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

    赤红如血的红莲浮空而停,红光渲染,使得方圆之内一片血色,同时随着白寒幽挥舞龙炎刀,那血莲的炙热感越来越强,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她脸上充满了亢奋的表情,眼底浮现了一抹激动之色。这一招净世红莲,平时修炼的时候,她经历过千百次的推敲演练,最终还是不得其门径,但今日得此契机,将烈焰横空的最后一招领悟透彻,对于她以后的道路有着不可估量的帮助。

    最起码,这一招就已经触摸到了定元境的门槛,现在凭借这一招,感悟定元境的层次,对于她以后突破瓶颈有莫大的好处。

    体内力量再次汹涌而出,白寒幽将最后的一点罡气全部注入龙炎刀内,使得那朵悬空浮立的血莲徐徐绽放,一片交织缠绕的血色火焰喷吐出来,形成盘旋怒啸的血色火龙,血莲开花,此招大成,白寒幽大笑着挥落手臂,“白阳,领死吧!”

    呼!

    血莲旋转着飞了出去,沿途留下了大片的火焰,宛如一片末世火海。

    白阳站立不动,拳招运转,体内行气已然运转了两个周天,招意节节攀升,宛如有一道光芒在他拳心迸发,手掌张开,叩指问招,指向那呼啸而来的血莲。

    绝不退让!

    一股惨烈气息弥散而出,天下无双的拳意再次显现。

    “这一招的层次虽然强大,但借助玄器,终究是外道。”白阳口出发出一声清喝,没有任何退意,挺身迎上血红火海,火焰之中,重拳一砸,将那血莲硬是逼在虚空中,无法再进分毫!

    天下无双的十倍力量,堪称摧枯拉朽,一招之下,足以让定元强者受到重创。白寒幽这一招净世红莲虽然强横,仍然只是无限接近于地阶,但白阳从星辰之力内得到的拳招,却是货真价实的地阶残招!

    这其中,便拥有着质的不同,再加上两人实力相差,白寒幽虽然凭借一柄玄器龙炎刀拉近差距,可是在同样拥有地阶武技的情况之下,她的一点优势,瞬间便荡然无存。

    血莲虽然声势浩大,火光冲天,使得周围的花草树木刹那间焚化成灰烬,白阳却是以肉身硬抗火海,一拳砸得血莲巨震之后,炎魔血脉疯狂催动,张嘴一吸,吸纳火元,那朵血莲竟是肉眼可见的消褪了三分之一。

    “这是怎么回事?”白寒幽目眦欲裂,净世红莲是她最后的底牌,而这一招底牌竟被白阳随意抵挡,同时还以那诡异的血脉力量削弱了大半,这一幕几乎让她惊骇欲死,不敢相信是真实,匆忙之间,她只得催动龙炎刀,一股火元再次注入血莲之内,大喝道:“净世红莲,爆!”

    轰地一声,那血莲的花瓣开始片片凋谢,宛如衰败凋零的血花,灼热的空气之中,弥漫着鲜血的腥气,一片片火焰花瓣凋零以后,再次化做缩小的血莲,眨眼之间,白阳周围的空间便被血莲包围住,旋即,便是接二连三的爆炸!

    轰、轰、轰!

    血莲接连炸开,一片血色火焰肆虐而过,恐怖无比的冲击余波,甚至令白寒幽都不得不退后避让,脸上却露出狰狞的表情:“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躲!”

    一片巨响过后,放眼望去,原地只剩下满目的疮痍,和剧烈燃烧,吞噬一切的血色火焰。这火焰内暗藏龙炎刀的神性,拥有极为妖异的特性,一旦粘上,便难以熄灭,还能燃烧别人的精血,要不了多久,就会把一个大活人烧成灰烬。

    白寒幽坚信,如此面积的爆炸,即便白阳再有本事,也无法尽数躲避,再加上净世红莲的威力,只怕火焰消散后,他连一点尸体都不会剩下了吧。

    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笑意,白寒幽手掌一翻,正要收起龙炎刀,但这把只差一丝便能够晋升为灵器的高阶玄器却是突然发出一声悲鸣!

    “这龙炎刀!”白寒幽低头一看,发现龙炎刀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裂纹,篆刻上去的六十四道符文,也都黯淡无光,因为血祭之法的原因,白寒幽察觉到龙炎刀内的神性正在飞速流逝。

    兵器达到了玄器的境界,神性就是最为重要的东西,是支撑它的本源。想要酝酿出神性来,不光需要经年累月的温养,还需要锻造的时候投入许多珍贵的材料。

    这把龙炎刀能够达到如此层次,花费了白家大量的积蓄,还找来一位曾经交好于白不世老爷子的四品炼器师亲手锻造,方才有这般神效。

    可是现在,白寒幽察觉到它的神性正在流逝,心里第一次出现了慌张的情绪,握着龙炎刀,不断催动自己的罡气注入其中,想要阻止神性的消失。

    片刻后,她察觉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不由有些愤怒:“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神性会消失?白阳,一定是你对不对?你给我滚出来!”白寒幽盯着眼前那片火海,喉咙里发出不似人的尖叫,一挥龙炎刀,便是一道火光喷发而出,斩向了火海里。但火海中没有任何回应,白阳仿佛真的死了一般。

    龙炎刀的神性流逝太快,眨眼间又是几道细小的裂纹出现在了刀身之上,令白寒幽又惊又怒,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咬了咬牙,白寒幽悻悻的看了眼火海,颇有余悸道:“幸亏杀了这个祸害,龙炎刀的损失也能弥补。”这个念头一出现,她心里对于龙炎刀损坏的惊意也消散了不少,说到底,她的目的还是击杀白家这些对她而言有威胁的人,白鹏和白伊伊虽然没死,但只要没有白阳阻拦,她自信能让这两人逃不出燕返山。

    “白阳,真可惜,只要你懂得隐忍,利用自己的血脉之力,也许十年以后我就再也奈何不得你。但你居然这么早的暴露自己,呵呵,这一切都是命数。”白寒幽心神略是松懈,手掌一抹龙炎刀,镀上一层自己的鲜血,凝神压制神性的流逝速度。

    突然间,那沉寂下来的火海中,却是传出了一个笑声。

    “白寒幽,你放松的未免太早了吧。”

    呼呼呼!

    宁静下来的火海,骤然间变的狂暴无比,在白寒幽惊讶的目光下,形成了一个火焰旋窝。白阳立于旋窝中央,双眼因为过于催动炎魔血脉而变的有些炽亮,净世红莲的火焰环绕在他身体之上,仿佛听话的孩子,温顺的不得了。

    这一幕,把白寒幽吓的通体冰凉,一股寒意直窜脑海,震惊道:“你是什么怪物!”

    白阳耸了耸肩,也不搭茬,将炎魔血脉催动至极,手掌张开,那些红色火焰宛如受到了召唤,拼了命的朝他掌心涌去,形成了一朵小小的血莲。白阳收住手掌,将这朵血莲捏碎,吸了口气,白寒幽这一招净世红莲,竟全都为他作了嫁衣。

    啪啦。

    就在白寒幽感觉无比震惊的时候,龙炎刀上的裂纹也越来越多,而她也骇然发现,那些神性流逝的源头,正是站在那里的白阳!

    “你对龙炎刀做了什么!”稍微冷静了下来,白寒幽怒声喝道:“这把玄器如果有任何损失,就算用你的命也赔不起!白阳,我承认你的实力是强,但是如果你不为白家效力,还损害白家的利益,白家绝对容不下你!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一直最疼你的四叔考虑,四叔在白家的地位已经够尴尬了,你倒是没有家人什么都不怕,你就不怕我爹对四叔一家下手?”

    白阳搓了搓手指,一个箭步冲到了白寒幽面前,抡圆了胳膊,力气十足的一个耳光煽在她脸上,几乎把她抽了个跟头,龙炎刀再次脱手落地,捂着脸颊,楞了楞后,震怒道:“你打我?”

    “少跟我废话,你再他妈威胁我,我就替你爹教你做人!”白阳双眼微红,冷笑道:“如果不是念及你只是个不懂事的臭丫头,我现在就能把你打残,送一个半死不活的你回到白家去,以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你觉得自己能够逃脱得了惩罚?”

    “白阳,我跟你拼了!”白寒幽也是怒意上头,哪里顾得了这些。一掌就打向了白阳的心口。

    白阳微微躲开,再次反手抽了她一耳光,“再发疯,信不信我杀了你?”

    “啊!!”

    白寒幽两边的脸颊都是通红一片,嘴角流出鲜血来,她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盯着白阳,发出一声尖叫,“你就跟白伊伊那个贱人一样,都想要篡位,一个私生子,一个捡来的野种,想要夺取我的地位!我告诉你,就算你再有实力,你在白家仍然是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私生子,永远也不会得到承认,而白伊伊那个骚狐狸,我也不会让她好过的,我们走着瞧!”

    说到这,白寒幽深吸了一口气,连龙炎刀都不要了,转身就跑,竟是想要逃走。

    她这点小心思,早就在白阳的掌握之中,白阳哪里会轻易放她逃离,三步并作两步,便是追赶而上,眼看就要一把抓住她。

    就在这时,一声极为狂暴的破空声传来,白阳心头警兆升起,回身便与那递来的拳头硬碰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