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四十六章 罡气,晋升!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六章 罡气,晋升!

    “白阳!”慕容震表情一变,“你的实力,倒是变强了许多。”

    白阳也不理他,看了看林风:“怎么样,还能动吗?”

    林风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五脏六腑已经被他击伤,幻月魔境马上就会判断我失去了再战之力,将我传送出去。”

    白阳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抬眼看着慕容震,:“先前你害了刘老伯一事,我迟迟没有与你清算,现在也好,我们就新仇旧恨,一起了断吧。”

    慕容震呵呵一笑,挥动手中的听雷剑,目光之中,满满都是自信:“白阳啊白阳,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你也只是一个莽撞的蠢货。如果你懂得忍下去,我或许拿你没有办法,但你居然不惜暴露行迹与我正面对决?这件事情,如果换做是我来做,就不会理林风的死活,修炼自己才是正途。”

    “这么大一座位面,资源取之不尽,唯有掠夺到底,让自己变强,那才有资格出来提什么报仇。”慕容震眼神嘲讽:“我也不与你废话,既然你自投罗网,那就纳命来吧。”

    这时候,林风撑着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说道:“我马上就会离开幻月魔境,你先不要与他正面冲突,待我将这卑鄙小人的行径禀告宗门,看他还如何嚣张。”

    说话间,林风原本就苍白无比的脸色,更是变得血色尽失,口中不停咳血,显然内腑受到了不轻的创伤。

    在他身周,一股股隐晦至极的力量开始扭曲空间,幻月魔境就要将失去了战斗力的他给传送出去。

    “林风,你想的未免太天真,你真觉得,出去了外面就会有人相信你的话?”慕容震脸上露出一抹狰狞来,“等我将白阳杀死,事情的真相就是你依靠法器级的兵器想要偷袭我,而白阳舍命相救,死在了你的手里。呵呵,你觉得宗门是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慕容震,你简直无耻至极!”

    他这般阴狠的泼脏水,令得林风心头气极,牵动伤势,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白阳看了慕容震一眼,旋即与林风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你放心回去养伤便是。”

    林风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齿,怒视慕容震,然后与白阳说:“你自己小心,这家伙会使用一种十分古怪的拳路。杀气腾腾,威力不小!”

    话音甫落,林风周围,便是有一股强大的空间拉扯力,将他给拉扯了进去,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见他离开以后,白阳向前走了两步,与慕容震道。“慕容震,耍那些小心机都是徒劳,当我一寸一寸踩断赵飞骨头的时候,便与他说过,我一定会送你去下去见他,到那时候,你们两人再一起为你们做下的事情忏悔吧。”

    “就凭你?”慕容震不屑一笑:“别以为你击败了澹台烟,就真的无敌了。我不会像澹台烟那样轻视你,恰恰相反的是,我会重视你这个对手,直到将你的脑袋打碎。”

    他将从林风那里夺来的听雷剑插在地面,说:“如果说,我的修行之路已经有了魔障,那就是你了,白阳,只有将你击杀,我的念头才会通达,否则就会产生心魔,所以你的命运,你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话未落,慕容震运起周身战气,双拳紧握,汹涌澎湃的力量,源源不断喷发出来,缠绕在他双臂之上。“我需要用你的死,奠定我的道!”

    说罢,慕容震一蹬地面,踏碎土地,整个人如龙如象,力量磅礴,出拳尽是大开大合之势,杀气腾腾。

    白阳毫不畏惧,身姿挺立,迎上慕容震,同样说道:“正巧,我也要报刘老伯之仇。既然如此,那也无需多言,来战便是!”

    话落,两人同时冲向了对方。

    砰砰砰

    只见两个疯狂的身影撞在了一起,恐怖的劲气四散飞去,顿时间这树林四周便是飞石乱走,汹涌的气流几乎要将一些灌木连根掀开。

    白阳的拳路稳定无比,因为气血已经融成一炉,施展拳法几乎没有任何破绽。而慕容震却是展露出一种疯狂之态,无论是拳、掌、腿、爪,都有种血腥的杀戮之意。

    “十步百杀!”、“杀人盈野”、“赶尽杀绝”!

    慕容震招招带杀,句句癫狂,攻势如同狂风暴雨倾泻出去。

    但白阳应对自如,显现出了极佳的基础。

    不过,慕容震使出武技层出不绝,令攻击手段稍有欠缺的白阳处于一种微妙的劣势。白阳运转血脉之力,双眼透出微光,识破慕容震每一次攻击,并且开始钻研他的发力技巧。

    “你应该是修炼了一种武技的招意,很可惜,你已经被这股杀戮的招意给控制,一味求其本意,却没有自己的领悟。”白阳反手挡住了慕容震的一拳,说道:“通其形到练其意,虽然是一步跨越,但是对于武技,仍然要有自己的领悟才行。”

    白阳经历了短暂的钻研,手掌一抖,握成拳头,缓缓道:“这是你之前施展的杀人盈野,虽然杀意足够,但却欠了几分意思!”

    轰!

    白阳以着同样的武技,杀人盈野回击慕容震。比起慕容震那种绝对疯狂的招意来说,白阳却是有种用八分,留两分的感觉,还有留手,却给人一种后劲无限的错觉。

    “你才真正开始修炼多久?也配教训我?”慕容震硬接此拳,气血顿时一阵翻滚,但脸上却露出冷笑来,“你来接接这招罢!杀天灭神!”

    之前击败了林风的杀天神武最强拳法再出,恐怖力量使得空气中产生了细微的爆炸声,白阳神色不变,身体里面战气汹涌,同样是以自己领悟而来的武技回击。

    三倍力量,狂暴无匹!

    “轰!!”

    两人拳头碰撞,同时感觉到气血止不住的翻涌,皆是退后数步,强压翻腾的气血。

    “好,好,痛快!”慕容震嘴角渗出了鲜血,脸上挂满狰狞冷笑。那张清秀的面庞,已经彻底扭曲,“白阳,果然不枉我将你视作大敌。你果然有几分本事!”

    “不过,我才是这场游戏的真正赢家,我才是能够笑到最后的那个。”

    慕容震抹去嘴角的血迹,冷冷道:“你以为你能保护什么?那姓刘的老头被我差人打断腿撵出宗门,你的下场,绝对要比他更加凄惨。”

    白阳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因为他虽然没有吐血,但是体内气血同样在剧烈翻涌,并没比慕容震好到哪里去。

    但是真正让他沉默的,却是慕容震的狂妄。

    时至今日,白阳都无法忘记,刘老伯在下山之前那句落寞的少年弹指老,青山亦白头!。

    他也无法接受,这位兢兢业业在玄剑宗卖了一辈子命的老人,最终落得残疾归乡的下场!

    而这一切,全都是拜眼前那个骄傲的少年所赐。

    “慕容震。”白阳吐出一口郁结之气,沉声道:“你说我什么都保护不了,我也不与你争论,这正是你我之间不同的地方!修行之路,便是抗争之路,我深知抗争艰难,却绝不会放弃!”

    “因为我若是保护不了,还有谁能去保护?”

    一股强横气息,从白阳体内爆发出来,更让人吃惊的是,吸附在他身体四周的战气,竟是变成了淡金色的罡气!

    “罡气一段?不可能!难道你一直在隐藏着实力?”慕容震看到白阳身周充斥着罡气,顿时震惊:“我还只是半步化罡,你怎么会达到罡气的境界?”

    “在我看来,你与澹台烟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都是骄傲,自大,狂妄,为了一己私欲,可以践踏任何人的尊严,但若是有人触犯了你们那丑陋的骄傲,你们就会千方百计的报复,甚至杀了他们。”白阳握了握拳,一道罡气被他捏碎,飘散在空气中。

    这些罡气已经有了初步的规模,遥遥望去就给人一种凌厉之感。

    慕容震面庞一颤,表情却平静了下来,:“那又怎样,澹台烟虽然愚蠢,但她所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我们从出生开始便享用强大的资源,最好的功法,为的就是高人一等。白阳,如果你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打破这一切,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刘老头此生唯一一次的打破规矩,便是为了那些毫无用处的废物杂役,可他的下场呢?”慕容震冷冷道:“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太古世界无数年来建立的阶级。王公将种,世家子弟,与你们贫贱之人,如何会有相提并论的可能?”

    白阳闻言,胸腔之中怒意纵横。

    他捏了捏拳头,嘴角噙着冷笑:“我不需要你的认同,因为你只需要记得,我的拳头,会揍得你有多痛!”

    “与你这种人说道理是无用的,只有在我把你打趴在地的时候,你才会忏悔!”

    白阳舒展了一下筋骨,原本汹涌的战气,彻底变成了淡金色的罡气!

    他体内的战晶碎尘,也是蒙上了一层淡金色的神秘色彩,如烟如雾,美丽而又凶猛。

    战气化罡,境界突破!

    罡气一段,已成!

    白阳咧嘴看向慕容震,罕见狞笑道:“来吧,慕容震,今天,我也让你尝尝被人以实力欺压,到底是什么滋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