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八章 蒙混过关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八章 蒙混过关

    一般来说,长老们传授弟子自己这一脉的武技或者功法,基本上都是靠口口相传亦或是借阅。像是吴烟宁直接许诺把一套功法送给弟子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能够被他们这些实权长老视作一脉传承的功法和武技,至少都得是玄阶的层次,这种功法,即便放在宗门的藏经阁中至少都要排到五层以上,而且大多数都是孤本,其价值与意义都是不可估量的,哪里能说送人便送人了?

    几名长老皆是有些膛目结舌,不知道吴烟宁到底有何打算。

    白阳即便不看这些长老们脸上震惊的神色,也知道吴烟宁这句话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尴尬道:“我只是想借阅一下。”

    吴烟宁面无表情,淡淡道:“明天来清心楼找我便是。”

    说完,吴烟宁也不给白阳继续解释的机会,脚尖轻踏,便是飘然而去。

    “烟宁的性格就是如此难以捉摸,不过她清心一脉却都是些不让须眉的女弟子,你小子若是拜入她的门下,可就有福气咯。”龙忘世看着白阳道。

    万青冥摇了摇头,缓缓道:“清心一脉曾经是十分重视修心养性的一脉,只不过自从上一任清心长老出事之后,烟宁身为他的亲传弟子,自然抗下了清心楼这个担子,她在我们十大长老中资历最浅,年龄也是最不甘让清心楼在自己手中没落,想必心中也有很大的压力吧。你选择拜入她的门下,对你来说也有好处,最起码清心楼的姜无双和叶华颜都是血脉天才,你们同龄人之间,应当是有很多共同语言。”

    “对了。”说话间,万青冥忽然掏出一枚造型古朴的戒指,笑眯眯道:“这个,算是我额外添给你的奖励吧,你小子可不要忘记了,之前是谁力保你免去了牢狱之灾。哎,早知道当年就该从藏经阁里骗个两三种玄阶武技当做压箱底的宝贝,也不至于现在连个徒弟都被别人抢走。”

    “呵呵,万老头,你镇守藏经阁这么多年,难道是忘了宗门对功法武技的看重吗?如果你当年动了藏经阁内的武技,只怕你人已经在黑狱中了,哪里还有机会留给你在这里唉声叹气。”陆超微微嘲笑道。

    万青冥摆了摆手,也不争论,直接将戒指塞到白阳手里,说道:“储物戒指这种东西,想必你也应该有所耳闻,里面的空间虽然不大,但我想对你而言也是够用了。”

    听到储物戒指这四个字,白阳立刻就摇头拒绝道:“万长老,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不过是我随手做的小玩意儿而已,外界虽然将这东西传的神乎其神,但说穿了也不足为奇。”万青冥微笑道:“你就放心收下吧,不值钱。”

    “这老鬼难得说句人话,小子,你就放心收下吧,这种玩意儿,等你到了地元境时就会发现,根本就是一抓一把,丢都丢不完,万老头居然还想拿这种破玩意收买人心,真是小气。”龙忘世撇了撇嘴,笑眯眯的看着白阳,道:“这样吧,我也不多说废话了,如果你肯来我门下,虽然我给不了你什么像样的武技,但我最拿手的却是炼器。灵器以下,就算是高阶玄器,我也可以弄来送你,怎么样?考虑考虑?”

    “龙老头,说我小气,你又大方到哪去了?高阶玄器,也亏你说的出口啊?凭你那点家底,等你凑出锻造玄器的材料,恐怕这小子都已经接手你的灵宝阁,替你去做那灵宝长老了。”万青冥冷笑道。

    被揭穿老底的龙忘世也不脸红,只是讪讪一笑后,对白阳道:“你真不考虑考虑天火诀?”

    万青冥像是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不要啰唆了,这小子在幻月魔境里想必也经历了一场恶战,先让他回去休息吧。”

    这时候,众位长老才是发现,白阳浑身上下满是干涸的血渍,那件外门弟子服,已经被硬化的血液和体内排出的污垢给染成了黑红色。

    他这般惨烈的模样,也足以证明了他在幻月魔境中的确经历了一场恶战。

    等到仔细打量了一下白阳现在的模样,哪怕是龙忘世,也闭上了嘴不再继续啰唆。

    而白阳则是握着手里的储物戒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谢谢你,万长老。”

    “谢什么谢。”万青冥叹了口气,“只希望你未来有所成就时,不要变成你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切记唯有保持初心,才能追逐真正的强大。还有,你在幻月魔境中打伤了慕容震的事情,鉴于有证据表明他想要残杀同门,犯了宗门的规矩,你不必担心会有什么责罚。不过你下手的确够重的,以后千万要注意。”说到这,万青冥的声音忽然飘渺了起来,似乎逼成一线传至白阳耳中。

    “如果以后想要动手,那就不要留下任何后患,现在慕容震找不了你的麻烦了,但是他爹慕容破邪可不是好相与的。”

    白阳眉头一皱,立刻就想起了当时在慕容震身上感受到的强大力量,慕容破邪显然也是一尊地元境的高手,被这样的强者盯上,几乎有种朝夕不保的危险感。

    万青冥似乎看出了白阳的顾虑,继续传音道:“只要你在玄剑宗内一天,你就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整个南荒敢来玄剑宗撒野放肆的人还根本就没出生。”

    白阳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完全放心。他暗道:“我总不能在玄剑宗内龟缩一辈子,实力,说到底还是实力,慕容震仗着自己的家世实力才敢横行霸道,仗着他父亲慕容破邪这尊地元境的庇护就不把别人当人看。地元境虽然是我现在不能企及的存在,但是我未必达不到那个境界。”

    “好了,你不要多想,赶快先回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这些长老来处理。”万青冥拍了拍白阳的肩膀,笑道:“明天来藏经阁,你这小子,这次可不要再挑入梦经那种残缺的功法了,想要展现自己的天赋,可不光只有修炼残破功法这一种啊。”

    听到万青冥话里的打趣,白阳尴尬一笑,却是没有反驳什么。毕竟他的血脉之力太过惊世骇俗,能够让功法进阶,甚至选择哪种功法更加适合自己,这根本不亚于那些上古传奇般的血脉了。

    等到长老们一个一个离开以后,白阳心头可算是松了口气。

    “幸亏长老们没有察觉到我的真实境界,这也得亏了碎尘的奇妙,能够将罡气完美的隐藏,连地元境的探查都可以躲过去,让我能蒙混过关。”白阳擦了一把冷汗,十分担心刚才几名长老探查之时,会发现他体内的秘密。

    只不过,包括万青冥在内,他们都没有能够发现白阳已经是罡气五段巅峰的境界,更不要说发现那奇特至极的战晶碎尘以及星辰之力了。

    这种完全无法用常理去衡量的东西,自然是隐藏的越深越好。

    “白阳!”

    这时候,校场上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白阳望了过去,发现夏月,林风,以及金武三人仍然没有离去,脸庞之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跳下高台,朝三人走了过去。

    林风迎着白阳,没有吭声,只是用拳头锤了锤他的胸口,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白阳,恭喜你。”夏月眼底闪烁着复杂的神情,却还是道了句恭喜。

    金武也是笑着道了声喜:“你现在可是外门第一了啊,真是想不到,那次在炎魔洞穴中见到你,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内门师兄,谁知道居然是跟我们一样的外门弟子,你这般突飞猛进,实在是让人难以不嫉妒。”

    “其实我也只是侥幸而已。”白阳笑道。

    “哼,虚伪,连续打败了澹台烟跟慕容震这两个风头正劲的天才,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侥幸?”夏月撇了撇嘴,旋即笑道:“不过我的感情投资果然没错,白阳弟弟,你以后的前途真的是不可限量呀。”

    白阳摇了摇头,还没说话,林风却是说道:“白阳,这次你为了救我而得罪了慕容震,我林风绝对不会忘记,如果慕容家敢对你采取任何报复,我就向家族求援,一定会保你。”

    提到这个话题,气氛似乎有些沉重起来。就连一向活泼的夏月,也是忧心忡忡,满脸复杂之色。

    白阳笑了笑,缓缓道:“既然我已经将慕容震打成了废人,自然不会害怕慕容家的报复。至于救你一事,那是我举手之劳,如果以此要求回报,于你于我都不是件好事。”

    “反正都已经得罪的彻底,我最可惜的就是没能杀了他。”

    提起慕容震,林风也是恨的牙痒痒,“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只怕我已经死在那恶贼手里。平时他倒是装的有模有样,彬彬有礼,虽然与他不太对付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谁知道他真正的嘴脸竟会如此狰狞。”

    “反正他现在已经成了残废,算是恶有恶报,还提他做什么?”夏月抿唇一笑,看向白阳:“不过,你现在这副模样可真是有够狼狈的,这可不是外门第一该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