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二章 脱离队伍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二章 脱离队伍

    白家这一队人进入燕返山之后,便是踏入了一片丛林当中,眼前景色清绿一片,四周皆是郁郁葱葱的树木,空气里面弥漫着十分好闻的味道,似乎还夹杂着许多灵药的香气。

    那些经历了多次配合的白家之人,在行进之时,便开始搜寻各个角落,并未发现隐藏的妖兽,就回以同伴一个代表安全的眼神。至于一些比较弱小的妖兽,在遇到他们这支队伍之前,就已经被吓的早早躲开,所以这一路之上,他们并没有遇见什么危险。

    “再往前走,便是某只传承了上古血脉的蛟龙栖息之地,它大概是炼血巅峰的实力,在这片山林之内,也算得上是霸主级妖兽。它继承的冰螭血脉施展起来,可以让人的血液都冻结,我们也狩猎过它几次,不过都没有什么结果。”等到逐渐穿过了周围的密林,白伊伊抬眼一看,便是发现了这次的行进路线,然后对白阳解释起来。

    白阳听罢,眼底呈现了极其浓厚的兴趣。冰螭血脉,可是妖兽之中相当难得的一种血脉力量,冰螭一族传承自上古,祖先是曾经蛮荒时代恐怖至极的龙族,不过如今龙族已经极为罕见,但是它们的子子孙孙却在太古世界中留下了许多道血脉,冰螭就是其中一种。太古妖录中有记载,冰螭,通体莹蓝,周身寒气逼人,足长百丈,吐息可冻结万里,一出生就是化形境界,成熟之时便能够与人类中的武尊强者不相上下。

    那条藏在燕返山中的蛟虽然只是传承了冰螭的一道血脉,但它的实力依旧足有罡气境的巅峰,离化形只有一步之遥。

    这种大妖,对于星辰之力的提升,绝对不止是一点半点。而且对于那道冰螭血脉,白阳也是极其感兴趣,现在他身负一道炎魔血脉,如果再吸收一道冰螭血脉,或许会有什么奇特的事情发生也说不定。

    然而,看到他这般略带思索的表情,落在白伊伊眼里却成了心不在焉,她颇为不满的撅了撅嘴,低声道:“给你解释你也不听,等到真的遇见了实力强大的妖兽,你可不要指望我会保护你。”

    众人前行了大约半个时辰,走在队伍之首的白鹏抬了抬手,握成拳头,示意众人原地休整。然后随意拿出些食物和水分发下去,自己也是喝了口水,对众人缓缓道:“这次狩猎,除了我们以外,郑家、施家,以及陈家都会来,我得到消息,他们这次的目标,是一头炼血巅峰的赤血魔牛。我们之前每次都稳压他们一头,这些家伙显然是着急了,所以我决定,这次我们可以先尝试狩猎那一头独角犀,以我们上个月跟它战斗的经验,这次拿下它应该不困难。如果实在还是杀不掉它,我们便只有铤而走险,去会一会那只恶蛟了。”

    “那头独角犀也不是好杀的,堂哥真的有信心?”白寒幽笑了笑,问道。

    白鹏瞥了她一眼,手中钢枪一翻,颇有自信:“上次是担心伤亡,所以放过了那头畜生,这一次,我有信心不会让它逃掉,你们有没有信心?”说着,他看向了在列的二十几名白家少年。

    “有!”

    “如果没有信心,岂不是让郑家那些混蛋看低了?”

    “郑虎那个家伙,三番五次的想要压我们白家一头,不自量力,早就看他不顺眼,这次狩猎肯定还是我们胜出,狠狠抽他一耳光!”

    众多白家少年们显然很是自信,显现出离渊城第一世家的底气出来。

    白鹏咧了咧嘴,有些挑衅的看向了白寒幽,而白寒幽却只是弹了弹手指,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似乎没有兴趣搭理白鹏。

    而白鹏也不介怀,笑呵呵的领着几名白家少年去四周警戒,打算再原地休息一会。

    “蠢货,和郑虎都是一般货色,有勇无谋,郑虎他以为自己联络了施家与陈家就真的有备无患?岂不知陈为与施霄早已背地里和我达成协议,这次你们都蹦达不了多久了。”白寒幽盯着白鹏的背影,嘴角流露出冷笑来。

    她这一丝冷笑,恰好被四下打量的白阳给捕捉在眼里。白阳心里微微一动,但这时白伊伊拎着她与白阳的两份物资走了过来,推了推白阳,低声道:“趁这个机会,我们溜出队伍吧。”

    白阳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说道:“这附近应该有不少妖兽出没,不如我们再随队伍走一段,等真正安全了再说。”

    “胆小鬼,你走不走?再说,这附近是那头恶蛟的地盘,哪里会有什么不长眼睛的妖兽?就算真的有误打误撞闯入这里的妖兽,估计实力也都不强,我自己可以对付,不用你出手。”白伊伊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耐。

    白阳却是苦笑了一声,又不好将自己刚刚观察的结果告诉她,况且就算他说了,白伊伊也未必会信。

    索性,白阳不再多说,反正以他现在的实力,即便真的遇到了妖兽,只要不是化形境的大妖,基本都可以轻松对付。

    两人脱离了队伍,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倒是白寒幽投去了阴冷的一眼,但想到这两人无关大局,便也没有在意。

    离开队伍后,白伊伊走在前方,穿越密林,并且在一棵棵树木上留下记号以防走失,白阳却是显得百无聊赖,四处打量着,实际却是在警惕周围可能会出现的妖兽。

    他之前在白家众人休息的位置,便是发现了一些妖兽行走过的痕迹,看那痕迹很新,显然是不久前留下来的,也就是说,那头妖兽很可能还在附近。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实力的妖兽,必要的警惕却还是要有。

    “他们这次要杀独角犀,想必会遇见很多危险,哼,最好让白寒幽丧命在犀角之下,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白伊伊一边在树上刻着印记,一边有些恨意的说道。

    白阳闻言,心里一动,“你和白寒幽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

    “岂止是过节?”白伊伊撇了撇嘴,冷笑道:“反正我和她之间,早晚要分出个生死来。如果不是看在爹和娘在白家地位尴尬的份上,我早就和她拼命了,怎么会忍耐至今?这些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算了。”

    “你不跟我说,怎么知道我不懂?”白阳笑了笑,道:“不如你跟我说说,也许我能替你排忧解难也说不定?”

    “只要你不拖我的后腿,就是替我排忧解难了。”白伊伊冷着脸,在最后一棵树上刻好了记号,然后道:“大功告成,等等我们深入密林,只要之后看得到这一路的记号,就可以沿着它走回去。”

    白阳瞥了一眼她留下的记号,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做得如此明显,如果被其他几个家族的人看到,根本就是在告诉别人,我就在这,快点来抓我吧。

    不过白阳也没有打击白伊伊的积极性,只是笑了笑,说道:“你记号做的如此明显,我们就算想走丢也难。”

    两人继续前行了一段时间,周围的树木明显变得多了起来,只不过四周的气氛却是越来越安静,此时甚至连一点鸟鸣都听不到了,仿佛丛林中的所有生物在一瞬间消失了,白伊伊皱着眉头,低声道:“怎么半天也没遇到一头妖兽?如果我们空手而归,是要被扣掉家族贡献的。”

    “不要急,总会遇到的。”白阳微笑的说了一句,但忽然之间,他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打斗之声,大约要在几十丈外,对方虽然已经将声音压低至极,却依旧没有逃过他的耳朵。白阳皱了皱头,伸手拦下了白伊伊,低声道:“我们换一个方向。”

    “为什么?”白伊伊只不过是战气十段,而且也没有白阳那么可怕的听力,依旧是一脸困惑:“再往其他的地方走,说不定会遇到危险,这条路线我之前走过,没有什么太强大的妖兽,为什么要换路?”

    白阳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哑然了瞬间,白伊伊却是当他害怕了,说:“你要是怕了,就自己一个人折返回去,不要跟着我了,胆小鬼。”

    说罢,白伊伊一甩头,直接朝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走去,而且行步之间,竟是加快了速度。白阳见状,唯有苦笑着吊在她身后,见机行事。

    而离他们约有五十丈外的密林之中,一行身穿墨绿色服饰的少年正在围剿一头约有炼血境初期的啸山虎。出手的只有两名少年,看起来大概是战气十段的修为,但似乎精通合击之法,将那头媲美罡气两段左右的啸山虎逼得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几个呼吸间,身上便是添了数道伤口,显然支撑不了多久。

    而在一旁,大约有十几个少年正在旁观,打头的,是一个神色阴沉,面庞颇有些阴柔的青年。这一行人,便是同样进入燕返山狩猎的陈家之人,这名阴沉青年,就是领队的陈为,境界是罡气一段,但因为年龄太大,潜力不足,所以一直都没有被其他几个家族的小辈们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