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章 烈焰横空!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章 烈焰横空!

    那把龙炎刀上面附着他的一股地元烙印,如果白寒幽动用这把玄器,他自然会感应到。

    白玄京脸色阴沉,唤来下人,吩咐道:“叫白兵来。”

    过了没多久,一名魁梧身材的方脸男子走进门来,看了看那一脸阴沉之色的白玄京,拱了拱手,“族族长,有什么吩咐?”

    他显然也听说了一早发生的事情,称呼白玄京族长时,脸上带着些许尴尬。

    白玄京心胸狭隘,但此时却懒得计较这些,指节叩了叩桌子,沉声道:“燕返山外的扎营人手一直都由你负责,你现在带几个人,去山中看看我们的狩猎队是不是发生了意外。”

    “这不符合规矩吧?”名叫白兵的方脸男子楞了楞,有些为难。他在白家只是一个旁系族人,地位虽然不算低,但在主家眼里也算不得多高,平日里分管着燕返山这一片也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到头来许多祸事还得他负责。燕返山狩猎可是离渊城四家齐定的规矩,意义就是锻炼各家族人,生死有命,全凭各人本领,现在白玄京让他去横插一脚,显然是要破坏规矩,那这个黑锅到底谁来背?

    白兵心里的念头转了一圈,脸上更露为难之意。

    白玄京闻言,眯着眼睛,走到窗边看了看渐落的日头,背对着那白兵,仿佛无意提道:“听说你卡在罡气九段已经有一年左右,明年家族的天魂丹名额有两个,白兵,你年纪大了,不好再与年轻人争,但这么些年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理应给你一些奖赏。”

    微微垂着头,装作为难的白兵听到这话,立刻扬起脑袋,眼睛里满是激动的光彩,却很快便收敛下去,心内权衡了一下得失,最后咬了咬牙,沉声道:“我这就领人,进山看看!”

    “嗯。”白玄京点了点头,旋即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了抬手:“哦,对了,如果你发现什么不老实的人,可以顺手替大小姐处理一下。到时候伪装成妖兽杀人,或者一股脑推到其他几家头上,你应该明白怎么做。”

    “是!”

    白兵应声,然后退出了书房。

    待他离去,白玄京走到桌子前,翻开之前一直看着的那本书,手指敲在书页上,停顿了片刻,指尖抬起,那本书瞬间燃成了一堆黑灰。

    一抹极为隐晦的火之真气稍现即逝,白玄京抿着嘴唇,心里那抹诡异的不安仍未消失,喃喃着道:“三弟啊三弟,你的骨肉,难道真的就是虎父无犬子吗。”

    “轮到你了。”白阳看向了白寒幽,手臂一抖,一股罡气应声而出,吹得周围尘土一荡。

    白寒幽却是毫无惧色,瞥了瞥已经昏死过去的施霄,以及不知死活的郑虎,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看啊,这两人虽然不堪重用,却也是罡气一段的好手,看来在玄剑宗内,你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白阳一捏拳头,淡淡道:“我不想跟你废话。”

    “呵。”白寒幽握紧龙炎刀,一股罡气注入其中,六十四道符文瞬间全部亮起,一时间炽光大盛,无比灼人的温度散发出来,令得四周空气都带着恐怖的温度。

    这把龙炎刀上的六十四道符文几乎都是篆刻在火元,以及增幅之上,也就是说,一道罡气输入进去,经历六十四道符文的催发,足以发挥出超越自身十倍以上的威力。这在低阶修者之中简直就是件杀器,白寒幽虽然只是罡气一段,但凭借这把龙炎刀的力量,绝对能够跟定元境的强者平分秋色,最起码也不会被击杀。

    也难怪她这么有底气,如此强大的玄器,在白家之中也能算得上的至宝,除了白老爷子的御用灵器,这种等级的宝贝,根本就没有几件。白玄京也是极为宠爱自己这个小女儿,所以才会把龙炎刀交给她防身。

    刀锋划过长空,形成一道极为漂亮的弧度,白寒幽这一甩刀,顿时便有一道由火元组成的刀芒爆射而出,直朝着白阳的面门袭杀过去。

    “这套龙炎刀的配套武技,名叫烈焰横空,玄阶低级,共有八招,这是第一招,龙火吞地!”白寒幽握着刀柄,追在那刀芒之后,一刀斩向白阳。隐约之间仿佛有龙吟遍耳,那龙炎刀几乎变成一团火焰,呼的一声,就将白阳周身笼罩进去。

    “小心!”

    此时,观战之人中传出一声惊呼,正是那回过神来的白伊伊。

    她先前浑浑噩噩,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此时转过神,眼前竟是见到白寒幽一刀龙火吞地,火光无边,直接罩向了白阳,心急之下忍不住惊呼出声。

    然而她这一声,却也打破了两方狩猎队的僵持。

    本来就是在激斗的两方,虽然因为白阳横空杀出,惊的忘了身边还有敌人,不过现在反应过来,立刻就扑向离自己最近的敌人继续厮杀起来。

    也许因为事情闹得太大,如今两方交手更是毫不留情,没过几个呼吸,竟有一名白家少年被长剑刺穿了右胸,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些人动了杀心,白伊伊,先杀出重围再说。”那身负重伤的白鹏见此情景,也顾不得疗伤,捡起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往嘴里塞了两颗回气丹药,硬撑着一口气,长枪挥动,一时间竟枪挑数人,毫无对手。毕竟白鹏是罡气境的高手,在人群中使出破阵枪来,几乎就是一大杀器,白伊伊紧跟在他周围,两人联手,瞬间就把那些郑、施两家联手的狩猎队尽数冲散,余下十几名还有战力的白家少年跟在后面,一鼓作气便将局势扭转回来。

    方才那连番混战,白家狩猎队本来也并没有太大的劣势,只是因为对方的罡气强者太多,己方又出现了一名叛徒,导致他们有些惊慌失措。但现在郑虎与施霄都没了威胁,这群血气方刚的白家少年几乎个个都是拿出全身解数,战气光芒一闪,便要有一名敌人倒下。

    砰!

    就在白家狩猎队卖力收拾残局的时候,白寒幽与白阳交战之处,猛然发出一道爆炸声。

    众人定睛望去,却见白阳被逼退了十多丈,白寒幽手持龙炎刀,威风至极,一刀斩下,火元爆开,在白阳身前形成一个漆黑的深坑。

    嘶!

    包括白鹏,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凉气,只感觉有股寒意从背脊直传到头顶。

    白鹏脸色苍白,盯着那漆黑的深坑,沉声道:“如此恐怖的威力,若是打在人身上”

    想了一下方才那道火元若是炸在自己身上,白鹏料想自己恐怕连还手都做不到,就要被活活炸成重伤。

    他脸色一沉,赶忙挥手,叫来一个颇为机灵的少年,“你快去山下的营地,找信得过的人,将这里的事情回禀家族。白念他的伤势很重,不方便颠簸,快叫山下的人带治疗丹药上来。”

    那名少年重重点头,几乎不敢耽搁,直接顺着山路跑了过去。

    而那个名叫白念的少年,就是刚刚被郑家之人刺穿了右胸的伤者。

    他的右胸已经被鲜血染尽,却强挺着没有叫痛,虽然眼泪都快滚了出来,依然紧咬牙关。

    白鹏叹了口气,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拿出处理伤口的药物,在那少年一阵磨牙的声音中,替他敷了伤药。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会有事情的,等等就好了。”

    少年咬着牙根,声音有些颤抖道:“哥,我没有给家族丢人吧?”

    “臭小子。”白鹏咧了咧嘴,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满是笑容:“你们都是好样的。”

    白念闻言,也是一笑,然后却看向了已经越战越远的白寒幽与白阳两人。那个在一片炙热火光之中的黑衣少年身姿挺拔,宛如战神,白念呆看片刻,眸子微亮,喃喃道:“他也是!”

    这句话,令得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白鹏扭过头,看了看那交战的两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不光是他,其余白家狩猎队的成员,双眼也都难离那一边,但当他们想到,那个在龙炎刀的火光之下屹立不屈的身影,就是之前他们无比嘲讽的白家私生子,那个从小就没有任何地位的废物时,他们脸上都不禁有些发热。

    尤其是那些先前对白阳态度不好,甚至还出言嘲讽过的少年,几乎羞愧难当。

    “他救了我们。”也不知是谁,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立刻引来了众人的附和。

    白念更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双眼发亮,仰头看着白鹏,“哥,我们能不能帮帮他?”

    白鹏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同样也是颇为愧意和自责,叹息道:“龙炎刀是大伯的玄器,篆刻了六十四道符文,威力非凡,我们只要靠近,说不定就会被一刀给烧成飞灰。现在只能等救兵,或者相信他的实力。”

    说到这,白鹏盯着白阳的表情,发现虽然现在白阳抵挡的有些勉强,却没有露出任何着急的表情,甚至被白寒幽几次施展烈焰横空刀法击中了身体,也都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很显然,白阳还并未使出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