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八章 斩雪?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斩雪?

    万青冥本来就是打着浑水摸鱼直接带走白阳的主意,但此时被龙忘世揭穿,他却也面不红心不跳,丢给白阳一个隐秘的眼神,然后与那龙忘世说道:“咱们收徒也要讲求个先来后到,白阳的天资,是我最早发现的,那他自然要继承我的衣钵才是,你们这些半路横插一杠的家伙也想跟我争?”

    龙忘世胖脸一抖,哈哈笑道:“这选徒弟的事情,说到底也是个你情我愿,如果你强把这小子带走咯,他没有其他的选择,到时候埋没了才华又该怎么办?”

    龙忘世看着白阳,道:“小子,别看这老东西资历最老,但论起教徒弟,他还压根排不上号!”

    “你放屁!”万青冥哪能由得他抹黑自己:“我教徒弟不行?老夫坐镇一座藏经阁,万种功法牢记于心,谁敢说我不会教徒弟?”

    “那又如何?宗门规矩摆在那里,即便你是藏经长老也不可能将功法随意传授,小子,你可不要听他忽悠,那些功法他顶多传授给你四层以下的东西,而真正的好东西,却是在四层以上!”龙忘世道:“而且他藏经一脉的传承功法寂灭破修功,寻常人根本就修炼不了,否则他怎么会至今仍然没有一名弟子?”

    万青冥被戳中痛处,老脸一红,却是闷闷不吭声。

    白阳颇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暗想那寂灭破修功究竟是何等神奇功法,居然能让万青冥至今没有找到传承者。

    似乎看出了白阳心中的疑惑,万青冥扫了一眼校场之中,那些眼神灼灼的外门弟子们,拽住白阳的胳膊,身形一动,便是腾空而起,飞到了高台上。

    落到高台上之后,万青冥低声解释道:“寂灭破修功,是要在体内凝聚一股破灭真气,过程痛苦非常,宛如将经脉一根一根的扯碎重组,每一个新境界,都如同死过一回,的确是极其可怕的功法。”

    追着万青冥而来的龙忘世等人,听到这话,虽然早已知道寂灭破修功的修炼难度,但他们脸上却仍是显露出一丝难忍之色。

    修炼过程中哪怕是出了一点岔子,体内力量对冲,都会令得经脉受损,那种疼痛都是极其难以忘怀的。寂灭破修功,却是让人体会到经脉一根一根扯碎般的痛苦,试问普天之下,又有几人会自虐到愿意修习这种功法?

    即便是一向以勤奋著称的龙忘世,当年听闻这功法的可怕之处,也是对修习这门功法的万青冥竖起大拇指。

    白阳听了之后,额头顿时冒出了一些汗珠。他想起当时晋升战气九段的时候,体内的战晶破碎化为碎尘那种痛苦,倘若这寂灭破修功真的如万青冥所说,是让修炼者体会到经脉被一根一根扯碎的感觉,那白阳还真有一些吃不消。

    万青冥瞧得白阳的脸色,却是笑道:“当然了,强大的痛苦,只不过是寂灭破修功的缺点,但它的优点,却是让许多人趋之若鹜啊。”

    听到这话,白阳脸上露出一丝好奇:“是什么优点?”

    “寂灭破修功和你当初在藏经阁中选择的入梦经一样,都是残缺的功法。但是寂灭破修功相对而言要完整了一些,它应该是那部完整功法的精华部分。”万青冥似乎回忆着道:“它共分为四重境界,第一重破形,是在体内形成一股破灭真气,能够让身体素质提升五倍,当然了,寻常人想要在体内修练出破灭真气,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第二重破真,便是让破灭真气散到自己四肢百骸之中,破而后立,让身体素质提升十倍。第三重破修,以及第四重破灭境,你暂时不用知道,就连我,也仅仅是破真境罢了。”

    “所以说,这部功法根本就不是人练的!”龙忘世接过话头,咧着嘴笑道:“小子,不如你跟我混,我可以教你我的拿手功法天火诀,虽然不如寂灭破修功那么邪门,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功法,等你到了定元境,便可以凝聚一股天火,随随便便就是玩火的行家!”

    白阳一听,脸上顿时露出极其古怪的表情。

    倘若龙忘世知道他体内拥有一股炎魔的血脉力量,想必就不会这么说了!

    说到玩火的行家,恐怕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在炎魔面前班门弄斧。

    炎魔可是从火焰中诞生,并且以火为食的妖兽!

    “胡扯,天火诀算什么?就算练出了天火,到头来也不还是在给宗门炼器?”李哲冷冷一笑,立刻拆台:“我们传道一脉,可没你们那么多噱头,我有的,只是战无不胜的大道!小子,来学我的至道战诀,这可是玄阶武技,比什么破烂功法要实惠的多!”

    “呵呵,如果这么说的话,你们可别忘了我们玄剑宗是靠何种武技起家。剑阁可是有着剑神势以及玄剑谱两种玄阶武技啊!”陆超也是横插进来,对白阳说:“如果你加入我这一脉,这两种武技,我都可以立刻传授于你!”

    “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剑神势与玄剑谱都是只能传授给亲传弟子的?”龙忘世立刻开骂。

    “那又如何?我不介意把他当成亲传弟子对待,反倒是你那破天火诀也敢拿出来显眼,也不怕丢人?”陆超也是毫不留情的还击。

    面对这般激烈的场面,白阳倒是有些傻眼,他倒是想不到自己会有被这些长老争相抢夺的一天。

    但说实话,白阳除了对寂灭破修功还有一点兴趣以外,对天火诀以及剑神势之类的,完全就不感兴趣。

    似乎是察觉到白阳的想法,那表情清冷的吴烟宁开口说道:“我这里,倒是有一种很适合你的武技。如果你愿意学,我可以教你,不必你拜入清心一脉。”

    “烟宁,你不会是想说你的清心流吧?”万青冥摸了把胡子,有些尴尬道:“虽然清心流算是上佳的武技,但是那等柔和的掌法,并不适合这小子的风格与天赋啊。”

    言下之意,学你的清心流,那简直就是浪费了这小子的才华。

    龙忘世也是附和道:“你们清心流的传承虽然式微,但是宗门中那几名血脉天才便有两人在你门下,你还要与我们抢这个?”

    吴烟宁却是不理他,只是盯着白阳,说:“我观察你的战斗风格,皆是以刚猛为主,我早年机缘巧合得了一部名叫斩雪的拳谱,共有修炼式二百零六招。守招八式,攻招六式。杀招两式,总二百二十二招,你练是不练?”

    “烟宁,你可是想好了?要将斩雪教给他?”万青冥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吴烟宁点了点头,对白阳道:“这斩雪拳谱的修炼困难,完全不亚于寂灭破修功,如果你想修习,大比之后去清心楼找我。”

    说完以后,她竟是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曼妙的身形微微一动,已是远远飞走。

    万青冥脸上流露出些许的尴尬之色,对白阳道:“唉,没有想到,她居然舍得将斩雪教给你。不过这样也好,以你的路子,修习斩雪拳谱倒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斩雪拳谱有这么厉害?”白阳见几名长老脸上,皆是露出尴尬之色,不免好奇起来。

    陆超枯瘦的面皮抖了抖,话语之中,有些古怪意味:“何止是厉害?那可是连我们玄剑宗第二任宗主玄剑子都不敌的拳法。只不过”

    说到这里,陆超顿了顿,没有继续说。

    “只不过,那武技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练成过了!”龙忘世没好气道:“修炼斩雪的人,有些成就的基本都疯疯癫癫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剩下的便都已经知难而退,放弃了这套拳谱。要我说,当年玄剑子败给斩雪拳法说不定也是谣传!”

    “这件事情,倒是真的没错。”万青冥说道:“斩雪的确很强,但是因为它的入门修炼式便足有二百零六招,想要练完这套拳谱,几乎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她想要用一套根本练不成的拳谱,忽悠你去她的清心楼!小子,你好好想想吧,若是想通了便来炼器堂找我!”龙忘世扔下这么一句话,也是御空而起,很快不见了踪影。

    经历了方才那一番闹剧,这些长老们也没有心情继续观看接下去的比试,都是接二连三离开了校场。

    唯有万青冥与主持比试的陆超还留在高台上。

    陆超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校场上那片攒动的人头,随即叹息道:“这场外门大比,居然被你小子给闹成了这副德行。”

    “不过,天才就该有天才的样子,一味的隐忍也不是正途,既然现在你觉醒了血脉,迟早会绽放你应该有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