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七章 妥协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七章 妥协

    夏听柏走了之后,白阳微微一笑,对着在场的玄剑宗弟子们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各位了。”

    刚刚那个嘲笑夏听柏的内门弟子笑道:“白师兄客气了,这个人嚣张至极,昨天我同长老一起接待他时,他便对我们指手画脚,把我们当成下人使唤,可惜到了白师兄面前一样也得吃鳖,真是痛快!”

    他也是跟白阳一批转为内门弟子的外门弟子,白阳与他也并不算陌生,笑着致谢一声之后,便再次与那些玄剑宗弟子道谢。

    “白师兄,你与我们就不必客套了,我们是同门,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那种不知道哪来的东西欺负我们玄剑宗的同门。”

    “就是,他真以为我们玄剑宗的弟子好欺负?”

    “话说白师兄,你之前不是在吴长老门下潜修?现在突然出现,是吴长老认可了你的修行成果吗?”

    望着眼前义愤填膺,又带着些许关切之意的少年们,白阳心头也是有些东西涌动了起来,脸上露出一抹感激笑意,缓缓点头道:“既如此,这些客套话,我就不再说了。至于我为何会出现,再过段日子,我们这些已经晋升为内门的弟子都要离开宗门去外界游历,这件事情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我之所以会被放出来,也是因为此事。”

    “这事情不算什么秘密。”只见那个内门弟子摆了摆手,笑道:“玄剑宗内早就传的沸沸扬扬,新晋内门弟子要出门游历至少两年,这是玄剑宗的传统,只是想不到,我们这一届居然这么早。想来宗门这个措举,也和白师兄你脱不了干系。”

    他话语之中,夹杂着一些毫不掩盖的敬佩。

    玄剑宗这一届晋升的内门弟子,光芒之强盛几乎掩盖了往常数十年,乃至百年的弟子。以至于玄剑宗不得不下了封口之令,将那次外门大比的消息严格控制在宗门之中,不许外传。而这一切的起始,自然就是展露出惊人天资,打破了幻月魔境记录,甚至还觉醒了血脉的外门第一,白阳。

    白阳展现出来的恐怖天赋,据说已经引起了玄剑宗一些太上长老的重视,以至于他们拍板决定,这次新晋内门弟子的游历,还是提前几个月为好。一来,是为了包括白阳在内,数十名天分惊人的弟子能够更早的受到磨练,毕竟在宗门之内,他们的天赋就算再怎么惊人,也是一切顺风顺水,得不到真正的磨练。只有在外界经历过生死之间的危机,才能够真正的有所成长。

    二来,让这些弟子早些离开宗门,也便于隐藏他们的身份。尤其是白阳,他得到外门第一,又打破了幻月魔境的记录,风头太盛,这么大的消息想要藏住,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只有让白阳离开玄剑宗,他才能够获得某种程度上的安全。

    那些还没有出外云游的太上长老们,自然要关注这般天才的弟子。再加上万青冥,吴烟宁等人从中推波助澜,内门新晋弟子的游历一事自然就顺水推舟敲定下来。

    白阳听到这话,也是笑了笑,说道:“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只有经历危险,实力才有快速提升的可能。在生死之间得到的感悟,往往会让人如同醍醐灌顶,境界能有很大的进涨。”

    说到这,白阳微微一顿,看着眼前这些同门,看着眼前一张张挂满了热切与稚嫩的脸庞,抿了抿唇,说道:“但是我由衷希望,两年之后大家都能安然无恙回到宗门,无论游历的结果如何,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

    “白师兄放心吧,我可是惜命的很。”一名年轻不大的内门弟子笑了笑,说道:“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让自己身陷险地,哪怕实力提升的慢些,嘿,我可还没活够呢。”

    “是啊,师兄你就放心吧。这次游历提前的原因可是你,你多保重自己吧。”

    他们之中,已经有人得知白阳在这几天内,就要离开宗门去外界游历,也是鼓励道:“我也不说什么为玄剑宗争光的话,希望几年之后,白师兄能让我们这些人能够自豪曾经是你的同门,让那些世家子弟看看清楚,他们眼里一直瞧不起的卑贱之人,究竟能够发挥出多大的力量!”

    在场之人都是同样的身份地位,他们之所以如此崇拜白阳,也是因为白阳敢于向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挥动自己的拳头。

    白阳的出现,也是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做化不可能为可能。

    “你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夏听柏看着夏月,表情有些惊讶。

    本来之前在白阳那里吃鳖,让他的心情很是郁结,但他没想到,夏月竟突然答应了与他回到夏家,这虽是他这次前来玄剑宗的目的,心中却生出了一些不真实的感觉。如果夏月真的这么好说话,他又怎么会千里迢迢奔赴玄剑宗,又怎么会如此费尽心思,甚至还为此找上白阳?

    夏听柏看着面前表情平静的夏月,越想越觉得其中有些蹊跷,便是疑惑道:“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啊,我本以为你还要再反抗一段时间,这么轻易就妥协,简直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夏月。”

    夏月面无表情,说道:“这不正是你和夏家所期望的?何必现在装出一副好哥哥的样子惺惺作态?”

    “话不能这么说,你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兄妹之情做不得假。”夏听柏皱了皱眉,叹息道:“家族利益我也无法违背,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这个做哥哥的,又怎么会不期望着自己的妹妹得到幸福?只可惜我们生在夏家,都没有自由。”

    夏月扬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平静道:“我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再反悔。我会跟你回夏家,我也会遵从夏家的意愿,与元布衣订婚,但是想我与他完婚,至少要两年以后,否则我绝不答应。”

    “两年以后?为什么?”夏听柏脸色一变,“家族的意思,是希望你与他尽快完婚,怕是等不了两年。”

    “我已经做出了让步,如果不同意我的要求,我宁愿死,也不会与你回去。”

    夏听柏苦笑了一声,他对夏月实际上还是有些亲情在。见她如此决绝,当即也不好太过逼迫,更何况如果真的将夏月逼死,那夏家又要找谁去嫁给元布衣?

    于是夏听柏便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可以替家族答应你。但你这次回去,直到嫁到元布衣之前,你绝对不可能离开家族一步。而且,你把家族玉佩转赠给那个少年,估计也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转赠代表自己族人身份的玉佩,这象征什么含义,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才是,如果被父亲知道你与人私定了终身,不光你要遭殃,那小子更是活不了多久。”

    “如果白阳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能够送到元家的,就只能是一具尸体。”夏月眸中满是冷意,话语之中,更是充满了决绝!

    “你这样对他,他心中可曾知晓?”夏听柏忽然叹了口气,“夏家和元家能够给你的,你觉得他能给几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你真以为,你的感情会有回应?妹妹,不要傻了,你现在年纪还未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话。哥哥难道还会害你不成?”

    夏月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讽之色,看着夏听柏,宛如在看一个白痴,“你知道你为什么迟迟不能接任夏家族长之位吗?因为你的愚蠢和不做为,爹他不敢将夏家一片基业交到你的手里,就是怕你的鼠目寸光将夏家毁灭。”

    “你什么意思!”夏听柏面露怒容,夏月的话,正是戳中了他的逆鳞!他如今已经达到了继承夏家族长之位的标准,却迟迟不能接管夏家这片基业,心中自然对此极为不满。

    夏月懒得再与他多说,挪开目光之后,唇角如同莲花盛放般绽开一丝笑意,低声喃喃道:“我夏月看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平庸之辈?”

    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