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八章 白玄京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八章 白玄京

    离渊城,占地足有万里,辽阔宽广,同时也是南荒核心城市,宗族林立,大小世族不知几百之数,但离渊城真正的掌控者,却还是那踞霸万里,权势滔天的白家。

    白家府宅立于那繁华街道的西北之处,那气派的朱漆大门处,两个身材健壮,看起来有修为在身的家丁眼神凌厉,时不时看向街道上的行人,如同两尊门神。

    那大门之前,竟是以玛瑙为缀,白玉为阶,以及两座巨大狰狞的瑞兽石雕,种种细节尽将白家的地位彰显的一览无遗。

    而在门墙以内,府院的地势更是复杂交错,隐约还可以见得许多小道上,有一些侍女端着东西匆匆走过,瞧这模样,白家应该是在接待一位身份不低的客人。

    循着小道一路到会客厅,里面隐隐有一阵爽朗的谈笑声传了出来。

    厅内,一名身穿锦袍,约莫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坐在主位,气势浑厚,眉宇之间更是暗藏威严,是那种长久权柄在握,蓄养而成的上位气息。但他此时却是舒展眉头,与那在客座的黑袍老者高声笑道:“徐长老,您也不要为难我,非是我白家不愿意与皇室结成亲家,而是龙象这孩子脾气古怪,一心只想修炼,我虽然是他的父亲,却不能替他的终身大事做主啊。”

    “呵呵,白族长,陛下这次有意与白家结为亲家,我一个跑腿送信的长老,哪里敢为难你。令公子白龙象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已是定元境的强者,他自然只有我们宁曦公主才配的上,希望白族长好好考虑,陛下交代我一定要促成这次好事,使得白家跟皇室亲上加亲啊。”黑袍老者抚须一笑,话虽说的客气,却是带着几分不满在其中。

    坐在主位的男人正是白家现任族长白玄京,而那黑袍老人,却是当今皇朝的一位客卿长老,地位崇高,今日前来,则是代表着皇朝的陛下来赐婚白家,要将自己的小女儿宁曦许配给白家第三代最杰出的天才白龙象。

    如今宗门四起,掣肘皇权力量,使得皇室影响力早已不如以往,衰败至极。现在的皇室,也只不过就是个稍微强大点的宗门,再也不像许多年前拥有统治大陆的地位。

    现在白家盘踞离渊城,实力非凡,那位皇帝陛下会选择这么做,显然也是在给皇室拉拢强大的盟友,以防迟早会被推翻的悲惨下场。

    白玄京对于皇帝赐婚之事,显得没有太多在意,现在皇室没落,前有各大宗门围绕,后有王公诸侯虎视眈眈,可谓是虎狼环伺,自身难保,白玄京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儿子与一个逐渐没落的势力扯上关系?

    不过,尽管现在皇权衰败,但是皇室仍然有着一定的影响力,白玄京也不想直接拒绝得罪了对方,便笑道:“徐长老,你有所不知,龙象那孩子现在修为达到了定元境,而且前一段时间突然有觉醒血脉的势头,只怕不能收心成亲,陛下的美意我也不好拒绝,这事情容我再与龙象商量商量,如何?”

    虽然说是商量,但那黑袍老人也不是傻子,也是听出了白玄京话里的敷衍,遂露出一丝冷笑,道:“白族长,皇家无情,我这头一次来,是带着陛下的诚意而来。但如果让我白白回去了一趟,再次造访的时候,也许就没有现在这么客气了。”

    白玄京眼神一闪,有些冷意。心道如果老皇帝现在若是还活着,你们皇室还有资格说这句话,但是现在那曾经是武尊强者的老皇帝早就不知所踪,如今新帝只不过是个地元境,放眼整个南荒大陆,地元强者虽然稀罕,但却并不是无敌的,没了武尊坐镇的皇室,还有谁会把你们放在眼里?

    当然这种话,白玄京只会在心中想一想,就算现在的皇室再怎么落寞,那也曾经是南荒大陆的主人,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底蕴。只见白玄京笑了笑,说道:“徐长老言重了,我只是说让我们再给年轻人一点时间,并没有说,白龙象拒绝娶宁曦公主啊。况且,徐长老话里的意思,难道是想逼婚不成?从来都是听说男方逼婚女方,可徐长老这般逆转过来的举动,就不怕让宁曦公主怪罪?”

    黑袍老人面皮一抖,脸上也是微微露出了不耐的神色,只不过他并没有发作,盯着白玄京问道:“白族长这是要拖延时间了?呵呵,不如我们想个折中的法子,白龙象不行,那白家第三代也有几个出色的孩子吧,既然都未曾婚配,陛下膝下可是有不少子女,无论你们白家这边是打算娶,亦或是嫁,总得让老头子我交差才行。”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就等于完全没有回转的余地。黑袍老人也将自己的态度表露的极其明显,不管你们白家出的人是不是白龙象,就算是嫁给其他的第三代族人,皇室也要不惜代价将白家绑上战船。

    如果能够得到白龙象这个天才,是最好的结果,得不到也不必强求。

    见老人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白玄京虽然心中皱眉,但也不好继续推脱敷衍,只是他也在暗暗发愁,白家第三代族人,无论男女皆是天赋上佳,如果这么草率的决定,未免白白便宜了皇室。

    就在这时,那个坐在下首始终没有开口的白夫人微微而笑,柔声道:“老爷,你也真是糊涂,莫非忘了白阳那孩子吗?”

    “嗯?”黑袍老人眉毛一挑,看向了白夫人。白夫人却是含着笑容,不再开口,只是她这话已经起到了提醒的作用,白玄京喜上眉梢,想起了那个送进玄剑宗已经快要一年的侄子,呵呵一笑,说道:“瞧我这记性,徐长老,我看,咱们以后可真的要亲上加亲了。”

    “哦,此话怎讲?”黑袍老人不明白白玄京为何前后态度相差如此之大。

    白玄京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笑着说道:“我有一个侄子,名叫白阳,算一算年纪也该有十六岁了,正是适婚之龄,与宁曦公主也是同龄人,应该很是合得来才是。”

    “白阳?怎么从未听说过白家第三代有这么个人?”黑袍老人面露怀疑之色,生怕其中有诈。

    这时,白夫人再次开口说道:“徐长老,白阳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为人踏实,从小就勤奋,现在还是玄剑宗的弟子,也算是一表人才了。”

    “是啊。”白玄京心里大乐,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含笑点头:“白阳这孩子绝对配的上宁曦公主,徐长老放心好了。”

    黑袍老人心里还是怀疑,便提议道。“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的回去交差了,一个月内,陛下便会遣人将宁曦公主的嫁妆送来,不如最近先找个时间,让两个年轻人见面沟通一下感情,白族长觉得如何?”

    “老狐狸!”白玄京心中暗骂,表面上却有些为难道:“白阳在玄剑宗内修行,也有一年多没有回家了,我看这不大方便吧。”

    老人摆了摆手,道:“这有什么,据我所知玄剑宗向来不会太过于束缚门下弟子的自由,只要写一封家书送到玄剑宗,这种大事,我想玄剑宗也没有理由不放人。好了,我一个传话的老头子,该啰唆的也啰唆完了,白族长,这次之后,您与皇室亲上加亲,这整个离渊城,甚至半个南荒都可能是白家的囊中之物了啊,好自为之吧。”

    说罢,黑袍老人缓缓起身,白玄京也跟着起身相送,将老人送出会客厅后,便叫来下人引路送客,自己则站在台阶上盯着黑袍老人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老爷,陛下想要拖我们白家下水,这可该如何是好。”白夫人跟了出来,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美丽脸庞上,满是哀色,叹息道:“幸亏老爷你坚持拒绝了他赐婚给龙象,否则毁了我儿终生大事,那可怎么办。”

    “哼,宁曦公主是什么货色,也配嫁给龙象?想用自己的小女儿拴住龙象和白家,宁天机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白玄京冷笑不止,道:“现在皇权中落,如果老皇帝再不出现,皇室迟早要灭亡,但我们也不好得罪太过,多亏你之前提醒,让我还记起白阳来,想必他在玄剑宗这一年也是没有什么收获,派人送一封家书给他,现在也是该他报答白家十几年养育之恩的时候了。”

    白夫人闻言,应了声是,旋即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老爷,父亲那边,是不是也要通知一声?毕竟他对白阳这个孙子虽然冷漠,但也算是照顾有加”

    “不必,三弟跟那女人连个名分都没有,说白了,白阳只不过是个私生子,父亲怎么会在乎他?更何况这对他来说并非坏事,宁曦公主为人虽然刁蛮,但好歹也是个美人胚子,立刻派人送信去玄剑宗给白阳,叫他一个月之内赶回来。”白玄京一挥手,将事情决定。

    话虽然是这样说没错,但是白玄京心中十分清楚,这种牵扯到利益的婚姻,弱势方往往是要做出牺牲的。更何况白阳只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私生子,等到他的身份曝光,皇室方面肯定不敢找白家的麻烦,但是白阳的下场,绝对会十分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