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长记性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长记性

    “呵呵,这么多的宝贝,你们两人想吞下,就不怕撑死么?”

    一名独臂青年,带着十几个人踏了进来,眼神贪婪无比的扫过几个平台,当看到那一箱箱堆放在一起的灵石,他的眼睛几乎都直了,稍微收敛了一下心态,冷笑道:“还要感谢你的开路,我才能突破那道铜门啊。”

    “陈为?你敢跟踪我?”孔墨衣的脸色十分难看,几乎是怒视着这个走进来的独臂青年。

    “跟踪你又能怎样?孔墨衣,你三番两次踩过界,真以为你们灵岩城孔家的势力可以把手伸到离渊城来么?”瞥了眼孔墨衣,陈为不屑一笑,但眼神里仍然有着一些凝重。

    因为孔墨衣的实力境界与他相差无多,而且还有许多层出不穷的怪招,如果一个掉以轻心,很可能会被她给阴了,所以适当的提防还是有必要的。

    至于站在孔墨衣身旁的白阳,则是被陈为直接给忽视掉了。虽然他听见了方才山洞内的打斗声,却是理所当然的将一切都认为成孔墨衣的功劳,至于那个不知底细的小子,还不值得陈为放在心上。

    “不过,这小子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陈为侧过头,仔细打量了白阳几眼,最后嘀咕一声,挥了挥手,吩咐道:“去搬东西,这里就是我们陈家的地盘了。”

    那十余名青壮年都是陈家的好手,个个都是战气十段巅峰的修为,眼神里面充满嗜血的杀意,打着横走路,眼神却不时瞄向孔墨衣与白阳二人,时刻注意着他们俩。

    见这些人将石台上的宝物一件一件搬了下来,孔墨衣气的俏脸通红,怒骂道:“陈为,你简直无耻,赶走恶蛟的是我们,你居然敢半路杀出来抢东西?”

    “那又如何?少跟我废话,一会有你好受的!”陈为不屑的撇了撇嘴,指挥众人将那些箱子堆在一起,然后摸了摸自己的断臂处,咧嘴狞笑道:“我本来还在担心,这次死了十几个好苗子该怎么跟家族解释,但现在有了这一笔惊人的财富,就算再死上十个我也不会受到责罚,反而会得到奖励。说起来,这一切都得谢谢你啊,孔墨衣。”

    陈为咧着嘴巴,眼神忽然变的柔和起来,深处藏着一抹**,看向孔墨衣那妩媚的脸蛋,以及那诱人至极的玲珑身段,缓缓说道:“说起来,我们陈家的一些生意,也已经做到了灵岩城那边,你说,如果我向孔家提亲会怎么样?”

    “你给我滚,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不知羞耻的东西,活该你断了一臂!”孔墨衣骂了一声,却是戳到了陈为的痛处,他想到先前在森林之中,遇见的那名身穿大麾的神秘强者,便是发自内心的畏惧,本来就煞白的脸庞更是显得没有人色,旋即他眼神阴沉,低声道:“既然如此,那也别怪我不给你脸了,动手,男的杀了,女的给我留着!”

    话音未落,那正在搬运石台上宝物的十几名陈家青年,便是分出三人,走向孔墨衣与白阳。

    这三人呼吸步伐全都保持着奇妙的一致,很显然是精通陈家合击之法的高手,就在三人呈三个角度把孔墨衣与白阳包围的时候,白阳却是忽然向前走了一步,含笑道:“看来有些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先前抱头鼠窜的滋味已经全都给忘了?”

    “你是什么东西,闭嘴!”陈为不耐烦的瞪了瞪眼睛,本来他心里就十分烦躁,遇见这么个不开眼,又不熟悉的家伙,他自然发泄的十分有底气。

    可是,当他反应过来白阳话里的深意时,顿时有一股寒意从后背蹿升到头顶,头皮发炸,连那已经敷上了秘制伤药的断臂处,都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感。

    吞了吞口水,陈为沉声道:“你是谁?”

    “断臂不疼了?”白阳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问道。

    孔墨衣也是被吓了一跳,陈家之人究竟有多么可怕,她可是深有体会,连那陈家最悉心培养的杀人机器陈为都会害怕,自己白捡到的帮手,到底是什么人?

    “不要在这装神弄鬼,你到底是谁!”陈为额角流出了一滴冷汗,声音因为畏惧,而变的有些破音。

    实际上,就算白阳真的对上了这些精通合击之法的陈家精英,也没有十足把握能够抵挡得了,但他没有想到,陈为居然已经被自己吓破了胆子,只不过虚晃几句,居然露出了这副表情。

    这就像是个烟雾弹,让那三名陈家青年误以为白阳不好惹,面面相觑了一阵,倒是没有立刻进攻。

    白阳耸了耸肩,含笑道:“我是谁不重要,不过你的吃相实在太难看了,你那句话我原封不动的奉还,这些宝物你想独吞,就不怕撑死吗?”

    陈为瞳孔一缩,丝毫不作考虑,厉喝道:“杀了他!”

    呼啦!

    三名犹豫不决的陈家青年此时也是极其果决的执行命令,招式之狠辣,不带有半点感情,招招都带着凛然杀意,三个人的合击之法,如同倾盆大雨般笼罩了白阳。

    “小心,这是嗜血武尊的传承招式,名叫血魔三笑!”孔墨衣仿佛无所不知,一眼就看穿了这三人的合击奥妙。

    果不其然,三人联手袭来,带着淡淡血色的战气纠缠在一起,几乎凝结成半实质的虚幻血影,血味扑鼻而来,令人十分的不舒服。

    不光如此,这合击之法还将三人的力量凝聚成一点,成倍增加,使得这三人对战罡气境完全不在话下。

    若是一般的罡气强者,只怕仓促之间还会吃点亏,所以孔墨衣才会着急的出声提醒。

    但可惜的是,白阳并非是什么善茬,也绝对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只见白阳脚尖一挑,直接踢在了其中一人的胸膛之上,然后凌厉无比的肘撞,横扫在另一个人脸颊上,砰砰两声闷响,本来是三人联手击杀敌人的场景,却变成了一脚一肘,轻松击飞两人的古怪画面。

    那两个被打飞出去的青年喷出了口鲜血,摔倒在地根本爬不起来,至于还剩下的那个青年则是傻站在原地,保持着出招的姿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的脸庞通红。

    轻松无比的拍了拍手掌,白阳看向陈为,淡淡道:“本来还想去找你,但你自己上门领死,也省了我一桩麻烦事。”

    此时此刻,陈为可算是知道了眼前这个少年,究竟是何人!

    白天时,在密林中遇到的那个蒙面强者,虽然声音听着古怪沙哑,但是那刻意营造的感觉还是难以掩盖。再结合他脸上那蒙面不堪的黑布,以及白阳身上材质相同,却唯独缺了只袖子的黑衣,陈为心中一阵惊恐,瞪大了眼睛,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这么年轻?即使是白龙象”提到白龙象,陈为又是浑身一震,惊声道:“你就是白阳?”

    “废话连篇。”白阳摇了摇头,一弹手指,指尖上旋绕着一团火焰,而周围墙壁上那些用以照明的火把之上,皆是出现了古怪吸力,将那些火焰尽数吸收,使得这片空地瞬间陷入了黑暗。

    视野一失,陈家之人便是陷入了慌乱当中,尤其是陈为,更是忍不住惊呼道:“不要慌,他们两个人逃不出去!”随即,他又是高声呼唤道:“白兵,此人就是白寒幽要你必须杀死的白阳,你还不出手吗?!”

    “哼,废物。”一声冷哼,从陈为身后传出,随即便是一个高大人影走了进来,一挥手,几个火折子爆射而出,击打在火把上,将那些火把重新点燃。

    而白阳与孔墨衣也是再次暴露在众人眼前。

    看见白兵,白阳神色微微有些凝重,拉住了孔墨衣的手,低声道:“等等跟我走,一旦突围,你就不要回头,顺着隧道往回走。”

    孔墨衣心尖一颤,却是乖巧的应了一声,知道自己做任何多余的事,都有可能拖人后腿,所以她一声不吭,将希望寄托在白阳身上。

    “小子,我貌似说过,如果你多管闲事,就保不住自己的小命。”白兵捏了捏拳头,指节间,传出噼啪爆响,一丝狞笑呈现在他脸上,缓缓道:“不过我先前没有想到,你居然是白家的人,难怪大小姐要我除掉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未来说不定还会威胁到大少爷的地位,你死了,白家上下才能够安心。”

    “所以,给我去死吧!”

    白兵大吼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精铁打造的长棍,三两步窜了过来,一棍劈向白阳。

    “继续搬,把地上的金币也给我搬空!”陈为见白兵出手,心里稍微安定下来,接着指挥搬走这里的财富。

    那些石台之上的箱子已经全部搬了下来,堆在一起,剩下的便是地上那些宛如小山般的金币,陈为自然不会放弃这些金币,于是便指挥众人,开始继续搬运。

    而白阳那一边,手掌之中,忽然多出了一个古怪的小瓶子,里面装着墨绿色的液体,直接砸向白兵,被白兵一棍打破,液体四溅,一些滴在了他的身上,瞬间就让他的皮肤变成乌黑色。

    这液体,正是白阳在幻月魔境中提炼的蛇毒,拥有极为可怕的毒性。

    白兵中毒,脸色大变,急忙催动罡气化解毒性。而白阳也是毫不客气,故技重施熄灭了那些火把,然后拉着孔墨衣,如同离弦之箭般朝出口冲去。

    “拦住他!”

    慌乱中,白兵只来得及喊这一句,就听见陈为惨叫一声,旋即便是人仰马翻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乱糟糟一片。

    等到众人手忙脚乱再次点燃火折子时,白阳与孔墨衣已经不见了踪影,而那些堆砌在一起的箱子也随着二人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