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八章 离去之前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八章 离去之前

    夏月第二天便随着夏听柏离开了玄剑宗,她没有通知任何人,甚至连自己的许多东西都留在了宗门内,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并没有多少异常情绪。

    而夏听柏虽然对此感觉十分疑惑,但无论如何他此行的目的都已经达到,那些旁枝末节自然就懒得再计较。

    玄剑宗山门的山脚之下,一架马车静静等候着,一位衣着普通的车夫以及四名护卫守在马车旁,等待着夏听柏与夏月的到来。

    那四名护卫筋骨壮实,眼神凌厉,体内气息隐隐流露出来,不难发现他们竟是战气十段的好手。至于那名衣着简单的中年车夫,却是一点深浅都没有显露出来,但只要他站在那里,便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感觉,似乎一尊神秘高手。

    夏月这次嫁给元家,关乎到夏家的一个重大布局,这件事情除了家族内部最重要的成员以外罕有人知,不过就算保密工作做得再好,世上也绝无密不透风的墙。为了避免有敌对家族之人想要对夏月不利,夏家这次简直是动用了血本,不光派出四名战气十段的护卫,还请来一位家族中神秘的客卿强者来保护夏月,这位客卿是夏家隐藏的底牌,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第三代族人里面也只有夏听柏以及夏月这两人算是一知半解。

    据说,这位伪装成车夫的神秘强者得罪了东都大陆的势力,一路逃亡,最后被夏家族长救了一命,答应会保护夏家三十年。

    外界都以为夏家没有强者坐镇,所以一向都瞧不起夏家,只当他是商贾家族,在这片太古世界之种,家族势力的决定性部分往往是武力,没有足够的武力保护,就算拥有再多的家财,最终也会被人当成肥肉一口吞掉。

    “楚伯伯!”夏听柏带着夏月从山门之处缓缓走下,遥遥看去,一眼发现了站在马车前的普通中年人,大步上前笑着道:“这种小事情,随便吩咐给护卫来接就是了,怎么麻烦你亲自前来?夏月,这位是楚伯伯,当年你三四岁的时候与他最亲,整天缠着他,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夏月那张如同寒霜般毫无表情的俏脸之上,首次露出动容之色,向着面前的中年人挤出一丝笑容,低声道:“见过楚伯伯。”

    “你这小丫头,真是变化太大,我不过闭关几年而已,如今你竟已出落的如此漂亮?果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楚姓中年人笑了笑,然后看向夏听柏:“你们的父亲不放心,一定要我亲自前来保护。不过他的谨慎也并非是没有道理,就怕某些不开眼的宵小想对这丫头不利,有我跟着,倒也掀不起什么波浪。”

    这名楚姓中年人声音洪亮,仿佛洪钟大吕,让人不由心神一震。

    夏听柏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有楚伯伯你在,我们自然不必担心什么了。此行就多仰仗您了。”

    楚姓中年人手一挥,道:“我现在只是个车夫,闲话少说,趁早赶路,还能够在天黑之前达到下一个歇脚点。”

    闻言,夏听柏点了点头,手掌不动声色的拍在夏月背后,使得夏月面露厌恶,却很是利落的踏上了马车。

    临了之时,夏月回望一眼玄剑宗的山门,最后将那直入云端深处的山峰映在眼底,夏月毅然回头,钻进了马车之中。

    夏听柏见状,脸上有些不悦之色,想那个楚姓中年人笑了笑后,也是踏入了马车。

    那个中年人见状,翻身上车,一挥马鞭,淡淡喝道:“走了。”

    马车缓缓驶动起来。

    白阳睁开双眼,掏出了那块躁动不已的玉佩,先前忽明忽暗的光泽早已尽然内敛,这个暗示让他心头一动,旋即却露出明悟之色。

    “想必夏月此时已经随她的哥哥去往回归夏家的路上了吧。”白阳叹息了一声,玉佩失去光泽,就代表着附近已经没有了夏家族人的存在。另一块玉佩的拥有者就是夏月的哥哥夏听柏,夏听柏既然会离开玄剑宗,也就是说夏月已经同意随他离去。

    尽管这个结果并没有出乎所料,白阳心里,仍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夏月先前扑在自己怀里嚎啕大哭的模样,忽然就闪现在脑海中,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萦绕心头,令白阳脸上出现一抹恍惚之色。

    旋即,白阳露出苦笑,摇了摇头,站直身体,“看来我也是时候离开玄剑宗了。”

    他大步离开房间,朝藏经阁而去。

    在藏经阁旁边有一座朴素院落,简陋木门,虽不说寒酸,却没有任何气派之处,而这里正是藏经长老万青冥的居所。

    身为十大长老中唯一一个没有传人的长老,万青冥平日的生活也是显得悠闲了许多。

    白阳来到院中,走到房门前敲了敲门,正要说话,不料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小子,今日怎么有时间到老头子我这里来?”随着这句话响起,房门应声而开,万青冥一身灰袍,大步而出,似笑非笑看着白阳。

    白阳摸了摸鼻子,低笑了一声,旋即说道:“我要离开宗门,这次是来向万长老您告别的。”

    “哦?你决定的倒是挺快,不过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万青冥笑了笑,手掌一翻,掌中本来拿着的一本书卷顿时消失不见,然后他招了招手,对白阳道:“跟我来。”

    说着,万青冥踏下阶梯,走在前方带路。

    白阳楞了楞,便大步跟了上去。

    万青冥一路行至藏经阁门前,也不理会白阳,伸手推开了藏经阁的大门,才与白阳道:“你在这里等我,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说罢,万青冥走进藏经阁中,在一排排书架之中翻找了起来。

    藏经阁一层的藏书量十分恐怖,即便万青冥做了这么多年藏经长老,也只能说自己熟读每本功法,实际上还是有很多功法记不得,更别说是这些功法的排放位置,根本就不是经由他手处理,他翻了有一会,脸上露出一抹奇怪又尴尬的表情,喃喃道:“我记得是在这附近的啊?奇怪,难道是我记错了?”

    说着,万青冥又开始在一堆功法里翻找,许多功法被他像是扔垃圾一般扔到了地上,散落一地。

    他这般奇怪的举动,让白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此时此刻却也不好开口询问,便在原地等着,眼睛却是一刻都没有停止,一直盯着万青冥扔掉的那些功法,锻炼着自己的血脉之力,时刻不忘测试自己的极限在哪儿。

    很快的,白阳就发现自己现在几乎不必仔细观察功法内容,只需要看一眼,那金色光字便会替他评出功法的级别。

    “普通评价的功法,黄阶中级,还算不错。”

    “嗯?这部功法居然有优秀的评价?看来藏经阁一层也并非没有好东西。”

    完美以上的评价可遇不可求,一部评价为优秀的功法,其实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只是白阳现在已经看不上这些黄阶中级的功法,起码要黄阶高级才能入他的眼。

    经过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万青冥已经翻遍了大约三个书架,脚下许多功法像是垃圾般散落一地,他却是不管不顾,依旧在书架中翻找着。

    “不对,也不是这个,到底放在哪来着?”万青冥嘀咕了一句,瞥了眼白阳,发现后者竟以一副出神的表情盯着地面那些散落的功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正想要呵斥之时,他余光一扫,在书架的角落看到了一个黑蓝色封皮的古旧功法,脸上登时露出喜色,将那本功法拿了起来,拍拍封面上的灰尘,笑道:“可算找到了,就是你!”

    万青冥的笑声,将白阳从眼前金光四溢的幻象中清醒了过来,朝万青冥手中那部功法看去,眼睛立刻就有些挪不开了!

    “小子,过来,看看这个!”万青冥再次朝白阳招手,挥了挥自己手里的功法。

    白阳两只眼睛死死盯着那黑蓝色的封面,忍不住吞了下口水,慢慢走到万青冥面前接过了它。

    万青冥道:“这个也是我之前偶然读过一次,想起你最早时选择的是入梦经,我觉得它应该会对你有点帮助吧。”说到这,万青冥发现白阳的眼睛早就已经被那本破书吸引了过去,似乎压根就没听他在说什么,便苦笑的咂了咂嘴,“你这小子倒也懂得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啊。算了,老夫也懒得与你一般见识,这本破烂放在藏经阁中也只是占地方,不如送给你去研究,也许能够领悟到完整的入梦经呢?”

    说罢,万青冥拍了拍白阳的肩膀,道:“这次出门游历,记得万事小心,不要冲动行事。如果一有什么不对,保住小命最要紧,死人可是无法修行的。”

    白阳紧捏着手中的书籍,重重点了点头,将眼底深处那一抹震惊和喜色敛去,郑重道:“万长老,你对我帮助这么多,我都记在心里。如果未来你遇到什么麻烦,我绝对会拼尽全力帮你。”

    万青冥大笑了一声,“哈哈哈,麻烦?能够让我觉得麻烦的麻烦,你这小鬼又能帮到什么?不要想那些了,好好修炼,替自己争一口气,十年之内如果你能达到定元境,肯做我的衣钵传人,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