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六章 还黄阶丹药?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六章 还黄阶丹药?

    那白衣青年露出一抹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轻声道:“我叫夏听柏,夏月的哥哥。听说我的小妹在这段时间里很受你照顾,我代她向你道谢。”

    “不过。”夏听柏话锋陡然一转,盯着白阳手中忽明忽暗的玉佩,说道:“这块玉佩,是我夏家族人的证明,夏月她毕竟还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感,所以会干出一些傻事。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分辨事理,不会陪她胡闹的对么?”说着,夏听柏伸手去拿白阳手里的玉佩,但白阳却是把手一缩,目光平静的看着夏听柏。

    夏听柏脸色瞬间变冷,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阳面无表情道:“这是夏月交给我的东西,就算想要讨回,也要她亲自来说。更何况你莫名其妙跑来说你是她的哥哥,是真是假还需要验证。”

    “你的意思,是怀疑我在骗你了?”夏听柏表情一收,双眼之中,仿佛有寒芒闪烁,冷冷道:“我念在夏月对你似乎有些特别的情愫,所以不愿跟你计较,你别不识好歹给脸不要!”

    “否则呢?”白阳扬了扬眉,一股磅礴力量,缓缓流转起来,许多凝成了实质的罡气在他身体四周环绕着,一瞬间就让他的气势变得有些骇人。

    夏听柏神情微变,暗暗震惊于白阳展现出来的气势。

    他在来之前自然稍微打听过白阳的身份背景,除了这次外门大比意外展露出惊人天赋之外,身世以及背景都是空白一片,而且据传实力也只是罡气一段,根本就没有半点威胁,否则夏听柏又怎么会冒然前来登门?

    但是

    夏听柏盯着有恃无恐的白阳,心里不由得一阵烦躁,暗骂道:“这小子表现出来的气势,明显不是罡气一段应该有的啊,那些该死的长老,难道还敢骗我不成?不过,白阳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夏听柏摇了摇头,并没有往深处去想。

    其实只要他仔细想想,就不难记起白家也有一个名叫白阳的少年,虽然名声不显,但这种关于南荒各大家族的情报他早已牢记在心,这种低级错误本不该轻犯。

    也是夏听柏心底并不在乎一个玄剑宗的弟子,所以才会如此轻视。

    夏听柏死死盯着白阳片刻,强忍怒火说道:“夏家玉佩意义重大,不得轻易转赠。况且夏月已经与人有了婚约,这种私密之物,赠予外人更是不妥当的举动,夏月毕竟还感情上容易冲动,我知道你应当会分辨个中区别的,对吗?”

    “你要说的就这些?”白阳看着夏听柏,平静道。

    “呵呵。”夏听柏伸手拍了拍白阳的肩膀,也是毫不介意的笑着道:“也许你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所以会有些侥幸想法也是正常。看看你手里这块玉佩,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你知道这块玉佩代表着多么大的权势吗?你是个出色的年轻人,假以时日,一定会有所成就,只不过这世上的事,总会有几件不如意,夏家的水远比你想象要深,所以就当是为了她好,也为了你自己着想,好好考虑一下吧。将玉佩还给我,以后不要再跟夏月见面,一切就还有转机。”

    话落,夏听柏再次向白阳伸出手,想要拿那块玉佩。

    而且这一次,夏听柏也是用上了几分力量,直接擒住白阳的手腕,让他无处可躲。

    手腕被擒,白阳神情如常,只是体内狂暴的罡气瞬间运转起来,毛孔中如同爆发出千万根罡气化成的细针,狠狠刺向了夏听柏的手掌!同时,白阳手腕一抖,夏听柏的手臂发出咔嚓一声,像是关节错位一般,整个人也是被一股恐怖巨力震退了一步,手掌不停颤抖着,脸色立刻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

    夏听柏冷声问:“这就是你的回答?”

    白阳直视他的双眼,一字一顿道:“你叫夏听柏是吗,我记住了。”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听柏怒极反笑,俊朗的脸庞上满是玩味:“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居然还敢威胁我?这次我是为了接夏月回家,所以孤身前来,如果在往常,我身边罡气境的护卫至少有两名。你敢靠近我十步以内,就会立刻被击杀。醒醒吧,少年怀志是好事,但过度狂妄便是愚蠢,你以为自己有点资质就可以跟我叫板了?”

    “如果你还有些理智,就忘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将玉佩交还与我,无论你曾与夏月发生过什么,我都既往不咎,她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世界里,而你一辈子也无法真正进入她所在的世界。”夏听柏冷笑的说着,右手食指一弹,一道不起眼的光芒闪过,便有个盒子凭空出现在他手里。

    他将这盒子递到白阳面前,说道:“这是一枚黄阶高级的龙血锻骨丹,出自大师之手,药毒只有三成不到,对人体的害处微乎极微,如果在拍卖行鉴定以后,实拍价格至少三百颗中品灵石,就当是夏家给你的补偿。”

    白阳目光落在那盒子之上,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顺手将它接了过来。

    夏听柏见白阳接了盒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心道:“到底还是个穷小子,连黄阶丹药都没见过,早知道如此好打发,我又何必浪费这么多的口舌?”

    然而,就当他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保持多久,白阳接过那龙血锻骨丹的盒子以后,却是直接将盒子扔在了地上,将那精致的木盒,以及里面的丹药,一脚跺了个稀巴烂!

    白阳看了眼脚底那已经分辨不出是丹药的残骸,朝夏听柏笑了笑,道:“抱歉,不小心手滑了。”

    夏听柏表情微微一楞,看着那被踩进尘土的丹药,旋即脸庞憋的通红,一股怒意再也按捺不住,“白阳,这可是你自己不识抬举!一颗龙血锻骨丹,足够让你这样的瘪三倾家荡产,你信不信?”

    “哦?是吗?”白阳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听柏。

    旋即只见白阳手指一抹,那个造型古朴的储物戒指便是闪了闪,一个瓷瓶落在他手中。白阳从中倒出一粒龙眼大小的紫色丹药,静静滚到手心,这颗丹药刚一出现,周围的温度顿时上升了许多!

    那丹药中宛如暗藏着一股庞大的火元,同时也有种让人心旷神怡的药香味散发出来,让人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光是从品相来说,这枚紫色丹药,就比那龙血锻骨丹强了太多太多。

    “这是”夏听柏还是有些眼力,看到白阳手中的丹药,顿时谨慎的观察起来,旋即颇为惊讶道:“这是紫火锻骨丹?”

    “玄阶中级的紫火锻骨丹,比起龙血锻骨丹来说,品阶高了不少,药效也强大许多。怎么样,这颗丹药,可是够赔你的龙血锻骨丹?”白阳笑了笑,说道:“如果不够,你可以说出来。当然,我知道你夏家大公子财大气粗,并不缺这些小玩意,但是我做人素来讲道理,弄坏了你的丹药,自然就要赔。”

    夏听柏脸色难看至极,他没想到,自己用来羞辱白阳的手段,居然会被反过来利用,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这次离家并没有随身携带太多好东西,更何况,玄阶的丹药往往都代表着一笔巨额财富。虽然对于夏家来说,玄阶丹药并不算什么,但是他夏听柏还不是夏家族长,每年他能够得到的玄阶丹药也不过只有不足十颗罢了,白阳这般举动,倒真的让他感觉有些面皮微热。他夏听柏一向财大气粗,今日居然栽在了这么大个跟头,如果传出去,岂不得被人笑死?

    “嫌弃这枚丹药不够贵重?”白阳见夏听柏铁青着一张脸不说话,手掌一翻,装满了启灵丹的瓶子,也是出现在他的手里。“加上这启灵丹,如何?”

    夏听柏胸口里仿佛憋着一团闷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然而这还并不是最让他感到绝望的,更让他绝望的是,周围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许多玄剑宗弟子,正好奇的看着他与白阳。

    因为白阳消失了整整半个月,昨天一出现,消息就传遍了内外两门,今日一早,他们其实就已经在这座院子附近徘徊了,此时看到夏听柏和白阳似乎起了争执,他们更是十分自然的聚集起来,将院子的出口堵住。

    “这人谁啊?看起来很嚣张的样子?”一个年纪不大的外门弟子,表情不善的盯着夏听柏。

    “不知道,不过我刚才看到他拿了一枚黄阶丹药给白师兄。嘿,白师兄直接把那丹药给扔在地上踩了个稀巴烂,他还说那丹药能让白师兄倾家荡产,笑死我了。”另一名外门弟子好像早就在附近,看到了一些经过。

    “黄阶丹药?白师兄得了外门第一,拿到的奖励就足够砸死这傻货,黄阶丹药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什么东西!”

    一波高过一波的讨论,把夏听柏说的脸色通红,气极的指了指白阳,冷笑道:“白阳,你很好,我们走着瞧!”

    说罢,转身便拂袖而去。

    看到那些玄剑宗弟子嘲讽的眼神时,夏听柏更是胸口发闷。

    一个内门弟子环抱双臂,不屑地冲着夏听柏背影喊道:“喂,你留下的垃圾不捡走吗?还黄阶丹药,嗤!”

    夏听柏身形一个踉跄,连忙加快步伐,不敢有半刻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