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章 盛会?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章 盛会?

    林风说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玄剑宗的新晋内门弟子,游历的时间都规定在两年?”

    白阳的确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而且之前也没有往深处去想。

    林风笑了笑,道:“因为每隔三年,东都大陆,北地大陆,南荒大陆的皇室以及宗门都会联手组织一场盛会。皇室之中,要派那些优秀的皇子或者族人参加,而那些宗门势力,能够派出的至少也得是内门弟子。这是三块大陆,三个皇朝,以及几大宗门势力间的豪赌,同样也是明争暗斗,互相博弈的手段。玄剑宗在南荒大陆的地位,这种盛会自然不能缺席,不过近两年南荒大陆的皇朝凋零,宗门力量虽然日渐强盛,却依旧弱了其他的大陆不止一头,如果我们南荒大陆再输下去,很可能就要割让出许多利益,最起码,南荒各大势力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

    “其实说白了,那所谓的盛会,就是几个大陆间的势力互相倾轧,甚至于东都大陆人人叫骂的魔门神宗都会掺和进来,因为太古世界虽然无边无际,但是像是几块大陆这种已经开发出来的资源,仍然叫人觉得眼馋。”林风解释了起来:“南荒大陆始终处于弱势,青黄不接的迹象太过严重,以至于已经连续几十年没有在这场几个大陆之间的勾心斗角中得到好处。”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南荒大陆依旧要参加这场盛会?而且一定要让年轻的一辈来参加?”白阳对于这场盛会也是有所耳闻,不过当年他只是个孩子,偶尔从白家人口中听到过罢了,并没有太朝心里去。

    白阳十分不理解,这种关乎于切身利益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一群年纪轻轻的晚辈参加?

    而林风也是叹了口气,说道:“地元境以上的强者,几乎都是起到威慑性的作用。如果轻易出动地元境以上的强者,那事情的性质就会变了。所以说这种明面上说是交流,背地里争夺利益的交手,并不能让真正的强者出手,所有的势力都会派出自己最优秀的几名弟子去参加,这样无论输赢都没有办法抵赖。”

    “原来是这样,放在明面上的争夺,真正的强者碍于身份并不好出手。”白阳点了点头。

    对于这种大势力之间的相互倾轧,他也并非毫无所知。只是南荒大陆这次情况严峻到这种地步,也不知玄剑宗为何还要摊这趟浑水。

    似乎是看出了白阳的疑惑,林风说道:“现在南荒大陆皇室凋零,身为武尊强者的先帝消失,整个大陆在别人眼里就是块肥肉。除了皇朝的势力以外,玄剑宗、紫气山庄、离天宫等等南荒大陆的势力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我们玄剑宗是整个南荒除了皇朝以外,最强大的势力,如果玄剑宗不代替南荒出战,凭借其他几个宗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跟其他的大陆交手。”

    “我想,这次内门弟子的代表,肯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林风看着白阳,道:“宗门之所以提前让我们出去试练,也是想着让我们的实力能够快速提升,好能够应对之后的盛会。”

    白阳闻言,微微点了点头:“两年之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总之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修行之路,罡气境不过是个开始,后面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白家。

    白玄京摔碎了一件茶杯,脸色铁青至极,怒声道:“那个小畜生,居然连封信都没有回复?好,好啊,他的翅膀硬了,可以不把白家放在眼里了?”

    屋子里,另一个与白玄京模样有七八分相似的中年人也是冷冷道:“家族养他这么多年,还送他去玄剑宗学艺,如今传他回来,居然连个消息都没有?真是个野种,和他那个来历不明的娘一样,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列坐众人,基本都是白家之中有身份地位的核心成员。这名中年人便是白玄京的二弟白简,也就是白阳的二伯。

    “我看啊,也许是他在玄剑宗有了出息,才不把我们白家放在眼里。”一名微微有些阴鸷的中年人把玩着手中茶杯,语气里面,带着几分嘲讽。

    他叫白浩然,家中排行第六,是白家二代中排行最末。因为小时候与白阳的父亲结仇,所以对白阳一向很不待见,对于白阳跟宁曦公主的婚事,他也是最为赞同的一个,只要看到白阳过的不好,白浩然心中就能够联想起自己小时候受过的窝囊气,别提有多畅快。

    白玄京表情阴晴不定,旋即缓缓道:“以他的根骨天资,现在如果能够修成战气就已经算是走了大运。我想不到这小子居然如此不识抬举,宁曦公主可不光是皇室之人,她的身后,同时还站着离天宫这尊不弱于玄剑宗的庞然大物,这样的婚事难道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龙象不同意这桩婚事,那是龙象有天赋,年轻人也该有傲气,他白阳算什么东西?我看,不如叫人请家法,直接去玄剑宗把这小子给抓回来!”白浩然一拍桌子,表现的极为愤慨。

    这桩婚事,如果白家再不表态,可能就要得罪宁天机。当然,现在皇室落魄,单单得罪宁天机,白家或许并不会害怕,但是宁曦公主是离天宫的内门弟子,听说离天宫的一名女长老已经决定收她做亲传弟子,地位十分崇高,同时得罪这两大势力,就算白家拥有过人底蕴,恐怕也得伤筋动骨。

    “要不,我们将这件事情告诉爹,让他做定夺。”白简想了想,说。

    白玄京看了他一眼,眼底流露出一丝嘲讽。自己这个二弟,脑子实在是不好使,老爷子虽然不疼白阳,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孙子,如果被老爷子知道他们在这里逼迫白阳入赘皇室,去娶那个恶名昭著的宁曦公主,恐怕老爷子会当场打残他们。

    想了想后,白玄京摇头道:“反正离见面还有半个月,白阳到时候如果还不回来,就算是打断他的腿,也要把他带回来与宁曦公主订亲。”

    “这,不太好吧。”突然间,坐在角落的中年人叹了口气,目光扫向列坐的几位兄弟,眼神里满是悲哀,“白阳毕竟是三哥的骨肉,三哥虽然下落不明,但是你们这么对他的孩子,就不怕”

    “四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们这些叔伯就是有心坑害白阳?”白浩然冷笑的阴阳怪气道:“让他娶宁曦公主,是他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再者说,入赘皇室有什么不好?四哥,别说我们对三哥的骨肉有偏见,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啊。”

    那个坐在角落的中年人,便是白家排行第四的白儒。因为自身无法修炼,白儒在家族内的话语权其实也并不多,平时也基本不会发表什么意见,但是今日他实在有些看不过去这些人如此坑害三哥的骨肉,便开口说句话,但却被白浩然给噎的哑口无言。

    是啊,入赘皇室有什么不好?娶宁曦公主又有什么不好?但,那是相对于白龙象来说。皇室这个联姻之举,便是想要拴住白家,同时得到白龙象这么一个天赋优秀,前途无量的天才。如果皇室发现,白家只是拿一个没有任何天资的废物私生子来应付他们,白阳的下场该是何其凄惨?更别说,他将要娶的人,是那个恶名昭著的宁曦公主,宁天机极其宠爱自己这个小女儿,使得宁曦刁蛮任性,谁敢对她有丝毫不敬,动辄打杀,甚至灭人满门。

    这些事情,白儒不信他们不清楚。只是就算清楚又能如何?白儒嘴唇蠕动了一下,颓然的不再开口。

    白玄京淡淡道:“四弟,三弟过世了,他的骨肉,我们自然会好好照顾。但是白阳身份特殊,他娘来历不明,三弟也没有个明确的说法,所以这些年来,也的确让这孩子受了不少的苦。但如今让他娶宁曦公主,这不光解决了他的终身大事,还让他能够得到皇室的支持,我想三弟泉下有知,也会支持我们的吧。”

    “就是,老三死了这么多年,还不是我们这些叔伯照顾他的孩子?”白浩然嘿嘿冷笑,“现在有机会回报白家,这是他应尽的义务。”

    “老三死了,好一句老三死了。”白儒低声喃喃了一句,旋即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在座的几位兄弟,脸上露出一个极其古怪的表情,道:“你们为什么这么肯定三哥死了?三哥在的时候,你们全都装作一副兄弟和睦的样子,现在他下落不明,你们就迫不及待的害他的孩子?如果他死了还好,他若还活着,你们可曾想过要怎样面对他?”

    白儒自嘲一笑,摇了摇头,“三哥当年待你们不薄,他失踪以后,你们就急着吞并了他的财产,如果不是你们这副嘴脸,五弟又怎么会离家出走去寻找三哥?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人微言轻,就不与你们掺和这家族大事了。”

    说完,白儒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