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三章 古怪兽雕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三章 古怪兽雕

    白阳一路来到清心楼之前,抬眼望去,前方云雾之中,一座高约数十丈的巨大建筑映入眼帘,暗蓝色牌匾挂在那建筑上方,书着龙飞凤舞的清心静气四个大字。其中似乎暗藏着一股让人能够静下心来的浩瀚意境,目光触之便无法分开。

    书写这块牌匾之人,应该也是位了不起的强者吧。

    白阳心里想着,目光开始打量清心楼的四周。

    清心楼的占地范围很广,这一座云清雾渺的山峰全都是清心楼的地盘。而除了那座高大建筑以外,在这座山峰周围还有许许多多的院落,以及几个隐藏在云雾中的别致竹屋,营造出了一种宁静放松的氛围,让人不知不觉能够忘记许多烦恼。

    白阳缓缓踏入清心楼的范围内,顿时就感觉围绕在周围的云雾稍显减少,许许多多景象更加明朗起来。而最让他吃惊的,却是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些正在勤奋练功的少年少女。

    他们看到白阳,也都露出一些惊讶的表情。

    “他好像是这次外门第一的那个白阳?”

    “好像真的是他,我在外围的时候,遥遥看见过他!”

    “白阳也要加入我们清心楼吗?”

    这些少年少女,都是这次外门大比之后,晋升内门弟子的一批新人。虽然清心楼的传承式微,不过因为这里拥有两名血脉天才,再加上先前姜无双曾展现过一手宛如仙人的凌空虚渡,使得这一届选择加入清心楼的弟子人数多了一些。

    就在他们低声讨论之时,那一身素白的鱼清弦缓缓走来,冲白阳柔和一笑:“是你?你是来找师尊的吧。”

    白阳点了点头,知道眼前的女子是在内门之中都能排进前二十的强者,礼貌道:“是的,麻烦请通报吴长老我来了。”

    鱼清弦嘴角一弯,很是好看,轻声道:“师尊在里面等你了,你直接去吧。”说着,她一指那巨大的建筑,笑道:“今天师尊看起来心情不错,想来应该是你的缘故吧?小师弟。”

    这一声小师弟叫的轻轻柔柔,别有一番风情,就算白阳只是个少年,却也不禁心神一晃,暗暗将杂念甩出脑海,礼貌道谢后,跨步朝着那建筑走去。

    鱼清弦眼波流转,一对美眸中满是奇异色彩,盯着白阳的背影也不知在想什么。

    而白阳踏上了通往那座建筑的台阶时,心里不禁有些打鼓,吴烟宁态度朦胧,无缘无故要将那部强大的武技斩雪传授给他,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怀着何种目的。

    缓缓踏上了台阶最顶,白阳冲着面前的大门说道:“吴长老,我是白阳。”

    吱呀

    只见面前的大门突然开启,露出了里面的景象。

    白阳定睛一望,发现这清心楼的第一层,竟是与藏经阁有几分相似,数排书架占满空间,墙壁上则是挂了许多书法与山水画,给人一种书香气息浓郁的感觉。

    吴烟宁盘坐在一副巨大山水画的面前,身穿着天蓝色长袍,曼妙的身材被勾勒的玲珑有致,双眼微阖,似乎是在休息。

    但白阳感觉得到一股股无形的压力弥漫在空气中,像是有股意念在观察自己,吴烟宁虽然坐在那儿,却给了白阳一种山岳在前的压迫感!

    这就是地元境强者吗?

    白阳心中暗叹。

    虽然之前赵寒也曾对他施展过一次压力,但那次有万青冥解围,而且众目睽睽之下,白阳不相信赵寒真的敢对自己怎么样。可是这一次,白阳却要自己面对一尊地元境强者的压迫,这让他倍感无力,但心里却涌动着强烈的斗志!

    地元境又如何?这个境界并非是真正的遥不可及,拥有血脉与星辰之力这两大底牌,白阳有理由相信自己迟早也会站在地元境这个高度,而绝非永远处于仰望的地位。

    “吴长老。”白阳见吴烟宁一直沉默,忍不住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口唤了一声。

    然而随着他这一开口,空气中存在着的淡淡威压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撩动了,如同无边无尽的巨浪,令白阳胸口发闷,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脸色剧变!

    耳朵边,仿佛能够听到轰隆隆的大浪声,虽然白阳知道那不存在,却依旧能够感应到。

    这就是地元境强者的威压,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将罡气五段巅峰的白阳逼得无法动弹。

    就在白阳憋着一口气不能动弹的时候,他体内的星辰之力宛如被挑衅的王者,狠狠一震,将四周的无形威压弹退,让白阳顿时感觉压力一轻。

    “你很不错。”这时候,吴烟宁睁开了双眼,缓缓站了起来,直视白阳,“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想得到斩雪,跟我来吧。”

    白阳楞了楞,有些摸不明白吴烟宁的态度。不过见她已经迈动步伐走向了楼梯,也只好跟了上去。

    随着吴烟宁来到清心楼第二层,只见这第二层竟是空无一物,四壁空空有些寒酸,但见吴烟宁神色如常,走到正中间,手掌一挥,喷涌而出的淡蓝色光芒涌入地面,白阳顿时感觉脚下传来轰隆隆的震动声,吴烟宁脚下,竟是开出了一条通道,淡淡的蓝色幽光在通道周围飘散着,映照在吴烟宁那张绝美的脸庞上,平添几分神秘。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白阳有些惊讶,瞧这条通道应该很深,可这里是第二层,这条通道的存在明显有违常理。

    但吴烟宁似乎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说道:“跟我来。”,随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下了通道。

    白阳忍着心底的疑惑,大步跟了过去。

    其实只要仔细思考一下,就不能想通为什么会有这条奇怪的通道。地元境强者可以简单的干涉空间,甚至创造储物戒指,制造一条隐秘的通道,通向另一个固定的空间,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走进通道以后,白阳就听到身后再次传来轰隆一声,那处开裂的石板,已经缓缓合上。四周的光线顿时一暗,旋即两边的墙壁便燃起炽目的火光,照亮视野。

    吴烟宁走在前方带路,在如此幽闭的环境当中,白阳几乎能够听得到她轻微的呼吸。

    一股十分好闻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白阳嗅了嗅鼻子,带着好奇的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发现这应该是吴烟宁身上的体香,顿时就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观察吴烟宁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刚才的举动,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好险,不过吴长老身上的味道,还真好闻”白阳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顿时臊的面皮大红。

    说到底,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平时表现的再怎么成熟,在这种节骨眼也不能做到太过镇定。

    好在这条通道并不算长,走到尽头以后,才让说不清是折磨亦或是享受的白阳好受了许多。

    白阳抬了抬眼,发现这通道尽头竟是连接着一处开阔的空间,四面都是些坑洼不平的石壁,看其颜色,白阳猜测这里应该是一个山腹处。

    一道淡淡的光芒从最顶处的缝隙中照了下来,如同一道光柱,照着前方的一个兽雕石台,使得那雕绘的栩栩如生的猛兽蒙上一层神秘之感。

    吴烟宁走到石台前方,眼神颇为复杂,随即玉手一翻,拍在了石台之上,那不知何名的猛兽双眼迸发出红光,口中响起了震天怒吼,仿佛要活过来一般!

    它的嘴巴咔咔张开,一块玉板被它吐了出来,死死叼在嘴上。

    随后,兽雕就恢复了原状,只是嘴里多了块玉板。

    吴烟宁将玉板取出,看了白阳一眼,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说道:“这块玉板,是斩雪的上卷,共修炼式二百零六招,可以淬炼你全身骨骼,一旦入门,在炼骨方面你便能踏入小圆满境界。你现在的血气虽然是小圆满,不过身体的其他部位跟不上,就会出现致命的缺陷。”吴烟宁将玉板递给白阳,声音轻淡,不含任何烟火气,“先将这二百零六招练到入门,你便可以自行开启兽雕,得到另外一半玉板。”

    “在此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吴烟宁转过身,甩下一句让白阳膛目结舌的话。

    “难道我没有练成这二百零六招之前,要一直被关在这?”白阳还来不及观察玉板上记载的武技,就被吴烟宁给震住了。

    吴烟宁脚步一顿,回过头,“想修炼斩雪,这二百零六招只是起步,如果耐不住寂寞,又怎么可能真的练成?”

    “可是”白阳脸庞一抽,苦笑道:“我总不能为了这部拳谱,被关在这里几个月,甚至几年吧?”

    “食物问题你不必担心,如果你实在耐不住寂寞,我也可以让你的朋友来看你。林风?金武?或者是夏月那个小丫头?”吴烟宁的唇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如果熟知她的人见了这一幕,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

    白阳也是看得有些楞住。

    只不过那一抹笑容就如同昙花一现,转瞬后吴烟宁便恢复了那副清冷的模样,淡淡道:“况且,等你真的练完,你会发现斩雪并非只是单纯的拳谱。在你取出另一半玉板前,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努力吧。”

    说完,吴烟宁就真的离开了,而那通道的出入口,在她离开以后,也是轰的一声合并起来,与山壁连成一体,仿佛压根就没有出口。

    白阳哭丧着脸,低头看向手中的玉板。就在这时,在他眼底,那玉板之上竟是掠过一抹淡淡的金芒,光亮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