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五章 治疗暗伤!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五章 治疗暗伤!

    也许是心境有了变化,也许是新的入梦大玄功玄妙异常,困扰白阳许久的瓶颈,竟在此时毫不费力的突破了。

    罡气六段!

    这个境界一成,白阳顿时感觉到体内的罡气疯狂增多,一股股暗藏在肌肉中的罡气宛如凛冽的刀锋,举手投足之间,就让他有了种锋芒毕露的恐怖气势。但白阳念头一动,所有的罡气全都藏纳于战晶碎尘里,丝毫不露半点,即便地元境动手试探,也无法窥破他此时此刻的真正境界,藏匿的天衣无缝。

    如果让白家知道,白阳现在居然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也不知道会作何表情。

    要知道,白阳现在不过十六岁而已。被白家当成个宝贝捧在手里的白龙象,十六岁时也只是刚刚突破了境界达到罡气境,虽然后面他的修行速度一日千里,二十岁时就达到了罡气十段巅峰,但是白阳现在已经是罡气六段,仅仅十六岁就达到了这样的成就,实在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进阶后的入梦大玄功果然恐怖,现在我如果保持修炼一天,就能比得上之前三天修炼的罡气。是寻常血脉天才的十天,是普通人的百天!”白阳双眼明亮如星,念头微动,便是察觉到了新的入梦大玄功的强大之处,毕竟是武尊强者的创造,虽然变成了残缺的功法,却依旧能够给他提供恐怖的修炼加成。

    当然,这也与血脉之力有关系。他的血脉力量,能够筛选出最合适自己修炼的功法,评价达到优秀以上,那加成的速度便足以称之为恐怖,遑论入梦大玄功的评价是完美?

    白阳停止修炼以后,缓缓吐出一口郁气,眼神之中,也是显现出一抹杀意。“白浩然,你真以为我这些年在白家浑浑噩噩一无所知?如果不是你们一言一语的嘲讽,我娘怎么会被活活气死?”

    啪啦!

    周围的墙壁之上,忽然多出数道深深的刻痕,正是白阳情绪波动,罡气外泄导致的。平缓了一下情绪,白阳闭上双眼,淡淡想到:“你们欠我的,我不屑去要。但是身为人子,有些事情,我自然得一笔一笔讨回来!”

    翌日,周若琳早早醒来,只感觉胸口有些疼痛,脸色也是苍白起来。

    因为早年受过一些暗伤,使得她的境界停留在战气境再也不会有一丝进步,而且还经常会发病,胸口疼起来简直要命。

    “夫人,你的伤?”从外面刚刚回到屋子里的白儒看见周若琳脸色难看,连忙问道:“药放在哪了?”

    周若琳摇了摇头,强笑道:“没关系,病发的不算严重。”

    白儒按住她,说:“你先休息,我去给你找药!”

    说罢,便匆忙跑了出去。

    周若琳叹了口气,忍着剧痛下了床,余光却是扫到了桌上的药盒,那正是白阳昨天交给她的丹药。本来她也没有在乎这丹药,但想着毕竟是白阳的一片心意,所以她还是收下了,此时暗伤突然发作,疼痛难忍,鬼使神差之下,周若琳拿起了那盒子,打开一看,一股宜人药香弥漫出来,三粒淡金色的药丸静静躺在盒子中,竟是有些诱人之色。

    周若琳还没见过品相如此之好的丹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捻起一粒,送入口中。

    顿时间,一股清香甘流在口中化开,化成一股精纯药力,瞬间流通四肢百骸,使得周若琳浑身通泰,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

    她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神情。胸口那股剧痛几乎立刻消失不见,连多年的积伤,似乎都好转了许多。

    “这这丹药?”周若琳震惊无比,低头看向手里的盒子。

    这时候,白儒拿着伤药走了进来,看见周若琳正对着盒子发呆,便急忙道:“夫人,快,快吃药。”

    “老爷,不用了。”周若琳脸上露出舒服的笑意,摇头道:“我刚才吃了一粒白阳那孩子送的药,居然感觉舒服多了,连暗伤都有些好转的迹象,太神奇了。”

    “怎么可能?之前我们找的药师不是说,你的暗伤至少要黄阶高级的丹药才能治好吗?难道”白儒接过盒子,看了一眼那淡金色的药丸,有些不敢置信:“难道说白阳那孩子送的,居然是黄阶高级的丹药?这种丹药,最低也得十颗中品灵石啊,如果药效特殊好的,起码要几十块,甚至上百块中品灵石!”

    周若琳却是说道:“我平时吃的化淤丹只是黄阶低级,无论品相还是效果都比这丹药差了太多。我能够感觉得到,困扰我多年的暗伤,居然真的有好转的迹象,吃了丹药以后胸口的剧痛立刻就消失了,如此神奇,是黄阶高级也不奇怪。”

    “白阳这孩子从哪里弄来的黄阶高级丹药?”白儒脸色微变,急忙道:“夫人,快把这丹药收起来,不要与人说是白阳给你的,否则肯定会给他带来麻烦!”

    黄阶高级的丹药,虽然不是特别的稀罕,但是如果是出自白阳手中,就会让有心人借此来责难白阳。

    周若琳自然不傻,懂得轻重缓急,点了点头后,便把那盒子给藏了起来。

    白儒脸色凝重,说道:“白阳恐怕还有事情瞒着我们,他在玄剑宗这一年,绝对不止是发生了他说的那点事情。但我们一定要替他保守秘密,尤其是不能被大哥知道这件事。”

    周若琳赞同的点了点头,白玄京对白阳成见也是极大,如果被他知道,白阳似乎在玄剑宗内得到了奇遇,恐怕压根就不会高兴,反而会用尽一切手段去打压他。

    正在交谈的白儒与周林并没有发现,在他们的门外,一名鬼鬼祟祟的侍女偷听了很久,直到他们不再谈论,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院子。

    这名侍女她离开院子以后,立刻便赶到白浩然那儿去,将她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白浩然把玩着一枚中品灵石,听完以后,将灵石抛给那侍女,微眯双眼,道:“黄阶高级丹药?那个小废物居然拿得出来这种好东西?”说着,他猛然坐直了身体,冷笑道:“看来他在玄剑宗也是有不小的奇遇啊,也罢,过几天会有一名玄剑宗的亲传弟子来家里做客,白阳在玄剑宗到底是什么情况,到时自然会见分晓。不过我想他一个废物,不可能会跟玄剑宗亲传弟子这种身份高贵的人搭得上关系,你继续听老四还知道些什么,如果白阳手里头真的有大量黄阶高级的丹药,嘿嘿”

    白浩然舔了舔嘴唇,“那就不能怪我这个叔叔贪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