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五章 狂暴的独角犀!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五章 狂暴的独角犀!

    白阳走了很远一段距离,七拐八拐躲在了一棵树后,确认附近无人,这才将脸上的黑布拿下,喘了两口粗气,苦笑道:“这种事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再拖一会儿,恐怕就得露馅了。”

    之前压着嗓子与白伊伊说那两句话,白阳心中已经是冷汗直冒,生怕会被看出什么端倪来。

    当此时静了下来,白阳脑子里立刻回想起那些陈家子弟们施展的功法,越来越觉得有些邪门,瞬间吸空活人浑身气血,断人生机壮大自身,这等邪功,倒是有点像许多年前在南荒大陆威名赫赫噬血门,与东都大陆的强大魔门神宗扯得上一点旁枝末节的关系,属于被神宗赶出宗门的一个分支派系。

    但这支被神宗排除在外的魔门,到了南荒大陆这边竟然兴盛一时,甚至还出了个强大人物名叫噬血武尊,最后因为太过嚣张高调,被当时强横无匹的皇室联合几大宗门给屠了个干干净净,噬血武尊使了一种血遁之法,将座下几名亲传弟子的浑身功力以及气血吸空,瞬间远遁逃走,这一招,却是像极了陈为逃走时使出的身法。

    白阳略忖片刻,喃喃道:“如果真的是噬血武尊的传承,那陈家恐怕还藏了一手十分可怕的后招啊。”

    武尊传承,非同小可,在南荒只要任何一个势力拥有武尊坐镇,那它就是第一势力,哪怕现在的皇室宁家,也得礼让七分,不敢造次。武尊强者就等于这座大陆的最高武力,虽然再往上仍然有更加玄妙的境界,但在南荒,便等于至高无上。可想而知的是,一名武尊强者的传承,究竟得有多么的宝贵,无论是他的武学,亦或是传承下来的许多珍贵经验以及财富,甚至是那一身大半功力化成的尊果,都是无数势力想要争相抢夺的至宝。

    陈家若是真的得到了噬血武尊的传承,这个平时在离渊城里表现得中规中矩,在四大家族中属于垫底,又没有被吞并的低调家族,怕是要给其他三家一个极大的惊喜。

    不过这些都不是白阳所关心的,白家之死活,他也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如果陈家之人敢对四叔一家不利,白阳也不介意好好的跟他们周旋一阵。

    将身上的大麾脱下来收进储物戒指,白阳脸庞之上露出一抹苦笑,算了算时间,现在回去和白伊伊会和,应该是不会引起怀疑,于是便折路回返,同时绕了一圈,恰好应该能够赶在白伊伊回到白家队伍之前与她会合。

    穿过一片密林,白阳遥遥看到了白伊伊在林中穿行的身影,稍微顿了一下步伐,装作急切的样子追了上去。“伊伊!”

    白伊伊正在朝白家的狩猎小队赶去,听到身后传来呼声,便略一停身,扭头发现是白阳,脸上流露出些许奇怪的表情,语气急促道:“白阳,我现在没时间跟你闹,我有急事要告诉白鹏他们。”

    白阳闻言,虽是知道她为何着急,但现在演戏要演全套,便苦笑道:“我方才在周围找了你很久,似乎听到了打斗声,你没事吧?”

    “说了没时间跟你啰唆!”白伊伊好似想到了什么,冷着一张脸,毫无感情道:“什么找了我很久,恐怕是听到了打斗声,自己吓的躲起来了吧?我现在懒得跟你计较。”

    说完,白伊伊扭过头,朝白家狩猎队的方向赶去。

    她没有看到,白阳脸上满是尴尬,最后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不急不慢吊在了白伊伊的身后。

    白鹏今天心头一直有种不太妙的预感,尤其是看到白寒幽脸上那似有似无的笑意,心里便有些莫名的急躁,于是乎他并没有让队伍在原地休息多久,便选择了继续前进,朝着他们这次的目标,那头炼血巅峰的独角犀的领地行去。

    那头独角犀的活动范围其实并不固定,但有了前几次跟它交手的经历,发现它很爱往那条蛟龙的地盘转悠,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吸引着它。然而那头蛟龙却也比想象中的狡猾,面对独角犀这种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妖兽,它始终都躲藏在暗处没有露面,所以白鹏也有信心在不惊动它的前提下,围剿独角犀,拿下这头价值不错的妖兽。

    “哥,你有没有觉得,周围有种很重的血味?”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年,凑到白鹏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白鹏一皱眉,嗅了嗅鼻子,发现空气里除了那清香的草木气息,竟是掺了一丝血味,虽不如那少年所说的严重,却也依旧十分显然。

    挥了挥手,白鹏低声道:“不要声张,继续前进。”

    他瞥了眼那宛如成竹于胸,不慌不忙的白寒幽,心里更是微微一动,暗自留了个小心。

    “独角犀的活动范围大概就在这附近,都惊醒着点,可别阴沟里翻了船。”白鹏冷冷说道:“也要小心其他几家的人,这次他们不会让我们赢的轻松,估计肯定会想尽办法在山中围剿我们,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目标是这头独角犀,这是我们的优势。”

    说到这里,白鹏看了眼白寒幽,发现后者并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于是也不禁怀疑自己实在是有些神经过敏,笑了笑后,挥手率领几名白家少年,在四周仔细探查着。

    在他离开的一瞬间,白寒幽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意,手指轻叩,做了个极为隐秘的手势,轻轻一晃,指尖弹射出一道光芒,向着林中深处疾飞而去,显然是在给什么人报信。

    “蠢货就是蠢货,在你选择围剿那头独角犀的时候,就注定了你自取灭亡。郑家的狂兽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头狂暴起来的独角犀,凭你一人,挡的了吗?”

    白寒幽笑意阴沉,心里已经溢满杀机。

    正在四周搜寻独角犀的白鹏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家中族人给算计了。而空气里弥漫着的血腥味并不是别的,正是狂兽散导致独角犀狂暴之后,残杀见到的所有生物,留下来的血气!

    “等等,有些不对!”忽感脚下传来一阵巨震的白鹏脸色微变,喝止了几个少年,挥了挥手,“快回队伍去!”

    几名少年神情诧异,但还是服从了白鹏的话,脚步渐退,往并不远的狩猎队处行去。

    而白鹏自己则是提起一杆长枪,满是凝重的盯着灌木丛中,细听那远处传来的震动。

    “不好!是独角犀!”

    倏地!

    白鹏脸色剧变,脚步一踏,便是向后急掠而去。那灌木丛顿时开始恐怖巨颤,轰轰轰的声音不断传来,旋即,只见一头双眼通红,浑身黑亮宛如铠甲的巨犀冲了出来,撞碎了灌木以及草丛,仰天一声怒吼,通红的双眼盯住白鹏,口中不断滴出混合着鲜血的涎水,样子狰狞至极。

    “狂兽散?郑虎,你敢算计我!”白鹏也不是愚笨之人,看到独角犀的样子,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到底着了谁的道。

    他怒吼了一声,手中长枪如龙击出,数道罡气盘旋而上,形成破甲之气,狠狠点在了那受了狂兽散驱使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独角犀头顶,发出一声金铁交鸣,枪尖甚至擦出了火花。

    这一枪虽无建功,但是白鹏用劲巧妙,凭借着这一枪的回冲之力,使得身形横掠半空,瞬间退了七八丈远。

    回退的瞬间,他横枪挑飞几名看呆了的白家少年,喝道:“走!”

    “吼!!”

    没有了理智的独角犀,脑子里唯有最野蛮的杀性,它见白鹏几人竟敢逃跑,四只如同铁柱般的蹄子一踏地面,轰隆轰隆声势浩大的追了上去。

    幸亏白家狩猎队离得也是不远,听到如此巨响,近二十几名白家子弟迎了上来,一抬眼便看到白鹏几人被独角犀狼狈追赶的模样,心头都是一慌。

    “用困兽锁,困住它!”白鹏见援手已至,便是横枪站定,全身罡气运转,白家的黄阶高级武技,破阵枪施展出来,漫天枪影夹杂罡气,叮叮当当的点在了那狂犀身上,稍微阻止了它的脚步。

    一众白家少年也都反应过来,立刻取出随身携带的黑色锁链,拼凑起来,竟是一条三叉形的坚固网锁。

    “喝!”

    白鹏枪尖急点,罡气喷涌,便是一招破阵枪的绝杀招数,有死无生,狠狠的轰在了独角犀头顶。这独角犀浑身最硬的地方,自然是它那只独角,但那也是它最无法躲避的地方,这一下被白鹏击中,宛如万钧巨力抽中它的躯体,饶是这狂犀气势汹汹,仍是被冲的倒退了些许,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显然是疼的不轻。

    “趁现在,锁住他!”白鹏被这股反冲之力弄得气血翻涌,嘴角流出鲜血,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却是指挥着众多白家少年,以那困兽锁套在独角犀身上,触发其中机关,锁链上暗藏着的锋利倒刺立刻勾住了独角犀的皮肉,然后几个节点被死死勾在周围的巨大古树上,将这头独角犀困在中间,瞬间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