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四章 你想不想报仇!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四章 你想不想报仇!

    玉板之上,一抹金光悄然闪过,便是将白阳的目光彻底吸引了过去。等到白阳看清了玉板之上仅仅只有一行的金字,并不像看见其他功法时,能够看到进阶以后的版本,不由得喃喃道:“难道这是地阶武技?”

    等到白阳反复确认了玉板边缘的金色光字批写的注语,脸庞上便涌现一抹震惊,“这斩雪拳谱,居然是地阶武技?难怪我的血脉之力不能使它进阶,武技或是功法一旦达到地阶,哪怕仅仅是地阶低级,那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珍贵宝物,足以被玄剑宗这等大宗门当成镇派武技传承下去。以我现在的血脉之力,如果能让这种功法进阶,反倒不正常了。”

    白阳心里十分清楚,他的血脉之力虽然神奇,却也并不是没有界限,面对玄阶功法与武技还能够有所提升,可是面对地阶的武技,以白阳目前血脉力量就难以分析出有什么缺憾之处,更别提让功法再进一阶了。

    “不过,斩雪竟然是地阶武技,这远远超乎了我的预期啊。”白阳将手中玉板缓缓放下,没有立刻就修炼这玉板上的二百零六式拳招。而是思考吴烟宁究竟为何要将这部珍贵的地阶武技传授给自己,甚至把他给关在这个不知究竟是何地的山腹当中,一定要他潜心修炼。

    地阶功法之珍贵不可估量,在整个南荒大陆之中,达到了地阶的功法也绝对不会超过十部,更别说是相对而言比功法更加珍贵的武技。吴烟宁这般行为实在有些不合情理,也让白阳陷入了一阵沉思。

    之前她当着众多长老的面向自己提起斩雪时,白阳只当那是一部玄阶高级的武技,心里虽然期盼却并没有太过在意。尤其在藏经阁二楼,触发了血脉的新能力,融合出一部专属武技空冥天玄劲以后,白阳便对斩雪的期待值降低了许多,之所以前来,更大的原因只是照顾吴烟宁的脸面。

    “算了,不管吴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左右都无法离开,正好也算是为我创造了安心修炼的条件。”

    白阳定了定心神,将玉板捧在手里,逐字逐句阅读起来,整个人的精神顿时高度集中,开始参悟斩雪二百零六招入门拳法的奥妙之处。

    地阶武技深奥如海,许多意境都是隐晦至极,尽管白阳先前有修炼地阶残招天下无双的经验,但两者之间却不可同日而语。一者是来自于星辰之力投射出来的神秘武学,而且经过血脉之力的细化,令白阳可以更加快速的感悟招意,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但斩雪却是名副其实的一套地阶武学,没有经历血脉之力的进阶,在深奥程度上自然也不是残招可比。

    “难怪斩雪的修炼难度会让万长老都摇头不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套武技的修炼难度,可能要比打通自己身体里面的三十二道窍穴更加困难。”白阳看了一大半以后,心里就已经产生了震惊:“仅仅是入门式就有二百零六招之多,每一招都对应人体的一块骨头,二百零六招全部练成以后,就等于将全身骨骼淬炼了一遍。这就等于将练招和练骨结合起来,难度大大增加了。”

    白阳吐出一口气,“不过,这套武学中的许多奇思妙想,甚至对我的修行之路都有启发。地阶武技果然名不虚传。”

    话音一落,白阳将玉板放到了地上,两臂震动,按照玉板之上的修炼方式,打出了一套拳法。只听他浑身骨骼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尤其是一条脊柱,竟是发出如同鞭子一般的炸响,腰力传达到全身每一个地方,空气中也是发出了一声气爆声。

    这一套拳法,白阳没有动用半分身体里面的罡气,仅仅是抱着热身的态度,想要感受一下斩雪二百零六招入门拳法的奥妙。

    不试还好,这一试之下,白阳几乎觉得自己身体里面仿佛有一种诡异的巨力正在拉扯他每块骨头,拳劲纵横之间,便有一股股特殊力量在体内迸发,开始淬炼骨骼,让骨骼变得更加坚实强壮。

    人体有太多神秘之处,气血,骨骼,肌肉,甚至是脉络等等等等,都有许多外力所不能至的地方。而炼体之术,就是要将这些外力所不能达到的地方也修炼完美,使得身体不存在任何缺憾。

    砰砰砰!

    白阳忽然变招,一脚踏在地上,拳劲如同巨浪拍岸,源源不断在空气中炸开,同时他的骨头也发出了轻微的脆响,一阵剧痛席卷神经,使白阳脸色骤然一白,倒吸了口凉气。

    “嘶!”白阳咧了咧嘴,悻悻的停止了修炼,苦笑道:“只不过是试试这套武技的威力而已,竟会有如此惊人的后果?刚刚那套拳法,应该是专注于修炼脊柱以及双臂的骨头,有一瞬间我几乎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要碎掉了,看来这部武学的修炼还是得循序渐进,不能冒功。”

    心间有了这个念头,白阳只得强迫自己暂且遗忘玉板上那诱人的地阶武技,旋即意念微微一动,薄薄的通窍功法落在手中:“这部应天级评价的功法,也不知道有哪些奇异之处。在体内打通三十六处窍穴?听起来似乎是把体内的窍穴打通,吸纳天地元气的速度加快,能让修炼速度倍增,但这应该不是它被血脉之力评价为应天级的真正特点。”

    白阳想着,翻开了通窍功法,进阶以后的凝窍诀化成金色光字,悬浮在纸张上方。

    以最简短的速度阅读完成,白阳脸色微微一变。“难怪血脉之力会将这部功法评价为应天级,经过血脉力量的改善以后,这新的凝窍方法不仅简单了许多,还让元气吸纳的速度快了三倍左右。最主要的是,凝窍诀的关键在于凝这个字。它凝聚出来的窍穴不光可以加快修炼速度,还能储存力量,填满三十六个窍穴以后,就相当于多出了三十六次持续战斗的机会。”

    可不要小看这三十六次持续战斗的机会。

    在与境界相仿的对手战斗之时,如果局面僵持不下,气海丹田中储存的力量一旦耗空,或者陷入短暂的枯竭,都会落为破绽。

    尤其是白阳的气海丹田与常人不同,那片战晶碎尘可以让力量运转的速度丝毫无碍,再配合这三十六道窍穴,未来他的力量就相当于源源不绝,无穷无尽!

    即便是面对比自己高个几段的对手,利用这样的手段,都有可能将对手活活给耗死,更别说白阳现在的实力,寻常的罡气十段都奈何不了,最起码也要定元强者出手,才能够制服。

    但也仅仅是制服而已,并不能够杀死,而且如果真的让白阳凝聚了三十六道窍穴,到时候凭借源源不断的力量,真的能够耗死定元境强者也说不定。

    “这样想来,也要感谢吴长老将我关在这里,让我能够有一个足够安静的环境来凝聚体内的三十六道窍穴。”白阳合起功法,脸庞之上露出一抹喜色。“以凝窍诀上面的描述,我一个月内大概可以凝聚出两到三个窍穴,如果速度够快,甚至凝聚五个都不在话下。但后面的窍穴一个比一个难以凝练,需要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庞大,以我目前的需求,凝聚十个窍穴左右就已经足够了。”

    玄剑宗、药堂之内。刘丹青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床上逐渐转醒的慕容震,神色之间有些痛心。

    倒不是他为慕容震如今这副残废的模样感觉痛心,而是痛心自己为了医治慕容震耗费的珍贵资源。

    为了救这个小子,刘丹青硬是喂给他几枚珍贵的玄阶丹药,才算是将慕容震从昏迷不醒的状态中挽救了过来。

    此时此刻,慕容震浑身都被一股散发着药味的灰石包裹,几乎只有一张脸暴露在外,在他睁开双眼的瞬间,那黯淡又茫然的眼神瞬间迸发出怨毒的光芒。

    “小子,为了救你,老夫可是搭进去不少自家珍藏,慕容家应该会偿付这些珍惜丹药吧。”刘丹青负手立在床边,看着慕容震那怨毒的眼,发出一声嗤笑:“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还有勇气去记恨,我该夸你勇气可嘉,还是骂你愚蠢至极呢?你的身体里有动用过秘术的痕迹,这一点,老夫已经帮你瞒了下来,否则结合林风的证词,你现在就要坐实了残害同门,目无宗规的罪名,你可知晓?”

    慕容震抬了抬眼皮,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有些虚弱道:“是赵寒长老叫你这样做的吧。”

    “赵寒?不,帮你仅仅是老夫自己的意思,你在赵寒心里只不过是个弃子,不要把自己的地位放的太高,你在他眼里的价值,远远不如你所想象的那般珍贵。”刘丹青摆了摆手,“不过,这些你应该已经明白了,老夫也懒得与你废话,我只问你一句,你想不想报仇?”

    “报仇?”慕容震眼中涌现疯狂之色,哈哈大笑起来,尽管四肢尽废不能行动,却仍然如同一头受伤的凶兽,恶声道:“如果仅仅是报仇那么简单,又怎么对得起我受到的耻辱?我要让他活的凄惨,死的痛苦!”

    “我要让他,品尝到真正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