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杀戮开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杀戮开始

    夜空之下,燕返山的密林深处显得极为寂静,微风吹动树叶,发出簌簌的声响,使得这幽静气氛平添几分生气。

    呼、呼、呼!

    然而,没过多久,密林中的安静气氛,便是被一阵急促无比的喘息声给打破。

    密林深处,一个慌张无比的青年迅速穿过,踏碎了那些深积在地的落叶,时不时回头望去一眼,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惊恐。

    此人正是陈家追兵的领头者,只不过他现在满身血迹,衣衫之上都有许多被树枝刮破的痕迹,看上去狼狈不堪。

    “前面就是燕返山营地,只要到了那儿,他就奈何不了我!”当他察觉到了前方的篝火光亮,露出些许喜悦表情,脚下的步伐,也是瞬间加快了不少。

    就在他奔跑的过程之中,一道如影随形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滑了出来,还不等他靠近前方的光亮,一股突兀出现的劲风,便是从那身后不远处传了过来。

    “不可能!”

    感受到身后一阵劲风袭来,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当他转过身时,看到那个似笑非笑的少年,从未有过的恐惧感顿时席卷了脑海。

    他想要张嘴求饶,不过那少年却只是抬起手掌,手掌之中罡气旋转,莫大的吸力扯得他一个踉跄,旋即,闷雷般的声响从那少年拳上传来,重重的砸在了胸膛。

    砰!

    一声沉闷巨响,自胸膛上爆发开来,这个在陈家地位不低的青年脸色通红,重力将他的身体砸向地面,顿时间尘土纷飞,泥土地面都是炸开了数条裂痕。

    而青年脸上还挂满了不敢置信的神情,胸膛已经凹了下去,临死之际,他睁大了眼睛,死死望着那如同融入夜色中的黑衣少年,瞳孔缓缓散开,彻底没了气息。

    少年活动了一下肩膀,嘴角始终挂着笑容,却是显得无比冰冷淡漠。

    “这些追兵,还不够让我热身呢。不过,既然你们想要杀我,就一定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轻轻呢喃了一声,少年瞥了眼地上的尸体,目光朝那火光来源处望去,微微笑了笑,身形跃起,踏着树枝急速掠去。

    这个少年,正是与陈家追兵缠斗已久的白阳。

    在离开那恶蛟的山洞以后,白阳便是被那些遍布燕返山的陈家之人死死黏住,尽管他以罡气六段的实力对付这些最强不过刚刚晋升罡气的追兵并不困难,但是陈家之人善使合击,倒也给他制造了很多的麻烦。

    经过一番周旋,杀掉此人,陈家至此已经折损了十名追兵,但是这些人不知以何种手段,将燕返山里发生的一切全都回报给了家族,导致不断有追兵进入山中,令白阳难以脱身。

    “继续这样下去,陈家迟早会派出更强的人来杀我,必须要尽快解决,逃离这里才行。”

    白阳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所以他决定将这些进入山中的追兵清扫干净,天亮之前便离开燕返山。

    十几个陈家的青年,围着篝火坐在一起,讨论着这次进山的任务。“不过我们这次要抓的那小子好像还真有点邪门,陈为带着十几个精英,居然都被一网打尽,而且陈勇手底下的人也已经死了大半,这一来一去,居然折损了我们二十多人。妈的,难道那小子是定元境强者不成?”

    “不可能,如果是定元境,他战斗时肯定会有一些波动传出来。定元真气的破坏力可是罡气的数倍,一个定元境强者,想要悄无声息的杀人,除非他已经达到了定元四段以上,真气收发自如。”一个青年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

    “也是,如果是定元强者,那我们还玩儿个屁?”嘿嘿笑了一声,方才提出这个猜测的青年搓了搓手,眼神之中充满凶戾:“既然不是定元境,那不管他是罡气几段,他的脑袋我都要定了。那一颗人头,就值二十颗上品灵石,以及一枚玄阶丹药,家族还是第一次这么大方,看来陈为被抢走的那些宝物价值不菲啊。”

    “呵呵,那是自然,听说那宝物,是某位武尊留下来的遗产,数字肯定庞大的吓人。”翻了翻篝火,一名青年接过了话茬,随后有些奇怪道:“不过,陈勇那家伙怎么还没有来与我们会合?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陈勇那小子向来谨慎,虽然他手底下的人死得差不多了,但他自己肯定还活的很好。”咧了咧嘴,那凶戾青年不屑道。

    其他几人脸上也都露出了赞同的表情,他们却没有发现,就在他们说话之间,一道黑影早在先前,便从不远处的树枝上闪掠而过,稳稳的停在了他们头顶的巨树之上。

    白阳蹲在树枝上,听着这些人的谈话,当听到自己的脑袋居然值二十颗上品灵石,嘴角便是露出一抹森冷,“陈家果然是下了血本,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将我的脑袋明码标注了悬赏额。那就看看这些人,究竟有没有本事提着我的头颅去领赏!”

    脚掌一踏树枝,身形急掠而下,一股诡异吸力席卷过篝火,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

    “妈的,是那个小子,戒备!”

    “啊!”

    一阵慌乱的声音响起,白阳穿行于众人之间,惨叫声接二连三,响彻密林。

    杀戮,才刚刚开始。

    “什么?全死了?”

    陈家书房中,样式古朴的茶桌被隔空掀翻,那些茶具皆是摔在地上变成粉碎。陈家现今的家主陈立仁脸色狰狞,胸膛起伏,瞪着那报信之人,冷冷道:“你确定?包括陈为,陈勇,陈飞在内的所有人,都死在了燕返山?”

    那报信的陈家子弟一脸畏惧,战战兢兢说了句是。

    轰!

    瞬间,一股无形气劲将他给轰飞了出去,跌倒在屋外的石板路上,脸色顿时惨白。

    陈立仁眼神阴鸷,手掌气的哆嗦,陈家这一次居然死了二十几名优秀的族人,这个损失几乎让陈家元气大伤,起码三十年内,都缓不过劲来。

    要培养那些优秀的小辈,不光需要投入时间,还有大量的资源,就这么白白折损,陈立仁胸口几乎堵着一块巨石,呼吸都难以顺畅。

    “到底是谁做的?白家?白家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么了不得的人物?我养你们这些废物,居然连这种情报都给我忽视了?”陈立仁对着那站在门外一声不吭的陈家子弟怒吼道:“给我去查!他在白家到底是什么地位,叫什么名字,天亮之前给我查清楚,不然我就将你剥皮抽筋,把你一身气血都拿去给人练功!”

    那陈家子弟浑身一颤,话也不敢说,急忙告退,快步离开了这间院子。

    等到他离去,陈立仁哆嗦的身体才慢慢恢复正常,坐在椅子上面,心中已经开始盘算对策。

    “白不世那个老不死已经出关了,现在白家有他坐镇,必然没有漏洞,如果我冒然动手,很可能会被抓住把柄,打的抬不起头。”陈立仁转动着自己手上带着的透绿扳指,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什么决心,快步走出了书房,朝陈家禁地赶去。

    以家主令牌的权限,一路开启禁地之中的许多封印符文,直到走到一座假山之前,使其缓慢移开,露出了下面封存许久的幽暗通道,陈立仁犹豫了一瞬,便迈步走了进去。

    这通道极窄,两侧石墙上面,挂着散发光亮的特殊宝石,尽管如此,却还是显得气氛有些诡异。

    当走到了通道尽头,一个刻满三百之数封印符文的石门,出现在陈立仁眼前。

    这座石门上,以鲜血刻画着许多文字,看起来极为古老,又像是蕴含着某些力量,令人的视线难以挪开。

    陈立仁看了看那石们,浑身颤抖,十分干脆利落的跪倒在地,哭喊道:“爹,大事不好了,孩儿恳求爹您出关为陈家做主啊!”

    石门之上,那些用以封印的符文微微流淌起来,许多比鲜血还要刺眼的红光透发出来,石门轰隆隆的露出了一条缝隙。

    一个沙哑至极的苍老声音,透过石门,传了出来:“发生了什么,值得请我出手。”

    “陈为,那个您最喜爱的孙子,被人杀死在了燕返山!那杂种还抢走了属于我们陈家的宝藏,那可是一笔能够让我们陈家成为离渊城第一家族的财富啊!”陈立仁跪在地上,将事情的原委道出,然后咬着牙说道:“而且,动手的人,正是白家的小辈。现在白不世那老匹夫已经出关,孩儿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来求爹您出手!”

    “我的孙儿,居然死在了白家之人的手中。”石门内传来一声沉吟,片刻后,那沙哑的声音缓慢道:“现在我已经到了吸收嗜血尊果的最后阶段,达到天元境指日可待,所以我还不能出关。不过既然白不世已经出现,那我们也不好破坏燕返山的游戏规则,就叫陈贪狼出手吧,这把藏了几年的利剑,是时候拿出来磨一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