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九章 古旧铜门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古旧铜门

    虽然费了一番功夫,不过最后白阳还是得偿所愿,借助这神秘少女的巨鹰来到恶蛟居住的山洞之中。

    站在山洞前面,少女挥了挥手,让自己的黑鹰等在外面,然后跟白阳说道:“现在那只恶蛟应该已经爬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我们进去先不要打草惊蛇,经过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它的性子十分谨慎,如果不是我对它而言没有威胁,它根本不会现身出手。如果被它察觉到我们是两个人,那它会直接隐藏起来,我先跟你说一下我的计划吧。”

    白阳摇了摇头,道:“到时候我牵制它,你去取你要的东西,就这么简单。”说完,白阳直接走进了山洞,令那少女神色微微错愕,旋即不满的跺了跺小脚,却只能快步跟了上去。

    一进入山洞,光线便彻底灰暗了起来,哪怕白阳视力过人,也只能看得清十丈以内范围的情景,这山洞之中还有一些打斗痕迹,显然是之前少女与恶蛟交手留下来的。

    摸了摸一边墙壁上的伤痕,那淡淡的霜花令白阳眉毛微锁,问道:“它先前和你动手,有没有使用血脉之力?”

    “血脉之力?倒是有用过,不过我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嘛,传闻并不能全信,亲自体会了以后,感觉冰螭血脉也没有盛传的那么可怕。”少女随意回答着,却没有发现白阳搓了搓手指,表情有些不对劲。

    两人一路摸索着朝前方走去,这山洞之中的温度有些湿冷,加之是恶蛟的居所,空气之中夹杂着些许寒意,而先前两次穿透瀑流导致一身都湿着的少女紧了紧环抱的双臂,眼神打量着四周,总觉得有些莫名的阴森。

    她不禁看了看白阳的背影,心底也是有了一些安全感,忍不住朝他靠近了一些。

    “喂,你走这么快干嘛,这里我熟,你等等我!”眼看着白阳脚步越来越快,少女有些着急的走上前去,扯了扯白阳的衣角。

    白阳骤然止住步伐,使得她一头撞在了白阳的背上,哎哟一声,生气道:“你干嘛突然停下!”

    白阳没有吭声,走到角落里去,捡起那里的一幽蓝鳞片,抹了抹上面还没干涸的血液,说道:“那个谁,你来看看,这是不是恶蛟身上的鳞片?”

    “什么那个谁啊,没礼貌,本姑娘叫孔墨衣!”

    “好吧,孔墨衣?名字倒是很有意境。”白阳摇了摇头,将手里的鳞片递了过去,问道:“这应该是恶蛟身上脱落下来的吧?”

    名叫孔墨衣的少女嘟了嘟嘴,接过鳞片瞥了一眼,眉尖微微一扬,诧异道:“质感是没错,但我记得它应该没有受伤,怎么会脱落鳞片?”说到这,她自己倒先脸红了起来,这段时间她三番五次的找恶蛟麻烦,却连这条畜生的一片鳞甲都没有伤到,说起来还真是有些脸热。

    幸亏白阳没有注意她话中的深意,接回鳞片,在手里掂了掂,沉吟道:“这上面的血迹还很新鲜,应该刚刚脱落不久。”顺着鳞片边缘的痕迹摸了一圈,白阳继续道:“从这鳞片的完好程度来看,也不像是受伤脱落,反而像是自然而然的掉了下来。”

    “你是说,那头恶蛟自然脱落了身上的鳞片?”孔墨衣眨了眨眼,旋即有些惊恐的张开小嘴,喃喃道:“那不就是说,它已经在准备化形了?天哪,我们居然想要招惹一条即将化形的蛟!?”

    见她一脸惊恐,白阳却是随意的笑了笑,说道:“风险和利益从来都是并存,想必它一直守着你说的寒灵果,应该就是为了在果子成熟之时将其一口吞下,完成自己化形的最后一步吧。难怪它现在如此谨慎,连独角犀三番五次的挑衅,它都没有露面。”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如果这条恶蛟化形成功,我们就死定了!”孔墨衣有些焦急,虽然寒灵果于她而言极为重要,可是面对化形境的妖兽,她心底还是有些畏惧。

    化形境可不比炼血境,就像是修者之中的罡气与定元,两种境界虽然只隔了一线,却是难以跨越的鸿沟。一条化形的蛟,便能够迈入龙的境界,这条蛟还具有上古冰螭的血脉,一旦化形成功,必然会拥有极其强大的实力。

    孔墨衣深吸了一口气,妩媚的小脸挂满了忧色,忍不住说道:“要不我们还是离开吧?我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

    “你这是害怕了?”白阳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有些打趣道:“你之前气势汹汹,看起来也不像是这么胆小的人,怎么,一听说那恶蛟有可能突破到化形境就吓到了?”

    “你懂什么,这种明知不敌还要继续下去的行为是送死,我可不想死的这么没有意义。”孔墨衣撇了撇嘴,大眼睛四处瞄着,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这个阴暗无比的山洞,此时更是显得幽暗可怖,令她感觉暗地里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窥探着自己,忍不住生出些许寒意,娇躯顿时一颤。

    “我也还没活够,送死的事情,自然不会去做。不过你放心好了,你看这鳞片才刚刚脱落不久,显然那恶蛟的化形过程并不顺利,否则的话,我们闯入它的巢穴,它怎么可能一直沉寂?”白阳将手里的鳞片举了起来,指着上面还没有彻底凝固的血迹说道。但孔墨衣没有回话,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环抱着的双臂无声的紧了紧。

    白阳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见她湿漉漉的衣服紧贴着皮肤,诱人的身段被勾勒的淋漓尽致,浑身细微的颤抖着,白阳挠了挠头,最终还是有些心软,默默叹了口气,催动炎魔血脉,让自己的体温逐渐升起,随后一把将孔墨衣揽入怀中。

    “你干嘛!”

    孔墨衣被拉了过去,只感觉到自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胸前颇有肉感的饱满,也是狠狠压在了那胸膛之上,异样的酥麻传遍全身,令她脸庞通红,声音愠怒。

    白阳耸了耸肩,淡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你冷的发抖,怕你冻坏了。”说着,他紧了紧手臂,揽着孔墨衣那宛如盈盈细柳般的柔软腰肢,感觉手掌上传来滑腻的触感,心尖儿也是微微一颤,暗道:“真是个妖精!”

    好在他定力过人,立刻驱逐心中的杂念,不断催动炎魔血脉提升自己的体温,供她取暖,两个人保持着这样有些尴尬的姿势继续向前走去,孔墨衣似乎已经习惯了,也不像方才那般羞怯,竟还主动往白阳怀里缩了缩,奇怪的喃喃道:“你这人真是古怪,身子怎么热的跟暖炉一样,不过还挺舒服。”

    说着,她嘴角露出一抹不太明显的笑意,心里莫名的慌张也是逐渐安定下来。

    就在这时,白阳忽然止住了步伐,孔墨衣还沉浸在那古怪的温暖之中没有回过神来,楞了楞后,抬头看向了他。

    白阳好笑的在她腰上拍了拍,趁她还没有发作之时,便与之悄然拉开距离,指着山洞尽头的一扇巨大铜门,说道:“你之前来的几次,可有见过这个地方?”

    “哼,流氓。”孔墨衣面红如血,拍平自己衣服上的褶皱,显然有些恼火白阳疑似占便宜的举动,但目光却被那铜门给吸引过去,盯着那已经生了些许铜锈的大门看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之前我基本都是走到一半,就被那恶蛟给拦住了,根本没能来到这里。不过这道门,看起来好像篆刻了防御性的符文?应该不是出自那恶蛟的手笔。”

    “如果妖兽连篆刻符文都能精通,人类早就已经被它们给攻陷了。”白阳没好气的说道,走向了那青铜大门之前,用手轻轻抚摸上面的纹路,眉间有些沉思。

    他对篆刻符文不太了解,对于这种防御性的阵法类符文,也只是在玄剑宗藏经阁见到过,只不过,这扇门上刻着的符文,看起来要比白阳在藏经阁中见识到的更加高级,只是因为年久失修,符文中几个关键位置都是停止了运转,许多力量也早已消散,如今剩下的,只是一扇防御力不错的破烂铜门,但却恰到好处阻拦了两人的步伐。

    白阳收回手,咂了咂嘴:“这铜门极其坚固,哪怕合你我二人之力,也不能强行破开,看来只有换路走了。你说的寒灵果在哪?不如我先帮你去找那果子,也许恶蛟就守护在它四周也说不定。”

    “寒灵果,应该就是这扇门之后。”孔墨衣皱了皱眉,语气有些惋惜:“寒灵果在成熟之前,可以挪动到另一个地方去,只要有足够的寒气喂养就不会枯萎。我之前的几次打草惊蛇,肯定让那条恶蛟心怀警惕,现在恐怕早就将寒灵果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说到这儿,孔墨衣拍了拍布满锈迹的巨大铜门,叹气道:“很明显,这扇门之后,就是极其安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