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章 冤枉?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冤枉?

    树海之上,一只羽毛漆黑的巨鹰划过长空,疾飞时带过的气压,将那翠绿海洋压出了淡淡的痕迹,巨鹰长鸣一声,双翼拍动,再次加速朝离渊城的方向飞去。

    巨鹰的背上,白阳颇为惊奇,如此迅猛的飞行速度,居然感受不到半点风阻,平稳的如同陆地一样。之前乘坐这巨鹰登上山洞时,因为速度并不快,所以白阳还没有太过在意,但现在飞行速度一旦提了起来,这黑色巨鹰的神奇之处便是展现了出来。

    看到白阳脸上的表情,孔墨衣得意的笑了笑:“小黑很厉害的,对于风属性十分敏感,这点雕虫小技还不算什么。只可惜,它的血脉限制太大,此生都止步于炼血境不能再成长,否则那恶蛟哪里会是我的对手。”

    孔墨衣露出了一丝遗憾之色,迅猛飞行的黑鹰却是长鸣了一声,似乎不满她将这种事情都说给白阳听。

    “血脉限制么?”就在孔墨衣抚摸黑鹰的颈部安慰它时,白阳含笑呢喃了一声,想起了恶蛟说的那句话。

    将血脉夺取,甚至转嫁于他人,其实也是能够做到的,只不过需要很强大的修为,起码也得是武尊境的强者。白阳佯装随意的观察了一下自己身体里面,已经越来越有规模的星辰之力悬浮在战晶碎尘中央,一红一蓝两道光芒围绕着它不停旋转,正是炎魔血脉与冰螭血脉的力量。

    红色的血脉之力,相比起来要强大不少,颜色也是鲜红如血。至于那代表着冰螭血脉的蓝色光芒,却只是微弱的一股而已,之前在恶蛟身上提取到的血脉力量并不多,所以这股力量并不像炎魔的血脉那般完整,不过这道光芒却是与星辰之力建立了某种奇特联系,星辰之力将力量分到冰螭血脉当中,使得这道传承自远古的强大血脉正在以微弱进度增长着。

    看这速度,估计一个月之内,冰螭血脉便能够达到和炎魔血脉持平的程度。

    当然,除了这两道外来的血脉力量,星辰之力附近还有一道几乎凝成了实质的金光正在缓缓转动,白阳知道这正是自己本身的血脉之力。

    “现在星辰之力掌控着两道血脉似乎有些吃力,莫非第二阶的星辰之力,能够掌控的血脉也是有限的?”白阳闭目感悟着星辰之力的运转,却是发现,此时的星辰之力颇为阻滞,似乎对于血脉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

    白阳一下子就猜测,这应该与星辰之力的阶级有关。虽然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血脉之力的提升,但是这道奇特力量宛如无底洞一般,始终没有再次进阶的迹象。

    想到这里,白阳不禁又对那恶蛟的逃跑感觉有些可惜,虽然那条恶蛟必死无疑,但那满身精血只被自己吸收到了十之四五,剩下的几乎全都浪费了,这实在是有些可惜。

    “喂,臭小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就在白阳还在为没有能够彻底吸收那恶蛟的满身精血而可惜时,孔墨衣伸手推了推他,指着前方不远的巨大城池,说道:“离渊城就快到了,小黑不能直接飞进去,再等一会,我直接把你放下来,你就自己回去吧。”

    白阳瞥了一眼离渊城的轮廓,含笑道:“送到这里,辛苦你们了。”说着,他拍了拍仍在迅速飞行的巨鹰,惹来一声不满的鹰鸣。

    孔墨衣撇了撇嘴,缓缓道:“这次遇见你,就算我倒霉,不光要分你宝贝,还得送你一程。你这臭小子,那些灵石不知道能换多少灵药,以后我要是有事找你,你可不准推辞。”

    “灵岩城离这里也不算远,有小黑的速度,你来一趟估计连几个时辰都要不了。”白阳笑道:“至于这些灵石,如果你还有办法带走,我不介意再分你几箱。”

    提到这个,孔墨衣就是有些气愤,摸了摸自己手指上那个容量不大的储物戒指,恨恨的说道:“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弄个容量更大的储物戒指!”

    先前白阳送给她的几大箱材料,最后竟是因为她手里的储物戒指容量不够,硬是还给了白阳两箱炼器材料。这种心痛的感觉,孔墨衣可不想再次尝试,那妩媚的小脸上,也是充满了下定决心的表情。

    白阳微微一笑,随手拿出一枚从陈为那里抢到的储物戒指,递给孔墨衣,道:“答应你的那两箱材料都放在这里。”

    “你这戒指是哪里来的?”孔墨衣被白阳这种宛如变戏法般的手段给吓了一跳,储物戒指虽然在大家族里算不得什么稀罕玩意,但也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弄到的,像他这样随手掏出一枚的行为,简直让孔墨衣难以接受。

    见她这副吃惊表情,白阳不由感觉有些好笑,淡声道:“在那些想杀我的人手里抢来的,我现在可是穷得很,这种搜刮人的活,我可是最爱干了。”

    孔墨衣却是松了口气,拢了拢额边的发丝,微笑着接过了那储物戒指,“谢了,想不到你这臭小子还真有心。”

    “不过,你杀了那么多陈家的人,若不早日解决,肯定会成为一大隐患。陈家的家主碍于身份不会对你出手,但是那些实力不错的疯子,可不是好惹的家伙。”孔墨衣眼神担忧,看着白阳。

    虽然她是灵岩城的人,但是对于陈家却有着一定的了解,这个家族上下都是些骁勇善战之人,说难听些,就是一伙凶徒。而且她还知道一些陈家的秘密,比如说嗜血武尊的传承,还有那个名叫陈贪狼的疯子。

    想到陈贪狼这个名字,孔墨衣眼底闪过一丝十分不明显的畏惧。

    犹豫着要不要开口之际,黑鹰已经长鸣一声,扑扇着双翼,在距离离渊城大约还有百丈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极为不满的晃动身体,示意白阳赶紧下去。

    这极具人性化的举动,令白阳哑然失笑,随手拍了拍孔墨衣的肩膀,说道:“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望着他跃下黑鹰的身影,鹰背上的孔墨衣失了失神,随后朝白阳抛了一个黑色药囊,说道:“这段时间我还会在离渊城,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打开它,我若在附近就会感应到。”

    “昂!”

    黑鹰摇了摇头,似乎想阻止她。不过孔墨衣心意已决,手掌按在它脖子上,对白阳展颜一笑,忍着心里莫名的古怪情绪,淡淡道:“臭小子,我们也许还会再见,在那之前,你可不要丢了性命,知道了吗?”

    说完,还不等白阳回答,孔墨衣就一拍黑鹰的脖子,那对白阳极有成见的黑鹰也不想自己的主人他过多接触,轻蔑的甩了甩头,双翼一扇,眨眼间便纵入天空。

    捏着手里仍然带有少女体温的黑色药囊,白阳挠了挠头,似乎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太对劲,苦笑了一声,将药囊收好,喃喃道:“不要丢了性命吗?真是沉重的嘱咐啊。”

    偏了偏头,望着就在不远处的离渊城,白阳收拾了一下心情,迈步朝城门走去。

    天空中,孔墨衣趴在黑鹰背上,嘟着粉嫩的嘴唇,似乎有些心情躁动,片刻后,她低声与黑鹰道:“小黑,你说,如果爹娘知道我把药王囊交给了初次见面的男人,会不会打断我的腿?”

    心情本来就不好的黑鹰露出一个受不了你的表情,抖了抖双翼,连回应的力气都欠奉。

    但孔墨衣却是自顾自道:“这臭小子,看我的眼神不像其他人,只有令我作呕的**,这么多年,那些所谓的世家俊杰,哪一个不是带着不良目标接近我,他们的眼神让我恶心。娘曾说过,一个男人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眼神,就可以暴露他的一切想法,他的眼睛很干净,感觉很舒服。”

    说到这里,她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话语之中有些歧义,俏脸微红,捏着衣角喃喃道:“可惜了,他好像是一个潜修散人,没权没势,爹绝对不会同意我与他来往。如果被他知道,说不定会像反对我成为炼药师那样,将我关在家里不许出门。”

    “小黑,你最近多多警戒一下,如果他被陈家的人找麻烦,就赶快通知我。这么有意思的家伙,我可不想他就这么白白死了。”孔墨衣拍了拍黑鹰的脖子,严肃的吩咐道。

    黑鹰眼神无奈至极,干脆一振双翼,提快了飞行速度来缓解自己心里的不爽。

    “若他也是出身大家族的话,该有多好。”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孔墨衣摇了摇头,将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外。

    而另一边,白阳回到白家,便是感觉到气氛有些古怪,一路之上遇见了几个下人,也都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白阳皱了皱眉,将自己身上的大麾脱了下来,快步往四叔的院子走去。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议事堂,却是传来了一声怒喝。

    “狩猎队所有人的指证,不如你女儿随口胡诌的一句?她想冤枉伊伊,这等险恶用心,真当我是个没有脾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