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九章 龙炎刀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九章 龙炎刀

    施霄的脑袋几乎深陷泥土之中,耳朵嗡的一声,张嘴想要呼救却吃了一嘴的土渣子,宛如落了岸的鱼,不停拍着双手,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看上去滑稽至极。

    而这一场景,却是让满场众人感觉无比诡异和惊悚。尤其白家之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嘴巴张了又张,显然吃惊至极。

    白伊伊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涌出无比异样的感觉,尤其是白阳那句话嚣张到极点的话,更是让她莫名有些脸热,微微扫视周围,并没有人发现自己的异状,便是放下心来继续观察事态发展。

    只见白阳踩着施霄的脸,看向白寒幽,淡淡道:“原本必成的阴谋被打破了,滋味不好受吧?这种货色,就是你的仰仗?”说着,白阳脚下用力,施霄的脑袋顿时深陷几寸,疼的他又是一阵哀号,哪里还有刚才那轻松无比的姿态。

    白寒幽也是脸色难看,死死捏着拳头,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出来,恨声道:“好啊,原来我们之中,最不该轻视的人竟是你?怎么?堂哥,现在得了势,实力进长,想要伸张正义?”

    白阳咧了咧嘴,看了看脚下趴着的施霄,拿开自己的脚,然后一脚将他踢出数丈以外,也不管那惨叫呻吟的施霄,眼神瞬间冰冷至极,淡笑道:“我先前根本懒得掺和这件事,但是你们做的未免有些过分了,手伸的太长,就会被人砍掉,你爹没有教你吗?”

    白寒幽瞳孔一缩,也是收起了虚伪的嘴脸,露出一副极为狰狞的表情,声音微尖:“这个家族里,除了大哥,任何能够超越我的人,都该死!尤其是白伊伊那个**,长着一张狐媚子的脸,恐怕她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被是四叔领养的吧?比起你这来历不明的私生子,白伊伊更是下贱,爹他居然还想让大哥娶了这个贱人,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白寒幽歇斯底里的话,令场面再次陷入了沉寂,尤其是白伊伊,脸色瞬间变的煞白,就像是被人揭开了陈旧的伤口,将丑陋无比的伤疤暴露在空气之中被人嘲笑!

    “你在撒谎,你住嘴!”白伊伊嘴唇一颤,底气明显有些不足。她甚至感觉到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目光已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分,瞬间有种被孤立无援的感觉。

    白寒幽哈哈大笑,指着白伊伊,“你这个贱人,估计是四叔在外面捡来的乞丐吧,肮脏的东西,也配自称白家人?当初那一剂噬灵丹没让你死在当场,我每每想来都后悔莫及!白阳,你还叫她妹妹?呵呵,私生子配野种,你们可真是一对好兄妹啊。”

    如此恶毒的话,令白伊伊几欲崩溃,美眸里顿时流出委屈的眼泪,俏脸之上一片恨意,然后却是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每个人的目光都让她觉得无比刺眼,像是剥开了她的防护,用目光**裸的探寻着她最不想暴露的东西。

    “嘿,果然是个狠辣的娘们,这种家丑都敢暴露出来,佩服。”郑虎捧着自己的手腕,虽是疼的满头大汗,却依旧咧嘴狂笑,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白伊伊,带着一丝丝毫不掩的**,舔了舔嘴唇,低声道:“白寒幽,我知道你还有底牌,赶紧收了这局面,那个小妞儿就交给我处理,保证让你满意。”

    此时此刻,郑虎也不再像是刚才那么紧张了。虽然他的确不是白阳的对手,但自己又不需要真的跟他交手,有什么好怕的?

    况且白寒幽身为白家族长的女儿,肯定有别人料想不到的底牌,一个罡气境罢了,就算他强,撑死也就罡气三四段,郑虎就不信,白家族长的女儿会治不了一个罡气境。

    听到郑虎的话,白寒幽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疯狂与狰狞一瞬间消失,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掏出一把雕刻着赤红花纹,给人种极其炙热之感的长刀。刀身足有三尺之长,四指宽,华美的花纹流淌着金红相间的光芒,刀刃周围,光线竟是都扭曲起来,仿佛这不是一把刀,而是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哈哈,龙炎刀,这可是好东西,高阶玄器,差一点就能够达到灵器级。我没记错的话,你爹用这把玄器斩杀过一名地元十段巅峰的魔门强者,那可是差点就能够达到天元境的恐怖存在。”郑虎眼里满是艳羡之色,嘴里啧啧有声,显然是对这把长刀喜爱至极。

    白寒幽没有理他,握着龙炎刀,眼中涌现杀意,冷笑道:“白阳,也许你得到了什么奇遇,但是这把玄器可是铭刻了六十四道符文,能够自行吸纳火元之力,即便我实力不济,催动它也能够发挥出定元境的攻击力。一招下去,恐怕连你的尸骨都会被焚成飞灰,我会让你明白,不自量力强出头的后果。”

    “哪他妈那么多废话,赶紧杀了这小子,我好用那小妞泻泻火,虽然是个捡来的野种,好歹也姓白。”郑虎不耐的向后退了退,但眼神一直在盯着失魂落魄的白伊伊,目光不停游走在她的脸和胸脯上,俨然一副猴急嘴脸。

    白寒幽眼里闪过一丝鄙夷,扬起手腕,龙炎刀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刀尖指着白阳,笑意冰冷。“白阳,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白阳却突然动了,脚步狂踏,震碎了地面,浑身喷涌出纯金色的罡气,显然是愤怒至极,罡气六段的境界完全爆发,眨眼之间,便是站到了郑虎面前,一把掐住了郑虎的脖子,像是拎起垃圾般把他举过头顶,齿间漏出冰冷的声音,低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郑虎满脸惊色,正要说话,但白阳已经收紧手掌,让他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因为缺氧,脸色憋的通红。

    “我不想听见你的声音。”白阳松开了手,拳头握紧,便是狠狠一拳向郑虎的胸膛砸去。

    一道恐怖的气爆声,在他出拳的瞬间响起,谁都无法形容那一拳究竟有多么恐怖,一拳砸至,郑虎胸前的寒铁甲立即便是凹陷了一大块,庞大的力量将郑虎带动着飞出十几丈,轱辘滚落到地上,旋即他竟还想挣扎着爬起来,手臂一撑,便张嘴直接喷出一口血水,混杂着几块脏腑碎片,然后鲜血如流,在他眼鼻之中疯狂涌出。

    如此伤势,只怕是神也无救。

    白阳也不看他,抹了把脸,先前一些血滴溅在了脸上,这一抹之下更是让他显得十分狰狞。

    他瞪着微红的眼睛,看着手握龙炎刀,震惊的不能言语的白寒幽,沉声道:“轮到你了。”

    身在白家书房中,交接族长事宜的白玄京忽然眼皮一跳,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他烦躁地放下了手里的书卷,揉了揉眉毛,只道是自己最近太过劳累,而且老爷子忽然出关掌管了家族大权,这般打击对他而言简直无异于天塌了,甚至连他打算一手操办的皇室联姻都被老爷子给接手过去,现在他不光失去了族长大权,导致在家族里的地位一落千丈,还使得许多暗地里谋得的好处都得拱手相交,可谓是元气大伤。

    白玄京向后靠了靠,身体贴着椅子,眼睛微眯:“老爷子这一手,实在是让人有些摸不准。按理来说,白阳这种连正经名分都没有的废物,不会入得了老爷子的眼,到底为什么”

    不得不说,一早白不世忽然出现,怒惩徐长老,并且革除他族长之位的举动,实在把白玄京吓的不轻。

    “难道说,三弟当年出走,其中还另有玄机?”白玄京思前想后,也只有这件事情最后可能。要知道,老爷子膝下六子,偏偏钟爱老三,原因就是他天资聪慧,甚至在二十岁那年,觉醒了白家隔绝多少代的血脉之力,名叫灵风之力,不光对风属性的真气十分敏感,甚至还拥有将自己意念藏于风中,无影无形却能让万里之外的一切了然于胸,尽管在攻击方面有些欠缺,不过这种能力的可怕也不言而喻。白家老爷子为此不知下了多少心血培养自己这位三儿子,并且内定了未来的白家族长就是他。

    只可惜,这位天资卓越,光彩耀人的白家三少爷,在二十岁那年觉醒天赋以后,就决定去东都大陆历练,一去便是数年,回来时却带着个身怀六甲的体弱女子,然后自己则消失无踪。

    视他为己出的白不世震怒之下,也不理自己的准儿媳,也只在白阳出生时去偷偷看了一眼,使得白阳母子在白家的地位极为尴尬。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白不世本就不应该再理会白阳,今天这一举动,白玄京从中嗅出了一丝极为特殊的味道,不禁让他怀疑,自己的三弟,是不是真如他们所猜测的已经死了?

    这一想法出现在脑海里,就让白玄京吓的手掌一颤。白老爷子或许还不算什么,如果自己的这位三弟还活着,又知道他们如此对待他的骨肉,那结果可真是无法想象。

    “他一定死了,这是我们都确定的事。”白玄京觉得自己是在吓自己,摇了摇头,拿起桌子上放的那卷书,努力冷静下来,却又突然脸色大变,腾的一声站了起来,看向燕返山的方向,“寒幽竟是动用了龙炎刀?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