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口吐人言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口吐人言

    寒霜吐息,乃是上古冰螭的看家绝技,虽然这条恶蛟传承到的部分只是一小支血脉,但这种拿手本领仍然没有失传。

    一口冰冷至极的吐息席卷身躯,令得白阳瞬间化为一座冰雕,浑身血气凝滞不动,如同进入了假死状态,但他的意识却仍然清醒,看着自己的身体保持着僵硬姿态,当即便是催动体内的星辰之力,要以炎魔血脉破冰螭吐息!

    只是,那一口就消去恶蛟体内三分之一本源能量的吐息威力极强,如果不是白阳先前心中有些不安,致使他隐隐有了防范,这一口吐息便能让他彻底丧命,然而现在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想要破开坚冰层也不是易事。

    这一来一回的耽搁,恶蛟已经卷动身躯,朝孔墨衣而去。

    虽然这块空地极为宽敞,但对于一条身长足有数十丈的蛟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几乎眨眼之间,恶蛟便是掠过空地,将地面堆积的金币推开,如同一抹冰蓝色的虚影般疯狂冲向孔墨衣。

    “喂,你也太不中用了吧,我才刚刚找到寒灵果!”孔墨衣惊呼了一声,将手中的罗盘收起,身形轻灵的躲开了恶蛟迎面一击。

    轰隆!

    恶蛟去势太猛,撞在山壁之上,使得地面都是随之一晃,微微颤摆起来。

    孔墨衣能与这恶蛟缠斗数日,自身的实力自然也不低,不过她正面对战的能力并不明显,因为她从来都不去修炼那些威力强大的武技,反而对一些其他修者不屑研究的古老奇术有兴趣。现在她修炼的一门古老奇术,是传说中早就已经失传了的功法,名叫鉴宝诀,本身只有黄阶低级,而且也没有任何杀伤力,但随着找到越来越多的天材地宝,从中获取到奇妙的宝气,就能够提升修为跟功法品阶。

    据传闻,这部鉴宝诀练到巅峰,能够堪比地阶功法,虽然不以杀伤力著称,却也可以配合着武技发挥出强大效用。

    现在孔墨衣的鉴宝诀已经修炼到第四层,也就是玄阶低级的层次,正好也因此达到了罡气境界,但凭这些底牌,想要正大光明的与一条炼血巅峰,即将踏入化形境的妖兽战斗,还是有些不足之处。

    深知自己长处短缺的孔墨衣也不与恶蛟正面碰撞,那宽大的袍袖如同百宝袋一般,再次被她掏出把两头尖的短棍。

    “虚境化物,鉴法归一,破!”眼眸之中呈现出一片凝重色彩,孔墨衣娇喝一声,淡淡的光华融入短棍内,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数尺,变成了一根充满电弧的长矛。望着自己手里的这根长矛,孔墨衣露出了心疼至极的表情,咬了咬牙,道:“如果得不到寒灵果,本姑娘可就亏大了,臭小子,你要给我负责把这里的财宝都带走!”

    暂时被冰封的白阳扯了扯僵硬的嘴角,露出一抹无奈苦笑,这个女人,可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小财迷,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情琢磨带走这里的财宝。

    在白阳看来,今日他们能够取走寒灵果并且全身而退就已经算是十分不容易的事了,至于堆砌在这里的惊人财富,以及白阳十分感兴趣的冰螭血脉,也许还得之后再说。

    当然,如果白阳与这条恶蛟拼命的话,仍然能够有七成胜算,但那样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不到万不得以没有必要选择。

    只见恶蛟盘踞在山壁之上,四只如精钢一般的利爪缓缓伸出,冰蓝色的能量弧激射而出,朝孔墨衣飞去。

    孔墨衣向后急掠而去,躲开这道冰蓝色的能量弧,只见她方才站立着的位置,已经被一片寒气给笼罩,孔墨衣不禁皱了皱眉,道:“它的实力怎么会忽然变强了?”

    抬了抬眼,朝恶蛟的头颅望去,孔墨衣骇然发觉,恶蛟头顶的两只龙角,已经不知何时彻底长了出来,这就说明它已经达到了化形境的最后一步!

    “这不好!”孔墨衣脸色大变,手中闪烁着电弧的长矛,直接被她投掷出去,在半空中化为一抹残影,几乎超越了思维的速度,光影先至,随后便是一阵尖锐至极的破空厉鸣,缓缓传开。

    那闪烁着噼啪电弧的长矛,在眨眼之间贯穿了恶蛟的身躯,将它死死钉在了山壁上。

    但是,这条恶蛟到底还是狡猾至极,竟是在孔墨衣抬起手掌的那一刻做出了躲避动作,那长矛虽然破开了它身上的坚冰以及鳞甲,但却没有能够伤及到它的根本。

    孔墨衣咬了咬嘴唇,正要从她那堪称百宝袋的袍袖里再摸出什么时,被钉在山壁上的恶蛟忽然张开大嘴,吐出一阵人言。

    “人类,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你忍让,只是因为你没有伤到我的实力。现在正值突破关头,我也不想徒生是非,将你的同伴带上,滚出我的巢穴,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恶蛟一副嘲弄表情,声音之中还带着特殊的回音,看了眼白阳,说道:“中了我的寒霜吐息,他本该当场死亡,但这个人类的实力还不错,能够低于寒意侵入,如果你现在带他出去,他还有活命的希望。”

    孔墨衣听到这,顿时微微一楞。她本来就没想到恶蛟居然还能口吐人言,现在居然还与她谈判,这个转变令她有些反应不及,紧接着听到了白阳可能会死的消息,孔墨衣的眼神立即出现些许动摇之意。

    现在恶蛟被钉在山壁上动弹不得,显然是大伤元气,但是她自己没有能力杀死恶蛟,也就是说,两方现在陷入了互相都奈何不得的尴尬境地。所以,对于恶蛟的提议,孔墨衣还是有些动心。倒不是对于它的求和动心,而是对于它话里的避让而动心。

    一边是自己苦找了多年的寒灵果,一边是个只认识了没多久的陌生人,孰轻孰重,孔墨衣心里还是能够拎得清的。

    然而就在她向恶蛟藏起寒灵果的地方迈去的时候,心里却是有些不是滋味,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回头看向了被冻成冰雕的白阳,又是侧身看向那被罗盘检测出来的地方,脸上有些挣扎之色。

    毕竟白阳变成这样,里面也有一些她的原因,如果不伸出援手,她过不去自己良心的一关,但如果真的为了救白阳而放弃寒灵果,孔墨衣也是心有不甘。

    恶蛟呵呵一笑,仿佛在欣赏一幕好戏,淡淡道:“如果你再不做出选择,那个人类恐怕就已经被冻死了。”

    闻得这话,孔墨衣瞪了它一眼,银牙紧咬,挣扎片刻,最后还是跺了跺小脚,暗恨道:“当我欠你的好了!”说罢,她折身跑向白阳,搓了搓手,打算带白阳出去救治。

    转身那一刻,她没有发现,恶蛟眼里再次露出嘲弄神色,而将它钉在山壁上的那根长矛,也早在之前说话时,被它以血脉之力给冰封住,化为了它身体的一部分。

    倏!

    孔墨衣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下意识转过头去,却是一阵腥风扑面而来,眼前只有一张血盆大口,正是那恶蛟!

    恶蛟眼里,充满了不屑与鄙夷,与妖兽谈判,还轻信妖兽的话,这种人类,简直蠢的可以!而孔墨衣也瞬间明白过来,自己是被这条恶蛟给骗了,脸色顿时变的惨白无比,眼看着那血盆大口就要咬碎她的身躯时,身后却是伸来一只有力手掌,一把将她朝后拉去。

    恶蛟合上嘴巴,却发现自己咬了个空,眼神一凛,向前望去,发现那个本该死在自己寒霜吐息下的少年,竟是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孔墨衣抬起头,恰好迎着白阳温和的眼神,心尖微微一颤,随即发现自己正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白阳怀里,赶忙把他推开,俏脸红的仿佛能够滴出血来。

    白阳笑了笑,“想不到你这小丫头还真够意思,虽然笨了点,轻信那畜生的话,但最起码你没有为了寒灵果而抛弃我。”顿了顿后,白阳一拍孔墨衣的肩膀,淡淡道:“接下来,交给我吧。”

    “人类,你的确让我吃惊了,像你这个年纪,能够拥有这种实力实属不易。”恶蛟上半身悬浮起来,居高临下瞪着白阳,用缓慢的语气说道:“而且你身上还有一道令我十分讨厌的血脉气息,倒是与炎魔那个粗俗的种族极为相似。年纪轻轻就觉醒了血脉,拥有这等傲人天赋,你总不想把自己葬送在这里吧。”

    “呵呵,这些年在燕返山中被你葬送的人还少吗?”白阳冷笑一声,“你在燕返山中盘踞这么多年,葬于你口腹之内的普通人,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了吧。当然,我也没有为民除害的心思,这次我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身上的冰螭血脉。”

    “冰螭血脉是我隔代传承祖先的珍贵力量,是你说拿就能拿的?”恶蛟也是不屑道:“更何况,收取血脉之力转嫁给它人的手段,凭你这弱小的人类如何能够做到?”

    白阳舔了舔嘴唇,指尖忽然多出一抹血色妖火,呵呵一笑道:“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雨夹雪的天气,没有吹干头发就在外面得瑟,感冒了求红票收藏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