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九章 沉积多年的真相!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九章 沉积多年的真相!

    白阳随着白不世一路穿过府邸的大道,来到了书房前面。

    白不世一言不发,沉着脸走进书房,而白阳却是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这个久未蒙面的爷爷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当初整个白家的老人都反对给他娘一个名分,洗掉他私生子之名的时候,自己这个亲生爷爷便从未露过面,也没有说过哪怕一句话。在当时,以他在白家一言九鼎的地位,只要他肯开口说一句,白阳就不相信那些人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可是他没有,甚至还刻意疏远了他们娘俩,使得那些人更加猖獗起来,为了剥夺自己那失踪的父亲遗留下来的家产,用尽千般手段使他坐实私生子的身份,要他失去继承权,吃相难看至极。不过,那些人固然可恨,但白阳难免会对白不世的袖手旁观感觉略有微词。

    当年你没有说话,现在却来做出一副好爷爷的样子,这又是何必呢?白阳想着,心中却是有些莫名的堵滞之感,摇了摇头,踏入书房后,便看到白不世站在书架前沉默良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等到他进来的时候,白不世突然伸手从一处暗格中,抽出了一卷画轴。

    白不世将之摊开,递到白阳手里,这位白家地位崇高的老人,语气里竟是带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这画,是你爹留给你的东西。之前你太这东西交不到你的手里,现在你长大了,有些事情自然得让你知道了。”

    白阳接过摊开的画卷,定睛一看,画中竟是个美丽不可方物的白衣女子,笑容嫣然,俏然而立,笔风浑然天成,仿佛画中之人就是个活人,而且这画中女子,也给了白阳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是我娘?”白阳楞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画中之人竟是自己那已经去世多年的至亲。

    老爷子点了点头,脸庞隐入书房的阴影之中看不清表情,淡淡道:“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为什么始终不为你们娘俩正名?”

    白阳听到这个,脸庞便是涌现了一抹激动之色,当年他们母子二人在白家举步维艰,一个没有名分的女子,守着个儿子和失踪夫君留下来的大片家业,要被多少贪婪觊觎的饿狼盯着?那些吃相难看的老东西挤兑下来,活生生将他娘亲气死,没了双亲的孤儿,又如何能与那些人掰手腕?

    这些年来,他在白家受了多少委屈?背负多少骂名?最后被当成弃子送进了玄剑宗自生自灭,又有何人考虑过他的感受?

    此时白不世一句话,便将白阳心中多年堆积的怒火点燃,但很快便收敛了情绪,面无表情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不世瞥了眼白阳,眼中闪现奇异之色。暗道此子竟如此能够隐忍,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感叹,这孩子果然是他的亲孙子,与他那个倔强至极的三儿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脾气!

    “这副画像,名叫神宗圣女图,而你娘亲,便是东都魔门,神宗的圣女!”白不世顿了顿后,一句话震的白阳耳膜嗡响,整个人呆立当场不知该说什么。

    白不世看了眼他,沉声道:“这件事情我本打算一直瞒着你,但是直到刚才,我的察觉到你的境界居然有罡气六段时,才下定决心让你知道真相。你爹,他当年在东都大陆游历,结识了你娘亲,两个人私定终生,最后被神宗的宗主察觉,当时你娘已经怀了你,被神宗宗主一招打废了功体,她拼着全力才不让你胎死腹中,和你爹一起回到白家。你以为你娘是被白家人气死的?你错了,她是被神宗宗主的破太虚击伤了心脉,命不久矣,你爹为了救她,潜伏在东都大陆不知多久,得知她去世,更是不肯回来,发誓一定要向神宗报仇。”

    “你娘本名叫陆红鲤,而非陈雪莹,她隐姓埋名只是为了让你不被魔门神宗的仇人找上门。”白不世一口气将事情都说了出来,观察着白阳的反应,发现白阳从一开始的震惊变成了思索和疑惑。

    果不其然,白阳抬起头,直视着这个本该被自己称为爷爷的老人,沉声道:“神宗圣女?这就是你当年对我们母子束手无策的理由?我们孤儿寡母这些年被白家之人冷嘲热讽,你从未伸出过一次援手,只因为我娘是神宗圣女?”

    白阳的语气里,有着一丝颤抖,不光因为得知了真相以后,长久以来的想法被颠覆,更因为对眼前这名老人的袖手旁观而感觉委屈愤怒。

    白不世沉默了,面对白阳的质问,他的确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因为这些年来他的确是有意在疏远白阳母子二人,无论是自己的儿媳陆红鲤活着的时候,亦或是她去世后,白阳在白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受尽欺辱的时候,他都没有现身给予过帮助。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孙子没有修炼天赋,平平凡凡度过一生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给予了帮助,那么对于白阳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一个没有什么名分的私生子,还被白家一言九鼎的老爷子百般疼爱,只会给白阳四处树敌,甚至在白家内部,都不会有人容得下他。

    白不世没有出现,那些人或许只是刁难白阳,羞辱他,却不会害死他。但白不世一旦出现,毫无人情味的世家争斗,就会落在这个孩子的身上。

    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这是白不世对白阳的期望,只是,当他发现白阳竟有罡气六段的修为境界时,就知道,自己的想法还是要落空了。

    “我不会跟你解释什么,因为你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白不世转过身去,高大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将这些事情告诉你,也是因为你有知情的权利,而且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这个仇,你该自己担下。”

    白阳深吸了一口气,盯着面前老人颇有些落寞的背影,咬了咬牙,却是提不起多少恨意。他将手里的画轴卷好,手上光芒一闪,便是收进了储物戒指,然后盯着白不世的背影,缓缓道:“谢谢。”

    白不世身形微不可查的抖了抖,没有回头,气氛沉默。

    “也许我会恨你当年之举,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没有让我一直蒙在鼓里。”白阳深深朝老人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了书房。

    书房里只剩下了白不世一人,这位南荒大陆中都是有数的天元境强者竟是叹了口气,背脊微微有些佝偻,像是一瞬间就老了几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