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五章 水落石出!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水落石出!

    轰隆一声,两个拳头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了如同雷鸣般的响声,足以见得二人的力量多么强大。

    对方有备而来,蓄势一拳,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力量。

    白阳仓促之下出拳抵挡,虽然并未受伤,却也被挡住了追击的脚步,仅仅是耽误了这么一会功夫,再一抬眼时,白寒幽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

    “小子,虽然你有点本事,但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出手之人蒙着脸,一副魁梧身材,暴露在外的双眼极为阴沉,深深看了一眼白阳之后,旋即便如同大鸟般跃起,直追白寒幽而去。

    望着此人离开的方向,白阳揉了揉自己酸麻的拳头,脸上露出一丝凝重:“此人好强的实力,比起姜无双师姐也只弱了一线,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我未必会有太多的胜算。”

    顿了顿后,反正此人也已经追逐白寒幽而去,白阳也就不再多想,气机稍微松懈,身体里面便是传来了骨骼摩擦的嘎嘣声。先前催动炎魔血脉,吞噬了庞大的火元,这股力量暂且还封存在体内没有被炼化,也就是白阳他的丹田中有着异于常人的战晶碎尘,容量超乎常识,才能安然无恙的容纳下这些火元,否则的话,就凭着那一招净世红莲中蕴含的狂暴能量,即便不会把他炸成重伤,也要被硬生生的撑破战晶。

    观察了一下自己身体的情况,总得来说,这一战还算是收获颇丰,吸收了这些火元,还得到了一股诡异血炎,如果能够炼化,为他所用,倒也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底牌。

    但他最大的收获,还是那暴涨了两指宽的星辰之力。在达到第二阶以后,星辰之力便始终化作银星镇守战晶碎尘,平时也没有什么动作,除了吞噬妖兽尸体中的精血时,会有些兴奋与渴望的意志传达出来,平日里就像是一团死物,作用不显。

    然而在吸收了龙炎刀的神性以后,不光星辰之力的总量暴增不少,足以支撑他催动炎魔血脉施展出一些先前难以完成的手段,甚至于白阳还感觉到,如果再吸收两把相等于龙炎刀的神性,或者能够吞噬像炎魔血脉那般奇异特殊的精血,星辰之力中的封印将会再次解锁,到时候也许会有更多的惊喜也说不定。

    “星辰之力果然强大,先前第一次解锁,便开启了天下无双这种恐怖武技。越是修炼,越能够发现这其实应该是一套武学,品阶不会比斩雪低,至少也是地阶。如果我未来继续解封下去,说不定连传说中的至级武技,或者是天阶武技都有可能出现。”摇了摇头,这个想法毕竟还需时间去验证,更何况想要找到龙炎刀这种拥有神性的高阶玄器难度极大,至于炎魔那种天生拥有过人天赋的恐怖妖兽更是不好惹,所以,想要提升星辰之力的道路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

    定了定神以后,白阳突然看见那头被困兽锁困死在原地的独角犀,因为毒素入体,加上精血燃尽,早已奄奄一息的独角犀自然没能在方才的净世红莲中存活下来,不过它的生命虽然泯灭,但它的躯体依旧较为完好的保存了下来。白阳之前就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一头炼血巅峰的妖兽不惜燃尽自己浑身精血都要得到,这头独角犀的实力比起他当初在玄剑宗后山遇见的那头炎魔也不遑多让,虽然那头炎魔没有彻底化形,但它的实力依旧摆在那里,能够跟它平分秋色的独角犀,自然具备了寻常妖兽所没有的智慧以及本领。

    一头妖兽,其实要比人类更加明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如果没有绝大的利益,它们从来不会轻易的以身犯险,尤其当它们的境界修炼到了一定的层次,更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平时只窝在自己势力范围之内活动,就算是争夺地盘也要经过多番试探,若是有可能让自己陷入死地,已经开启了灵智的妖兽甚至会选择放弃领地也要保全自己。

    这头独角犀显然不是那种会冲动的低阶妖兽,尽管有郑虎投入狂兽散推波助澜,但真正使它发狂的东西还是另有它物。

    白阳走近了独角犀的尸体,先是观察了一下它的独角,这是独角犀全身上下最为坚硬的地方,也是它先天而生的武器,其质坚如精铁,其形如利矛,状如黑石,上面还有一些古怪的花纹,像是独角犀一族最古老的文字图腾,白阳隐隐觉得,这图腾与炎魔一族的传承文字有些相似。

    “嗯,这是?”突然间,白阳发现在这只独角下面的隐蔽位置,沾染了一些浅蓝色的液体,虽然仅仅只有几滴,十分难以发现。

    白阳用手摸了过去,哪怕这汁液已经差不多凝固在了独角上,白阳依旧能够感觉得到一股冰凉渗骨的寒意透过了指尖,令他眉毛微皱,沉声道:“好可怕的寒性,就算是叶华颜师姐的寒霜真气也达不到这种寒性,难怪独角犀不得不燃尽自己全身的精血来抵抗,如此恐怖的寒性入体,即便是炼血巅峰的妖兽也难以阻挡,到底是什么东西竟会这么可怕?”白阳站直了身体,垂下眼帘凝视这头独角犀的尸体,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忽然自心中升起。

    从白寒幽做局困杀白鹏开始,一切就仿佛陷入了某种奇怪的境地之中,事情的真相仿佛披上了一层迷雾,但这几滴浅蓝色液体的出现,却像是一条线,将种种看似奇怪的细节都串联了起来。

    为什么白鹏会选择这头独角犀,为什么独角犀会一直在燕返山恶蛟的地盘游荡,为什么郑虎,施霄,和陈为三人会选择联手白寒幽坑杀白家狩猎队的人,这一切终于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白阳碾了碾手指,将指尖的一抹寒意碾碎,淡淡一笑,瞬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白鹏在燕返山得到了半张藏宝古图,而郑虎等人也得到了其中的碎片,这些古图拼凑起来,就是燕返山的核心秘密之所在。独角犀之所以一直游荡在燕返山恶蛟的地盘,也是因为某个宝物吸引了它的注意,这件宝物是它成为化形境大妖的关键,所以它宁愿以身犯险,却在之前的一次狩猎中被白鹏发现。因为它身上沾染了一些充满寒性的汁液,联系自己手中的半份地图,白鹏猜测到燕返山的宝物,很可能就藏在恶蛟的领地之内,这头独角犀就是关键。可惜事情被白寒幽得知,虽然对这个宝物没什么兴趣,但她却仍然联手其他拥有古图的郑虎三人,打算一举将白家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全部杀掉。”

    事情的脉络,渐渐在白阳脑海中呈现出来。最关键的一点,便是这场狩猎其实还有另一层深意,那就是几家的年轻人打算夺取燕返山埋藏不知多少年的宝藏,但记录宝藏位置的地图被分成数份,白鹏得到了最大的一部分,这也就是矛盾之所在。

    郑虎施霄等人想要藏宝图,白寒幽想要杀人,双方不谋而合,布下了这个并不巧妙,却心机深沉的局面,若没有白阳自己这个异术,恐怕白家众人今天还真的要折在这里。

    白阳想道:“好在他们现在已经逃远,白家的救援也应该到了,白寒幽就算再有什么底牌,现在她也翻不了天,只不过,这次我暴露了自己,白家那些人定会向我发难,趁早解决了四叔一家的事情,离开这里去外界游历才是正途。”

    念头微微一动,白阳却是再次摸了摸独角之上的浅蓝色液体,喃喃道:“拥有如此可怕的寒性,只怕与那头传承了上古冰螭之血的恶蛟逃不了干系,现在星辰之力缺少养分,也许这个神秘的宝物会带给我惊喜也说不定。”

    燕返山被各大家族分割盘踞近百年,曾经挖掘出无数的太古遗迹,也得到了许多珍贵的宝物,但是这座大山延绵万里,山脉极为广阔,许多探测不到的地方就不提了,即便是这被几大家族翻了个地朝天的山中也有很多盲点,譬如这个神秘的古图所载的宝藏,也许就是某位强者留下来的天地灵宝,亦或是珍贵材料,甚至是武尊强者坐化以后的尊果也说不定。

    总而言之,左右现在也不能直接回到山下的营地,白阳也并不急着离开,反而对那个宝藏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凭借星辰之力的特异,想要找到那头恶蛟应该不难。就算得不到宝藏,这头炼血巅峰境界的蛟也有很大价值,它体内的冰螭血脉十分珍贵,若是错过了,也不知以后能否遇见。”白阳想到这里,又是有些遗憾的看向了独角犀精血全无的尸体,这头炼血巅峰的妖兽身体里面本该有极为精纯庞大的精血,可惜因为长时间与那寒意抵抗,加上狂兽散的推波助澜,浑身精血全都燃尽,早就没有了半点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