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扫除后患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扫除后患

    “啊!”

    一阵阵的惨叫,如同锐利刀锋,河岸两侧的众人心头不由蒙上一层阴霾,气氛瞬间压抑至极。

    到底是何种痛苦,能让人发出如此惊悚的惨叫声?

    陈家众人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只能将他们所见所闻,以特殊手法传达给山洞深处的陈为。

    做完这一切以后,一声深吸凉气的声音,从这些陈家追兵的领头者口中传来,旋即喃喃道:“以陈枯他们的实力,居然都拿不下这个小子,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妈的,山洞里的财富,几乎抵得过我们陈家好几年的总收入,有了这一笔横财,短时间内想要争夺离渊城第一家族也绝非痴人说梦,哪怕这小子是白龙象,今天也得让他死在燕返山!”

    又是一个陈家青年,充满血腥气的说道。

    他的话,直接震醒了众多陈家之人,再次让他们意识到那个神秘少年从陈为手中抢走的财富究竟多么庞大。

    狠了狠心,领头者咬牙道:“封锁这条河岸,重新打上几条绳索,哪怕牺牲掉陈为,也得将这笔财富抢到手!”

    陈家众人的行动速度很快,看得出来平时皆是训练有素,这也正体现了陈家的勃勃野心,恐怕他们早就是蓄谋想要成为离渊城最强的那个家族。

    此时,在那山洞之内,淡漠的甩了甩手掌上的血迹,瞥了眼脚边的四具尸体,嘴角翘起,一抹冷笑浮上脸庞,朝着那平台之下瞥了一眼,见那些追兵的身影时隐时现,白阳轻声道:“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奉陪到底。”

    在装满第四个普通容量的储物戒指之时,陈为总算是将这里堆满的金币一扫而空,脸上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但就在这时,他右手上的戒指忽然闪出一道隐秘至极的光芒,陈为眸光一闪,不动声色的抹了抹手掌,见白兵并未注意,便暗自解读其中的消息。

    当他得知自己派去的四人似乎已经遇难,陈为浑身一颤,匆忙间将那四个储物戒指一把抓住,大声道:“这山洞的通道很多,我们不要走铜门那一条,我知道这里另有密道,都跟我来。”

    “怎么回事?”白兵皱了皱眉,不满道:“有更近的出口,为什么要选择其他的通道?”

    陈为横了他一眼,“如果你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那你就自己折返回去,我没有任何意见,这里是属于你的那一份金币,告诉白寒幽,我与她互不相欠了。”

    抛出一个储物戒指,陈为露出肉疼的表情。那里面至少有好几十万的金币,就这么白白分给别人,哪里有不心疼的道理。

    接过这个戒指,白兵也不客气,直接收了起来,摆了摆手,淡声道:“既然这样,那就后会有期吧,不过如果我抓到了那个小子,他抢走的那些东西,我也不会再吐出来了。”

    说罢,白兵头也不回的顺着青铜门那条路走了过去。

    待他离去,陈为才冷笑道:“陈枯他们四个都折在了那小子手里,想单枪匹马解决他,那你就尽管试试吧,蠢货!”说完陈为扫了扫还剩下的几个人,一挥手,“我们走!”

    他选择走另外一条本来就存在于这里的密道。

    说起来,陈为之所以对这里如此了解,是因为他得到了施霄与郑虎的那一份古老地图,三张拼凑在一起,虽然还不完整,但却恰好是记载了几条进出密道的那一份地图。

    早在半个月前,陈为就已经通过推测自己手里的那份地图找到了这个地方,也是那个时候他遇见了纠缠恶蛟的孔墨衣。

    因为陈家在灵岩城也有一些基业,所以陈为见过孔墨衣一面,认出了她是孔家的人,于是并没有打草惊蛇,一直跟踪她找到了恶蛟的住处以后,并与她提出了合作。

    可惜孔墨衣只想要得到寒灵果,并没有寻找什么宝藏的野心,婉拒了陈为。而因为畏惧她那些层出不穷的手段,陈为并没有用强,只是伺机而动,直到他发现了昏倒在燕返山外围的施霄,以及早已死去多时的郑虎,得到两份地图,这才决定通知家族中人,直接出手夺下这里的宝物。

    可惜他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白阳这个意外,更是没有料到,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居然拥有让他都感觉无比惊恐的实力!

    “回到家族,一定要将这件事禀报上去。这种妖孽天才,如果放任他成长,未来绝对会成为一大隐患!”陈为带着余下的几个人走在密道之中,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们的人已经将这里给包围,他绝对跑不出燕返山,你放心好了。”一个青年缓缓道。

    陈为闻言,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手里的火折子向高处举了举,望着密道前方,突然有些奇怪道:“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

    “是错觉吧,这条密道不是没人知道吗?”另一个青年看了看前路阴森的密道,心里也是颇为发毛。

    “但愿是我的错觉,妈的,看来我已经被那小子给吓破了胆,回去以后一定要找两个侍女压压惊才行。”

    陈为恶狠狠地吐了口吐沫,双眼通红,脑海之中已经开始幻想在那一堆香软中肆虐的快感,嘴角不由得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其他几个陈家青年也是嘿嘿一笑,满脸都是心照不宣的表情。

    就在他们还在幻想的时候,陈为眼前突然闪过一抹黑影,将他吓的丢掉了手里的火折子,惊叫道:“什么东西?”

    几人快步走向前方,火光照亮了那个位置,却只有一些杂乱的石头堆在那里,陈为瞪大了眼睛,脸庞上浮起一抹疯狂之意,“事情有些不对,我们快走!”

    “啊!”

    突然间,一声惨叫,从他们之中爆发出来,陈为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耳旁传来一阵劲风,先前那个嘿嘿淫笑的青年,竟是被人砸飞了出去,胸膛都是凹陷了一大块,鲜血从口中涌出,眼看是活不成了。

    “是谁?”

    几个人顿时警戒起来,熟练无比的贴近对方,站成合击阵势。

    但他们的阵势才刚刚站好,黑暗中便是传来一股突兀无比的吸力,从他们的队伍中硬生生扯出一人,拉到了黑暗之中。

    惨叫声再次响起,但陈为等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根本无能为力。

    “是那小子,一定是他!”

    脸色惨白的陈为大吼道:“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进路线?这条密道不可能会泄漏,不可能的!”

    “我刚刚在你身上洒了一点东西,只要跟着那特殊的光亮,根本不难追上你。”

    白阳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却带着阵阵回音,宛如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滚出来,少在这装神弄鬼!”陈为怒吼一声,催动体内的罡气,使得整个人被金色罡气所包裹住,映照得四周一片耀目金光。

    他警惕的望着周围,但是白阳再也没有吭声。

    呼!

    突然之间,又是一阵诡异的吸力,将仅剩下的那个青年吸了过去,清脆的骨裂声,从黑暗中响起。这次他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已经一命呜呼,尸体倒在了陈为视野尽头。

    这种诡异的气氛,令得陈为目眦欲裂,心弦紧绷,精神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

    “当时在森林之中,让你侥幸逃得一命,现在你居然还敢回到我的面前。”白阳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坦然站在陈为身前,含笑道:“我不喜欢留下后患,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小子,你不要太狂妄了,你以为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燕返山么?这附近都是陈家的人,就算你杀了我,也绝对不可能逃得出去!”陈为咬着牙关,冷声道:“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

    “想要杀我,那我也会拖着你一起死!”

    陈为那只独臂之上,萦绕着一股血味浓郁的罡气,他拳头微攥,脚下踏着迅猛的步伐,狂吼一声冲向了白阳。

    “这就是嗜血武尊的传承么?修炼这种邪法,你应该杀害过不少无辜之人吧。”白阳眼底,露出一抹讥讽,但却是凝神以待,手掌微抬,罡风激射而出,与陈为击来的拳头撞在一起。

    砰!

    一声犹如闷雷般的响声,回荡在密道之中。白阳的实力碾压陈为太多,尽管陈为想要以血手武尊之招拼命,但依旧难以跨越这种境界上的差距,手臂之上的血色罡气直接被击散,整个人也是因为巨大的力量倒飞回去,轰地一声,砸在了隧道墙壁上。

    “噗!”吐出口混合着内脏碎片的血水,陈为脸色呈现死气腾腾的灰败之色,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白阳,冷笑道:“我死了,你也活不了。我已经将你的身份传达出去,不久以后,你就得面临陈家的报复!”

    “是吗?”白阳耸了耸肩,无所谓道:“那就让他们来吧。”

    说完,他直接伸出手,拧断了陈为的脖子!

    双眼之中,犹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陈为脖子一歪,彻底绝了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