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一章 郑虎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一章 郑虎

    在白家,向来注重于小辈的培养,因为家族衰败,往往是从无能子孙开始。在白家年轻一辈中,只要你展现出强大的潜力,都会得到不错的资源倾注。尤其是那些年纪轻轻,便有希望达到罡气境界的天才,白家根本不会吝于一些奖赏。

    一旦达到战气十段,便可以在白家领取每个月二十颗左右的中品灵石,以及一些提升修为的丹药,但这些只是小头,真正的大头,则是那颗白家每年只会拿出一颗奖励优秀小辈的玄阶高级丹药。

    这颗丹药,便是令得许多战气境修者眼红至极的天魂丹!

    众所周知,境界越高,能够使人突破的丹药便越是珍贵。能够提高战气境界的玄阶低级的龙力丹,在外界拍卖至少要拍到一百颗中品灵石,只有大宗门才会对自己门下的弟子低价出售。但是玄阶高级的天魂丹却不同了,天魂丹的效用,足以让人从战气境突破到罡气境,或者是在战气境时连破两段,药力非凡,价值也是龙力丹的几倍,别的地方不说,就在离渊城之中,那座坊市之内,一颗天魂丹便足以拍出十颗高阶灵石以上的天价。

    一颗天魂丹,便能够造就一名年纪轻轻的罡气强者,它的珍贵之处,不言而喻。

    而白家每年只有一个的名额,也是令得许多族人明争暗夺。

    白伊伊与白寒幽的仇恨,便是从那时结下的。

    当时白伊伊和白寒幽是最有希望争夺那颗天魂丹的两个人,因为其他的人要不是不如她们实力强,或者白鹏之类的年纪已长,不如她们的潜力强,所以家族内部已经开始在两女之间考虑天魂丹的归属,但是白寒幽却用卑鄙的手段使白伊伊的境界跌破一段,险些变成废人,直接让她丧失了争夺天魂丹的资格。

    这件事情,后来被白玄京一手给压下,导致家族内部没有太多的人知道,然而白伊伊个性要强,不肯说出事情的真相,只有将此事咽下肚中,但她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怨言?

    白寒幽身为族长之女,其实未必就在乎那一颗天魂丹,她只是担心白伊伊的天资会超越自己,暗中做了手脚想要废了她,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只让白伊伊的战气境界跌破一段,错过了那一年的名额。

    从那以后,白伊伊一直都有意无意躲避白寒幽,这也是她每逢月初之时,都不愿意跟随白家的队伍一起进入燕返山的原因。

    但是,现在避无可避,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白伊伊浑身颤抖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按捺不住向白寒幽出手!

    她的一声尖叫,令得场面陷入了一阵尴尬之中,就连白阳,也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颇为奇怪的看了白伊伊一眼,旋即看向白寒幽。

    “伊伊,看来你心里还是对我当初得到天魂丹而不平衡?早知如此,那颗丹药我就不该要,也可以避免影响你我姐妹感情。”白寒幽叹息了一声,像是惋惜,并没有什么大小姐的习气,但恰恰就是这般作态,令得白伊伊心头火起,简直想要杀了她。

    就在她难以克制自己的时候,白阳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把她往后一拽,低声道:“冷静点。”

    白伊伊瞪了他一眼,然后死死盯着白寒幽,怒声道:“白寒幽,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我看着恶心!”

    当初白寒幽害得她险些变成废人,白伊伊心里简直有无穷的怒火在燃烧,只是白阳在一边拦着,令她稍微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现在只不过是战气境,根本不可能是白寒幽的对手。

    白阳见两女之间气氛剑拔弩张,便知道其中一定有隐情,稍微用了些力气,将白伊伊拉到自己身后,然后笑着与白寒幽道:“堂妹,咱们今天的主要目的是狩猎,叙旧什么的,还是先放一放吧?”

    白寒幽眼里寒光一掠,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说:“呵呵,既然堂哥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稍后再叙旧。对了,我先提前祝你半个月后,旗开得胜。”

    话语之间,不外乎是在讥讽白阳自身难保还敢多管闲事。白阳也只是淡然一笑,没有当回事。

    这时候,白鹏走了过来,看了他们三人一眼,手里的钢枪在地上点了点,平静道:“准备出发了。”

    白寒幽瞥了他一眼,掉头就走。

    而白鹏则是礼貌的对白阳和白伊伊点了点头,身在白家,他自然也听说过白阳的大名,加之先前在议事厅内见了那么一面,对自己这个没什么交际的堂弟,虽无好感,却也没有什么恶意。

    白阳回以一笑,便拉着白伊伊随队伍走出了校场。

    这支由白家小辈组成的狩猎队离开府邸后,便是气势浩荡的出了离渊城。

    燕返山距离离渊城约莫有一个时辰左右的路程,一路之上,除了那些初次参加狩猎的毛头小子显露出些许兴奋,其他“老手”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凝重模样。哪怕先前还一副气恼模样的白伊伊,都是露出了些许严肃表情。

    因为月初这场狩猎,不单单要与燕返山中的许多妖兽交战,还得提防着其他家族的那些小辈们。尤其是郑家,与白家明争暗斗许多年,甚至还延续到了小辈们当中,这每年十二场狩猎下来,郑家和白家的小辈们总会有一些死伤,虽然只是个例,但是明白人都是知道,这狩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搞不好可能会把小命都给丢了。

    一路之上,白阳向白伊伊提了几个问题,但大部分都是她在讲解燕返山内的情况,以及每次狩猎将会面对的危险,虽然白阳都不怎么插嘴,但神色之间也并非是无动于衷。

    大约行了一个时辰,白伊伊抬眼看了看,视野尽头,一座延绵不绝山脉在云雾若隐若现,低声道:“那就是燕返山了。”

    这座被各大家族割据占领的山脉外围,自然是扎守着许多家族的人马,白家一行人来到山脚处,便是看到了许多简陋的营地,许多篝火飘着青烟,阵阵喧闹声传了出来。

    “少爷!”

    隶属于白家的营地那面,走出了名中年汉子,直接来到白鹏面前,压低了声音说道:“郑虎他们已经到了,就在那边。”说着,汉子挑了挑眉,眼神望向了离白家营地并不远的一座营地,那里,有约莫二十几个少年正在整理行装,一名身材粗大,看起来十**岁的少年坐在那里,宛如一座小山般给人极其压迫的感觉。

    白鹏顺着望了过去,发现那少年同样也在看着自己,而且还挑衅的咧了咧嘴,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便是微微皱眉道:“准备一些干粮,我们直接进山,不要理会那个疯子。”

    “哎,好嘞。”汉子闻言,立刻答应下来,然后就一溜烟跑去准备。

    这些据扎在此的营地,除了看守燕返山以外,还是给这些来山中狩猎的少年们起到一个补给的作用,一些干粮和在山中需要携带的驱虫,驱兽的药物,还有伤药,以及许多物资,便都由他们提供。

    因为一旦进入燕返山里,少则三天,多则五天,这场狩猎才会结束,那些需要消耗的物资自然得有人提供。

    将山中所需的物品全都准备好,白鹏在周围那些白家子弟羡慕的眼神里一抹手指,那些物资便被他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他颇为自得地点了点头,然后扬了扬自己戴着戒指那只手,道:“进山!”

    “牛什么牛,不过就是最低级的储物戒指嘛,装下那些物资,怕是什么都不能带了。”白伊伊撇了撇嘴,只是语气里还是带着些酸酸的情绪。

    白阳闻言,笑了笑,道:“你喜欢的话,我送你一个好了。”

    “说什么梦话,赶紧走了,进了燕返山以后我们俩再偷偷离开队伍。”白伊伊瞪了瞪白阳,然后大步跟上了队伍。

    而白阳则是无奈一笑,拇指摩擦着自己食指上戴着的那个十分不起眼的戒指,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等到白家的队伍陆续进入了燕返山,郑家所的营地,身材高大,一脸凶相的郑虎舔了舔嘴唇,冷声道:“兄弟们,拿东西,我们也进山!嘿嘿,这一次,咱们可不能输给白家那些不如娘们的玩意儿!”

    这颇有些粗鄙的话,却是引来郑家少年们阵阵叫好,各自打起精神,气势汹汹的样子。

    郑虎拧了拧脖子,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然后一跺脚,打头往燕返山走去。

    在他身边,一名瘦小的少年低声道:“大哥,施家和陈家的人已经联系好了,这次保证能把白鹏或者白寒幽留在山里。”

    “嘿,除了白龙象,白家便只有这么两个能看的人物。”郑虎眼里凶光一闪,然后冷声道:“白寒幽那妮子心性阴狠,手腕毒辣,一旦让她成长起来,必定是个祸害。不过,白家的丫头倒都是细皮嫩肉,除了白寒幽,那个叫白伊伊的丫头生得也很水灵,这次将他们一网打尽,就给兄弟们好好尝尝离渊第一家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