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三章 战声落定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战声落定

    龙炎刀被一脚踢回自己跟前,白寒幽脸色涨红,一种从未有过的耻辱感在心头萦绕,怒火几乎烧尽了她的理智,她瞪着微红的双眼,怒声道:“白阳,你是有些古怪的门道没错,但是你别忘了,烈焰横空还有最后一招,今天你我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白寒幽,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白鹏呵斥一声,“烈焰横空这部武技,何曾斩向过自己的族人?闹到现在,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白寒幽紧咬银牙,眼神恨恨的看了眼白阳,这场本该得偿所愿的阴谋,竟是因为这个异数而满盘皆输。

    就像是人不会正眼打量蝼蚁一般,白寒幽心中从没有正眼瞧过白阳,虽然一切的布局虽算得上是天衣无缝,却唯独没有把这个废物列入自己的计划之中。但当白阳一脚踩住龙炎刀的瞬间,白寒幽心里便是生出种这不是真实的错觉,心里又羞又怒,哪里肯这样善罢甘休?

    只见白寒幽手掌一吸,龙炎刀被吸附而起,抓在手里,不管不顾的狞笑道:“白阳,你来我往的套路我也腻了,往日是我小瞧了你,但你也不要得意,我这最后一招,你万万接不下!”

    白阳无所谓的撇了撇嘴,以炎魔血脉镇压身体里面略有些狂暴的火元,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淡淡道:“进招吧。”

    双方气势一蓄,空气之中,立即便有种无形压力弥散开来,观战众人皆是感受到一股庞大而又窒息的汹涌气机泄露出来,不免为之动容。

    “这种战斗,即便是定元境强者,也会感觉到压力吧。”白鹏苦笑了一声,这场战斗持续到现在,他几乎被打击的遍体鳞伤,无论是白阳还是白寒幽,都是他现在不能企及的存在,对于一个天才来说,最为残酷的事情就是看到别人拥有自己一生都难以企及的天赋。

    白寒幽或许只是后天条件优渥许多,但白阳能有这般成就,白鹏只能归咎于他的天赋实在可怕。

    就在这时候,白寒幽运起体内仅存罡气,同时手指轻弹,便是数颗回气药物落入口中,一瞬之间药力散开,便是回复了些许气力,尽数注入了龙炎刀中。

    龙炎刀像是一头不知满足的凶兽,开始贪婪吸食她体内的罡气,那六十四道符文再次放出光芒,然而这一次,却是有些古怪的异光融入其中,宛如一朵妖异血花,徐徐绽开,给人一种极其强悍的视觉冲击。

    白寒幽脸色微白,却是冷笑连连,一抹罡气擦过手腕,顿时,鲜红的血液流淌而出,顺着刀柄滑落,被那龙炎刀全数吸收。

    “血祭之法,有趣。”白阳想起了小时候阅览过一本古籍,其中记载了高深兵器的使用方法,其中便有一种名叫血祭,以自身精血喂养,血肉相连,威力莫大。

    白寒幽这血祭之法虽然有些粗糙,在这种时候,却是给龙炎刀增添了不少威势。

    “白阳,咱们一招定胜负吧。”白寒幽冷笑一声,脚步急踏而出,蹬蹬瞪几步,便是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一变故,令得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龙炎刀配合八招烈焰横空刀法,远距离攻击绝对占据优势,但白寒幽这般以己之短,攻彼之长的行为,却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白阳一直在观察着虚空盘旋着的那些金线,自然提前预判了白寒幽的动作,规避起来也不匆忙,顺手一招,掌中也是产生一股吸力,喝道:“借枪一用!”旋即便将不远处白鹏的钢枪抓了过来,提在手里挽了个弧度,铛的一声,他钢枪上挑,应对白寒幽龙炎刀下劈,两人竟是直来直往,各试了一招以后,以白寒幽小退半步为结局。

    但白寒幽现在也不着急,显得有些云淡风轻,似乎是对自己这最后一招十分有信心,见白阳不伦不类的握着长枪,冷笑道:“装模作样!”随后,便再次欺身上前,龙炎刀宛如落空流星,赤红的刀身轨迹划过一抹亮眼弧度,再次劈落。

    这陡然变了风格的攻击,令白家狩猎队的人都是一脸茫然。

    白伊伊忍不住说道:“白寒幽绝对不会这么蠢,这里面绝对有阴谋。”

    白鹏这次却出奇的没有接茬,眼睛里带着一些复杂之色,抿了抿唇,叹息了一声。

    烈焰横空刀法的最后一招,需要蓄力许久,白寒幽想要驾御此招,难度绝对不所以她选择了这个看似愚笨,实则聪明之至的做法,那就是以玄器的优势,逼迫白阳不得不与她缠斗,为她蓄招。

    此招一出,恐怕战局将彻底被颠覆。

    白阳境界高于白寒幽,但至今都没有特别玄妙的武技出手,也不知是否有底牌能够抗衡那烈焰横空的第八招。白鹏面有忧色,但当前却不能说出来扰乱人心,正所谓关心则乱,若是白伊伊慌张之下,干了什么傻事,对事情非但没有任何帮助,甚至还有可能坏事。

    如今,也只能相信白阳可以化险为夷了。

    白寒幽攻势又急又快,竖劈,横砍,直刺,招招狠辣,白阳虽没有学过枪法,但正所谓一法通万法,运用一些拳意在其中,使得这钢枪在手也如虎添翼,两人打的叮当作响,劲风大作,乱石急走,一时间倒也没有什么优势劣势可言,不过当白寒幽的鲜血渐渐流淌出来,被龙炎刀尽数吞噬,那龙炎刀上的符文开始变幻形状,彻底成为化成一朵妖异红花,白寒幽的脸上便是露出自信快意,一刀逼的白阳回枪抵挡,自己也是抽身而退,将龙炎刀横于胸前,低声道:“以血祭之法才能完成这一招的引导,白阳,死在这种招式下,到了那边,你也该为此荣幸。”

    砰的一声,白阳将钢枪杵在地上,直入地面半尺,心中略是打起精神,淡淡笑道:“话不多说,此招之后若我败了,生死自然随你。但若是你败了,白寒幽,你也得付出代价。”

    “败?我会败给你这种人?”白寒幽大笑了一声,苍白的脸上满是不屑,龙炎刀上的符文融成一片,刀身都在微微颤抖,“此战,我只会赢,不会败!白阳,记住这一招的名字!”

    呼!

    妖异如血一般的火焰,燃遍了龙炎刀的刀身,那血色妖火冲天而起,窜起一丈之高,随着白寒幽挥动刀锋,渐渐竟是凝结成一朵红色火莲,散发出血腥的气味。

    “烈焰横空第八招,净世红莲!”

    啪拉一声,白寒幽脚底的地面,开始出现一片宛如蛛网般的裂纹,无数碎石离地而起,却在贴近那朵妖异火莲之时便融化成飞灰。

    “快退!”白鹏瞳孔一缩,一把拉住了受伤的白念,将他抗在肩头,只来得及说上这么一句,便领着白家众人飞速撤离,但白伊伊仍不想离开,两个白家少年见状,急忙强着她拉往远处跑。

    白鹏这一声退,虽然显得有些狼狈,但在这时候却是格外正确的选择。

    别说是他,就是趴在地上装死的施霄也早就一骨碌爬了起来快速奔逃,只恨自己没有多生两条腿。

    开什么玩笑,这一招已经远远超过了罡气境的极限,即便是定元强者面对如此恐怖的招式,只怕也得有多远躲开多远,只有傻子才会想要硬抗。

    看那朵血莲的架势,只怕这招一旦爆发出来,这周围都会化为虚无,他们这些观战者虽然好奇此战的胜负,但有心看,也得有命才行。

    这种已经能够媲美定元强者以真气催发的招式,不是他们这些人看得起的招数。

    “白阳,领死吧!!”

    白寒幽长笑一声,几乎看到了白阳炸死血莲之下的残肢,一抹极为病态的笑容在她脸上显现,在那血色莲花的映照之下,显得极为狰狞。

    “这招倒是有点意思。”白阳看着那朵血莲,以血脉之力分析了片刻,却是发现这招的层次,竟是无限逼近地阶武技。

    现在能够让他的血脉之力束手无策的层次,唯有地阶,这朵血莲的威力恐怕的确不小。

    不过见到白伊伊等人已经撤离,白阳也是毫无顾及,肩膀微微一动,指尖轻弹,之前吸附在龙炎刀上的一道星辰之力轰然炸开,体内的星辰之力化为的那颗银星开始剧烈旋转,一股吸力隔空而起,贪婪吸收着龙炎刀内的神性。

    这个过程还需持续片刻,也就是说,白寒幽祭出的这朵血莲,他还是非接不可。

    白阳咧嘴一笑,体内罡气运转,拳势运转,一股招震八方的浩瀚意境,缓缓显现而出、

    “是时候拿出点真本事了。”

    这招天下无双,自与慕容震一战之后,白阳便再也没有动用过。一来,使用这一招,对于白阳自己也有不小的负荷,那十倍力量猛然爆发,反震之力足以让他也受到不轻的伤势。

    二来则是没有值得他使用这招地阶残招的人出现。

    不过今日,白寒幽的这朵血莲,值得他动用天下无双这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