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四十章 招意,血脉奥妙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章 招意,血脉奥妙

    一日后,玄剑宗后山的更深处

    白阳身处于一条湍急大河中,踩着光滑的石头,稳住身体以肉身力量对抗河水奔腾!

    这条湍急的大河奔腾起来宛如有成百上千头疯狂的妖兽在撞击,而且白阳脚踩光滑无比的石头,根本就难以着力,只是以着自己本身的肉身力量去硬抗。

    一番坚持后,他便是被白花花的水浪给卷走。

    过了不久,白阳从水里冒出头来爬到了岸上,脸庞之上,也是冒出了些许的喜色:“照比昨天来说,我已经能够多坚持数个呼吸,在这河水里面每一个呼吸都要担心被冲走的危险,对于身体的细微力道掌控的确有帮助。”

    白阳想着,抹了把脸,再次纵身跳入河中。

    他完全不动用体内的战气,仅以原本的肉身力量,去化解河水的冲击。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是能够发现,他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是在细微蠕动与震颤,随时随地都在用一种极其巧妙的方式化解河水奔腾。

    大概又是三十几次呼吸,白阳某一处细微的力道没有控制好,再一次被河水给卷走。

    不过这一次,他较比刚才已经多坚持了三个呼吸左右。每一次的失败都会让白阳吸取教训,使得下一次有更大的进步。

    “白阳?你在吗?”

    岸边,一条蜿蜒幽静的小道尽头,夏月提着一个盒子,站在树荫之下四处张望。

    此时此刻,她的脸色仍然显得有些苍白,不过药堂的治疗显然十分管用,让她经历了一日的休息,便可以自由地走动,虽然气色还不怎么好,但是看起来行动已经无碍。

    白阳被河水冲走了老远,不过他听到了夏月的声音,便从水中冒出头,朝夏月挥了挥手,扬声道:“稍微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说着,他很快就爬上了岸。

    夏月看着他那浑身湿漉漉的狼狈模样,俏皮一笑,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偏偏要这样修炼。”

    白阳在岸边早就预备好的几套干净衣物中捡了一件,随即麻利地脱掉上衣,一边更换,一边说道:“这条大河的奔腾之力不可小觑,虽然并不刚猛,但胜在连绵持续,长此以往,可以锻炼对于力道细微处的把握,可以让力量更加精准,不会有丝毫浪费。”

    夏月撇了撇嘴,眼睛瞥到了白阳那具已经颇有硬朗气息的身躯,俏脸微微一红,忙不迭低低垂下了眼帘,然后将手中的盒子递了过去:“诺,姐姐亲自给你做的,算是感谢你替我暴打了澹台烟一顿。”

    “你做的?”白阳换好衣服,然后接过那精致的盒子,打开以后,发现是些热气腾腾的小点心,脸上明显挂着不信任的表情。

    “别以为本姑娘是那种什么事情都不会做的千金,我父亲从小对我的要求严格着呢,以后有机会你就知道了。”夏月似乎不想谈这些,随手拿起一块点心,塞进了白阳嘴里,看他那窘迫的模样,便是一阵舒畅笑道:“虽然我现在不能继续参加外门大比了,但是这点替你加油打气的琐事还是可以做得。更何况,看着你如此努力修炼,我心中多少也会平衡一些,原来天才也是需要努力的呀。”

    白阳挠了挠脸,吃掉嘴里的点心,苦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天才。这些点心,剩下的先留着,我等等再吃。”

    夏月闻言,哦了一声,表情有些淡淡的失望,问道:“你就不评价一下?”

    “评价什么?”白阳明显一楞,但看到夏月逐渐阴沉下去的表情,他立刻就是反应了过来,连声说道:“啊!好吃,特别好吃!你的手艺真棒!”

    “扑哧!”

    夏月扑哧一笑,随即蹲了下去,盖好盒子放在了白阳的干净衣物上面,咯咯笑道:“好了,东西我也送到了,我就不打扰你修炼了,天才弟弟!”

    说着,夏月背着双手,慢悠悠顺着那条幽静小路往回走,走了两步,她忽然扭过头,盯着白阳问道:“我们算是好朋友吗?”

    白阳闻得这话,脸上的表情瞬间怔住,大约一个呼吸的考虑以后,白阳重重点了下头。“嗯,是的!”

    夏月嘴角一翘,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旋即摆了摆手,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树荫阴暗的森林之中。

    白阳叹了口气,“难道我又说错话了?”

    他毕竟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哪里能够明白少女奇怪复杂的心情?

    古怪的嘀咕了一声以后,白阳便运起一股战气,缓缓按照星辰之力展露而出的那套行气功法,练起了那个残天下无双的拳路。

    只见白阳行拳如同惊雷乍起,体内战气流淌之间,竟是让他打出了几分门道来。

    然而,几招过后,白阳的战气骤然一滞,行气路线也是彻底乱了起来。

    “嗯?”白阳收回架势,开始反思自己方才的行气路线究竟哪里不对。

    “这招拳法的行气路线很是刚猛,但是细底之处又有许多精巧,想必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施展完整。”白阳很快就想通了关节,叹了口气:“就算是残招,却也是地阶武技中的一招。如果我不是依靠着这一招拳法的拳意,之前澹台烟的玄阶武技,也许直接就能将我击败。”

    很多强大的武技,都有属于自己的意,那是一种极其玄妙的境界。打个比方来说,两个人同时学习一套武技,但是领悟了意的人,就不再拘泥于武技的招式,从练其形,到通其意,是一种极为跨越性的转变。

    白阳虽然没有练过这一招残招武技,但是他却能够凭借自己的血脉之力,感悟武技中深藏着的意!

    好比剑招的剑意,刀法的刀意,种种武技,都拥有自己的意,换句话说,那就是创造它的人,遗留下来的一股精神,也是武技最根本的东西。

    练形只是徒有其表,练意才是真正的王道。

    白阳摸到了一点点这招拳法的拳意,但是也仅仅是感悟到了一点,并没有真正掌控,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根本施展不出这招拳法来。

    “果然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地阶武技本来就不是我现在这个实力境界可以接触到的层次,一时间难以参悟其中的道理也是正常。”白阳这样想着,心底也是放松了许多,便随意盘膝而坐,开始观察自己体内战气的情况。

    在那日吸收了澹台灭小须弥手印的能量以后,白阳就是发现,自己体内的战气已经有了至少八成开始呈现化罡之势。这就代表着,他距离罡气境已经不远了。

    白阳盘算了一下:“我现在的实力是战气十段巅峰,小须弥手印为我提供的能量,也只能让战气化罡的趋势,达到现在这种程度了。”

    说起来他还得好好感谢澹台灭,倘若不是澹台灭那一招小须弥手印,让他体内潜伏着的星辰之力自助抗敌,吸收了大量的能量补充体内,一举将白阳从战气十段的初期,硬是给推送到了战气十段的巅峰!

    “不过,我的实力如此突飞猛进,达到罡气境恐怕也就是一个平台期了。”白阳暗暗想到。

    实力达到罡气境以后,修炼速度便是得放缓了许多,不过他拥有血脉之力,在某种程度上,却是比其他人修炼得要快速很多。

    更何况他修炼的大玄入梦功,更是硬生生将他的修炼速度,提升了三倍不止。

    “幸亏我的血脉现在已经彻底稳固下来,修炼的一些加成,也是体现了出来。”白阳感觉得到,自己现在每一次参悟大玄入梦功,都会肉眼可见的增长一小节战气。这等恐怖的速度,自然也有血脉的功劳。

    血脉之力,加上近乎完美评价的功法,这种修行速度叠加起来,即便是比起那些同样拥有血脉的天才,怕也是要出色不少。

    有些人可能还会疑问,为什么血脉之力的能力各有不同,但是却都能认定他们是修行一途的天才?

    原因自然也在血脉力量当中。

    因为理论上来说,血脉之力是无法通过自主修炼增长的,它只会随着血脉觉醒的时间,慢慢稳定下来,这时候它就会起到如同灵根一般的作用,对修炼速度有着恐怖的加强。这个阶段,一般被拥有血脉之力的人称之为血脉增长期。

    这也是为什么当一个少年觉醒了血脉,会引起宗门长老恨不得撕破脸皮的争抢。

    因为血脉觉醒的越早,说名此人血脉之力的延伸性就越强。随着年龄的慢慢增加,血脉觉醒的时间变久,那血脉自然也就更加强大。

    当然了,血脉之力无法修炼,也是一种经年累月的常识,这个世界毕竟太大了,也许在某个地方,真的隐藏着血脉之力的增强方式也说不定。

    白阳坐在原地修炼了一会,感受到体内飞速增长的战气慢慢化为了准罡气,唇角噙着一丝笑意,缓缓站起身来:“估计要不了多久,我的境界便会突破到罡气境,那个时候,我才算是真正的迈入了力量殿堂的大门!”

    “至于现在”白阳看了一眼湍急的大河,苦笑着纵身跃入其中,继续他控制身体力道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