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病倒?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 病倒?

    “刘溟,你跟我也有几十年了,这么多年,我始终没有救济过他们母子,你可曾觉得我这老头子太过薄情?”白不世将茶杯搁在桌子上,对那站在自己身边的严肃老人问道。

    老人双手插在袖管之中,恭敬的低了低头,缓缓道:“老爷,您的良苦用心,这孩子未来一定会明白的。若是受您的庇护,他也不会成长到现在这般模样。”

    “呵呵,这小子,真的跟他爹很像,一样的倔强,一样的让人不省心。当年我知道他被他大伯母给毒打了一顿,本想给他送些伤药,但这小家伙居然自己敷了药,硬是撑了过来。我当时站在门边,心里百感交集,仿佛看到了”

    说着,白不世神色有些激动,脸上忽然涌现一抹诡异青色,旋即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那名叫刘溟的老人熟练无比地拿出特制丹药,喂白不世服下,随即手掌之上,涌出一股充沛无比的天元真气,为白不世稳固伤势。

    老人皱眉道:“老爷,您的伤越来越严重了,如果这样下去,只怕”

    白不世抬起手掌,摇了摇头,喘着粗气说道:“无妨,这些旧疾还压不垮我。最近你关注陈家的动向,以我对陈延风那老东西的了解,此事若是到了他耳中,那么他绝对会伺机报复。虽然以他的胆量还不敢破坏规矩出动元级高手,不过他们陈家藏着的那只野兽,也不是现在的白阳足以应付的。”

    “我明白了。”刘溟一点头,又是担忧的看了白不世一眼,犹豫半天,劝解道:“老爷,您还是早点放下家族的事情吧,以您现在这副身体,若是再继续操劳下去,恐怕真的会出事。”

    白不世表情一黯,笑了笑,没有吭声。他自己的身体情况,他心里自然最清楚无比,这些年的闭关之说,其实只是让白家众人放心的谎言罢了,实际上他并不是为了突破到武尊境界才闭关多年,而是曾经与皇室的老皇帝战斗后留下来的沉疴太重,使他不得不闭关疗伤。至于那位老皇帝,在成为武尊没有多久便失去了消息,白不世心里虽然隐隐约约猜到他的去向,却因为此事关系到一件重大秘密,所以他才一直闭口不提自己的伤势和当年那一战。

    “沉疴在身,任我有再大的本事,也只能龟缩在家族里,做一个慢慢老死的废人。”白不世叹息了一声,眼神里充满不甘,最后挥了挥手,淡淡道:“如果陈家有任何动作,记得保护那孩子,去吧。”

    “我知道,您好好休息吧。”刘溟双手重新收进了袖管里,恭敬无比的低了低头,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再次隐入阴影。

    白不世半靠在椅子上,表情有些出神。

    这位叱咤风云大半辈子的老人,如今竟有些英雄迟暮之感,自嘲的笑了笑后,白不世喃喃道:“你爹的性命,白家的未来,都要靠你来支撑了。白阳。”

    白阳站在一座石桥上,盯着那一池清水怔怔出神,脑子里面不停在回想方才老爷子的那番话。

    一直以来,他心里面对白家的印象都是充满了冰冷与仇恨,这个名义上的家族,除了四叔以外就从未给过他任何温暖的感觉。

    那时候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早晚有一天他要出人头地,要成为一名强者,在失去了爹娘双亲的温暖以后,这个信念就一直在支撑着他,直到玄剑宗测试那一天,他的血脉觉醒到一半却意外枯萎,灵根测试也是毫无回应,那之后的半年,是他觉得最灰暗的时刻。

    当时,每到深夜最难过的时候,白阳总会默默的思考,自己那素未蒙面的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四叔说他没死但他却从未露过面,为什么他要抛弃自己。

    这一切,直到老爷子的开解前,白阳都没有得到过答案,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背负着娘亲的仇,一个人在东都大陆那种强者云集之地默默奋斗着。

    白阳摊开手掌,半块铁牌静静躺在掌心,“东都大陆,魔门神宗,两年内,我一定要有踏足此地的实力。”

    喃喃了一声,白阳将半块铁牌挂在了脖子上贴身放好,就打算回到四叔那里去看看白伊伊的情况。

    忽然之间,白阳指尖微微一弹,浑身肌肉刹那间绷紧。

    有人在靠近!

    速度很快!

    心中警兆刚起,白阳跺了跺脚,脚下的石桥便是震颤起来,整个人极为干脆的扭转身体,同时他抬手向上一架,架住了一条急速劈下的长腿,砰的一声,无形气浪原地掀起,石桥再次发出剧烈的震动,桥下那平静无比的湖水也是倏然间被掀动了一圈圈水浪。

    定睛看去,眼前之人,竟是那换了套束身装扮的宁曦公主。

    白阳紧皱着眉头,心里有些惊讶,岂不知站在他对面的宁曦公主同样也是充满了震惊,低呼道:“怎么可能?你”

    “滚开!”白阳一耸肩膀,巨力倾泻在宁曦的腿上。

    这股庞大力量,令宁曦脸色猛变,整个人被冲到了半空,倒翻之后,颇为狼狈的落到了几丈之外,小脸之上充满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白阳看了看她,冷冷道:“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纠缠。”说完,他转身就要从石桥另一边离开。

    宁曦表情一变,喝道:“我准你走了吗?给我站住!”

    说罢,又是一招袭向白阳,招式之间,带着一些四溢的锐利罡气,显然这时她开始动了真格。

    白阳咧了咧嘴,心中生出些许凶戾,脸上露出一抹残忍表情,体内的罡气爆发,起码爆到了罡气四段,一股冲天金光将宁曦给击飞了出去,旋即白阳脚下一踏,快速接近宁曦,将她摁在了石桥护栏上,掐住她的脖子,冷声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给我滚!”

    说罢,白阳松开了已经惊呆的宁曦,转身直接离开了石桥。

    宁曦楞楞的站在那,回想起方才那一股冲天而起的实质金光,她当然知道那代表着什么。那种景象,最起码也要罡气三段以上才能够释放得出,这不就是说,白阳最起码也是罡气三段的强者?这个想法令宁曦回过神来,脸上忽然涌现一抹后怕与怨恨。“如果父皇知道这小子的实力,一定会责怪我,不行,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罡气三段又怎么样?天赋虽然不错,但是居然敢对我不敬”定了定心神,宁曦一咬银牙,今天她出来散步,见到白阳在石桥上面发呆,本来只是想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但是谁知他居然拥有这种实力。但事情已经做到这个地步,想要停下也已经来不及了,宁曦怨毒的看向白阳离开的方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谋,半个月后那场约战,她其实并未有什么太过深的打算,可现在,她决定绝对不能让白阳活下去。

    白阳离开以后,便是直奔着四叔的院子而去,心里那股凶戾之气也是渐渐平缓,吐出口闷气,不由想到自己最近可能是压力太大,暗暗将那种暴躁情绪藏在心底,看了看不远处四叔的院子,嘴角露出一抹会心笑意,大步走了过去。

    进了门,白儒正在与白伊伊说着什么,白伊伊一脸怒容,显然是怒气未平。

    “她怎么敢说是我和白阳策划勾结外人?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就只有她能说得出口了!好在爷爷明辨是非,不然若还让大伯让他主持家族的话,不知道事情要乱成什么样子!”白伊伊气呼呼的说着,脸上满是怒色。

    显然刚才在议事堂中,白玄京那毫不掩盖的偏袒行为,让她心里至今还有芥蒂。更何况,白寒幽本来就与她不对付,两人算是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被自己的仇人这样冤枉,白伊伊心里当然不好受。

    白儒叹了口气,缓缓道:“他虽然行事肮脏,但也是你大伯,不可乱议长者之过。好了,你也说了,你爷爷明辨是非,这件事情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还你和白阳一个公道,我相信你们不是做这种事情的人。”

    说到这里,白儒又是一顿,问道:“不过在燕返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听说现在山里发现了好多尸体,连郑家的郑虎,和陈家的陈为都死在了那儿,这该不会也是你们做的吧?”

    听到自己父亲的问题,白伊伊眼神一闪,正要说话,却是看见了站在门边,满脸笑意的白阳,惊呼道:“白阳?你回来了!”

    白儒闻言,也是回过头去,看见了白阳,急忙起身打量他,关心道:“你这小子,怎么一夜没有回来?我和你婶婶好顿担心。怎么样,没事吧?”

    “四叔放心,我没事。”白阳微微一笑,瞥了眼白伊伊,却见后者眼神闪闪发亮的盯着自己,顿时想起了自己貌似暴露了什么,赶紧干咳一声,掩饰尴尬,然后笑着问道:“四婶呢?怎么不见她?”

    提到周若琳,白儒和白伊伊脸色都是一变,白儒强笑道:“你四婶身体不怎么舒服,现在正在休息。”

    “怎么回事?怎么会不舒服?难道没有服用我给的那些丹药吗?”白阳楞了楞,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变故,急忙问道。