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三章 夏听柏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三章 夏听柏

    夏听柏摇了摇头,笑道:“话不能这么说,你是我妹妹,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你?再说,嫁给元布衣有什么不好?元家虽然势利眼,但元布衣这个小子,我可是有替你观察过,长的一表人才,性格也很温和,现在实力是罡气十段,随时都能突破到定元境。这么好的夫婿,多少人求都求不到,你又有什么可抗拒的?”

    夏月看了夏听柏一眼,俏脸之上露出一抹怒意,寒声道:“他再好,也不是我想要的。你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不嫁?”

    “夏月!”夏听柏脸色一沉,“你如果再这么任性,就别怪我这个做大哥的不讲情面!”

    夏月闻言,脸庞之上冷笑连连,别过身去,毫无感情的说道:“从我出生开始,你们就对我灌输要为家族着想的想法,不可以有任何反抗之心。从小你们精心培养我,却何曾真正把我当成家族一份子来看待?只因为我是个女孩,我就要成为家族的筹码?夏听柏,我告诉你,即便我嫁到了元家,我也不会甘心做你们的傀儡,我会把你们这些年在我身上倾注的资源还给你们,然后,我夏月跟你们夏家再无任何瓜葛。”

    “还?你还的起吗?”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夏听柏也是冷声道:“你以为凭你自己能力,可以在玄剑宗内顺风顺水?你知道把你培养成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家族要花费的代价有多少?我看,父亲对你还是不够严厉,所以你才会有这种想法!”

    说到这里,夏听柏顿了顿,丢下一枚储物戒指,冷眼瞧着夏月:“也不要说我这个做哥哥的不照顾你,这一份,是我单独为你准备的嫁妆。你再想想清楚该用什么样的态度与我回去吧。”

    说完,夏听柏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夏听柏一离开夏月的住处,便被玄剑宗的人热情接走了。

    他是夏家大少爷,也是内定的夏家未来族长,身份特殊无比,更主要的是夏家有钱,用腰缠万贯都无法形容夏听柏多么有钱。如果能用钱财来衡量一个宗门的话,夏家的财产,几乎可以买下整个玄剑宗了。

    所以他的到来,也是引起了许多长老的重视。虽然不至于惊动十位实权长老,但一些管管杂事的小长老却巴不得和这位夏家少爷套近乎。

    夏月站在房门前,冷眼看着这一幕,直到再也看不见夏听柏的身影,夏月便拿出他给的那个储物戒指,顺手给丢了出去,转身就要回房。

    但是就在这时,一只手恰到好处的接到了这枚储物戒指,旋即便是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夏月表情一怔。

    “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说扔就扔了。”白阳捏着戒指,走向夏月。

    夏月没有回头,却是气鼓鼓道:“你喜欢?那送你好了,拿着它离我远点。”

    白阳沉默了一会,将储物戒指放在了台阶上,看着夏月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月一声不吭的走进房间,砰的甩上了门。

    白阳站在门外,也不生气,只是低声道:“如果你不愿意,那就拒绝。我不想看你牺牲自己,尤其是这么可笑的理由。”

    “关你屁事!”

    夏月在房门里大声叫道:“你难道以为,我是为了你才愿意嫁给元布衣吗?你以为我是为了保护你才想跟家族妥协吗?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是自愿的!”

    “我是自愿的!”听到夏月那有些失控颤抖的声音,白阳站在门外,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最后,他还是缓缓上前推开了房门,看着蜷缩在角落的夏月,胸口不由一闷。

    此时夏月窝在角落,肩膀微微颤抖着,俏雨梨花的模样让人极其心疼。白阳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一时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只能走上前,蹲在夏月旁边,叹息道:“我知道你的感受,我也知道被家族当成筹码和棋子的滋味。也许我这颗棋子,比你还要更惨,白家觉得我是废物的时候,就把我抛弃到玄剑宗自生自灭,如果有了成就才会接回去,如果反之,就只当没有我这么个族人。”

    “从小我就生活在白家的阴影下,我娘是他们口中身份不明的野女人,她生下我之后不久就走了。我爹早在很多年前就不知去向,我一个人留在白家,就成了他们口中的野种。”白阳语气平淡,像是在诉说一件事不关己的故事。

    夏月抽了抽鼻子,止住眼泪,看着白阳那平静的侧脸。

    白阳笑了笑,说:“除了四叔,整个白家就没有人正眼瞧过我。我就是一颗没有用的棋子,如果不能发挥余热,甚至连清盘的价值都没有,我知道你的感受,所以我也理解你的无助,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绝望的理由,如果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无法反抗呢?”

    夏月抹了一把眼泪,声音微微有些沙哑,淡淡道:“我的一切都是夏家给的,摘掉了夏家大小姐这个光环,我就再也没有任何优势,拿什么反抗给予我一切的家族?”

    夏月的话里,带着淡淡的无奈与悲哀。出身世家,又身为女孩,往往就是这样的身不由己,而夏家又是唯利是图的商贾家族,一个精心培养的女孩,自然要被他们拿要获取最大的利益。

    所以,夏月的绝望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如果没有能力抗争,那就努力强大自己。其实你并不比任何人差,虽然你一直都以那个大大咧咧的刁蛮千金形象示人,但是我知道,真正的你是个坚强的女孩。”白阳笑了笑,伸手替夏月抹去了眼角的泪珠,然后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轻声说道:“如果没有那么坚强,就大哭一场,继续努力让自己变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你永远依靠,只有自己才是你最大的仰仗。”

    “白阳,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夏月看着白阳,忽然泪如雨下,一拳又一拳砸向白阳,有些歇斯底里道:“既然你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这个混蛋!”

    白阳不闪不避,只是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等到夏月稍微平静下来以后,他轻轻揽住了夏月的肩膀,叹了口气:“把你心里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就会舒服多了。”

    夏月一头扑进白阳的怀里,哭的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