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七章 魂石测试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七章 魂石测试

    赵寒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万青冥,旋即盯着白阳,冷笑道:“我可没有听说过这等诡谲至极的血脉。”

    “血脉之力神妙异常,世间千千万万种血脉各有神异之处,你以为自己能够识遍这若大无边的太古世界?”万青冥面露讥讽,缓缓道:“不过我却是没有你那般强词夺理,既然你提出疑问,那咱们便说一说道理。”说罢,万青冥一挥手,手指上青色的戒指微微波动,一块乳白色的石头,便是甩到了白阳的手里。

    万青冥对白阳道:“入门之时,分别有灵根测试与血脉测试。对于这血脉测试的魂石,你应该是不陌生。”

    话到这里,万青冥又看向了赵寒,冷冷道:“如果他真的没有觉醒血脉,我同意你将他送入刑堂拷问。但如果这血脉测试的魂石,鉴定了他的血脉觉醒无误”

    万青冥顿了顿,厉声道:“玄剑宗,还不是姓赵!”

    白阳握着那块冰凉的血脉测试魂石,胸膛之中,似乎有一些东西在涌动。

    半年之前,他便是像这样一般站在玄剑宗大殿内,在许多名长老与执事的注视之下,握着这块魂石大放异彩。

    那天可以说是他命运的转折点,然而时至今日,他再次握住了这块魂石,却早已不再是半年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少年。

    现在的他,无论是心境亦或是实力,都比之那时,大有不同!

    白阳紧握着魂石,抬头看了一眼万青冥。后者颔首一笑,微微点头示意他尽管去测。

    对于万青冥这种不遗余力的照拂,白阳心底,有着一些感激。

    毕竟万青冥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血脉是否真的觉醒了,这种行为,还是有着一些冒险的成分在其中。倘若白阳没有觉醒血脉,不光魔门卧底的罪名无法洗脱,就连万青冥也要因此而受到一定的牵连!

    赵寒见白阳握着那块魂石没有动作,颇为不耐烦道:“你若是不敢测试,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好话赖话都让你给说尽了,赵寒,你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万青冥见赵寒还在继续用语言威吓白阳,怒喝道:“我说过,他还不是你的犯人,他还是玄剑宗的弟子!”

    赵寒冷眼瞥去,死死盯着万青冥。

    万青冥却是毫不在意他的目光。

    他身为十大长老中资格最老的藏经长老,未来一旦卸任,便会进入太上长老会,去外界云游或是在宗门中隐修,届时他所拥有的话语权,甚至比宗主还要大。

    赵寒不过担任刑堂长老数十年,论资排辈也好,比拼真正的实力也罢,万青冥根本就不怕赵寒记恨。

    顿了顿以后,万青冥对白阳说道:“白阳,你尽管测试,无论结果如何,我也不会让某些人白白冤枉了你!”

    白阳闻言,心尖微颤,点了点头,随手划破掌心,将那块魂石紧紧的握住。

    此时他的一举一动,皆是牵引着在场所有人的双眼,尤其是那些观战的外门弟子,他们早在来时哪里会想到这场外门大比,居然会如此精彩?

    且不说这场战斗之中,白阳爆发隐藏的实力,一鸣惊人击败了澹台烟,又让罡气六段的澹台灭数招能对他毫无办法。之后一向脾气温和的藏经长老万青冥居然怒发冲冠,与刑堂长老赵寒针锋相对,这些平日里根本就无法接触到的大人物发起怒来,那等气度,仍是看得诸多外门弟子神往不已。

    然而现在更为主要的是,白阳是否真的觉醒了血脉力量。如果是真的,那么赵寒今日,可就算是真真正正颜面无存。

    只见那块魂石吸收了白阳的血液,一股纯净至极的波动从内部散发出来,有种氤氲彩光流转在乳白色的魂石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蠕动。

    赵寒眼神一凝,盯着那块魂石,脸色不太好看。

    其他几名长老同样也是一脸凝重的盯着白阳手中的魂石,就连一向淡然的吴烟宁也不例外。

    白阳抬起头看了看几位长老,咧嘴一笑,紧握着魂石的手,稍稍往上一抬!

    倏地!

    便见那块乳白色的魂石,在众多复杂与期盼的目光之下,绽放出一抹耀眼至极的光芒!

    那道光芒冲破了魂石的束缚,在短暂的耀眼过后,便稍显暗淡下去!

    一直有些紧张盯着魂石的赵寒,却是稍微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冷笑。不过他这一抹冷笑尚未持续多久,那块魂石便已经破碎成一团废灰,而白阳手掌上方,却是停留着一团象征着血脉力量的光芒!

    “好!”

    万青冥状若癫狂,口中也是喝道:“这块低阶魂石都承受不住他血脉之力的倾注,这代表他的血脉之力,已经觉醒了一定的时间!赵寒,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寒现在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之前他还得意洋洋的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转身时,白阳就用最坚定的证据反驳了他!

    这种感觉让他几乎郁闷的想要吐血!

    他一个位高权重的刑堂长老,如此处心积虑想要陷害一个外门弟子,本来就是落人口舌,但是他用这般不光彩的手段去陷害白阳,却被白阳反手一耳光抽了回来!抽的他面颊生疼!

    这时,李哲也带着些讥讽嘲笑道:“赵长老,日后要是再抓所谓的魔门卧底,先好好探探底子,我们玄剑宗已经许多年都没有过觉醒血脉的弟子了啊。如果每一个这种天才都被你以魔门卧底之由去摧残一番,呵呵,我怕玄剑宗没多久就会被你给折腾的衰败了吧?”

    吴烟宁不屑的瞥了一眼赵寒,冷声道:“无耻之徒,用尽手段去陷害一个孩子,还险些害我们玄剑宗损失一名天才?你这种人,是如何混成我玄剑宗长老的?”

    这句话,便是说得有些严重了。不过吴烟宁性格独来独往,清心楼的传承在宗门中也是最式微的那一脉,她根本就不怕得罪任何人。

    万青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拍了拍白阳的肩膀,手掌一拂,便将那团证明白阳的确拥有血脉之力的光芒给收了起来,随即瞥向赵寒,冷冷道:“赵长老,事前我可是说过,如果白阳不是魔门卧底,那这件事情,总不能随随便便就过去了啊。总不能好话坏话都被你说尽了,你却一点代价都不付出?”

    赵寒面色铁青,嘴唇蠕动,似乎想要开口,但却发现此时无论说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他已经丢人到家的事实!

    他目光挪到了刘丹青的脸上,后者却是如同躲避瘟神一般,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甚至刘丹青的脚步,也在不经意间离开了赵寒许多。

    开什么玩笑?现在已经证明了白阳非但不是魔门卧底,甚至还是一名拥有血脉之力的罕见天才,你赵寒居然还想拉我下水?

    刘丹青虽然垂涎于那罕见的灵药,却也不是个傻子。这种时候他要是还替赵寒说话,别说是万青冥不会放过他,事后等到宗主出关得知此事时,他更是脱不了干系!

    现在不赶紧将自己摘出去,真的等到万青冥告状到宗主与太上长老那里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好,好,好!你们,当真是好!”赵寒眯着眼,望着刘丹青,一连说出三个好字,随即盯着万青冥,近乎低吼道:“万青冥,你不要得意!虽然现在证明了他不是魔门卧底,但是他的确杀了我的侄子赵飞!就算赵飞罪该万死,也不该是他一个外门弟子私下可以处死的,这件事情是铁一般的事实,你还想替他狡辩?”

    万青冥摸了一把胡子,不屑道:“你那侄子赵飞,这些年来在玄剑宗内贪墨了多少宗门财物?那些宗门杂役,又有多少被他当成猪狗一般使唤,一不高兴便可以随便打杀,要我说,赵飞之死,根本就是死有余辜!就算你拿出宗门刑法来,白阳至多也就是少年心性,行事冲动!你想定他的罪?没这个可能!”

    言下之意,万青冥已经是铁了心的想要护着白阳,谁说都不行!

    赵寒气的一股邪火窜上头顶,手指颤抖的指着万青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够了,赵长老,你那侄子的屁股干不干净,你自己心里难道没有个数吗?”李哲冷声道:“若你执意让这场闹剧继续下去,若是查出一些不太妙的东西,对你也是极其不利的啊。”

    “好!你们很好!”赵寒脸色阴晴闪烁,片刻后,他怒极反笑,冰冷如同刀子般的目光扫过了在场每一个长老,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记下了!”

    说罢,赵寒身形一动,地元之力疯狂涌动,让这擂台之上掀起了一阵冰冷寒流,而他本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待到赵寒离开,万青冥清了清嗓子,手掌很是自然的将白阳揽到了自己身侧,淡淡道:“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么外门大比总要继续下去,陆长老,你继续主持比试,我就先走一步了。”

    他话音一落,就想扯着白阳离开,但龙忘世却是喝道:“慢着!这等天才,你莫非想要自己一个人独吞了?万青冥,之前看你话说的大义凛然,现在吃相也太难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