭一声。

    林风望着擂台上,白阳那浑身冒着淡淡青烟的身形,只感觉自己身体里仿佛有某种力量正在燃烧,连血液都有些沸腾。

    他咧嘴一笑,苦恼道:“这个家伙,害的我都忍不住有些兴奋!”

    金武也略显激动的点了点头:“我现在真是期待,白阳能够将澹台烟给打败!她当时吞了我们一份石心玉骨,却连句交代都没有,平时还颐指气使,把我们当成下人使唤,我早就看她不爽!”

    “而且”林风沉声道:“她居然对夏月下那种毒手,看来,所谓的情谊,在她眼里只不过是一种利用的工具罢了。”

    金武眼神一凛,显然也想起了之前澹台烟对待夏月的狠辣。胸口之中,仿佛凝结了一团郁气,十分难受。

    擂台之上,白阳调整呼吸,旋即一踏地面,宛如妖兽般,疯狂冲向了澹台烟!

    澹台烟眼神中露出一丝慌乱,连忙调动自己的罡气,凝结了数道粗浅的罡气之刃,朝白阳激射而去。

    但有了上一次面对那名内门弟子时的经验,这种完全构不成威胁的罡气之刃,白阳几乎没有费力便尽数躲开,然后瞬间冲到澹台烟面前,一拳打向了她身体上吸附着的罡气斗篷!

    这一拳,比起他刚才打散澹台烟罡气的一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听砰地一声闷响,澹台烟的罡气斗篷一阵摇晃,巨大的反冲之力,让她倒退了几步,手忙脚乱想要反击。

    不过白阳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冷笑着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他的身体强度受到过炎魔血脉以及一些妖兽精血的强化,现在已经完全不像是人类,恐怖的就像是妖兽。所以他连续使出那对身体颇有负荷的武技,完全就不担心身体被拖垮。

    澹台烟的罡气斗篷在他接连打击之下,如同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似乎随时都会被大浪吞没!

    “这小子的身体难不成是铁打的?”陆超刚刚还说白阳绝无可能连续使出那种武技,但现在白阳就用行动让他的话变成笑话!

    而且,他现在别说是筋疲力尽,就连一点疲态都看不出来,整个人就像是疯狂的妖兽,反而越打越狠,越打越快,哪里看得出来是筋疲力尽的样子?

    轰!

    白阳又是一拳,打得澹台烟罡气斗篷剧烈震动,那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也终于让澹台烟恐惧起来。

    她似乎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眼前的少年,根本不能用常理去衡量,他就是一个怪物,一个注定打破一切规矩的怪物!

    此时此刻,澹台烟终于开始后悔了!

    她脑子里浮现起之前的种种,想起自己不过是因为抢夺玉血髓不成,被在白阳手中吃了亏,便一直蓄势报复。可是,在她每次都认为白阳一定会死的时候,白阳都用最坚定的行动,告诉她,是她想太多!

    但是无论她怎样后悔,白阳那疯狂的攻势都不会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使她的罡气斗篷已经黯淡至极,像是随时都可能熄灭的烛火!

    轰!

    又是一声巨响,澹台烟被白阳一拳击飞数丈,只是因为罡气斗篷还存在着的缘故,她并未受到伤害。只是,她却是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勇气,竟也连像样的反击都做不出来。

    在她略带恐慌的目光之下,白阳缓步前进着,同时轻轻活动着微酸的胳膊,表情坚定不移。

    “不可能的,我可是罡气境,你一个战气境,怎么可能越境战斗!”澹台烟脸色苍白,拼命调动着自己体内的罡气。手忙脚乱之下,居然连罡气都无法调动出多少来。

    白阳却是不同,他体内的战晶碎尘无时无刻不在驱动战气,让他随时可以将战气最大化输出,自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面对澹台烟这种多余的质问,白阳已经不屑去回答,而是低声说道:“你要为你自己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说着,白阳举起了手掌,握成拳头,一股战气汹涌喷发出来,环绕在他的手臂之上,隐隐带着呼啸的声音。

    澹台烟咬了咬牙,抬起自己的下巴,此时此刻,她还要保持着自己的高傲!

    白阳咧了咧嘴,这一拳,便要砸下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极为隐秘的声音,不知从何地传入了白阳耳中。

    “你叫白阳是吧?白阳,你听好了,现在住手,给她留些颜面,算我们澹台家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必有重谢。”

    白阳听到这个声音,知道是某种高深的传音之法,只是脸上却忍不住露出了冷笑。

    给她留些颜面?

    若我当时死在了她手里,谁来给我留些“颜面?”

    夏月仍然重伤在药堂中接受治疗,谁来给她留些颜面?

    那些注定被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混蛋踩在脚下的普通人,又有谁会在乎他们的颜面!?

    白阳心头窜起一股邪火,狂暴的一拳重重砸下,直接将澹台烟飘摇不定的罡气斗篷砸成粉碎,旋即这一拳势头不减,汹涌而出的力量直接将澹台烟打飞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直地飞向了擂台之外,一口鲜血也是从她嘴里喷洒出来,在空中散成鲜血薄雾!

    “去他妈的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