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陈贪狼,嗜血诀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 陈贪狼,嗜血诀

    “陈贪狼吗?”听到这个名字,陈立仁脸色一变,沉思了片刻,咬了咬牙说道:“那个疯子,说不定会伤到我们自己人。”

    “想要不破坏游戏规则,只有陈贪狼算得上是一张好牌,虽然他不容易掌控,但是将嗜血诀修炼到第三重的人,也只有他了。”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

    嗜血诀是他们陈家得到的嗜血武尊传承下来的一种功法,以吸收活人精血为食物,借此提升自己的修为。

    第一重需要吸收十人的精血,第二重则需要五十,第三重直接要斩杀百人。当然,单单吸取活人的气血还并不是全部,一定的天赋,以及强韧的心智也是关键。

    这种天生就是为了掠夺而存在的邪恶功法虽然能够让人修炼迅速,但是却有一种极为可怕的弊端,那就是吸收的活人鲜血太多,会影响到修炼者的心神,修为越高,就代表杀的人越高,那这个人很可能会被嗜血诀控制,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魔。

    当年嗜血武尊座下的一名弟子,便将这嗜血诀修炼到了第七重,手中冤死的无辜人数以千计,而且他的天赋极高,任何功法武技,到他手中都能够快速入门。嗜血武尊对这名弟子倾注了极大的心血,最后他却没有能够抵抗得了嗜血诀的后遗症,变成了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

    这种前车之鉴,让得到了嗜血武尊传承的陈家十分小心,即便使用嗜血诀,也都极为小心翼翼,不让修炼进度太过迅猛。但陈家之中也有不听管教的异类,陈贪狼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仗着自己对嗜血诀的特殊领悟,十分激进的修炼这部功法。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修炼到了嗜血诀的第三重巅峰,境界也提升到罡气十段。

    但是他这么疯狂的吸收活人精血,却导致嗜血诀反噬,让他的情绪时常处于一种极为暴躁的情况。只要有任何不顺心的事情,他就会大发脾气,甚至还曾经杀死过自己的族人。

    这么危险的家伙,即便陈家以彪悍和杀伐果断著称,也不得不把他给关起来,对外隐瞒他的存在。不过他罡气十段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存在,陈家第三代最优秀的族人,其实应该是这个疯癫无比的陈贪狼。

    “爹,如果白不世那个老东西抓住嗜血诀的把柄向我们发难该怎么办。”思考很久,陈立仁还是有些犹豫。

    但石门之内的苍老声音,却是有些不耐道:“身为家主,这点决策都没有,事事都要我替你考虑?如果白不世真的不顾规矩要出手,到时候我自然会出面解决。我的孙子不能白死了,那个动手的人,一定要除掉,他拿走的东西,也得丝毫不差的吐出来!”

    轰隆

    说到这,那面巨大石门狠狠关紧,上面的血光一瞬间收敛回去,之前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陈立仁从地上爬了起来,紧咬着牙关,折身走出了密道。

    一路回到自己的书房,陈立仁唤来下人,沉吟了半天,缓缓道:“去将地牢里的那个人带来见我。”

    那下人领命退去。

    陈立仁静坐在书房之中,表情变幻莫测,最后定格为疯狂的仇恨,手掌死死握住,恨声道:“杀了我的儿子,让我陈家损失二十多名优秀的族人,此仇此恨,我必定让你以血来偿还!”

    陈家地牢,最深处的幽暗房间内,一个蓬头垢面的青年坐在角落,双手双脚都是用寒铁锁链牢牢的铐住,并且有几根钢针锁在他的手足经脉之上,阻止罡气的流通。

    这般严格的对待,即便是定元境强者,只怕也难以脱身。

    哗啦,地牢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拉开,那个领命而来的下人,在两个负责地牢看守的陈家人陪伴下走入牢房。

    他低头看了看缩在角落里的青年,沉声道:“陈贪狼是吧?家主要见你,跟我走一趟吧。”

    说罢,下人点了点头,示意将他放开。

    那两个看管牢房的陈家人对视一眼,颇为无奈的走到青年旁边,将那繁复的锁链解开,取下了锁死他经脉的钢针,然后如同避瘟神一般,快速退后了数步。那个下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语气里仍然有些倨傲成分,低着头与青年说道:“家主这次可能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如果干的好,说不定你能将功赎罪,早日离开这里,知道了么?”

    “呵呵”青年抬起头,沙哑的笑了笑,旋即身体弹起,闪电般伸出手掌,死死扣住了下人的脖子。锋利的指甲刺破他的皮肤,直入肌肉,那下人只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好像被奇怪的力量所吸引,顺着脖子上的伤口快速流去,被眼前的青年尽数吸收。

    视线逐渐模糊,他张开嘴想要呼救,前所未有的晕眩感席卷脑海,下一刻,他便感觉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随手将下人的尸体扔掉,这妖异青年动了动身体,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他满足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真是久违了啊。”

    天空已经有些发亮,密林之中的光线虽然依旧灰蒙蒙的,不过这并不影响白阳的视野。

    踢了踢脚下的尸体,熄灭的篝火周围,横七竖八躺满了已经死去的陈家追兵,白阳松开了紧握的拳头,脸上仍然是一片森寒。

    陈家死了这么多的人,势必不可能善罢甘休,白阳知道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追兵杀入燕返山,恐怕他现在一下山,就会被人埋伏。此时此刻,反而是这充满险峭的山林更适合藏身,相对来说也比较安全。

    “也不知道伊伊他们是否已经安全回到白家。”松了松紧绷的神经,白阳却是有些担心白伊伊她们的情况。

    既然有白兵这种人进入了燕返山,那就说明白家已经开始关注山里发生的事情。如果仅仅是这样还好,但是那个白兵显然是站在白寒幽那一边的人,也就是说,白玄京的手已经伸到了这里。

    若是白伊伊她们回到白家,冒然举报了白寒幽,说不定还会引发一些大麻烦。

    想到这里,白阳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御寒的大麾披在身上,拢了拢衣服,快步朝另一条下山的路走去。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锐利的鹰鸣,白阳朝空中望去,果然看见了那巨大的黑鹰展开双翼,盘旋在自己头上的天空。

    “臭小子,你没事吧?”

    黑鹰背上,孔墨衣趴着招了招手,语气里有些关切之意。

    白阳不禁莞尔一笑,也没说话。

    不久后,黑鹰落地,将孔墨衣放了下来,随后便自己飞去空中警戒。

    孔墨衣跑到白阳面前,左瞧瞧右看看,发现白阳似乎连点皮毛都没有伤到,不由舒了口气,埋怨道:“我找了你好久,还以为你已经死了。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原来你这么关心我?”白阳打趣道:“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

    “哼,本姑娘才不会那么没眼光,我只是不想你随随便便的被人杀了,害的那些属于我的东西也被抢走。”孔墨衣扬了扬粉拳,然后摊开小手,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交出来吧。”

    “交什么?”白阳故意装傻道。

    “少来,我们离开山洞的时候,你把那些堆好的箱子全都扫进储物戒指,别以为这个小动作能瞒过我。说好的,见者有分,我只需要那些珍贵的材料,灵石之类的,你自己留着吧。”

    孔墨衣不满的拆穿了白阳的装傻。

    白阳闻言,含笑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戒指,一道光芒闪过,几箱珍贵材料便是落在了孔墨衣眼前。

    这些材料大多都是炼器、炼药所需的东西,有些炼制玄器、灵器材料,或是高阶丹药的必备材料,都在这些箱子里装着。孔墨衣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都是看直了,旋即有些将信将疑道:“这么干脆的交出来,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这些材料我拿去也没什么用,就当是给你的酬劳,你的那只黑鹰,还得借我一用。”白阳微微一笑,看向了空中盘旋的黑色巨鹰,笑容有些不怀好意。

    孔墨衣警惕的看了看他,问道:“你又要借小黑干吗?”

    “当然是逃命了。”白阳耸了耸肩,指着地上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笑道:“杀了这么多陈家的人,难不成我还在这儿坐以待毙,等他们派更厉害的人来杀我么?”

    经这一提醒,孔墨衣才注意到地上那些尸体,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说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陈家为了我的脑袋,开出了二十颗上品灵石的价格。这些人想要用我的命去领赏,那就得付出点代价。”白阳笑了笑,“不说这些,我们先离开这里,不然等到陈家更厉害的追兵赶来,即使你有黑鹰,恐怕也难以脱身了。”

    孔墨衣抿了抿唇,嫌弃无比的瞪了白阳一眼,无奈道:“早知道我就不该回来,好了好了,看在你辛辛苦苦帮我拿到寒灵果的份上,我就再救你一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