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跟我来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跟我来

    议事堂中,坐满了两排白家管事,以及一些颇有身份地位的族老。

    白玄京虽然被白老爷子革去家主之位,但在老爷子没有指派下一位家主继任的时候,他仍然暂管着族长的一切事宜。

    昨日夜前,白鹏等狩猎队之人风尘仆仆赶回家中,数人负伤的狼狈模样,令白家上下极为震惊,询问之下才得知燕返山内居然发生了如此惊心动魄的事情。当白鹏说出了白寒幽勾结外人,坑害自己同族的事情时,一名威望颇高的族老当场拍了桌子,指着白玄京的鼻子大骂教女无方。

    最后在几名族老的协商之下,决定等白寒幽回来以后当面对峙此事。于是,今日一早,议事堂内便是坐满了白家的诸位管事与族老,将那狩猎队中的三名关键人物唤来审问。

    白鹏与白伊伊皆是指证白寒幽勾结外人,狩猎队中的所有成员,也都是如此说法,按理来说,白寒幽罪名已定,无从狡辩,不过因为她是白玄京的女儿,身份特殊,一些不想得罪白玄京的族老便合起了稀泥,打算听听她的解释。

    可谁能料到白寒幽一开口便语出惊人,说这一切都是白伊伊和白阳的阴谋,勾结外人的不是她,而是白伊伊!

    这种脏水泼到了白伊伊身上,使得白伊伊立刻就按捺不住,情绪激动的和白寒幽吵了起来。

    等到制止了两人,白玄京看了看满座族老,威严的皱了皱眉,盯着白伊伊与白鹏说道:“你们两个确定,勾结外人的是白寒幽?鹏儿,我以大伯,而不是家主的身份对你说一句,说话要三思,不要随便听信了小人的谗言。二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说罢,白玄京看向了一边的白简,眼神之中,似有威胁之意。

    白简想了想,一咬牙根,对白鹏说道:“鹏儿,你再想想,是不是你记错了?勾结外人的,并不是白寒幽,而是她?”白简指了指白伊伊,后者瞬间脸色煞白,一脸悲戚。

    白鹏为难的看了白伊伊一眼,想要再说些什么,但白玄京却是挥了挥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微笑道:“年轻人,犯些错误很正常,知错能改那就是好事。白伊伊,在事情查明之前,就先委屈你,在地牢里待几天,如何?”

    说着,白玄京给自己的几个心腹管事使了使眼色,他可不敢让这场审问继续下去。自己的女儿究竟是什么德行,他自己心中有数,如果到时候再出了什么纰漏,惊动了老爷子,他根本就担待不起。

    现在先将白伊伊关进地牢,让她彻底闭嘴,白鹏和狩猎队的人,白玄京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他就有把握能够让这些小鬼改口。

    那几个白玄京的心腹管事点了点头,连忙附和起来,然后便是唤来下人,要将白伊伊带入地牢。

    “住手!”

    议事堂内,响起了一声怒喝。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白儒满面怒气,浑身都气的发抖,指着白玄京,怒声道:“狩猎队所有人的指证,不如你女儿随口胡诌的一句?白玄京,你真当我是个没有脾气的人?!”

    “老四,你先消消火,现在事情还没有查明,将伊伊关在地牢也只是暂时之计。寒幽不是说,这件事情的参与者还有白阳么?也许等他回来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白简虚按了一下手掌,示意白儒不要激动,但白儒只是瞪了他一眼,连看都懒得看他,直视着白玄京,沉声道:“我敬你是兄长,多年以来一直忍让。当年分刮了三哥留给孤儿寡母的那些财产,难道就没能喂饱你们这些白眼狼?直到现在,你们都不忘坑害那个被你们打压了十多年的孩子?”

    “四叔,你的意思是说我在撒谎了?”白寒幽脸色不变,语气却是变得有些不善。

    因为白儒在家族之中毫无地位,哪怕他也是白老爷子的亲生儿子,是白家直系之一,但是列坐各位管事与族老却连一个出来帮他说话的人都没有,面对白儒这番爆发,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无视,就连白寒幽目无尊长,说出这种逾越的话,也不见有人去阻止。

    “寒幽,不可对你四叔无礼。”白玄京放下手里的茶杯,缓缓站起身来,因为高了白儒半个头的缘故,他的目光凌驾于白儒之上,微垂着眼帘,低声道:“老四,不要忘了,你能在白家立足,全都是因为你这些年愿意做一条不会叫的狗。今天若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便让你一家,再无容身之处!”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白玄京的声音骤然狠厉起来,属于地元境强者的威压轰然倾发,令白儒脸色惨白,却是强撑着没有退让一步,抬起头看着他,嘴唇蠕动,冷笑了一声道:“好,大哥,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只能再请爹来分辨事实了。”

    “他老人家现在正在闭关,是你说见就能见的?”白玄京坐了回去,冷冷的看了看方才那几个态度强硬的族老,发现他们都在避让自己的眼神,脸上不由露出得意笑容:“四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回护那个小子。不过我希望你能分清究竟是自己的女儿重要,还是一个废物重要。”

    “诸位,只要老爷子不在,白家的主事之人一直都是我。若是对我的决策有什么不满之处,大可以提出来。”

    砰!

    手掌一拍桌子,白玄京的声音提高了些许,瞬间压低了整个议事堂内的气氛。

    “好了,将白伊伊押入地牢,待白阳回来再做定夺吧。”白玄京满意一笑,挥了挥手,示意下人带走白伊伊。

    两名脚步稳健的下人走了出来,以特殊手法扣住了白伊伊的经脉,使得她双臂被架到身后,疼痛刺骨。

    不过她倔强无比的咬着下唇,一声不吭,死死盯着满脸得意的白寒幽。

    “放开她!”白儒见到这等狠辣手法,急忙扑了上去,死死拉住那下人的手。

    两名下人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白玄京,白玄京一皱眉,高喝道:“带走!”

    二人闻言,一把推开了白儒,将没有修为的白儒直接推倒在地。

    “爹!”

    白伊伊悲呼一声,奋力挣扎起来。

    “妈的!”听到里面的情况,门外的白阳再也按捺不住,双眼通红,抬脚就要踢门。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有力的手掌按住了他的肩膀,瞬间使他动弹不得,回身望去,脸色同样阴沉无比的白老爷子负手而立,缓缓摇了摇头。

    白阳咬住牙根,被白老爷子拉的退后了一步,见他慢慢迈上台阶,议事堂的门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推开,响声传入屋内,待得其中众人看清来人,满堂顿时变的鸦雀无声。

    白老爷子苍老的脸上毫无表情,淡淡地看了一眼列座之人,平静道:“这种闹剧,还要持续几次?”

    “爹你听我解释”白玄京站了起来,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白家,已经烂到骨子里了吗。”这位支撑白家多年不曾衰败的老人语气平静,但任何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时候,他已经是动了真怒。

    一圈淡青色的能量缓缓围绕着老人的身体,那朴素的衣衫飘然荡起,下一刻,白老爷子便是出现在白玄京面前,提起自己这个大儿子的前襟,宛如扔垃圾一般,将他甩出了门外。

    一道青光紧随而至,击在了白玄京胸口,哪怕他是地元境强者,也仍然毫无还手之力,身形在半空中持续飞出了数丈距离,落地的时候,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却连擦都不敢擦,急忙爬了起来,低着头不敢说话。

    白不世老爷子没有看他,指了指那占据着主位,代表了一家之主的高大椅子,缓缓道:“你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如果再让我发现,我就打断你的腿!”

    啪!

    凶猛无比的劲风,自屋内吹出,沿途所过,外面的石板路上皆是寸寸碎裂,啪的一声脆响,白玄京脸上出现了通红的掌印。挥出如此可怕的一掌,而屋子里的人竟是没有半点感觉,这种对力量控制到极致的手段,几乎堪称神鬼莫测了。

    哪怕白阳心里早就对天元境的强者有了一个猜测,仍是被这一手给震惊到了。

    “白简,从今天开始,你暂接家主令牌,接管家族一切事务,白儒,你便帮你二哥好好管理家族,如果他有半点不称职之处,严惩不贷!”

    “是,爹。”

    两人点了点头,白简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看了一眼站在外面不敢吭声的白玄京,撇了撇嘴,似乎不屑。

    说到这,老爷子看了看白伊伊与白寒幽两人,缓缓道:“事情我已经了解了,白寒幽,如果被我查实你真的勾结外人,就算你是我的亲生孙女,也一样逃脱不了责罚!”

    白寒幽早已吓的小脸煞白,只知道点头,天元境的强者,一举一动所散发出来的威严都绝非寻常人能够抵挡,她心里那点小算盘,根本就不敢在此时此刻拿出来敲打。

    最后,老爷子看了看站在门边的白阳,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