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七章 狡猾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狡猾

    天色渐晚,已经在燕返山中游荡了许久的白阳盘膝坐在一片茂密草丛之中,使得自己的身形隐蔽起来,微微闭目养神,恢复先前的消耗。

    一缕缕清散的淡金色雾气,从他口鼻缓缓渗出,随着每一次呼吸,都会形成一次循环,同时也夹杂着些许纯净的天地元气纳入体内,补充着战晶碎尘内的罡气。

    大约半个时辰后,战晶碎尘之内的罡气彻底恢复巅峰,白阳只觉得浑身通泰,一阵舒爽,就连之前使用天下无双而导致的些许伤势,也是逐渐好转了起来。

    白阳缓缓睁开双眼,瞥了瞥天色,眼见天色已黑,嘀咕道:“居然已经这么晚了?看来得先找个地方过夜才是。”

    这燕返山中密林无数,还有些荆刺遍布的险恶之地,往深处去,便是那幽静荒芜的山峡,其中有着连离渊城几大家族都不清楚的危险,白阳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自然不会去找死,但是他也不能随便就在这密林之中对付一夜。想了想,白阳站起身,拍去身上的草屑,六识催动,继续搜寻着空气之中不寻常的波动。

    摊开了手掌,一股火元凝聚起来,带着些许血色的妖异火焰跳跃而起,照亮了周围的视野,白阳笑了笑,盯着自己手掌上的这团火焰,喃喃道:“净世红莲,这倒是个不错的收获,想不到炎魔血脉还有这等奇效。”

    手掌上燃烧着的妖异火焰,正是吸收了那招净世红莲之后,导致自己身体里面的火元变异而成。炎魔这种身为天生以火为食的妖兽,对于火焰的适应性极为强大,甚至炎魔一族有些强大的存在都会有本命妖火,譬如千年前的一场除妖之战,其中便有一头境界达到炼魂境巅峰的炎魔,堪比武尊修士,它的本命妖火施展出来,所有沾染上的东西几乎都会化为虚无,在那一战中令人类修士伤亡惨重,也是在那次战争中,炎魔一族的恐怖名声才渐渐传播出来。

    所以说炎魔血脉不光能够吸收火焰为己所用,还会根据吸收到的火焰来养出一种本命妖火,这妖火的能力或许跟血脉拥有者本身的天赋有关联,但真正决定性的,却还是平日里吞噬到的是何种素质的火焰。

    这次白阳吞噬掉了那一招净世红莲,炎魔之力催动出来的火焰已经不再只具备照明的功能,配合着许多控火技巧,这朵尚未成型的红色妖火,实际上威力已经不可小觑。

    淡淡的红光照亮四周,白阳缓步行走在密林之内,沿途也是遇到了一些妖兽,不过那些实力稍弱的妖兽皆是懂得趋吉避凶,在察觉到白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时便已经躲得远远的,而那些实力强大的妖兽也因为某些特殊的忌惮,并没有对他发起攻击。

    当看到一条色彩斑斓的彩蛇滑过自己身边,却因为某种奇怪的畏惧没有停留,甩动躯体快速窜入了草丛中,白阳便是察觉到了一些古怪。嗅了嗅空气中的湿度,很显然这周围的空气透着一些浓郁的湿度,隐隐还有一些血腥的气味传了过来。

    白阳神色微变,不太确认道:“莫非这周围已经是那条恶蛟的活动范围了?”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顺着树根密布的小路看去,有一头毛发雪白的霜狼尸体躺在那里,脖子处已经烂成了一片,身体里面的妖晶显然也被掏空。白阳走上近前,凝神观察了片刻,略是惊愕道:“这种手法,可不像是人类的行为。”

    这头霜狼的致命之伤,显然是脖子那里的伤口,白阳伸手一摸,除了已经接近凝固的血液,还有一些粘糊糊的不明液体,“这伤口应该是被某种利齿给撕咬开的,杀它的妖兽,实力应该很强,这一口直接毙命,霜狼连反抗都做不到。看来我猜测的不错,这里已经是那头恶蛟的活动范围了。”皱了皱眉,白阳直接掠过了霜狼的尸体,顺着地上一些并不明显的血迹,一路追了过去。

    那头恶蛟似乎十分自信,把自己当成了这片密林中的王者,行事完全没有什么顾及,正常的妖兽在猎食以后都会小心翼翼掩去自己的行踪。但这它杀了霜狼以后竟根本懒得隐藏自己的行踪,明目张胆的暴露了自己的痕迹,仿佛是想告诉别人它的老巢在哪儿。

    但白阳知道妖兽生性谨慎,这头恶蛟能够盘踞燕返山这么多年,还让几大家族的人拿它没有什么办法,自然应该有它的生存之道,绝对不会这么愚蠢。

    果不其然,就在白阳一路跟着血迹来到密林尽头,眼看着就要追到前方的悬崖时,他忽然停住脚步,双眼中闪烁着微光,扫了一眼密林四周,竟是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端倪。

    “果然,这头恶蛟没有那么简单。”白阳顺着视野中交织密布的金线找到了一条由枯草编制而成的绳索,上面竟然拴着一排尖锐的树桩,而且那树桩上面涂满了墨绿色的液体,散发着腥臭的味道,显然是某种致命的剧毒。白阳将这绳子扯断,牵扯到那一排树桩,惯性使之垂落下来,正好能够撞到密林出口的位置。

    这等机关虽然简陋,但却胜在阴险,如果不是白阳谨慎,恐怕还真的会中招。到时候纵使伤不到性命,但被这种古怪的毒液侵入身体,也是个极大的麻烦。

    玩味的看着那树桩不停摆动,白阳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这畜生倒还真通人性,连这种机关都制作的出来。如果躲闪不及,被这树桩给刺破了皮肤,哪怕沾染到一点点毒液,估计都会任那孽畜宰割吧。难怪它能霸占燕返山这么多年,这种狡猾劲儿,就算是老奸巨滑的人类也不过如此了。”

    正常人都不会太过重视妖兽的智慧,因为它们毕竟是妖兽,先天只有野性,没有人族那种得天独厚的聪慧。但是妖兽之中也有一些极其聪明的家伙,它们的学习能力十分强悍,基本上任何事物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这头恶蛟的寿命应该也不短了,这么多年,一定有很多想要猎杀它的高手出现,或许这种陷阱机关,就是它在那个时候学到的。

    一把扯掉了那摇摆不定的树桩,识破了这简陋机关以后,白阳并未放松警惕,血脉之力始终在运转着,视线里面,一些地方密布着金线,显然还存在着别的机关。

    这一眼扫去,可是把白阳震住了,忍不住骂道:“这头畜生还真够狡猾,这一路走过来,如果全都中招,哪怕是定元境的强者也得栽在这里。难怪没有人愿意招惹它,这么聪明的畜生,哪里是随便杀得掉的。”

    说到这,白阳却是狠狠的搓了搓手,“妈的,没有点风险,也配不上冰螭之血的价值,拼了!”说罢,他一路避开那些机关陷阱走出密林,来到那悬崖之前,放眼望了过去。

    那些血迹到了这里就已经看不到了,而悬崖之下却是一条湍急的河流,往东边往去,视野距离大概要有百丈左右,那里有一条垂直而下的瀑布,虽然离的不近,却依旧能够听到水声传来,以及那边白蒙蒙的水雾。

    “恶蛟的住处,应该就是那边。”仗着自己的视觉过人,白阳隐约看得见在那瀑布之后,藏着一个山洞入口。以那头蛟龙的脾性,自己的巢穴肯定也要设立在极为隐蔽的地方,藏在瀑布之后自然符合它的性子。

    “就是不知道,那个导致独角犀浑身精血燃尽的奇特宝物在何方位。如果这次能够得到那件奇宝,也算是不虚此行。”白阳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一些笑意,旋即便迈动步伐,贴着山崖的边缘,迅速靠近瀑布那边,然后纵身一跃,便是高高坠落,掉到了河里。

    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自然不会怕落水时的那些冲击力,就是这河水的流向离那瀑布是相反的方向,白阳费了一些力气,才是游到那个位置,挑了个比较顺眼的地方上岸之后,抬头一望,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居然这么高?这畜生平时是怎么爬上去的?”在远方看去,那山洞还是一个合理高度,但在瀑布之下抬头看,白阳才是察觉到,这个山洞的位置居然被开在了足足百丈以上,想要逆着瀑布爬上去,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合上了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巴,白阳脸色微沉,却是不甘心白跑一趟,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徒手爬上去看看。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山洞的位置忽然窜出一道人影,有些狼狈的穿过瀑布水浪,在半空中翻了翻身,最后轻轻改变自己的身形,脆声道:“小黑!”

    “昂!”

    随着这一声清脆呼唤,一头身形庞大的黑色巨鹰展开双翼,俯冲而来,稳稳的接住了这个人。

    白阳仗着视力,顿时看见那被瀑水淋了一身的狼狈人影,竟是个腰身纤细,身段妖娆的少女。

    一眼看去,瞧着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却已经发育的极为惊人,哪怕离着挺远的距离,白阳依旧能够看到她胸前那对几乎喷张出来的惊人饱满。

    但此时,那张稚嫩之中带着些许妩媚的漂亮脸蛋上,却是挂满了难忍的怒容,扯了扯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红唇开启,似乎在骂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